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一个叫狗子的男人 - 我的美女上司

第069章一个叫狗子的男人

“绝对的力量可以让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显得苍白无力。” 金飞站在阳台上看着下面修理草坪的刘叔他又怎么不明白男人话里的意思实际上他也喜欢用力量去砸扁那些阴谋诡计的家伙所以他现在等的人终于也快回来了。 上了莲花似乎李嫣然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自己人这里的什么都没说上千万的莲花就这么交给了金飞。 有的时候金飞甚至会想自己要是一天把莲花跟别墅卖了等这个倾国倾城的女人回来会不会气得疯。她会现他看上的小白脸竟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眼狼。 呵呵。 开心笑着车子已经到了“罂粟花”的门口。 石头一如既往地站在门口看着老板然后上前拉开车门把金飞迎接了进去。金飞不出门便罢只要一出门石头必然会保护在他身边哪怕是在几米外守护着。这是小姐走的时候留下的交代石头也确实是在这么做。同时金飞也觉得石头这个人实在是可爱一个没有心机的男人确实是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罂粟花”虽然是幽雅酒吧可也是酒吧只要是酒吧就会有小混混流窜在其中同时有许多不长眼的杂碎在里面捣乱。 金飞在“罂粟花”的时间不长今天还是第一次看见有小混混捣乱还是为了一个妖艳的女人。实际上但凡是在酒吧里就一定会有做生意的女人至于他们做的是什么生意自是不言而喻。 两个小青年同时看见一个美貌的野鸡谁也不服气谁就闹了起来。 本来这只是一个小事只是没想到俩人这么一闹竟然折腾起了身边无数的人来。 金飞坐在角落里阻止了石头要出去制止的动作同时要石头把穿梭在人群中的保安一并安定了下来。 只是这么一耽搁那两个人就各自叫了一帮人闹了起来摔桌子砸凳子竟然闹得不可开交俨然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脸红脖子粗似乎不把对方弄死自己不是人一般。 浑然把角落里的这个老板给置之度外根本没放在心上。 “老扳这么下去损失会很大的。”石头有些心疼地看着一个纹身小青年狠狠的摔碎了一个凳子嘴里吸了一口凉气。 “没事。”金飞微微一笑。眼神近乎玩味地看着闹得越来越是厉害的人群现在的酒吧已经不能叫是酒吧而应该叫斗兽场才对。 金飞早已经看出来两个小混混虽然是因为一个女人闹起来可实际上这俩人以前必然早就看着对方不顺眼。那个女人只是一个滑稽的借口那个可伶兮兮的女人还脸色苍白地站在人群里不知所措。 金飞微微叹了口气为这个女人觉得悲哀。他从来不觉得出来做这个的女人可耻只是倒霉地遇上这样的事才郁闷。 “啪——哎呦——”. 只是一瞬间面前两帮人已经开始火并由于身上没带着兵器酒吧里的桌子凳子便成了最好的武器抡起来狠狠的往对方的身上砸去一时间酒吧里唏哩哗啦的声音不绝于耳异常的热闹。那些本来安静喝酒的客人似乎也很少看见这样的镜头.不少人竟然在周围大声地叫好拍巴掌愈的刺激了激战的两帮人打得更加火热俨然成了斗兽场的野兽而周围的客人便是那些观众嗷嗷地兴奋大叫竟是比打斗的人还要热烈。 金飞的嘴角露出一个鄙夷的表情。 这就是人情百态。 只要是打架就有输赢两边人显然也不是那种在街头玩闹的小混混出手相当的狠辣片刻间就分出了优劣一方人多的很快把对方压制了下去最后只有那个带头的还在坚持他的于下已经凄惨地被对方踹倒在地狠狠地蹂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躏着。 “住手。”一声低沉的叫声穿插进来显得有些突兀那人的声音并不大激战中的两方人并没有听见这个人说话依旧在激战。 金飞却听的很清楚他的眼光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从酒吧的角落里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眼神寒冷几步就到了激战的两方之间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动作两个围攻那个战败一方青年的青年嗖得飞了出来吧唧一声摔在地上。 俩人的同伙一愣当现自己的同伴被人给踹飞刚要暴躁地冲上去教训这个插进来的家伙等一看见面前的中年人两帮人顿时嘎然住手。 除了那些看热闹的客人还在大呼小叫激战的双方却都安静了下来怔怔地看着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 “嘿嘿王刚的手下也这么嚣张了在这里都敢欺负人了。”中年男人瞪了自己不争气的手下一眼那些被踹在地上的小混混也都站了起来一脸愤怒地站在中年人身后向着对方怒目而视却不敢多话。 “虎爷您刚刚坐在这里到底生了什么您应该清楚并不是我们的错。”为一个纹身青年站出来对着中年人不自然地笑了笑。 “放屁不是你的错难道是我的错?”中年人的脾气很不好对着面前这个小青年骂道:“不要以为你是王刚的手下我就不敢动你别说你是王刚的手下就算你是狗子的手下我也敢动你信不信?” 青年被骂了却不敢说话混社会就是这样低人一头窝囊死这句话一点都不假自己就算再牛逼跟面前这个中年人也不在一个等级上对方能骂自己但是自己要反抗那就是大逆不道就算被对方给踹死也不会有人出来帮自己说话。 “嘿嘿——”叫虎爷的中年得意地嘿嘿一阵奸笑对青年的反应很满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罂粟花”门口走进来一个人嘴里冷声说道:“窦虎你刚刚在说什么盟主的人你也敢动吗?我就是盟主的人你动我一下试试。” 窦虎脸色瞬间变化了从声音他已经听出了这个人是谁。“狼盟”手下的几大二把手中的王刚一个笑起来温文尔雅杀起人来却不眨眼的凶狠恶魔。 狼盟中的头领哪一个又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一身西装的王刚独自一人慢悠悠地走到了斗殴地点此时那些围观的人已经知道了那个中年人的不简单不少人也认出了那个窦虎的身份此时又见来了王刚顿时纷纷让路躲得远远的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 看热闹历来是人的本性有热闹不看是傻子能来酒吧消费的人似乎没有一个是傻子所以谁都没有走远。 “刚哥刚刚……” 那刚被窦虎骂了的青年迎上王叫张嘴刚要把生的事解释一下王刚张嘴就是一句:“住口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青年乖乖闭嘴带着身边的一众小弟站在王刚身后虽然没笑可是脸上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别扭王刚的出现明显给了他们主心骨。 “窦虎刚刚这里生了什么?难道你想惹出“狼盟”跟“南帮”的火并不成?现在咱们是盟友关系尤其是在外面来了那个恶婆娘之后你在这个时候找事是不是不想活了?”王刚转头看着脸色铁青的窦虎对于窦虎这个人王刚很有一定的了解这窦虎有些能力就是为人太狂妄也太不安分。 “王刚你不要仗着你是“狼盟”中的小山头我就惧怕你告诉你这里是厦门“南帮”才是这里的老大“狼盟”还太嫩。”窦虎骑虎难下明知今天的事自己不对尤其是刚刚的话说的太过分也就铁了心顶上去。 “呵呵是吗?”王刚平时只是坐镇浩天会馆夜总会很少会出来闲逛今天是接到了手下小弟的电话才赶来。如果是一般的事他也就懒得管了毕竟道上的规矩就是这样谁惹的事谁扛着就算是错了上面老大也不愿意插手多管闲事省的惹出更大的麻烦。 但是今天不一样对方竟然是跟自己“狼盟”同气连枝的“南帮”这要是在以前还好说点那个时候两个地下帮派可不是一家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只要是道上唯一耳朵激灵点的都知道现在的“南帮”已经换了主人老帮主萧邦已经退位不知道去了哪里换了一个无论是容貌跟心机都很深沉的女人那就是新帮主曲涟漪。 而曲涟漪正是金飞的岳母大人金飞虽然不是狼盟的人却是狼盟所有几个盟主的老大这个关系就显得很微妙了。 两个帮派虽然名字不司可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只要这个金飞一句话两个帮派的事那就是一个人的事。 不过金飞很少会出现管帮派的事下面的小弟不清楚小头目却清楚的很目前的金飞消失了连狼盟都不知道那个大哥在哪里? 窦虎今天找麻烦其实就是心里很不爽他总是觉得自己南帮像是被狼盟给吞并了一般刚刚喝了点酒正看见几个狼盟小混混调戏一个小妞便借题挥想要泄一下没想到竟然把王刚这个山头给招惹了来。 王刚看着窦虎:“我刚刚清楚记得你说的话你刚刚说不但我的人你敢动即便是盟主的人你也敢动是不是?我就是盟主的人你动我一下试试让我也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跟能力。” 他虽然是笑可是眼睛里已经杀气出现对于南帮的这个窦虎他真的想杀了妈的在杜弑雪杀伐厦门的时候窦虎竟然还跟狼盟为难简直是找死别说是盟主就是自己也能废了他。 害群之马不杀留着何用? 他的眼睛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金飞所在酒吧的角落眼神微微变换了一下没有说话继续冷眼盯着窦虎。 窦虎一下愣在原地他自以为自己了不起可也知道自己现在跟王刚还不是一个档次王刚如果真的废了自己自己也只能认了。 可是…… 仗着自己喝酒的窦虎眼睛一瞪:“王刚我知道你是‘狼盟’的级打手你很嚣张可这里是南帮的地盘你敢把我怎么样? “他不能把你怎么样?我能不能把你怎么样?”一个更加低沉沙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同时走进来一个身材魁梧的大个子双眼血红一步步走向了中间斗殴地点。 浑身膨胀的杀气。 凛冽声威。 “狼盟”之主萧邦隐退之后哦厦门唯一的地下皇帝。 一个叫狗子的高大男人……

下一篇   第070章绝对的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