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奇怪的林薇薇 - 我的美女上司

008奇怪的林薇薇

失魂落魄坐在车里,林薇薇还是没明白生了什么事。 金飞这个家伙竟然很大方的从自己的皮包里拿出银行卡,问了自己的密码,直接就领着女孩取出二十万交给女孩。 现在女孩早拿着二十万现金,激动的连哭带笑的走了。 “你是不是觉得很难过,一下损失了二十万?”金飞坐在她身边,启动跑车,慢悠悠在马路上转悠,林薇薇不说去哪,他也不知道开向哪里。 “今天你做了一件好事,还是天大的好事,女孩的妈妈如果救过来,你这是在积德。” 林薇薇:“……” “等有钱了我会还给你,但现在我身上没钱。”金飞抽了一口烟,很装逼的说。 “把车停下!”林薇薇终于开口,语气说不出的冰冷,混不像刚刚的失魂落魄。 金飞看了看林薇薇,又看了看身边串流不断的车流,这是主干道,还是一个立交桥,可他还是乖乖的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把车停下。 “下车!” “啊?” “……” 站在马路边看着四处流窜的轿车,布加迪威龙跑车早钻进车流不见,姬少飞真有点想哭的冲动,现在可是主干道,还是立交桥,四面八方全是飞驰的车辆。 想起林薇薇开车走的时候留下的一句话,金飞真有种想从立交桥上跳下去的冲动。 “金飞,如果我回到公司,你十分钟之内还不到,你就别想你老婆刘月跟你回家!” 林巍峨很凶狠的说道。 十分钟,操,我一个小时也回不去!走下立交桥至少就得一个多小时。在立交桥上打车?见鬼! 四周的茫茫车海,金飞彻底无语。 都说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两天的,心情很不好。自己不会这么倒霉就碰上林薇薇大姨妈来了吧? 一辆同样豪华的布加迪威龙跑车缓缓停靠身边,扭头看去,不是林薇薇那泼妇还能是谁? “我可以饶恕你今天做的错事,那二十万我也不要了。不过,你要答应帮我一个小忙。”林薇薇摇下车窗,冷面冰霜的道。 “只要不是以身相许,别的都好商量!” 林薇薇看都没看金飞,当他说的话就是放屁,继续道:“这个忙其实很简单,下午我有一个约会……” “约会?不会是相亲吧?”金飞打趣。 “你怎么知道的?”林薇薇的面色一变,惊讶道,似乎觉得自己的反映大了点,冷静一下继续说:“你到时候不需要怎么说话,只要你扮演一下我的男朋友就行。只要这次事情过去,我可以当作今天什么都没生,怎么样?” “这个……”金飞看着林薇薇,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不过现在林薇薇脸上除了冰冷,什么表情都没有,他失望了,最后无力点点头:“好吧,不过事先说好了,只是扮演你男朋友,你可不准对我动手动脚的。逼急了我可是会叫的。” “上车!”毫没幽默感的林薇薇冷声打断金飞的油嘴滑舌道。 、、、、、、、、、、、、、、、、、、、、、、、、、、、、、、、、、、、、、、、、、、、、、、、、、、、、、、、、、、、、、、、、、、、、、、、 下午两点多,金飞跟林薇薇再次一起离开公司,这让那个好奇的保安更加好奇起来,难道这个穿着很随便的男人是林部长的未婚夫,享受的待遇未免也太高了点吧? “额,咱们现在去哪里?”金飞坐在驾驶位上,扭头问面色如水的林薇薇。从一出来的时候,这个女人就一直在呆,觉得很不对劲,金飞也不好意思问。 “咱们先回家!”林薇薇错愕了一下,轻声道。然后,忽然察觉自己的话有些毛病,于是忙着纠正:“先去我家,我要换衣服!” 按照林薇薇的指引,金飞开着布加迪威龙来到了上海市靠近海边的“寒色天堂”公寓,看着这个小区,尤其是小区里随意停放的那一辆一辆级豪华的跑车。 金飞总结得出一个字:贵。 金飞知道林薇薇这个女人一定很有钱,所以,他来到这里除了吃惊以外,倒是没有太多的震撼。如果林薇薇住的地方是贫民区,那么金飞绝对震撼到嘴巴合不上。 虽然是叫公寓,可这里建筑风格依旧是别墅小洋房格局,这倒是正贴切了这里居住民的品味身份,如果真是筒子楼就奇怪了。 “好了,你上去换衣服吧,我就在这里等你。”金飞习惯性的摸出香烟,点上,吸了一口看着身边冷面美人儿,总觉得有点很熟悉的感觉。 小玉以前就是这样冷冰冰的。金飞嘴里一声冷笑,坐在一个女人面前去想另外一个女人,这是最愚蠢的事。 “你也上来吧,我有点东西要你帮助修理一下。”林薇薇手扶车门,对着金飞轻声道。 自从离开了蓝天大厦,这林薇薇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尤其是在进入了这个公寓小区之后,她身上那种冰冷高雅一下消失殆尽,换成了一种很柔性的女人味道。 看着这样跟自己说话的林薇薇,金飞只觉得有点幻觉,这都是假的,千万不要相信。 俩人走进了林薇薇居住的小洋楼,金飞不由得赞叹一声,在厦门的时候,他不算是穷人,尤其是在海岛的一段时间,别墅建设的也是集合了好几个女人的观点,可说已经相当豪华幽雅了。 那才是要什么有什么,至少符合每一个住在那里的女人的品味。 可是今天,金飞终于算是见识到了真正有钱人的生活…… 房门是没有钥匙的,是密码锁,而且是手纹密码,林薇薇伸出自己的两根手指,在验证器上不断的变换着,一连几次之后,房门刷的一声打开。 整栋别墅小洋楼有一套非常先进的安全系统,非常人性化! 这种系统如果受到外部暴力闯入,可以在几秒钟之内,在整栋房子的所有门窗全部放下金属栅栏!同时房门被打开之后,如果在一定时间之内没有关闭,立刻就有警报系统通知小区里的保安处! 这个系统还有一个好处:如果家里有人,尤其是单身女性在家,为了安全起见,主人可以暂时关闭安全系统,这样的状态下,只有里面的人才能打开房门,外面的人,即使偷窃了密码,都无法开门! 任何异常状态,系统都会直接警报通知小区的保安。 可以说,这套系统很先进,据说很多有钱人都在使用,是欧洲的新式产品…… 当然,价格也是“国际水准”。穷人是根本享受不起这种消费品的,但是有资格居住在这里的人绝对都有这个实力,这就是人跟人的差别。 走进林薇薇的房子,进门之后,她弯腰脱下了自己的高跟鞋,然后随手丢在一旁,金飞竭力不让自己的目光往下扫,因为她刚才脱鞋抬腿的时候,金飞正好站在她的身后,只要稍微低头就能看见林薇薇那挺翘的臀部,将职业套裙绷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林薇薇的身材很好,这一点是金飞不能够质疑的。 “你先在大厅里随便坐一下,冰箱里有啤酒跟饮料,想喝自己去拿。”林薇薇留下一句话就顺着楼梯上楼去了,金飞看见林薇薇并没有穿拖鞋,一双小脚只包裹着肉色的直筒丝袜,显人深深的陷在沙里面,舒服得我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时候,方楠才从楼上走下来,她换了一身简单的休闲衣服,上身是一件宽大的白色t恤,下面则是一条很肥的裤得有些暧昧。 一楼很大,大概有一百平方左右的大厅,非常巧妙的隔成了一个客厅,然后是一排欧式的木质栏杆,往上两层台阶,则是饭厅,厨房是半透明的,看得出来,很整洁。 金飞只是仔细看着周围。 很显然林薇薇是一个对生活品质要求很高的人,她家里的一切摆设,家具,都并没有那种华贵的气息,显得很温馨,沙是红色的,造型很别致,仿佛是一大以小两条小船的样子,旁边还有一张软塌,大概是用来躺在上面看电影的……因为我看见墙壁上挂着一个硕大的壁式电视。 角落里是一个壁炉,不是那种妆饰用的,而是真正的壁炉!一圈黑色金属的栅栏,散着简约的气息,里面很干净,看得出来她不常用。壁炉前面的两把椅子明显是国内买不到的款式,地板上还铺着一块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皮毛。 金飞在沙上坐了下来,不由得叹了口气。很软!仿佛陷进了云堆里。 这时候,林薇薇从楼上走下来,她换了一身简单的休闲衣服,上身是一件宽大的白色t恤,下面则是一条很肥的裤子,长在脑后简单的一束,显得很有点居家小女人的味道。 “我的家怎么样?”林薇薇问。 “还不错,真是太棒了!”金飞由衷赞叹。坐在这里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才是真正有钱人的生活,自己以前简直就是土包子。 林薇薇轻轻笑了笑,然后扔给金飞一个圆筒,金飞接住,是一筒香烟,中华,一百枝装的那种。 这种香烟价值多少,恐怕所有人都知道,那简直就是天价。 不过金飞却很好奇…… 这筒香烟还没有拆封,显然还是新的。可是金飞隐约记得林薇薇不抽香烟。至少,他还没有见过……她家里怎么会有香烟,还是这种男士烟? 是为别人准备的?还是……专门为自己买的? 金飞心里很自嘲的鄙视了一下自己,放弃了心中这个有些荒唐的念头,别开玩笑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这个你抽得惯吧?我不知道男人都喜欢抽什么烟,不过好像这是最好的了。也不知道买的是否和你的意。”林薇薇笑了笑。 上帝,金飞的心开始猛跳了!真的是专门为他买的? 金飞摸出一根,狠狠吸了一口,用回味悠长来形容也不过分:“很不错,我从来没抽过这么好的香烟。”金飞说的是实话,虽然他平常是个烟鬼,可是抽烟几乎不挑拣,一般也就是随便的买几块钱的。像是这种豪华包装的香烟,还真是第一次,而这种香烟给他的感觉,真是很爽。 林薇薇一笑,也抽出一支,熟稔的点上。 看她的动作竟然很熟练,金飞不由得有点纳闷,这还是办公司那个冷冰冰的林部长吗?还是那个在街道上被自己摔了两巴掌气的流眼泪的凶女人吗? “咳咳——”或许是不习惯男士香烟的味道,只是一口,林薇薇就被呛得流出眼泪,不断的决裂咳嗽着,苦笑看着金飞。 “你不是说有什么需要修理吗?”金飞挽挽袖子,站起身,他忽然有点心虚,跟林薇薇这么面对面坐了一会,竟然觉得自己有点被这个古怪的女人吸引了。 林薇薇就像是山谷中最妖艳的罂粟花,刚开始接触的时候,你会很讨厌她的那一种呛辣味,可是越是时间长就越是被吸引进去,不能控制自己。 “我卧室的衣柜把手坏了,你也知道,这种事情我们女人是不擅长的!”林薇薇道。 “哪一个房间?”金飞说着已经往楼上走去,与只包裹丝袜不同的是,金飞的脚上穿着皮鞋,踩在楼梯上出“咚咚”的响声。 “二楼左手第二间……” 接下来的时间,金飞成了林薇薇请来的钟点工,被她最大限度的压榨着身体能量,修理完了柜子,又去厨房修理煤气灶,虽然金飞看见那煤气灶没有一点使用过的迹象。 然后…… 每当他修理东西的时候,林薇薇总是静悄悄的站在他身后,一句话也不说,致使金飞修理完一件东西转身,不小心跟她撞在一起。 林薇薇竟然奇怪的连忙:“对不起对不起”的不断道歉…… 当房间里终于没有什么再用修理的时候,金飞有种幼稚的好笑感觉,按照林薇薇的吩咐,这栋小洋楼差不多都被他检查了一遍,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部长,现在已经四点了,咱们是不是得去演戏了?”金飞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汗,苦笑着说。 “演戏?”林薇薇一愣,不解看着姬少飞。 “是啊,你不是相亲吗?”金飞没好气的坐在沙上,抬头看了看装傻的林薇薇一眼。你再故意装,再装老子直接闪人,演戏你自己去。 “哦,你说约会啊,那个要晚上八点才去,现在还早!”林薇薇轻轻一笑,这一刻的她有点小天真。 晚上八点? 那你叫我来你家里做什么? 金飞郁闷了。

上一篇   007我老婆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