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为了一个女人 - 我的美女上司

第075章 为了一个女人

从小楼出来金飞跟廖四海谁也没有开车而是步行在上海的马路上闲逛接到小辉的电话廖四海嫌地方太远就决定了在附近的一处酒馆见面。看着廖四海一种理所当然的折腾那些家伙金飞很无语。 酒馆的位置距离小楼的距离只有十分钟不到的路程要是这么近的距离还开车那就不是牛逼是装逼了廖四海跟金飞都不是那种喜欢装逼的人所以俩人步行。 “小桥流水”酒吧虽然是处于市中心左右但是后街却很热闹像是菜市场。 俩人走在这里一点都不觉得别扭反而觉得很亲切这种感觉到自己还活着的感觉在经历的许多事之后让人很踏实。 俩人边走边说话。 “金飞其实有些事如果不是这次你回来我不会跟你说。我相信你已经看出我不是一般人三年前我是地下黑拳霸主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组织狼牙一个全部由黑拳高手组成的组织我们核心的人数并不多甚至里面还包括几个富家大少爷。” 廖四海说到这里看看金飞继续说:“三年前我因为一件事不得已离开地下擂台狼牙也随着我一起消失。今天你看见擂台上那两个拼杀的家伙没在我眼里他们连垃圾都比不上狼牙里随便找出一个最垃圾的都能轻松解决掉他们。哼。” “今天我给介绍的是狼牙里面最拔尖的几个人也是我最好的兄弟我知道三年前那件事他们是为了我忍受了太多的委屈你来上海我就把这些快憋疯了的变态都找回来让他们协助你也泄一下积蓄三年的怨气妈的这群牲口一回来杜家那老头子就头疼去吧哈哈!”廖四海嚣张的笑着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三年前?”金飞喃喃自语这几个字看着廖四海:“三年前到底生了什么?”他实在是好奇像是廖四海这样的人竟然会隐忍下三年可见三年前生的事一定不简单。 “三年前……”廖四海停住了笑眼神出现一种痛楚:“因为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在我面前死了可是我答应她以后我再也不这么混蛋的。三年了三年了妈的老子凭什么要一直忍下去凭什么杜家算什么?只手遮天老子今天就是要看看杜家到底他能不能一手遮天!”廖四海像是疯了一样的大叫让周困的人齐齐扭头像是看疯子一样的看着他跟金飞。 女人!自古女人就是祸水金飞心里很别扭看着廖四海那怨毒的眸子跟嚣张的杀气他能看出来在三年前这个男人一定有一个很猖狂凄艳的故事只是现在他不想去问。 金飞问:“那柳俊呢?无锡柳家大少怎么会默默无闻的在这里开一个小酒吧?” “柳俊?嘿嘿……”说起柳俊廖四海的情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绪逐渐恢复正常一脸贼笑的看着金飞说出了一句金飞差点趴下的话:“丫也是因为一个女人他看上了一个女人只不过这个女人是她的亲姐姐。” “咳咳——” 金飞刚抽了一口烟顿时呛得不断咳嗽……” 酒馆不大却也不小总之在sh的市中心你想找一个比这里更小的酒馆实在是有点困难楼是四五十层的高楼大厦酒馆只占据了一楼的一个门帘寒碜的连个包间都没有。 廖四海刚一出现一个侍应生一样的男人就赶紧走上来似乎很吃惊的道:“四爷您怎么来这里了?老板刚出去。” 从这句话里金飞知道这个小酒馆的老板一定也是廖四海嘴里说的什么狼牙里面的人。 “我临时改变主意了这里比较近一会你老板就回来了。”廖四海说着往酒馆里看了看由于天已经快黑了酒馆里的人并不少不由得皱了皱眉。 “四爷您请!”那侍应生把俩人让进酒馆便连忙的去“招呼”别的客人他这个招呼就有点跟别人不一样每招呼完一桌那一桌的客人都是悻悻的站起身离开侍应生走了一圈下来酒馆里除了金飞跟廖四海已经再看不见一个客人。 而侍应生似乎也明白廖四海的脾气在给俩人上了两瓶啤酒之后抬脚也离开了酒馆似乎根本不怕廖四海会把酒馆怎么样! 如此安静了三分钟外面的街道上开始热闹传来大呼小叫的声音。这本就是一条后街酒馆也是一座大厦后面楼底开的一道门帘从这里正好能看见外面的整道长街。 先是一辆6虎车像情的猛兽一样出现在视线里在街上路人的大骂声中三秒钟时间来到了酒馆门口咆哮声戛然而止上面跳下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大步走进酒馆只是对着廖四海微微点点头就坐在一边不再说话。 后面还在继续金飞一点一点的看着大街上接连不断的有叫骂声传来那些老百姓似乎也懵了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每一个开车的都这么横冲直撞都是一种不要命的架势世界末日来了? 不一会酒馆里就聚集了十一个男人什么样的都有最严肃的穿着西装衬衫打着领带最垃圾的像是那个小辉穿着裤衩背心光看脚丫子踩着拖鞋。开的车也各有不同最好的有宾士最不好的是夏利甚至还有一个家伙开着摩托车这还没完最让金飞有点受不了的是外面还有一个穿着破旧的家伙骑着一辆并不崭新的自行车出现在金飞的视线里。开始金飞并没有注意这个人因为大街上这样的人本来就不少可是这个人骑车一样的不要命横冲直撞挤开人群也钻进了酒馆。 “咣当!”这个人进来之后酒馆的大门沉重的锁上。 一群十二个人一起站起身双眼火热的看着廖四海:“黑哥黑哥……”除了这个称呼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 金飞现此时廖四海也变了样子以前他一直都觉得这个廖四海是一个猖狂不可一世的家伙就算牛逼也牛逼不到哪去可是现在的廖四海面色阴沉一点都没有猖狂的样子。金飞忽然现这个廖四海很像狗子在平时的外面可以嗷嗷的乱叫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一个混蛋一样可是私底下他的心思很细腻一点都不像平时的无知。 廖四海就是这样的人他现在阴沉着脸都不说一句话。可是面前的十二个兄弟却激动的像是看着自己的亲生爹娘金飞是清楚的看见外面的轿车的对这十二个人的身份也有些认识现在在社会上混的截然不同的一群人却在心里隐忍了三年都只听一个人的话。 这只有一个可能廖四海不简单。 他猛然想起廖四海说的句话:杜家只手遮天?放屁。 先前不信现在金飞百分之一百二的相信廖四海这句话别的不说只看现在的样子廖四海的阴沉跟面前那十一个热血沸腾的汉子金飞就知道如果这帮人真的闹弄出点什么事来杜家再牛逼也得退避三舍的头疼。 而事实中廖四海已经开始准备行动了。 “我老大金飞叫金爷。”金飞也没想到廖四海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么一句话直接把自己推了出来而且还是很高的一个位置 “金爷!” 十二个人没有任何犹豫的看着金飞叫道自内心的称呼。 “今后我就跟着金爷混你们也是现在的目标是杜家那个据说是sh龙头的杜家你们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跟身份这一次可能不是鱼死就是网破谁想退出我不怪他一旦走进来可能就没有后悔的路了。” “黑哥你说吧怎么办?”一个西装男人双眼通红的看着廖四海这一天他已经等了三年了退出?要是能退出他早就在三年前退出了绝不会等到现在。再说他为什么要退出这三年他都等了过来等的就是这一天如今终于到来了他退出还不如直接跳楼摔死来的干脆。 “这三年有成家的没?”廖四海忽然温柔的问了一句。 全部摇头混他们这条路的成家无疑是累赘在没有绝对的脱离之前绝对是想都不能想的事。 廖四海忽然哈哈一阵大笑:“好他娘的老子三年前为了红儿忍他杜家三年三年也够了杜秋这老不死的轻松了三年欠我的是该还给我的时候了。” “黑哥说怎么做?“那个西装男人似乎有点威望开口问满脸通红跟情了差不多。 “确切的金爷跟我还没商量好不过目前你们做的事情很多嘿嘿我知道你们各自手下那些人都没放出去一会从这里出去开始各自去召唤自己的人。妈的渗透渗透进入杜家所有的行业一个都不能落下。还有你们自己我知道你们三年来都憋疯了我就给你们一个泄的机会你们可以想自己的办法进入地下拳场据说杜秋那老小子在‘地狱’也拿到了股份妈的你们三年前是南方地下擂台霸主三年后的今天同样最快度的拿下王者这个称号不出场则已出场就要来个轰轰烈烈。” “是!” “好!” 等到十二个人双眼通红的走出酒馆金飞才现廖四海的脸色也涨得通红说:“金飞你知道他们在擂台上拼杀时候的名字吗?” “……”金飞摇摇头虽然不知道可是他相信这十二个人一定都有不同寻常的故事。廖四海面目狰狞满脸煞气道:“他们以前各自打拳的时候我就不说了在加入狼牙之后他们都有一个统一的名字也是一个让地下拳场欢呼震撼的名号。十二人分别是:天魁、天勇、天雄、天猛、天英、天威、天孤、天伤、天罪、天损、天哭、天煞这些名字是不是觉得熟悉不错它们都是周天星宿中三十六天罡中的凶星不过从今天开始这些名字都将不会再出现因为他们现在只有一个名字:狼牙!“ 金飞没有说话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话只是扮演了一个观众或者是听众的角色但是他心里清楚廖四海这次是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自己的身上他问:“廖老四你这次这么做凭什么相信我?” 廖四海看了金飞一眼忽然一阵奸笑:“金飞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你是谁不止是我连柳俊都知道你是谁你是广州军区的尖端特种兵出身你有一帮杀人不眨眼的过命兄弟。现在厦门的狼盟跟南帮都是你的算盘只要你想随时可以召唤来成千上万给你卖命的是不是?你不说不当没人知道你难道真以为我跟柳俊会没品的跟一个白痴交往吗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