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只手遮天?放屁! - 我的美女上司

第074章 只手遮天?放屁!

安排好了青衣一帮带着江湖梦的小青年金飞跟廖四海走出了精致小楼。 “杜秋在sh的势力确实很大可是我却不怕他你知道为什么?”廖四海自然的说眼睛瞟了金飞一眼。 “……”金飞没说话他不知道。 廖四海哈哈一笑:”如果你知道以前跟我混的那群人是什么样的人你就会明白。” “我相信你的实力能够帮我但是现在我最想做的是了解杜家在上海到底有多大的能量是不是真的能够一手遮天?”金飞的眼神寒冷如果杜家真的一手遮天那他是不是要采取一些极端的手段才行呢?嘿! “只手遮天?”廖四海鄙夷的一笑:“如果是民国时候的那个杜月笙杜家带着青帮确实能够在sh只手遮天就是政府都得听他的那才是真正的牛逼。但是现在到了他这个孙子手里嘿嘿杜秋未必就有那么牛逼。” 金飞看了看廖四海又没有说话在没有得到相应确切的消息之前他绝对不会轻视自己任何一个故人。以前在sh现在却在厦门搅得腥风血雨的那个杜家狠辣臭丫头凭什么那么嚣张杜家如果没有足够的资本她敢这么做? “如果你想掂量一下杜家在上海的地下势力我三分钟就能够让你清楚。”廖四海别有深意看着金飞没有把话说完车子一转弯向着郊区开去。 俩人开的车是最普通的桑塔纳没有人会哪怕是多看一眼里面的人。人有的时候就必须要低调金飞一直都这么以为低调的人活的才会更久一些尤其是像他们这种人。而廖四海恰恰也正是在这么做。当一个人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他就会现其实那些外表纯料是扯淡!没有什么比生命来的金贵。 来到接近郊区的一个类似酒吧距离还有十几米竟然被人拦住:“对不起今天这里有事请回去。”两个脸色阴沉的男人站在车前。 金飞看了看面前不远处的那个酒吧心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竟然还不让人靠近。他把眼睛扭向廖四海。 廖老四的行动很直接刷的打开车门劈头盖脸一句臭骂:“的睁开狗眼看看老子是谁?” 那俩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不平常的男人只看了廖四海一眼就低头乖乖的闪了开去连个屁都没敢放。廖四海果然有牛逼的本钱。 当坏蛋当恶人大多时候远远比那些伪君子要做事痛快些得到的效果也是最大。 桑塔纳停在了酒吧门口下车金飞才算大吃一惊因为在自己这一辆垃圾车周围停靠了一大片的轿车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些轿车一辆一辆都牛逼的不行。 布加迪威龙、兰博基尼、保时捷、莲花……这里就像是一个豪华的汽车展至少有五十辆世界顶尖豪华轿车似乎整个sh的牛逼车都凑在这里一般。 一个酒吧竟然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这个老板还做的真是牛逼。金飞不由感叹看了眼面前的酒吧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这个酒吧里的音乐很嘈杂难道说就是这么一个垃圾酒吧会吸引来这么多的牛逼车不成?那世界不是太疯狂就是世界傻逼太多了。 廖四海似乎经常来这里一点也不吃惊在金飞下车之后他一个油门把桑塔纳冲进一个狭窄停车位很霸道的把面前一辆保时捷跑车撞了一道深深划痕。 停靠着这么一大片的豪华轿车跟跑车不远处自然有类似保安一样的人看护可是几个人听见声音刚往这里走了两步看见廖四海那张狂的大个子几个人蔫溜溜的又闪到了黑暗中当作什么都没看见。 这一切金飞看的很清楚再看向廖四海的时候眼神不由有点变了心说这个猖狂的家伙难道真是跟他说的那么牛逼?一个连sh杜家都不鸟的人或许真的很牛逼! 酒吧里果然很嘈杂廖四海带着金飞走进来却没有停住直接就往后台走到了近前金飞才看见这里有几个大个子男人守护一个一个五大三粗眼露凶光一看就不是好人。显示出面前这道门很重要。 本来很嚣张的几个家伙在看见走过来的廖四海时忽然变得很恭敬弯腰点头一点也不做作这让金飞对廖四海的身份更加怀疑。 门后是是一个小巧的房间显得很凌乱廖四海又推开了房间里的一道门即便是金飞也目瞪口呆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各延向下的楼梯…… 俩人刚一踏进这楼梯就听见前面传来一阵疯狂男女的大呼小叫像是疯了一样拼命的嘶喊声让人听的心里难受。 金飞心里一动:这里是什么地方? 走过一个转角心里迷惑终于找到答案。 一个庞大的地下空间出现在金飞面前这是一个地下拳场中间是一个高台两个人影在上面极尽厮杀周困至少有百十来号观众在双眼血红的尖叫其中不乏穿着高贵文雅的男人跟穿着像妖精一样的女人。 能够来这里观看的人一定不会是常人金飞看了廖四海一眼还是不明白廖四海带自己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sh的地下拳场一共有三处这是排行第二的拳场它除了会有特殊的人在这里举行比赛之外一般每周都会有一场黑拳。这里就是杜家的一处地下产业平均说每天这里都会有人死去能够支撑这样一个存在杜家的力量有多大你心里多少有了点把握吧?”廖四海解释俩人并没有走到前面寻找座位就在楼梯口靠着墙壁站着。里面大呼小叫的观众根本就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人的存在。 金飞不说话廖四海说的虽然简单但是金飞想的却不少能够开地下拳场而没有人封杀这杜家果然不简单。可是他并没有忽略掉廖四海的另外一句话这只是sh排名第二的地下拳场那就是说这里还有一个更牛逼的拳场那个拳场的主人又是谁是不是杜家这才是金飞最在意的事! “老四你以前也在这里打过拳?”金飞知道廖四海以前是黑拳王者所以才会这么一问。眼睛看了一眼前面在观众最前面正中间有一张沙那里坐着一个男人眼神阴冷嘴角狞笑看着擂台上的打拳人。他的身后站着四个大汉这人似乎是这里的坐镇的金飞想这一定就是杜家的人! “这里?”廖四海鄙夷的一笑:“这是什么垃圾地方老子怎么会掉价在这里打拳?” 金飞愣了一下只听廖四海接着道:“我刚刚说了sh有三个地下拳场这才是排行第二罢了排行第一的叫地狱那才是我以前的搏击场这里跟地狱比起来连个屁也算不上!”廖四海啐了一口吐沫。地狱?金飞喃喃自语一个能叫这种名字的拳场鬼都知道意味着什么那绝对不是人能生存的地方。 “我只带你来这里看看杜家的能力要你有一个大概的认识至于你对那个地狱的好奇我劝你还是不要轻易去看那根本不是人去的地方。”廖四海见金飞听到地狱的时候眼睛兴奋连忙提醒了一句。 地狱吗?金飞心里记住了这个名字廖四海越是不叫自己去他就越是好奇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俩人并没有在这里多呆转身走了出来出来的时候金飞看见擂台上一个家伙一下抱住了对方然后他眼角余光清楚看见那个家伙狠狠的扭掉了对方的脑袋远远扔在擂台下顿时引来了一阵更加刺耳的尖叫尤其是那些女人像是情一样的尖叫声让地下拳场一阵的沸腾……黑拳不是你死我就是我死只有一个人彻底倒下才会结束的比赛观众赌的是钱擂台上的人赌的却是自己的命。 一个残忍的游戏规则。 接着廖四海带着金飞又来到了附近一个夜总会夜总会的档次不高是那种可以随意开房叫小姐的地方说是夜总会也就是一个妓院而已客人中间有不少打扮暴露的女人走来走去寻找自己的雇主。 一个穿着裤衩背心的颓废男人正在距离门口不远的沙上怀里楼着两个几乎全部衣服都被他扒掉的女人女人并不是很漂亮可是皮肤很好身材也很好那个男人的一双大手很肆无忌惮的在女人的胸部跟私密处摸来摸去一边摸还一边哈哈嚣张的大笑。 “小辉。”廖四海似乎很不喜欢这个地方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对着里面叫了一声。 那个正在女人身上摸的爽的颓废男人神经反射一样刷得抬头当看见廖四海嗖得两下把怀里的女人推开窜到廖四海面前激动道:“黑哥您来了?里面请!”可当看见廖四海那阴沉的脸又尴尬的笑了笑。 廖四海似乎对这个夜总会很反感连门都没进直接走了出来三个人站在酒吧门口的角落那个叫小辉的颓废男人眼神火热的看着廖四海似乎廖四海能够给他金山银山一样。 “这几年安逸了啊。”廖四海淡淡的说眼角撇了一眼里面的场景嘴角露出一个鄙夷的冷笑。 对廖四海的冷淡鄙视小挥的男人不但不失望反而一下兴奋起来问:“黑哥你现在决定了?” “决定了。”廖四海淡淡说。 “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哈哈——”小辉男人大笑着竟然流了眼泪下来嘴里哽咽:“妈的老子这三年快憋疯了黑哥你终于想通了弟兄们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欢喜疯了的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这个也不知道是哭是笑像是神经失常的颓废男人金飞心里纳闷他们说的决定了到底是决定了什么怎么这个男人这么激动。 “这几年你没有被那些女人把身子掏空了?”廖四海鄙视的看着小辉。 小辉没有生气还是很激动哭着摇头:“黑哥你说过的话我一直都记着也一直都相信总有一天您会想通了的我们几个就等着这一天呢只是没想到这一等就等了三年多……” “才三年而已三年都等不了你们就太让我失望了。”廖四海懒得再搭理这个小辉转身招呼了一声金飞离开嘴里丢下一句:“今天晚上把他们几个都召唤齐了到时候给我电话我的电话一直都没变。” “是黑哥!”后面那人哭笑说着直等廖四海都走的不见了才走进夜总会里面人客人跟小姐看见这个颓废男人一边往里走一边又哭又笑以为是神经病满脸古怪的看着。 几个五大三粗保安一样的人见了男人这样赶紧走了上来其中一个为的大声叫道:“老板到底是谁敢让您老不爽老子去废了敢让老板不爽丫不想活了!”身边几个保安也是嗷嗷怪叫敢来这里撒野不想活了? “我废了你们几个混蛋操!”颓废男人一脚把这个嚣张的家伙踹飞嘴里对着剩下几个保安骂:“娘的你们长点眼力劲好不好别总一天就想着砍人仔细看看老子这是高兴这是兴奋你们一群混蛋懂个屁啊!” 说完走进了里面看的后面一群保安目瞪口呆。老板高兴?高兴那他哭啥?一个个摸摸脑袋对视了几眼稀里糊涂的搞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