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美女打劫 - 我的美女上司

第085章美女打劫

“她从不因为自己的容貌丑陋而闭门不出这是一个别人永远都不会理解的优点。我会因为自己能遇上月如而感到骄傲呵呵!”宋家轩说到这里伸出一双白皙的手掌上下看了看问金飞:“你可知道我这双手一般在家里都会做些什么?” 金飞看着那双白皙修长的大手有些不确定的问:“难道你在家里还会做饭吗?”这个年代男人做饭本就不多尤其是一个成功的男人金飞很难以理解宋家轩会去为了老婆做饭这个举动。 宋家轩摇摇头:“你错了我家的所有家务我从来都不需要我动手来做。你甚至都不会相信我家里甚至连一个家人或者保姆都没有一切的家务都是月如一个人做的而我……”说到这里宋家轩对着金飞莫测高深的一笑:“我在家里只负责弹钢琴因为月如她很喜欢我弹钢琴的样子跟我弹出来的声音所以她绝对不允许我的这双手碰触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在她的心里我的全身上下这双手比任何地方都让人喜爱。” 金飞苦笑从宋家轩的话里他甚至能想象出来宋家轩坐在一架钢琴前面风姿幽雅的弹奏着而那个丑陋的女人就在厨房里匆忙的忙碌。一副让任何人都不理解的夫妻搭档可是却那么朴实。 这本不是像宋家轩这么一个大家族少爷应该的生活可是却现实的生着甚至会一直这么进展下去不在乎世俗人的奇怪眼光。 “廖四海已经离开上海现在可能已经到了机场。”说完了琐碎小事宋家轩话锋一转到了正经事上。说家事的时候宋家轩是一个很温柔的男人可是在说出正事的同时他的身上气质陡然就变了一股阴霾在这个好男人身上散出来。 奸诈!很奸诈! 金飞看着这个男人一下不知道怎么来形容他了这是一个很矛盾的综合体。 宋家轩却丝毫也不觉得金飞的眼光奇怪他站起身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杜家那个残废经过你这么一搅合气数完了然后杜家从美国马上就会回来另一个年轻人——杜天。他是杜军的弟弟在所有人眼里他哪一点都比不上自己的哥哥可是我却觉得这个人比起杜军来相反更加的阴毒。”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金飞装作不在意的继续吃东西抬头看了宋家轩一眼。面前这个男人的双面性格让他心里有些不爽。 他从来都不以为自己是一个好人可是却从来不假装做作而宋家的大少爷明显是一个城府极深的高手。 这让金飞对他先前说的那些话产生了怀疑他现在甚至在怀疑宋家轩对柳月如的好都是装出来的他在外面甚至已经偷偷养了成百上千的小妾。 “我知道你现在怀疑我先前说的话。”宋家轩一眼就看出了金飞的心思微微一笑还是不在意嘴里道:“其实你想的这些月如她也都曾经猜测过不但猜测甚至她还从多方面的观察试探我。可是现在我们相处的依旧好好的原因只有一个我根本就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我知道你也许不信可是我真的没必要跟你解释这些我们现在还是先说说杜家以及你后面要做的事才对。” “其实我对杜家的内讧根本就不感兴趣。”金飞苦笑丝毫也没有因为被看穿了心事而觉得不好意思。宋家轩的这么痛快让他反而对这个男人又多相信了一分。 宋家轩也没有再在这上面纠缠下去一般别人不感兴趣的事他就懒得去说话题一转到了廖四海身上:“金飞其实说真的我并不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是既然柳俊能够出面让我想办法帮你那就说明你有一定不同于常人的地方。而廖四海那个曾经有黑煞名号的家伙这次去厦门你到底是要做什么?” “杜家有一个女人现在在厦门折腾的有点过分我要老四去收拾一下这臭丫头!” “廖四海为什么会这么听你的话?” “我不知道!”金飞诚实的苦笑即便是他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现在也很不明白廖四海到底是为什么就这么听自己的话。难道只是他觉得自己不一般能够依靠自己把杜家打败?嘿有些不敢确定。 “这中天大厦是宋家私有财产在这里你可以放心绝对不会有什么人来这里找你麻烦的你也可以放心别人会现你的踪迹。”宋家轩转过身眼睛犀利的看着金飞:“现在你可以任意的出去柳俊对我说你有足够的实力跟能力在危险中活下来他看人很准我相信!但是你手下那些小青年三天之内绝对不能够出去不然一定会被人现你的踪迹。只有三天三天之后他们就可以随意出去了到时候我会给他们一个崭新的身份一个绝对不会要任何人怀疑的身份。” “好!!” 金飞站起身没多说话他甚至都懒得去问宋家轩到底会给青衣他们一个什么合法的身份跟宋家轩没有什么接触可是他对柳俊很了解既然柳俊把自己交给了宋家轩那么这个男人是好人也好是坏人也好至少他是值得自己可以相信的。 走出了那个空间硕大的大厅按照宋家轩的指引金飞沿着走廊走到了尽头这里有一个安静、干净的房间里面有两个医生正在忙碌雪白的床上躺着脸色苍白的一个女孩。 是蒹葭! 蒹葭的那一刀足以致命幸好她经过了高义的非人训练不然的话此时早已死去训练后的她已经有了不同于常人的体质加上廖四海在这里是地头蛇抢救的及时早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不过此时的女孩依旧在昏睡每天能醒过来的时间少的可怜。 宋家轩用自己的强大实力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蒹葭转移到了自己的基地大厦又找来了最好的医生。 柳俊说的好一定要他帮助金飞至少要让他活着金飞在乎的人一定要保护。 宋家轩没有多余的质疑对于自己那个小舅子他其实很清楚柳俊早晚是柳家的家主又是自己的小舅子所以柳俊说的话他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拖沓。 没有青衣那些小青年好像是被柳月如那个丑陋到极点的女人给带走了房间里只有两个忙碌的医生。 “你很在乎她吗?”一个温温柔柔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金飞回身看见那个叫红袖的女孩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站在身后明亮的眼睛好奇的看着自己。 “吃过饭了?”金飞微笑着向着一边走出几步摸出香烟点上。 “嗯你是刚刚来这里的吧?我刚刚在的时候还没有看见你!”红袖微笑。一身中性的服装让女孩显得一股英姿勃勃。 金飞不再说话女孩也不再说话过了好一会红袖又问了一次第一次问的话:“金飞你的心里很在乎她吗?” “啊?”金飞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蒹葭昏迷的房间然后摇头:“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也不想明白。” “其实你心里很明白虽然你跟我们一群人接触的并不是很多可是你给我们这些人的印象都很不错尤其是蒹葭她的心里很崇拜你每次看见你的时候心情都很激动眼睛都很明亮。” “崇拜吗?”金飞苦笑自己一个混蛋竟然会有一个女孩崇拜这不是一种上天的讽刺?他看着红袖笑问:“其实你心里很喜欢青衣吧?” 想起青衣那个青年金飞心里就暖烘烘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觉得从这个青年的身上看见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只是那些已经是陈年往事早已经随着岁月被无情的埋葬。 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人双手沾满血腥性格生了扭曲这都是因为一个女人刘月。可是这却也怪不得她甚至他还要感激刘月。 女孩叹口气:“其实我的心里也很清楚在青衣的眼里只有蒹葭他一直都是在默默的注视着蒹葭从来都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最多……”红袖苦笑:“最多也就把我当成是一个好兄弟吧?” “或许青衣也不知道其实你跟她才是最合适的我相信只要你努力去争取他一定会现你的存在慢慢喜欢上你甚至是爱上你的!”金飞的话很真诚。 “那要是蒹葭也努力争取的话你也会喜欢甚至爱上她吗?”红袖忽然问道。 “啊?”金飞愣了一下随机苦笑不止:“似乎我跟你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了注定是走不到一起的。” “其实青衣也跟我一样心里也很苦。我喜欢青衣可是青衣却喜欢蒹葭他并不知道我的心思。而在你出现之后在蒹葭的心里就只有你她也同样并不知道青衣的心思。这些我能看的出来青衣也看的出来。可是你呢?金飞你的心里到底想的是谁?你爱的又是谁?”红袖的声音有些激动说到后来的时候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与其说是在替蒹葭质问金飞还不如说是在为了自己质问青衣。 金飞没有说话脸色很平静他静静的看着红袖的女孩最后无力的摇头转身缓缓离开:“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勉强的凑在一起也是不幸福的你好好争取一下青衣吧你们很适合。” 红袖呆呆的站在原地直到金飞的身影快消失了她又猛然说道:“金飞其实蒹葭刚刚醒来过。” 金飞的脚步没有停蒹葭醒来没醒来又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们是注定不会在一起的。一切都只是一个错误罢了。 红袖却在后面对着拐弯的金飞继续道:“她只说了一句话她问‘金飞没事吧?’当我点头的时候她很开心的笑了然后再次沉睡。” 走廊里拐弯的金飞身子猛地一顿他清楚的听见了红袖的话心里翻江倒海却不是个滋味。 最后一声苦笑: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呢?自己是一个什么人老婆情人一大堆一个典型的花花浪子哪里有资格去接受一个小女孩的纯洁感情。 一路走出中天大厦都没有看见青衣那些人金飞都有点奇怪柳月如到底把青衣他们带去了哪里那个宋家轩说的给他们一个合法的崭新身份又是什么意思? 只是他现在已经懒得去想这些事情了走出大厦的他四处看了看很有点再世为人的意思但是他却没有一点的害怕。 就算是廖四海现在不在了金飞也一点都不担心他相信自己能够很安全就仿佛吃饭一样肯定。 站在马路边一会金飞决定去找个商场买一件衣服因为自己身上这件衣服已经脏了他从厦门来到上海除了内裤还从没换过衣服也没有换的衣服。 大厦的下面有一辆很平常的丰田轿车八成新一点都不显眼这种二十来万的小轿车在上海的马路上遍地都是。 金飞走下台阶向着停车场走去忽然就听见后面有人叫:“等一下等一下。” 一个很柔润很急促的女人声音。 金飞以为是叫自己扭回头就看见一个穿着暴露的迷你裙短袖汗衫、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一路急促向着自己跑来一边跑还一边对着金飞不断挥舞着那只白晃晃的小手。 金飞一皱眉因为这个女孩他并不认识虽然觉得是有那么一点的熟悉可是金飞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女孩自己绝对没有任何交际他对自己的记忆很有信心。 眨眼间女孩到了身前小脸因为跑路而变得红扑扑的显得异常可爱一双迷人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很有点花蝴蝶的意思。 更要命的是女孩上前眉开眼笑的一把就抱住了金飞的胳膊嘴里欢喜叫道:“终于追上你了你个坏蛋快累死我了。” “噶?”金飞的脑袋有点反应不过来。第一个反应就是女孩认错人了一定是把自己当成了她的熟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耳朵听见女孩低低的阴冷声音:“别动也别叫小心我捅死你!” 金飞错愕的低头就看见女孩紧紧搂着自己的一只小手里一柄明晃晃的尖刀抵在自己小腹上心里不禁苦笑:妈的我倒不倒霉刚出来就碰上抢劫的了?、、、、

上一篇   第084章俊男丑女

下一篇   第086章娇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