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柳家大少 - 我的美女上司

第072章柳家大少

sh机场廖四海跟柳俊看着从通道走出的金飞哈哈大笑着上前三个大男人不管别人的侧目狠狠地搂在一起。 “金飞你要是不回来我就过去找你了。娘的这里真是郁闷柳俊这丫的就是一个一点情趣都没。”廖四海大咧咧地抓着金飞的手跟看见了救世主一样的激动。 金飞转头看看柳俊那斯文的面孔没错丫很斯文却是斯文禽兽被他糟蹋的良家妇女也不知道有多少。可金飞懒得去管谁让那些被糟蹋的女人自己愿意呢。这世界就这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天经地义法律都管不着。 “金飞你这次来sh不会是为了游山玩水吧?”三人上了轿车柳俊回头认真地看着金色:“我记得你以前可是为了一个女人但是现在那个女人已经跟你回家了。” “对了金飞上次你怎么会不辞而别到底生了什么?”廖四海的眼睛也咄咄地看着金飞。他心里知道金飞的为人一个很够朋友的男人离开一定不会是悄无声息既然走的没有消息那就一定有原因。 金飞苦笑一声摸摸自己的鼻子笑道:“上次我差一点死在上海?” “什么?” “出了什么事?” 廖四海跟柳俊的眼神一冷齐齐回头盯着金飞。 金飞又苦笑两下便把当时的事从头到尾说了出来从林薇薇突然毒死了杜军到自己在厦门的事。因为这个世界上总有朋友这一说。 柳俊跟廖四海听完对视一眼廖四海忽然大骂一声:“操他娘的杜弑雪这毛丫头竟然跑到厦门去折腾去了?怪不得这段时间没有看见这闹事鬼出现。” 金飞一怔问廖四海:‘你知道这个杜家女人?” 廖四海没有说话柳俊嘿嘿一笑直笑得金飞不明所以只听柳俊道:“杜家丫头虽然很强横可是见到了老四还是吓得掉头就跑金飞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金飞很难得的诚实地摇摇头。 “要说杜家这丫头确实跟一般人不一样单只是她那不怕死的拼劲就不是女人应该有的男人也很少有几个能跟她比。这得是半年多前的事了杜家丫头很疯狂是谁都知道的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蓬花台’的飙车竟然不要命地冲去挑战莲花台的那些疯狂的臭小子还别说竟然让她不怕死地全给挑战胜了最后就找到了老四。 “杜家丫头就算再牛逼再疯狂可跟老四一比就差得远了。那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比赛几乎sh的所有飙车族都聚集到了莲花台就是道上很多有势力的人也聚集到了那里。聚集这么多人只有一个原因因为杜家丫头胆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大的没边还是那次傻了提出的赌注竟然是谁输了就要被对方任意处置你知道老四那次的赌注压得是什么吗?” “不知道。”金飞摇头他怎么会知道这事还是第一次听说。 柳俊嘿嘿一笑看了一眼边上得意的廖四海嘴里道:“老四答应那丫头只要杜家丫头能赢了他在sh他见到丫头一次就叫一次始奶奶。” 金飞目瞪口呆看着廖四海这么变态的要求他都能答应?男人有时候面子比什么都重要看来廖四海不是有绝对的把握就是也跟杜家女人一样疯了。 “那老四的要求是什么。” “妈的敢在那里这么挑衅老子老子的要求也简单只要丫头输了除了每次见我都要叫相公之外还得陪我上床一百次娘的干死这臭丫头。”廖四海猖狂地爆笑说不出的意气风。 汗! 金飞心里无话这么无耻的要求真亏的廖老四也能提出来。 他还是不确定:“那杜家丫头答应了?”心说那丫头要是真答应了就真有病了那天可是聚集了那么多人呢连广告都不用打了。 “答应了娘的杜家的丫头也真有魄力。”廖四海说话的口气有点敬佩。 “你赢了?”金飞问了句白痴才问的话在莲花台跟廖四海飙车不知道多少省份的高手都在这里溃败杜家那丫头再牛逼难道飙车也能牛逼到廖四海的水平? 笑话! “妈的老子要是赢不了现在早撞墙自杀了。”廖四海很鄙视地看了金飞一眼对金飞这问题很不满意。 “难道那丫头真的叫你相公了?”问这句话的时候金飞觉得自己的嘴角都抽抽。乖乖那个只有二十岁就带着杜家黑帮杀奔厦门把白己弄得都不敢露面的杜家女人竟然还跟廖四海有这么一出过节。 一说到这里本来嚣张无比的廖四海不但不猖狂了还有些不好意思这更让金飞看得浑身纳闷刚要问这大老爷们为什么会这样廖四海有些郁闷道:“娘的杜家那丫头的魄力确实比老子还要强当时输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二话不说到我面前就娇嗲嗲的叫我相公还边叫边给我脱衣服说一百次那么多今天就先解决十次好了。操他娘的那可是有上千号的人看着呢。” “哈哈——” 柳俊跟金飞一阵哈哈大笑再也忍不住他们不用想都想象的出廖四海当时是一个什么窘境妈的被一个嚣张的小妮子弄得灰头土脸地逃高莲花台了吧? 三人开车到了“小桥流水”就把车停在了后街进了一栋精致的小楼这是柳俊住的地方算是一个临时的家吧这也是廖四海居住的地方。 三个人没有出去而是在小楼的阳台上摆了无数吃的东西一箱纯生啤酒优哉游哉地喝着。 “金飞这次回来你打算怎么办?”柳俊问。 “你说我回来能做什么?”金飞看了看柳俊。对于柳俊这个人的了解他远没有廖四海了解的多柳俊怎么看也都像一个成功的男人目前他只是一个酒吧的老板。不过金飞还是看出了一点柳俊跟一般人的不同。 “小桥滚水”酒吧从来没有人闹事这除了廖四海这个家伙的坐镇之外那些小混混似乎还有什么别的忌惮的东西让他们不敢在这里闹事。由此可以看出这个柳俊应该不是一般人。 如果他真是一般人也绝对不会跟廖四海这样的人成为朋友。 但不管怎样柳俊跟廖四海都是自己的朋友或者说是好兄弟。三个人之间虽然很少交流但是这种感情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培养了起来。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金飞这次回到上海第一时间找的就是这俩人。 “sh杜家不是一般的家族说历史悠久也不过分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要小心行事。”柳俊摸出香烟自己点上把烟盒跟zippo打火机一起扔在了桌上。烟是精品苏烟柳俊这样的人很少抽苏烟以外的任何种类。 很简单的一句话很简单的俩字:我们。便将自己跟金飞拴在了一跳船上金飞会意地一笑他知道不管自己在上海要做什么这个莫测高深的柳俊一定会全力协助自己廖四海更不例外。 “我还没有想好目前只能等等一个机会收集尽可能多的信息。”金飞灌了一口啤酒深沉地道。 在sh他除了柳俊跟廖四海这两个帮手没有别的人这里他是外地人但是他有一个期望那个中年男人离开自己时说的一句话很对。 绝对的力量可以践踏任何的阴谋诡计杜家现在的作为有些像是在耍阴谋诡计金飞现在还不知道这是不是杜家放出的一种烟幕。如果这是烟幕那他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如果不是烟幕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杜家的力量并没有外面盛传的那么牛逼。 在这里金飞还有一个王牌李嫣然那个容颜祸国的冷淡女人。 金飞知道当她知道自己来到了sh她一定会找机会跟自己见面。这个女人不简单跟自己有很深的关系他要从女人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不想找回自己以前丢失的东西却不代表他不会利用这个可无限开的能量。 “消息好说我会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给你找回你想要的讯息。”廖四海哈哈一笑。 “你?”虽然知道廖四海不是一般的飙车族这一点从他坐镇酒吧而无人敢闹事就看出来但是说出这么狂妄的话还是让金飞吃惊。 “就是我你不相信?”廖四海嘎嘎怪笑看着柳俊眼神忽然变得寒冷这一刻的廖四海变了他不再是那个狂妄大咧咧的大汉成了一个枭雄霸主。 “你到底是谁?”金飞盯着廖四海他就是傻子此时也看出廖四海一定不简单。 “廖老四现在其实也并不牛逼。”柳俊鄙夷的冷笑一声嘴里淡淡道:“但是三年前他却是sh最出名的地下黑拳王者外号‘黑煞’。” 金飞吸了一口冷气他不在sh但是并不说明对“黑煞”这个名号陌生相反他心里很清楚这个“黑煞”代表了什么。 “黑煞”不仅是sh的地下黑拳霸主还是江南四省的霸主他的势力并不大却是一股异常诡异的力量任何一个人都是黑拳上的强者。试想这样的一群聚集在一起那会是一个什么场面。 恐怖绝对恐怖。 “那你呢?柳俊你又是谁?”金飞不由得更加好奇眼睛死死盯着柳俊能跟地下拳皇黑煞在一起的男人自然不会是普通人。 廖四海指着柳俊哈哈大笑:“金飞今天什么也不瞒你了。你可知道无锡柳家这小子就是无锡柳家最杰出的柳家大少俊哥。” 金飞目瞪口呆还没来得及吃惊楼梯瞪瞪的响了起来一个保安急匆匆跑了上来:“坏了坏了四爷您快去看看酒吧有人闹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