第089章逃到了一起 - 我的美女上司

第089章逃到了一起

当——一声巨响金飞怀里搂着有些精神恍惚的娇娃在最危险的瞬间从车里跳了出去一脸滚出多元站起身看着被撞出很远的丰田。 享受在父爱或者是兄长的爱里面的娇娃终于回神刚刚的她完全沉浸在了那种奇异的舒服感觉里金飞抱着自己逃开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反应。 金飞虽然很尽量的避免俩人受伤可这里是废墟饶是他的动作在灵巧事出突然身上也挂上了不少灰尘。 而娇娃那修长雪白的大腿上出现了一条浅浅的伤痕鲜血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映衬在雪白细腻的皮肤上看着有些让人心里突突乱跳。 娇娃的眼睛从先前的迷茫、享受变得冰冷像是受伤的巨兽眼神犀利、冷厉的看着那刚刚撞自己的轿车。 由于力量太大这车已经钻到了金飞那辆车的下面不过却没有报废可是想从废墟里又是在一辆车的下面爬出来也是有些困难。 里面的人显然是早有准备并没有怎么受伤一推门四个身上穿着普通的男人走了出来脸色铁青、眼神寒冷死死的盯在金飞身上就如同盯着猎物的豺狼虎豹凶残、嗜血而狂暴。另外一辆轿车却没有马上过来在二三十米的远处缓缓停下摇下了车窗里面有一个身影模糊的人在看着这里而车的前面却也有两个男人走了下来脚步缓慢向着金飞俩人走来。 加上前面车里四个人一共六人俨然形成一个巨大包围圈一点点收缩将金飞俩人包围在里面六个人十二只眼睛如同凶兽死死的锁定了金飞…… 中天大厦里偌大的大厅里有三个人影如果金飞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很奇怪因为那个据说已经回到了无锡老家的柳家大少此时正端端正正的坐在一个柔软沙上身子显得有些慵懒正在啃一个苹果。 在他的对面正是柳俊的大姐柳月如跟苏州宋家的大少爷那个即便是金飞都没有多少看明白的儒雅男子——宋家轩。 宋家轩的表情有些奇怪他很奇怪的看着柳俊好久才问:“小俊你真的这么相信那个金飞如果这次他真的就这么死了你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柳俊微微一笑轻轻啃了一口苹果柳月如却在一边开口了:“老公难道你还怀疑小俊的眼光吗?不要忘了上次的那个商机可就是小俊提醒你不然你哪里能得到那么大的好处?” “我知道小俊的眼光很独到可是这个金飞他毕竟是来自厦门那种小地方的人纵使真的很厉害可这里是上海我只是担心……” 宋家轩的话还没说完柳俊却已经吃完了一个苹果随手把苹果核扔在垃圾桶里站起身拍拍手掌抬头看了看对面自己的姐姐跟姐夫淡淡一笑:“宋家轩你错了厦门并不是小地方我敢说如果你敢去那里你一定会死的很惨。另外我还可以告诉你一句金飞绝对不是那么容易死的如果他真的这么容易死他绝对不会活到现在。” 走到了门边柳俊又回头看着吃惊的二人温和的一笑:“姐姐宋家轩我想你们是搞错了我跟金飞的交往并不是想要利用他得到什么我们是朋友真正的朋友。如果有可能我很想做他的兄弟可是我却知道金飞是不会把我当兄弟的因为我不够格!” 说完推门离去丢下一句:“这次我是真的要回无锡了金飞的事你们最好是帮我照看一下不过可不要多管不然反而会不好!” 眼底纵使安静如宋家轩此时也是目瞪口呆能够叫柳俊这么关心跟尊敬的男人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吗?这个金飞到底是什么人?他竟然还认为柳俊做他的兄弟不够资格? 柳月如似乎看出了宋家轩的疑惑眼珠一转呵呵一笑:“老公其实你一点都不用着急反正这个金飞不会是咱们的敌人他越是强大对咱们也越有好处。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他的底细难道你就忘记了咱们这大厦里现在多出了一群小青年吗?呵呵!” 说这话的时候柳月如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狡猾的光芒。 女人总是外向的物种她思考事情的时候完全站在自己丈夫的立场上如果柳俊此时还站在这里柳月如是绝对不会这么说话的柳俊也绝对不知道自己那威风八面的姐姐其实只是宋家轩的一个助理级别。 外表往往会隐藏很多真实的真相! 宋家轩微微一笑回头伸手在柳月如那丑陋的脸上捏了一下嘴里一笑:“还是老婆知道我的心思今天晚上我一定好好的把你伺候舒服了嘿嘿。” “老公!!!”柳月如一声娇嗲嗲的哼了一声摔在宋家轩怀里。 金飞的想法或许是对的柳月如这么一个丑八怪女人是悲哀的如果男人真的会对她生出感情那简直是造孽。 而事实上柳月如每次都按照老公的吩咐在外人面前摆出一副颐指气使的架势宋家轩反而显得有点可怜。可实际上宋家轩却是一家之主柳月如这个长相丑陋的女人只为了丈夫不会抛弃自己已经丧失了自己所有的尊严。 家族?在柳月如的心里起重量竟然比不上丈夫每个月一次对自己的征服!!! 而这个时候在上海杜家的老宅里一栋孤单的小楼里杜军的嘴角含笑着看着面前的华叔:“他们真的现了金飞的踪迹而且已经用最终极的力量去对付他了?” 华叔点头没说话眼神复杂看着杜军少爷明天二少爷就回家了到了那个时候大少爷在杜家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了。可是大少爷现在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华叔你不要担心我我没事。我知道小天明天就回来了可是今天晚上这一切就将会结束了小天回家后在家里呆上两天就会重新回国了。”杜军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片阴冷哪里像是一个人简直是一头野兽嘴里忽然凄厉的一笑:“华叔或许你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自信那个杀手组织并没有外表的那么逊色他们的终极力量如果出手就是我杜家也承受不起的!哈哈!金飞他死定了……” 凄厉、嚣张、怨毒的大笑在杜家一栋小楼里响起…… …………………… 金飞现在在做什么? 他在逃命如果不是身边有一个娇娃金飞也许不会这么狼狈。 跟那六个人一交手金飞就觉察出了不对劲这些杀手绝对不是一般的杀手也许他们的身手比不上自己兄弟的任何一个但是配合默契一交手金飞就挨了一拳。 而他的心里却在后退的同时出现了一个警觉他觉得那后面的轿车里似乎有什么正在锁定自己。这就像是被一头狮子盯住心里森然、压抑、恐慌的难受。 “快走!!!” 虽然并不确定娇娃的身手有多高可是金飞却绝对相信自己俩人在今天的场合绝对不会得到任何好处何况后面的轿车里还有一个隐藏的高手存在。 金飞并不是害怕只是担心自己的身份彻底暴露给杜家那今后的一切就全完了。 在击倒两名杀手之后金飞拉住了娇娃小手转身冲出了废墟钻进了类似贫民区的住家小区这是一片有些破旧似乎就要面临拆迁的平房接着才是上海繁华的大都市楼房。 这一片平房显得有些显眼但是在现在却成了金飞的心里闪光点。 平房的分布远比楼房更复杂其中更是小道交错如果用来逃命这里远比那些大楼更加充满了迷乱感。 可是金飞还是算计错了一件事既然他想到了平房区这个特点对方明显也想到了这一点几乎是在金飞带着娇娃钻进小巷子的同时后面的几个杀手也同时分开去追击金飞。 金飞感觉到后面的脚步声一下轻了脑袋里一冷静也想到了对方的方法心里暗骂自己一句已经来不及退出去急忙更加迅带着娇娃向着前面窜去。 这个时候从第二辆轿车里走出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凄凉的夜色下那一张满是刀疤的脸上显得说不出的狰狞一双眸子说不出的冰冷! 几乎就在刀疤男人向着废墟走来的同时金飞正好带着娇娃钻进了一个小巷然后看见一个房间的窗户有道缝隙金飞心里一动伸出右手刷的推开随手将娇娃扔了进去随后自己的身子也利索的钻进了窗户同时把窗户紧紧闭合。 “啊?” 一声轻微的惊呼金飞感觉自己掉到了一张床上……夜色中一双带着惊恐的眸子正在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随即一声小声惊呼之后身下那人嘴巴倏地张开。 金飞连忙伸出手捂住这人的要大叫的嘴巴随即眼睛趁着夜色一看身下的人影不由得也是愣住了。 一个女人一个竟然还是自己认识的女孩。 “是你?”金飞吃惊道。 “呜——叔叔?”金飞刚一松开手女孩就吃惊的叫道同时眼睛惊恐的看了一眼床的另外一边一个白晃晃身子的娇娃。 而就在这个时候小巷的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金飞的心里一动凑在女孩脑袋边小声道:“快、!!” 女孩一愣随即哼叫起:“啊……嗯……轻点啊……” 夜色显得异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