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李云?李香云? - 我的美女上司

第082章李云?李香云?

“少爷!金飞跟廖四海一起走进了赌场金飞的身边还有一个女人好像是马子一类。”一个保安队长样子的男人推门而入对面前正在听财务报告的青年道。 一个脸上布满伤疤坐在轮椅上的青年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摆手制止了面前几个下属的报告眼睛盯在墙壁上的数十个闭路电视屏幕上。 一个手下很快地调整到赌场大厅的位置杜军的眼睛死死地盯在那个跟在李云后面无聊四处乱看的金飞身上。 没有人敢说话这个杜军少爷以前脾气很好可自从受伤之后就脾气完全变了样子暴怒无常虽然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这是因为他差点惨死的经历可是却心里充满了畏惧。 直到金飞坐在赌桌边开始牌杜军道:“华叔叫人给我联系上那个荷官我要吩咐她两句!” 杜家的老家人华叔点头开始让赌场的人联系那个荷官的频道。 谁都知道赌场不是一般的娱乐场所这里是每一个工作人员尤其是保安跟荷官这种人身上都会很隐秘地带着一个对讲机当然是那种小巧到别人不会现的设备。 很快线路接通杜军拿着话筒冷淡道:“o6号赌桌的工作人员听好不管你听到什么都不要露出吃惊的表情。” 他的话刚说完那个荷官就是一愣因为她清楚地听出这个说话的男人不是自己的主管很自然地就抬头看了一眼内部人都清楚那面墙壁的背后就是监控室可以看见赌场的每一个角落。 然而杜军后面那句话说完荷官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这个微弱的不能叫变化的变化还是没有逃脱金飞的眼睛。 杜军当然也看见了金飞回头看过来的眼睛嘴角冷笑一声他知道金飞是看不见自己的嘴里继续吩咐:“我是杜军现在你按照我说的话去做。你看见刚刚坐下的那个男人了吗?对就是带着一个女人的那个男人从现在开始他绝对不能输不管他下多大的筹码你都要让他赢钱记住如果出现一次失误那么你就可以不用再在这里混了。” 杜军放下对讲机眼神微微眯着摆手把报告的下属打走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放大了那个屏幕全部心神都放在金飞的身上。 “少爷你这么做的意思到底是什么?”见所有人都退下去华叔很奇怪地看着少主有些纳闷。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无聊想玩一下而已!”杜军淡淡一笑安慰地看了华叔一眼便不再说话! 金飞你的胆子未免太大了上海是我杜家的地盘我倒是想看你这个虾米能够在上海这个大棋盘上闹出什么动乱来。 杜军的心里恶毒地想道。 ………… ………… 金飞终于无聊地站起身曲涟漪说身体不舒服已经离开了赌场这让金飞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来这里就是来找别扭的有个女人在哪怕是一个心机很深沉的女人在也会是一个累赘就在他决定放弃这个目的的时候曲涟漪竟然离开了。 身边两个美貌的小始娘手里抱着他刚刚赢得的筹码。 金飞现在已经不像是刚进来的时候对这里一无所知了他已经知道李云给自己的五十筹码价值竟然是一百万还是美元这让金飞都吓了一跳。 他终于知道自己扔出那个红色筹码的时候别人的反常了原来那个筹码就价值五万美元只看一张牌面就扔出五万美元在赌场并不是没有只是却也不多。 而现在身边小姐手里抱着的筹码加起来粗粗算了一下.至少已经上亿金飞心里很清楚那个荷官是在暗中作弊帮助自己。 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为什么要帮助自己?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金飞一脸微笑地对着背后的墙壁看了看让里面的一直都注视自己的杜军心里一颤虽然明知道金飞看不见自己可从金飞的眼神里他还是觉得自己裸地站在金飞面前。 金飞当然看不见杜军可是他知道这背后一定有一个人在注视着自己他绝对不会想到就是差点死在自己面前的柱军只以为是杜家的一个头面人物。 现在的情况就像是一场博弈自己的暴露让赌局出现了倾斜金飞很不习惯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他一定要想办法反客为主。在这个赌场找点乐子无疑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法! 身边没了曲涟漪这个女人的纠缠金飞也放了开来一脸贱笑地在身边一个女孩光滑脸蛋上摸了一下那女孩对他甜甜一笑丝毫没有反感的意思。 金飞抓起他怀里抱着的一个红色的筹码随意地就塞进了这个女孩那隆起的乳沟里嘴里笑道:“这是你的。” “谢谢先生!”女孩顿时因为激动而有些哽咽。 或许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陪客还是第一次有客人给这么大价值的筹码那可是五万美元啊是自己一个月的收入都不止。 金飞当然不会厚此薄彼一伸手又抓起一个红色筹码扔进了另外一个女孩的孔沟里面一脸淫秽地在那女孩白腻的乳峰上摸了一下也惹来女孩的一阵哼哼当然不是生气而是高兴。 其实很清楚这类女孩的作用她们在这里当然是门面为了客人的方便只要价钱方便他们可以陪任何一个人去上床。 这是经过了行殊训练的女孩她们主要有两个金钱的来源并不是这里的工资一个就是有客人看上自己买自己出台当然价钱是很高的毕竟这里是不是洗头房也不是夜总会而能来这里消遣的男人也同样没有几个是平常人。 另外一个重要的来源就是客人赏给自己的筹码。 一般来这里的客人都不简单找一个自己看着喜欢的女孩陪着自己赌钱实在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而这个客人如果高兴了肯定会觉得身边的女孩更加漂亮赏赐一些筹码。 这本就是常事只是却几乎从来没有一个客人像金飞这样大方随手就扔出了十万美元怎么能不叫俩女孩感激涕零如果现在金飞说一句俩女孩会马上脱光了衣服等着金飞去开一下。 反正钱是别人故意输给自己的为什么不去赏赐给这美丽的小女人呢?这是金飞的想法! “剩下的筹码去帮我兑换成现金或者是支票!”金飞没有理会俩女孩眼睛里的别样情愫吩咐走了俩女孩便找了一个沙坐下摸出香烟点上眼睛犀利地看着大厅里的情况。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可这一个多小时里金飞就已经凭借自己敏感的观察能力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个赌场果然豪华而且金飞已经看到在大厅的周围总是有几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走来走去脸色平静表面上像是一般的赌客可是金飞却知道他们是这里的保安。 而且绝对不只这么几个保安如果赌场出现意外金飞相信在十秒钟内一定会涌现出无数个这样的保安。 赌场一向是最暴乱的场所豪华的赌场除外有人敢来这里找麻烦显然是在自己找死。而现在金飞就决定找死一回。 “先生有人找您请跟我来一下!”一个容颜娇媚的女孩站在金飞面前甜甜笑道。 看看这女孩金飞站起身没有一句多余废话跟在女孩身后走向了一个走廊。无聊走着的时候眼睛在前面女孩那挺翘的臀部上看着也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他当然清楚面前这个女孩的臀部不知道已经被多少男人开过了绝不会无聊到上去调戏这个女孩。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小一点的大厅里面也是几张赌桌当然这是比外面那大厅更加高档的vip赌厅。 女孩没有进大厅而是在快到的时候一转弯打开了一扇门:“先生请进!” 房间里的灯光并没有打开显得异常昏暗但也只是犹豫了一下金飞迈步就走进了房间身后女孩轻轻地把门关上。 金飞的神经已经调到了最敏感的阶段只要万一出现状况他第一时间一定会作出适当的反应。 金飞本以为叫自己来这里的会是廖四海可是现在他知道了不是廖四海绝对不会这么无聊那个大咧咧的男人一向都很直接。 当从一个明亮的地方进入昏暗处的时候人都有一个o.1的盲区这是一个人的正常反应金飞虽然反应灵敏可也逃不脱作为人的这个持点。 虽然看不见可却清晰地感觉到一个人快步来到自己面前他本能地伸手就要动攻击却奇怪的觉面前这个人并没有杀气似乎并没有对自己不利的想法。 只是一愕的瞬间一个柔柔软软的身子伴随着一阵浓醉的香气钻进了金毛怀里这种很熟悉的香味金飞记得自己刚刚在那个李云的身上闻到过。 金飞松也不是攻击也不是身子僵硬了一下。 “咯咯——” 黑暗中一个放荡的女子笑声然后金飞觉得自己的怀里一空那个钻进自己怀里的女人已经闪了出去同时脸上感觉被触碰一下显然是被这个女人给亲了一下。 灯光亮了金飞看着面前一身职业套装却愈显得水嫩的李云或者说是李香云才对金飞就算是傻瓜现在也能确定这个女人就是厦门那个李香云。 “你这个色狼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你还想把我吃了?”李香云吃吃一笑眼神一荡扭身坐在身边的床上金瓦这才现这个房间摆设其实跟一个小宾馆差不多显然是为了那些疲惫的赌客准备的房间。 “我吃了你?你不吃我我就念佛了!”金飞苦笑一声眼睛却盯着坐在床上的李香云那一荡一荡的双腿雪白细嫩金飞的呼吸有点急促。真的金飞对这个女人的身体一点都不陌生可是此时却有些迷糊他很不明白李香云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还成了赌场场的妈妈桑。 不过这些都不能够阻止金飞的曲涟漪那个妖精逗弄出来的欲火在看见李香云那端庄中的放荡之后再也压抑不住。 他猛地一下扑到床上把李香云狠狠地压在身下一双大手更不老实地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 “金飞你要做什么?我对你有正事要说!”李香云的心里也是一阵急促乱跳不过很快理智地低声叫道。 “嘶——” 回答她的是布帛的撕裂声淡青色的职业套裙被金飞用力地拽了下来蕾丝内裤在金飞的手里变得那么不堪一击狠狠地撕开扔在脚下。 “金飞……啊……不要……” 李香云尽量在推开金飞的身体可是却那么的无力伴随着金飞的大手在身上的游荡身子逐渐的失去力气同时喘息也逐渐的粗重起来。 “呃——” 下身强而有力的一下冲击感受到那膨胀的充实李香云身子急剧的一颤险些晕厥过去嘴里出一声强自压抑住的呻吟。 金飞早已经忘记了一切他不是一个很随便的男人可是现在的他很需要做一个适当的泄李香云的出现无疑弥补了这个缺陷。 他就像是一只野兽在身下这个女人的身上用力地驰骋着而李香云也终于在逐渐的快乐中迷失了自己一双雪白的胳膊紧紧抓着金飞的衣服眼睛紧紧闭着忍受着要放肆大喊的冲动。 李香云是一个外表很端庄可是骨子里却很放荡的女人虽然不是那种污秽的女人但是对于一些女人的技巧很是熟悉。 在经历了片刻的急剧压抑之后这个女人终于释放了自己所有的情绪猛地坐起身子搂住金毛的身子紧紧咬着牙关紧容而放荡地配合着金飞的动作。 终于在一阵俩人急促的喘息中被汗水湿透的俩人身子软软地摔倒在了床上紧紧地搂抱在一起回味着刚刚的漏点释放。 李香云从身边摸出一只香烟很熟练地给金飞点上然后自己又点燃一颗双眼醉人地看着金飞:“没想到一年不见了你还是那么勇猛你的那些老婆就没把你折腾坏了咯咯。” 金飞没说话他现在浑身都觉得来了力气抬眼看了一眼面前眼角眉梢都带着媚意的李香云。李香云现在身上只有上身穿着衣服只是也被金飞给弄得凌乱的很下身更是裸的修长雪白的长腿上还带着粉红色跟水渍有些淫秽不堪的味道金飞直接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按说你应该是在厦门才对。” “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呢?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了吗?”李香云又是咯咯一笑然后站起身很大方地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职业太群穿上只是内裤却没有办法再穿了已经被金飞撕碎了。 “我还是很奇怪。”金飞也站起身穿好了衣服任由李香云给自己把衣服的凌乱整理好眼睛看着面前这个百变女郎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第一次遇见她是艳女第二次成了萧家的总经理现在又成了杜家赌场的妈妈桑。这些奇怪的身份让金飞这样的人都觉得一阵的头疼。 李香云她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身份? “我知道你这次来这里是想做什么。”李香云一扫先前的放荡脸色变得严肃起来道:“金飞我不得不说你的胆子很大连杜家这样的大家族你也敢招惹。” “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明白。”金飞站起身既然问不出他就准备离开自己进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想必廖四海找自己都找的疯了吧? 李香云拦住金飞的去路看着他的眼睛:“金毛我不得不说这次你的举动太托大了杜家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弱小不堪我劝你快点收起你的目的尽快离开这里。” “你是在威胁我还是在提醒我什么?”金飞看着拦住去路的李香云一脸笑意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明白这个女人了。 “我知道你今天来这里就是找麻烦的我也相信你一定有自己的准备可是我还是要跟你说只要你今天敢乱动的话你就甭想活着回去了这个赌场远远比你想的要复杂的多。”李香云说到这里看着金飞的眼睛:“你就是不为了你自己也得为了你自己身边的那些女人想一下难道你想让他们一群都这么年轻就活活守寡不成?你想想你死了她们这些人还能活的下去吗?” 金飞的心里一动他仔细看着李香云:“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见金飞终于肯面对自己李香云长出一口气道:“金飞我知道你对我会出现在这里很奇怪.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以后我会跟你解释的。今天我要跟你说的是你来赌场就是错误的你知道我开始的时候为什么对你那么冷淡吗?我就是想你能离开希望你能从我的神色中看出点什么可是你没有。难道你真以为你的运气那么好?把把都能赢?” 李香云眼角闪过一道轻视的目光她看着金飞一字一顿地说:“那是因为杜家少爷的吩咐你知道杜家少爷是谁吗?” 金飞的心里升起一种不详预感张嘴反问:“难道是?” “不错。”李香云皱眉点头道:“那个本应试死去的杜军并没有死而现在他就在这个赌场暗中观察着你。” 轰——金飞的脑袋一响险些晕厥掉。 杜军正在看着自己面前的棋谱忽见一个保安飞快地走了进来嘴里着急道:“少爷少爷不好了金毛不见了……” “嗯?”杜军抬头看向放到最大的闭路电视眉头愈的深深皱起里面金飞已经不见了…………

上一篇   第081章RP爆发

下一篇   第083章猫抓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