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这样的女孩最厉害 - 我的美女上司

第076章这样的女孩最厉害

一栋古典小楼里这里是杜家老宅。 一间书房一张轮椅上面坐着一个年轻的青年他安静的坐在窗户前正听一个老家人报告刚刚得来的消息。 直到那家人说完话青年才叹口气摆摆手制止了家人的话让下人扭转轮椅转回身子露出了一张满是伤痕却依旧很英俊的面孔。 如果金飞看见这个男人一定会吓一跳因为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让他险些送命的杜家少主——杜军。 杜军竟然没有死? “金飞竟然来了上海真是有意思!”杜军那布满伤疤的脸上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身下的扶手骨节都露了出来可见他现在的心里是多么的激动。 “少爷你有什么吩咐?”老家人很温和的看着自己这个差点就冤枉送命的少主恭敬的说。 “华叔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杜军压住自己的怒气平静下来看着面前的老人。 杜家老管家杜华坚定的点点头:“绝对不会错当我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觉得奇怪所以我亲自去看了一眼那个人确实是金飞。” “你还说现在金飞和廖四海在一块?”杜军的眉头皱起对这个有“黑煞”名号的廖四海他知道的远远比金飞多。那是一个连自己的爸爸都不愿意去招惹的厉害角色《》如果不是三年前爸爸用手段逼退了这个人现在杜家说不定还没有这么安稳呢。 “是的。”杜华没有一句废话。 “恩。”杜军沉吟不语好一会才道:“华叔你去让阿三找几个人来。” “少爷你想做什么?”华叔愣了一下眼前的少主。 杜军的眼睛射出两道寒光一字一字的咬牙切齿道:“做什么?哼我要他们死!” 华叔看了看这个心里嫉妒愤怒的少爷点头:“好我一定让他找来最好的杀手绝对不会失手。” “不!”杜军摇头:“只要寻找几个一般的二流杀手就行我不要最好的。” “少爷……”华叔一下子愣住了很不明白少主是什么意思。 “金飞敢来上海不就是想玩玩吗?我就好好的陪陪他嗯廖四海算什么东西三年前还不是杜家的一条狗虽然他是一只疯狗却绝对斗不过主人的。嘿嘿。”杜军的声音充满了阴森的诡异。 华叔的老人看着这个被仇恨刺激的神经有点失常的少爷摇摇头什么都没说等到杜军安静下来他小心的询问:“少爷咱们是不是通知小小姐一声金飞既然来了上海她再在厦门闹下去会不会出现别的危险。” “没关系的雪丫头的本事你我都清楚依照她的性格如果知道了金飞在上海她不但不会回来反而还会更加生气的闹下去。这件事就先不要跟她说了不过华叔你倒是可以派两个人去丫头身边保护好她我担心金飞既然来了上海厦门的那群地头蛇可能会有什么行动可别叫丫头吃了亏才行!” “我知道了。”老家人温和的道。 “好了你下去吧。记的找到几个二流杀手越快越好!” “是!” 华叔老人眼神复杂的看了少主一眼转身走了出去。等到老人的脚步声离得远了脸上满是伤痕的杜军猛地一拍轮椅牙齿咬得嘎嘣嘎嘣直响。 扭转头在明净的窗户玻璃上看着里面那张本应该很英俊可此时却布满狰狞伤痕的脸孔眼睛里全是愤怒的火焰:“金飞你让我失去的我一定会加倍的从你身上要回来。” …………………………………………………… 几个小青年嘻嘻哈哈的在上海的夜市上转来转去后面是两个阴沉着不说话的男人。 金飞苦笑的看着前面青衣几个青年兴奋的样子心里叹口气毕竟还是孩子虽然青衣这些人已经都差不多在二十岁左右可实际上还是孩子。 第一次来到上海这个大城市晚上就全部出来瞎逛了。 让金飞有点吃惊的是在青衣这一群人里竟然还有三个女孩不过是都理成了短以前竟然没看出来。 前面这几个人里有青衣还有两个是他经常在一起的同伴再就是两个女孩。 廖四海一脸哭丧被金飞拽出来压马路他不在意他在意的是竟然陪着一个大男人压马路心里总是觉得有点不舒服。 “老四你说前面这五个人谁比较厉害?”金飞眼神微微瞅着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年前前面显得很兴奋的青衣五个人。 廖四海鼻子里哼了一声:“我不知道。” 金飞刚苦笑一声廖四海又来了一句:“左边那个女孩长的正点屁股很大一定能生儿子要我说她最厉害。” 金飞一口烟差点没呛死自己翻着眼睛看了廖四海一眼实在是无语这厮以前如果不是禽兽都没人相信真的很难以相信这家伙三年前会为了一个女人隐退。 丫不是骗自己的吧?金飞如是想。 虽然对这个家伙的话有点厌恶金飞的眼睛还是很自然的看向了左边那个女孩这一看也不由得不赞叹廖四海的眼光丫好像没怎么仔细看就看的这么准? 那女孩身材苗条乍一看果然是前凸后翘谁要说她屁股不大那人除非是瞎子。 可是一个人厉害不厉害真的能用屁股的大小衡量吗?金飞心里鄙视了廖四海一百遍实在有点懒得跟这个家伙交谈了。 都说南方城市多小吃上海更夸张繁华的大街上全是汽车穿梭大楼后的小街上则是被贩卖各种小吃的摊贩霸占也是拥挤不堪。 “那丫头好像对你有意思?她总是看你偷偷的很隐秘可我还是现了!”廖四海嘴里叼着一个刚买的烤串一边嘴里含糊的说。 金飞愣了一下接着才明白廖四海嘴里说的那个丫头指的是谁。 抬头向着面前那个被廖四海说成屁股很大很能生的女孩看去正对上那女孩偷偷瞥来的一双美眸金飞眦牙一笑用嘴里的香烟跟那女孩打了一个招呼那女孩像是受了惊吓嗖得转回头。 耳边传来青衣的奇怪询问:“蒹葭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金飞苦笑不舒服?当然不舒服小妮子被老子无声的调戏了一下害臊呢哈哈!不过心里却赞美了一声。蒹葭?女孩叫蒹葭果然是好名字。 “没事我看后面金飞他们好像是累了要不咱们回去休息吧!”叫蒹葭的女孩小声对青衣说。 “咱们又没叫他们跟着累了就回去呗。”青衣不屑的哼了一声接着明显关心问:“蒹葭是不是你累了?你要是累了咱们马上就回去。” 金飞心里好笑感情青衣这小子暗恋这个叫蒹葭的丫头。 他刚想招呼一下廖四海回去不要在这里打搅人家小情侣的约会嘴巴张开还没说话心里蓦地腾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从无数的生死边缘徘徊让金飞早已经练就了对外界风吹草动的敏感即使是睡觉也会第一时间察觉外界的危险。 一种淡淡的杀气从四周一点点的正在向着自己几个人这里靠拢。 金飞想去提醒廖四海却见廖四海已经眼神阴冷的看了一眼他点点头没说话。眼见的前面的五个青年没有在意金飞的心里一阵好笑这些人还真是孩子看来高义的训练还是时间太短了一些。 他想快步走上去悄悄提醒前面几个人一句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一个像是逛街的男人快步从对面到了自己面前伸手很自然却很快的向着自己的心口推来是胸口而不是软肋金飞的心里一凛他知道对方已经出手了。 对方的手距离金飞胸口不到两寸的时候手里已经多出了一道锋利的刀光金飞虽然还是若无其事的走着眼睛清楚的看见对方眼里一丝狞笑。 杀手似乎早已经算好了每一个刺杀动作在人潮汹涌的街道并没有惊动别人金飞的心里一声冷笑。 杀手虽然算计了每一个细节可是似乎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个细节。 他们忽略了金飞的身手。 金飞绝对不是那种花花公子也不是那种普通人他杀的人可以用来建造城墙。 就在杀手以为自己已经得手了猛然看见面前的男人对着自己呲牙一笑杀手只是愣了一下金飞的身子不动声色的稍微一侧杀手刺向自己心口的手一下刺进了自己的腋下。 没有感觉到利器刺进皮肤的快感杀手还没来得及愣金飞的身子却猛地上前手臂用力一夹狠狠将杀手的手臂夹在腋下下身不动上身巧妙一扭人潮汹涌的人群里也听见一声轻微的“嘎巴!”声。 杀手的额头一下见汗却没有叫出来显然是有特别交待绝对不能惊动任何人。 金飞巧妙的解决掉一个杀手很轻松的控制住这个杀手的身体两个人的动作在外人看来就像是好朋友互相拥抱一样根本就没有惊动任何人。 那个杀手脸上冷汗淋淋双眼怨毒的瞪着金飞身体同时用力想要挣开金飞的束缚。金飞嘴角微微一笑眼底闪过两道寒光空余的右手巧妙的握成尖锥状力气不大不小击在杀手脊椎第六块上。 “额!”杀手的身子一软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而就在这个时候左侧一个民工一样的男人距离金飞已经不到两米见同伴的形态眼睛里闪了一道寒光猛地向着金飞撞来隐藏的袖子里也有一道寒光若隐若现……

下一篇   第077章H的这盘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