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你找女人的时候不要找我帮忙 - 我的美女上司

第073章你找女人的时候不要找我帮忙

无锡柳家。 一个传说古老的家族几乎垄断了zg所有的丝绸生意其庞大程度让所有的同行忌惮也让他们眼红。 常言道无商不奸无奸不黑。 柳家到底有什么样的背景已经不需要过多去探寻只要记住这个家族绝对不要轻易去招惹就行。 新一代的佼佼者柳家大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当然不用多说。 “噔噔——”脚步声来的异常匆忙金飞连惊讶都没表现出就看见一个保安模样的人气喘吁吁站在阳台上:“不好了不好了老板四爷酒吧有人闹场子。” “哦?”柳俊的眉头一挑没有说话这些事不是他应该管的有廖四海这个地下霸主在这呢。 “妈的不想活了。”廖四海早已经霍然起身跟着保安气势汹汹的冲下阳台。虽然隐忍了三年已经尽量不过问外面的事可是他那猖狂的性格却没有完全收敛要不然他也不会无聊到“莲花台”去跟别人飙车。“黑煞”消失了却冒出一个车神四爷。 “要不要出去看看?”柳俊微笑抬头有意无意看着金飞。 “恩是该去看看。”金飞率先站起身跟柳俊俩人慢悠悠向着前面的酒吧转去。他心里也奇怪到底是谁这么不长眼敢来廖四海坐镇的酒吧闹事丫疯了? 酒吧能叫“小桥流水”这名字不能说是柳俊有才只能说是他喜欢装逼以前金飞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在知道这个柳俊就是无锡柳家大少之后他便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世家大少一般都会有点正常人没有的神经质柳俊也不例外。 他自认为清高所以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跟他一样清高这个无聊的想法让酒吧变了味道却也得到了不一般的效果。只是凭借这个名字就来酒吧消遣的客人一点都不少。 金飞从此现一个问题原来这个世界上喜欢装逼的人并不少。 可有能力的人装逼那叫牛逼没有能力的人装逼那就叫傻逼。柳俊一定是牛逼那些附庸风雅的客人无疑都是傻逼。 如此幽雅的酒吧里现在一点都不幽雅现场表明了再傻逼喜欢附庸风雅的客人也是俗人看着斗殴无一例外的都很兴奋的双眼通红像看见了屎的疯狗眼睛里充满了兴奋。 几个浑身穿着随便的青年神态轻松的把酒吧里坐镇的十几个保安全部踹在地上为的一个家伙坐在吧台边手里拿着一瓶高档红酒嘴里鄙夷的笑:“我从不喜欢欺负人是你们先动手的。” 嚣张绝对的嚣张。 被踩在地上的保安们目露凶光却无言以对难道被人踹在地上还能叫嚣说自己是英雄不成?那是二百五。 除了坐在吧台的青年现场还有几个青年他们一个个皮肤黝黑像是刚从非洲逃荒回来面颊饥瘦张嘴时一嘴的白牙让人看的心里寒。 这些人太黑了而且穿的太随便长相也很普通甚至一个个都很久没有理。这种人在工地上一抓就是一大把一点都不稀奇稀奇就稀奇在这么几个小青年把“小桥流水”酒吧给挑了。 一向以出事率最低出名的酒吧竟然在一天被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青年给踹了实在让这些每日流连酒吧的客人们无法接受。这就像是当他回家时忽然看见自己美丽的老婆正在跟一个男人做爱可关键是这个男人还很垃圾。 “不是说去叫人吗?怎么还不来?难道怕了?”坐在吧台的小青年哈哈一笑说不尽的猖狂让看着的人更加的郁闷。 “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闹事!”一个粗狂的大嗓门在门口响起如同炸雷酒吧坐镇的山头廖四海终于赶到。 当他看见自己十几个手下凄惨的被几个黑乎乎的小青年踹在脚下也是吃了一惊这些保安虽然不是自己的那些兄弟手下可也都是打架狠辣的角色那些孬种的角色他可看不上。此时却被几个看着再普通不过的青年踹在地上现象委实的有点诡异。 他的眼睛四处一扫就看见了坐在吧台上端着酒杯的青年嘴里哼了一声:“说到底是谁叫你们来闹场子的。” 廖四海可不相信这几个青年是没有目的几个能把自己保安砸的不能还手的小青年一定有来头背后一定有背景。 “难道你以为除了我还会有谁在这里闹事吗?”青年从高凳上跳下来。青年的个子并不高只到廖四海的嘴巴几个青年里只有这个青年长的还算是俊俏一些只是太黑了点。 廖四海就是一皱眉能在这里对自己这么说话的还真不多。三年来sh也没有几个敢这么跟自己说话的人。即便是那杜家家主杜秋见了自己也得客气的笑笑才行面前这小子是谁? “是你?为什么?”廖四海没有生气他虽然猖狂虽然狂妄可也不是傻子怎么也不相信面前小青年有这个能力。 “把金飞交出来!”青年呵呵一笑显得有点小小得意像是看见了糖吃的小孩子可忽然他的眼神又出奇寒冷变化的迅连廖四海都不由得一愣只听青年寒声道:“我知道金飞从厦门来这里找了你们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别跟我说你不知道他在哪里?” “你是杜家的人?”廖四海眼底涌现杀气能够找金飞来这里找麻烦的除了杜家在上海他实在找不出还有谁。 “真是废话!”青年摆摆手似乎懒得跟廖四海继续交谈下去:“既然不知道那就动手吧别耽误事。” 嗤——廖四海气笑了敢在自己这个地下黑拳霸主面前如此嚣张的叫着动手的这小子还是几年来第一个。 “呼——” 青年果然没有再说话身子猛地前冲两拳直接向着廖四海的肚子砸去没有花哨的架子只有一个字:快! 廖四海的眼睛一寒脚步没动双手猛地伸出互相交织也迅的迎击上青年的拳头迅跟青年的拳头就要接触只见廖四海双眼犹豫了一下接着双臂倏地一沉。 廖四海打的是地下黑拳精通中国所有攻击性武术跟格斗技巧刚刚使得便是咏春。 咏春拳主要手型为凤眼拳、柳叶掌是一种集内家拳法和近打于一身的拳术。它立足于实战具有招式多变、运用灵活、出拳弹性、短桥窄马、擅寸劲为主要特点廖四海刚刚用的正是咏春寸劲。 小青年如同蝴蝶一样倒飞回去退出四五步才站住看着自己红肿的双拳双眼再次闪起寒光。 可是他却没再次冲上来:“你便是廖四海?果然厉害我不是你的对手!”青年说的理所当然。 廖四海却是有点懵了这青年要干什么?打不过就认输?闹场子有这样的? 他刚要准备质问这青年到底有什么目的却见青年一脸兴奋看着自己身后。“金飞你终于肯出来了妈的再不出来老子几个要挂彩了。” 走到酒吧门口的金飞苦笑拍了拍廖四海的肩膀对着青年点头:“青衣没想到是你你真的变厉害了。” 青年兴奋完了忽然张嘴大骂:“金飞操你大爷的我杀了你!”说着越过廖四海闪电一样攻击向金飞不止是他那几个散乱站着的黑皮肤青年也一起双眼火红的冲向金飞像是金飞强奸了自己老婆一样玩命的疯狂…… 嘭嘭——接连不断的几声响声过后世界安静了。 廖四海目瞪口呆看着原地一脸慵懒悠闲的金飞再看看摔出四面八方的那几个青年心里咯噔一下:金飞这个家伙还是人吗?就这么轻松解决了几个青年。 …………………………………… 还是酒吧后的精致小楼。 金飞、廖四海、柳俊三个人还是在宽敞的阳台上喝酒聊天不过这次的话题不再是杜家成了大厅里那些叫唤拼酒的青年。 青年不止是几个已经增加到了二十几个清一色的跟难民一样黑瘦可是眼睛雪亮他们根本不用桌子就在客厅的地板上漫山遍野的食物墙角堆着一大堆的啤酒这些人就像是在报仇似的解决着食物大呼小叫的喝酒没有一点斯文的样子。 廖四海还在思索金飞那诡异的身手太快了快的他都没看明白只是一眨眼几个小青年就被摔出去而且力道控制的很好这些青年摔的是哇哇大叫却没有受伤一点。 “我如果说我以前干过特种兵你们相信不?”金飞看出廖四海的疑惑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的说。 出乎意料不止是廖四海连柳俊都坚定的点头:“信。” 金飞无语这俩人还真简单。 他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耳朵里听着外面一群难民青年的大呼小叫苦笑:“不要这么看我他们虽然跟我算的上是朋友可是有足够恨我的理由。” “为什么?”廖四海不解。因为刚刚在酒吧的时候他就看见那几个被摔出去的小混混一点都不生气似乎也知道还不是金飞的对手抓着金飞就是一阵的大笑很亲密的样子。 这样看他们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可是刚开始那个叫青衣的为什么会对着金飞大骂青衣跟同伴扑向金飞的时候明显是全力以赴的想要杀人眼珠子都红了?这是为什么? 金飞无奈的抓了抓头:“因为我把他们一块丢到了一个地狱一样的地方生活了很久那里的生存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如果是我被谁扔到那样的地方我一定会恨不得爆了他的屁眼。” 廖四海跟柳俊不大理解金飞的话但是却很深沉的点点头。 “这些人都是一些什么人身手都很不错。”廖四海想起那个青衣跟自己的一下对攻虽然自己占了上风可是青衣很快作出了相对反应他被震退那么远看着丢人却只有当事俩人才明白如果青衣不被击飞想必就要受重伤了。 “这才只是开始廖老四你相不相信再过半年时间他们能够强大到让你目瞪口呆。”金飞很随意道其实没有人比他更吃惊青衣跟廖四海的那一记对攻他看的清清楚楚当时就差点惊呼出来。他终于相信了高义的话没有不可能的事高义真的可以把一群江湖梦小混混在短短时间内训练成特种兵的模式。金飞相信随着这些人的经历很快就会成长成连自己都会感觉忌惮的恐怖存在。 廖老四没说话他不能相信金飞的话却不好意思说。金飞看出廖四海的心思嘿嘿一笑也没说话。 这个时候外面的喧嚣小了许多。一个摇晃的身子直接撞开客厅跟阳台之间的门黑瘦青年青衣双目通红的站在门口眼睛死死盯着金飞:“金飞高义那个禽兽说了这次要我们帮着你对付杜家那群王八蛋。娘的竟然敢叫一个臭婆娘去厦门折腾要不是高义那禽兽的话老子早带着人把那自婆娘给扔出厦门了。” “你们怎么会听他的话这样帮我好像有点违背你们的规则啊?”金飞有点不解虽然从第一眼看见青衣他就已经猜想到了这层意思可对于青衣这个满脑袋江湖梦的仗义青年来说帮着自己对付别人甚至得做点坏事实在是有点意外。 “哼杜家竟然派出一个臭丫头去搅得厦门不得安宁已经违反了江湖大忌老子就是看不过去老子这叫以牙还牙!”青衣咬牙切齿说的义愤填膺苦大仇深活像是杜家那婆娘强奸了他自己似的。 金飞笑眯眯的不说话只是看着青衣他又不是傻子傻逼才相信青衣的借口。不能说这不是借口只是太逊了。逊的让金飞都有点鄙视青衣丫一仗义青年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小学生这么蹩脚的借口鬼都不信。 “操你大爷。金飞你非得逼我是不是?”青衣看金飞的脸色破口大骂满嘴的口臭跟酒味喷了距离他最近的柳俊一脸吐沫星子。 这位斯文的柳家大少眉头皱了皱伸手摸了摸脸颊连苦笑都笑不出。 金飞淡淡道:“我没有逼你你爱说我只是好奇而已。”叼着烟头翘着二郎腿斜着眼睛的金飞这一会很像是古代那些个流氓师爷官不大可是很有架子也很无耻典型的吃准了面前这老实憨厚的青衣会说出真正的原因。 “的老子就是上了你丫贼船了不但把我自己搭上连兄弟也都卖给了你。”青衣嘴里大骂着大咧咧坐在金飞面前:“老子说实话还不行啊!老子跟兄弟这次帮你是迫不得已杜家那娘们算什么按照老子跟兄弟们的意思她敢在厦门捣乱老子现在直接就废了丫的。一个臭丫头算个鸟!可是高义说不行他非得要我们来上海找你听你的话做事。” “别说废话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会答应他?”金飞淡淡有点大类第一次现这青衣原来还是一个八婆潜质。 青衣瞪着金飞张了张嘴想是要骂人最后还得忍住说出一个让金飞都差点趴下的理由:“老子害怕行了吧?” “害怕?害怕高义?”金飞纳闷看着青衣怎么也想不到青衣会是这么一个理由打死他都猜不到。先前他还以为是高义给他们讲明白了什么江湖大义呢! “md金飞你是不知道高义那禽兽有多恐怖那禽兽说了要是这次不按他说的做他就把我们再抓回去。老子跟兄弟们都害怕再被丫给抓回小岛上娘的那根本就不是人能生存的环境啊简直就是地狱啊!”仗义江湖梦的大好青年在说到这里的时候竟然痛哭流涕看的金飞是一阵的恶寒不已心里直有一个想法高义那禽兽到底做了什么让这些家伙连想都觉得恐怖的事竟然把一群上进小青年吓成了这样? “所以呢你们就决定跟着我在sh折腾一番了?”金飞笑眯眯的心里却很高兴这些小青年的加入自己等于多了一个筹码。 “你以为我们还有什么选择不成?”青衣明显不是傻子看的出金飞的幸灾乐祸:“不过我们帮你是帮你过分违反我们规则的事是绝对不干的。” “比如?”金飞疑问。 青衣恨恨看了金飞一眼说了一句连廖四海跟柳俊都险些晕倒的话:“比如你强奸女人的时候不要叫我给你帮忙按住她的这种事打死我也不干!”

上一篇   第072章柳家大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