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丈母娘看女婿 - 我的美女上司

第079章丈母娘看女婿

如果一句话就能够要金飞改变主意那这一定是个女人一定会是东方玉。 如果只在眼前一站就让金飞觉得心里激荡而又不敢有非分之想这也绝对是一个女人只可能是萧菲菲的妈妈——曲涟漪那个妖魅一样的祸国红颜。 在上海看见曲涟漪无疑让金飞吓了一跳一身淡黄色的丝质长裙长度只垂在膝盖浑圆饱满的小腿纤细的一双白生生小脚上踩着一双吊带的高跟黑色凉鞋。无一处不能挑动一个男人的敏威神经。 这就是曲涟漪虽然硕大的茶色眼镜遮挡住了大半的绝世容颜可是金飞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然后嘴巴张得老大至少能塞进两个鸡蛋错是两个鹅蛋。 曲涟漪怎么会出现在上海她是什么时候来的?金飞的心里不断地想来想去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答案。 “哟小坏蛋你这么看着我是不是想把我吃了啊?”曲涟漪妖魅地一笑让金飞一阵的鸡皮疙瘩。 “阿姨你怎么来上海了?”金飞站住脚步四处看看同时看了一眼她身后那辆银白色的凯迪拉克茶色的玻璃后似乎还有一个人影却看不清楚只是看着有些眼熟。 “你说呢?哼难道人家来上海不是看你还是能看别的人不成?你个死没良心的!”曲涟漪一脸幽怨地嗔道。 金飞顿时一脑门子的冷汗别人不知道曲涟漪的性格他可清楚这就是一妖精吃人不吐骨头心机比男人还心狠手辣。厦门穆家那一对家主就是因为她的几句话而闹了个兄弟相残。 “想什么呢?访不会是你以为我来这里是害你的吧?”曲涟漪见了金飞的脸色顿时不悦地哼了一声。 “不会阿姨虽然害人不少但是却绝对不会害我!”金飞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看着面前这个已经四十多却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妖魅心里自然又想了另外一个女人李嫣然他见过的唯一一个能够跟曲涟漪的美貌相提并论的女人只是那个女人现在到底在哪里呢?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差点就被别人杀死了吗? “不怕就好你跟我来吧我有事要找你!”曲涟漪又是咯咯一笑然后扭身钻进轿车。 无言地对身边呆的廖四海一笑:“老四你先回去吧我有时间再找你去赌场!”金飞说完也钻进了曲涟漪的轿车。 廖四海看着金飞跟曲涟漪先前的说话再钻进了同一辆车不由得嘴角一阵淫践的笑了笑当然这家伙是想错了。 曲涟漪坐的是后面金飞也只能坐在后面钻进轿车才看见前面开车的也是自己一个熟人一个年迈的老人山外青山楼外楼的康叔那个对曲涟漪无限尊敬的老人。 车开的不快鼻子里钻进了身边女人的一阵阵醉人的香气让金飞的心里一阵心神荡漾居管身边这个女人是自己长辈可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看见这么美丽的一个女人不动心是绝对不可能的。 金飞不是柳下惠也不是性无能只得扭头把眼神放在外面用外面飞变换的景物来忘记身边这个女人的娇媚不然他难以控制自己的尤其是曲涟漪身上那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跟那醉人香气刺激的他身上荷尔蒙一阵阵的飙狂涨。 康叔把车子停靠在一处酒店门口缓缓道:“曲小姐您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先去开房间!” 开房间?金色就是一愣不解地看着康叔这句话有两层意思第一个意思自然是所有男人都能想到的问题而另外一个意思就是曲涟漪是刚刚到的这里似乎还没有找到住宿的地方。 曲涟漪则是淡淡地道:“不用了你先去做你的事吧我再通知你!”伸手推开车门探出一只白生生有些晃人眼睛的小腿走出了轿车。金色也只能跟着下车心里却更加的纳闷了。 “是的曲小姐!”康叔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曲涟漪什么没说轿车一转头又冲进了街道的车流眨眼就没了踪影。 “阿姨您是刚刚到这里?”金飞有些错愕地看着曲涟漪眼睛里布满了狐疑。 曲涟漪没有说话转身走进了酒店金飞叹口气也跟在后面临时开了一个最顶层的房间。俩人来到了所开的房间。 坐在沙上金飞习惯性的摸出香烟可是却没有点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上因为此时的曲涟漪一个人走进了浴窒刹那里面就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难道这个女人是在洗澡? 金飞心里这么想很想去看看却终究忍住了。他心里很清楚不管曲涟漪是一个多么诱感的女人她都是自己的长辈。他从来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尤其是在对待感情跟女人的方面可是如果他连自己一个长辈都想去偷窥那就真的禽兽不如了。 曲涟漪一个充满了心机跟毅力的女人可以玩弄男人于股掌之间的女人这一次突然出现在上海到底是因为什么连康叔也带了来。 金飞胡乱想着浴窒的门唰的一声开了。 刚刚沐浴完毕的绝代美人儿先是的一双白嫩嫩小脚然后金飞就看见了一条白生生的长腿轻轻巧巧地从浴窒里走了出来……白玉一样柔滑细腻的肌肤柔嫩的仿佛轻轻一捏就能捏出水来的小脚上还带着没有蒸的水滴犹如十粒珍珠一般精致的脚趾白玉一样的小巧脚掌……一双即使是世界上最挑剔的色狼的目光来看都堪称完美的雪白双腿修长结实笔直滚圆……一件鲜艳的红色浴巾很硕大的样子像是春天的蔷薇花一样鲜艳的颜色在红色的浴巾下那雪白的肌肤更是细嫩雪白的让人觉得目眩神迷! 再随后是那已有稍微漂了一丝咖啡色的波浪长曼妙到极致的身子就笼罩在轻盈的红色浴巾下从裸露的脖子跟肌肤那还有那隆起的胸部曲线尤其是红色浴巾上胸前那模糊的两点……让人忍不住的就会去联想。 金飞却不用想身边的女人多了他的眼神已经到了一定的级别他现在一眼就看出来曲涟漪身上那件妖艳的大红浴巾下面并没有穿任何的衣服…… 曲涟漪是一个很有心机的女人可是此时的她却像变成了一个孩子显得有一些纯真身子转了转然后就踩着轻快的步子似乎是一点都不怕金飞的目光径直走了过去。 金飞赶紧把眼睛扭向窗外他不敢再看要是再看下去就一定会出事他不是柳下惠面对一个如此媚惑人心的女妖精尽管知道这是自己的一个亲近的长辈可是他的身体却早已经起了反应尤其是下面涨得难受。 “小坏蛋你不是很大胆么?为什么不敢看我?”曲涟漪有些撒娇一样的有如一个红色的幽灵很快地一下就飘到了金飞面前沙上睁着那双美丽的眼睛好笑地看着金飞。 金飞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就又赶紧转过头去虽然只是一眼可他就清晰看见了曲涟漪胸前那并不能遮挡的浴巾里露出的饱满双峰跟深深的沟壑带着魔鬼的诱惑让金飞差一点就有点支持不住自己的意念而做出点什么事来。 面对女人金飞一向都觉得自己的定力不够不然也不会现在身边有这么多的女人跟着自己了。 古代有什么话说坐怀不乱意思是说那个男人的定力多么的坚强金飞现在很以为说那话的那个家伙是在纯粹扯淡。之所以会坐怀不乱那只是因为他怀里的女人不能够吸引他。如果是曲涟漪这么一个祸国殃民的妖精相信即便是柳下惠老哥都得再次勃起恨不得一下吃了上来! 一个能让柳下惠变成禽兽的女人妖魅到什么地步金飞不知道但是面前曲涟漪却绝对有能让自己变成禽兽的魅力。 曲涟漪此时嘴里幽幽道:“金飞去给我倒杯茶。” 金飞听了本能站起身一点都没觉得曲涟漪这么要求自己有什么过分的地方。 当他倒茶回来曲涟漪已经把整个身子慵懒地蜷缩在了柔软的沙上沙深浑的凹陷了下去一双媚眼如丝地看着金飞慢慢走来眼神有些迷茫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赶紧把茶水递给了这个妖精一样的阿姨金飞再次端然坐下不敢多看一眼。 此时的曲涟漪很像是一个等待男人去采摘的水蜜桃甚至比真正的水蜜桃还要水嫩许多尤其是那带着沐浴后的粉红根本一点都看不出这个女人会有四十多岁她的皮肤比那些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还要水嫩还要光滑如同牛奶一样的细腻。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保养的。 “金飞你怎么不敢看我?”曲涟漪小口喝着茶水一脸媚笑地看着金飞。 “阿姨你长的太漂亮了我怕我看多了会忍不住。”金飞说笑话这么一个女人他第一次现自己的定力原来是这么脆弱。 “咯咯——”金飞的话引起曲涟漪的一声清脆笑声好一会儿才停下来眼睛有意无意地看着金飞忽然叹口气站起身:“既然你这么难受那我还是穿上衣服吧。”说着扭动腰肢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金飞心里松口气却又有点微微的失望不可否认曲涟漪刚刚沐浴后的样子岂止是赏心悦目简直让人眼前惊艳不过更多的还是诱惑。 两分钟后穿戴整齐的曲涟漪重新走了出来。 金飞看去更是心里一颤柔软如同波浪的长披散在脑后身上穿了一件吊带的蕾丝长裙窄窄的腰身显然是经过了精心的设计把曲涟漪那苗条的身材衬托得一览无遗胸前双峰的翘起同样后翘的臀部一张标准的祸国殃民的瓜子脸小巧精致的鼻子上架着一副硕大的茶色风镜虽然遮挡了大部分的绝世容颜可依旧给人惊心动魄的美丽。 脚上还是那双丝带编制的高跟凉鞋紧紧地包裹着一双浑然天成的白生生小脚。 “哼小坏蛋你说阿姨我这么打扮还凑合吧?”曲涟漪用小手捂着一张小嘴不知是在调戏金飞还是在愠怒脸蛋红红的眼睛弯弯的。 “好看。”金飞只说了这两个字微微叹口气心说这女人为什么就偏偏是自己的长辈呢不然的话这么娇嫩的鲜花自己是一定要采采的接着他看着曲涟漪那严谨的打扮奇怪地问:“阿姨你现在要出去吗?” 曲涟漪嗔了金飞一眼:“是啊你这小坏蛋在这里坐得心惊胆战的我也不勉强你你不是有事去做吗?我正好陪你去。” “什么你陪我?”金飞看着面前的女人确定曲涟漪不是开玩笑不禁皱眉:“阿姨你也知道我来这里要做的事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好事。你要是跟我一起去万一有危险我回去怎么跟菲菲交代。” 曲涟漪“咯咯”一笑眼神荡了一下:“我已经答应菲菲来这里就是好好地看着你你说你做的事危险可哪里知道你是不是出去泡妞你这人这么花心我可不能要我女儿受苦哼。” 金飞无语又看了看面前的曲涟漪心说还用得着别的女人来勾引我吗?有一个你在我就受不了了。 心里又不禁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曲涟漪来这里加上她刚刚表现出来的神情她不会是想来一个监守自盗吧? 激灵了一下金飞被自己荒唐的想法吓得一个颤抖顿时冷汗连连。 曲涟漪却像是完全又变了一个人一脸严肃地走出了房间俩人来到外面金飞已经给廖四海打了电话。 不一会儿就看见一辆轿车在酒店门口停下廖四海那健硕的身子出现在曲涟漪跟金飞的面前当他再看见金飞跟曲涟漪的时候已经没先前的惊讶了只是心里对金飞的女人缘有些羡慕但也仅仅是羡慕他还没有无耻到想要夺人所爱的地步。以前在酒吧那么跟林薇薇说话无非是想调戏一下那个金飞身边的女人罢了。 廖四海不吃惊却没想到曲涟漪惊呼了一声:“哇金飞这是你的朋友吧他身材真好哇肌肉这么达哦。” 噶? 金色一个趔趄险些趴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