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H的这盘棋 - 我的美女上司

第077章H的这盘棋

两米的距离对于蚂蚁或者是蜗牛来说或许是一段天涯海角的距离,可是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还是一个敏捷的杀手来说,短的已经不能算是距离. 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民工模样的男人就到了金飞身边. 右手飞快的击向金飞心口,一击必杀,要的是金飞的命. 这些杀手本来算计的很好,如果这里只有金飞一个人这一下必杀很困难躲过去,就算是躲过去也会受伤,他手里先前抓挟制住的那个杀手竟然成了自己的累赘.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杀手傻了,还是忘记了,金飞的身边还有一个更加厉害的角色——三年前的地下拳王霸主“黑煞”。 廖四海先前并没有动手并不是没知觉他只是想看看金飞到底有多厉害然而此时他却不得不出手了。 这两个杀手的联手一击俨然经过了很多次训练没有丝毫的瑕疵即便是自己在大街上遭遇这样的击杀可能也得受伤。 民工杀手的右手距离金飞心口还有不到十公分身子猛地一顿软了下去廖四海一拳在这个时候狠狠的锤在了他的后背。 三年前的拳王黑煞这一拳到底有多大的重量只有承受的人才会明白南哥被打摔倒的家伙身子只倒了一半就被廖四海抱住依旧是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是那个家伙已经身子再也没了力气只是浑身疼的颤抖脑门子上的汗比同伴的还要多很多。 几乎是同一时间四周的人群中七八个人影悄无声息的向着金飞俩人围拢来动作很快眼神寒冷身上带着凛冽的杀气。 没有叫声是死一样的压迫。 杀手?靠这么多的杀手? 金飞跟廖四海对望一眼同时苦笑被这么多人杀手在大街上刺杀在现代来说也算是惊天动地了吧。 前面兴奋逛街的五个青年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五个人回头就要过来帮忙可就在这个时候青衣嘴里低喝一声制止了同伴的动作。 作为头领的青衣无疑还是最敏感的一个他转身现金飞跟廖四海被击杀的同时也现身边的人群中有无双眼睛锁定了自己五个人。 他们的身子不动则已只是稍微移动了一点周围顿时出现五道杀气目标正是自己五个人。 五个青年也马上感觉到了自身的危险。 十三个杀手虽然只能说是二流杀手可是十三个人一块在大街上启动击杀周围大街上的人终于觉了不对劲。 不知谁惊叫一声四周的人马上嗷嗷大叫着向着周围闪开瞬时将金飞几个人跟十三个杀手留在了空地上。 “杀!”其中一个杀手见已经不能再隐秘猛地低喝一声再也不顾及会不会引起暴乱只想在最快时间解决目标不然等警察来了就麻烦了。 现在的这个杀手头目只后悔自己为什么没带手枪来先前是答应了雇主不能引起骚动再就是对自己的足够自信用冷兵器绝对能够不声不响的击杀对方没想到成了现在的场面反正已经暴露钥匙手里有手枪多好一枪解决了赶紧开溜那多好。 后悔已经晚了。 五个隐藏在人群中锁定青衣等的杀手也已经不再顾忌暴露手里亮出了匕或者尖刀传窜向青衣五人。 剩下的八个人也迅的将金飞两个人围了起来不是顾忌金飞俩人手里自己兄弟的生命八个人早已经攻了上去饶是这样这些人也终于开始了动作时间有限没有人会想死同伴死了总比自己死的好。三个人已经开始了进攻!! “蒹葭不要!” 青衣的一声惊呼让金飞忍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不看还好三个已经开始进攻自己的人里一个就在身后不远处的蒹葭像是疯了一样猛地丢开了自己的对手狠狠的向着攻击金飞的杀手击来。 蒹葭手里一条带着锋利倒勾的手链一样的东西缠住了那个杀手的同时背后同时挨了攻击她的杀手一柄尖刀锋利的刀锋割破肌肤没有声音可是金飞却清楚的听见了刀子割破肌肉的声响。 蒹葭眼睛微笑的看着金飞费力的说了一句:“小心!”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金飞看见她背后的匕完全没进身体在微微颤动…… “杀!” 这一次是金飞说出这个字!短暂而有杀气! 蒹葭倒下时候的脆弱呻吟还在回响刺激了金飞那平静的心他猛地扔掉了手里那个杀手不忘记在扔出去的时候狠狠在他的脖子上捏了一下彻底了解了这个杀手的生命。 身上凛冽出一种凄凉的杀气毫不犹豫的冲向了面前的杀手们……廖四海没有说话一拳也将手里的家伙彻底了结脚步快转转身到一个杀手近前咏春寸劲生生将那个人的脑袋给击的凹陷了进去血肉模糊﹑﹑﹑“啊——” 不远处的人群传来尖叫声不少人被这血淋淋的现实给刺激的几乎精神失常疯狂的抱着脑袋大叫着。 而现场中的人却已经顾不得这么多金飞的一击必杀廖四海的黑煞风格永远是血淋淋的镜头只有一个照面必然有一个杀手死的鲜血淋漓。 地下王者的杀手永远不会有温柔。 短短不到十秒钟十三个杀手尽数死于非命看着周围血淋淋的场面一共十五个杀手的尸体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金飞却一点都轻松不起来来上海的第一天他就杀人了完全暴露了自己。那个杜家是不是察觉到了自己的目的呢? 来到蒹葭女孩的面前金飞弯腰探了探蒹葭的鼻子还有一点轻微的呼吸她还没有死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欢喜。青衣跟另外三个同伴默默站在身边。 怀揣江湖梦的四个小青年在经过了非人的训练之后拥有了可以混迹江湖的能力可来到社会上面对第一场就是生死杀手。 “廖老四找上海最好的医院我要她活着!”金飞站起身怀里抱着那个浑身是血的女孩扭头看着廖四海。 廖四海坚定点点头没说话! …………………… …………………… 杜家老宅。 “少爷消息已经回来了。”老家人华叔看着依旧坐在窗户边的少主温和的说道。 “都死了?”杜军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眼睛里有一道别人不易察觉的狰狞只是他隐藏的太深便是身边的老家人也觉不到。 “死了。”华叔的声音还是那么平静死几个人对他来说其实再平常不过只是他也有点好奇因为少爷的心态太平静了。 一般人可能很少理解这俩人的对话可是华叔却明白杜军说的死了指的是自己派出去刺杀的人。只是几个二流的杀手就想杀死三年前饿黑拳霸主廖四海这似乎有点天方夜谭。不死才是奇迹死了反而再正常不过的事。只是华叔还是有点不明白少爷心里这么恨那个人可为什么还要找这种二流的杀手?他想做的是什么?难道不是想杀死对方? “对方的结果怎么样?”杜军从轮椅上转回身看着华叔一个在杜家服务了半辈子的老人嘴里淡淡一笑:“你不要跟我说他们也死了要是那样就太让我失望了。” “没有!”华叔苦笑真是笑话廖四海要是会这么死掉那他以前是干什么吃的?接着淡淡的道:“据说是他们身边有个青年被刺了一刀死没死并不知道那青年不是廖四海的人应该是从厦门来的。” “哦?”杜军的眼神一亮随即又释然:“华叔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做法有点不能理解?”杜军看着老家人。 “…………”华叔无语他却是不明白少爷的意图是什么。 杜军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什么他摆摆手:“以后你就会知道的其实这个游戏很好玩的哈哈!!” 说着说着杜军忽然仰天大笑起来神情激动的厉害竟是怎么都控制不住笑声越来越大﹑﹑﹑﹑﹑﹑直到杜军渐渐安静下来华叔才道:“少爷那些死的人怎么办?” “他们杀人本就是为了钱既然自己都死了那就多给他们一些钱好了。”杜军的声音很冷淡仿佛死的是几条狗而不是人。 “哦。”华叔点点头又道:“可是他们似乎并不想放过对方那几个人他们还想继续下去。毕竟这一次他们一下死了十五个人心里很生气。” “生气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是自己培养出来的人。这就像是一个大汉养了一群小情妇可是等他准备要去采摘的时候却现这些情妇的床上有一个男人正在做着他想做的事嘿嘿……”一声冷笑:“人命在他们眼里并不值钱他们只是咽不下这一口气罢了。随便他们去吧只是这已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知道了。”华叔的老人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杜军不再说话又等了一会便安静的退了下去。直到走的远了华叔才轻轻叹口气又回头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背后的小楼。少爷的心机跟心思果然狠辣竟是比起老爷年轻的时候还要过之。 视人命如草芥少爷已经有了枭雄的潜质只是不知道对方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可不要太废物不然sh这盘棋就太单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