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杜家最狠辣女人:杜弑雪 - 我的美女上司

第068章杜家最狠辣女人:杜弑雪

巨大蘑菇一样的小山包上有一座很小的竹楼是那种吊脚楼的样式在小楼周团还有五座小楼只是没有中间的小楼高大。而实际上这些小楼都不大相反都很小。 并不大的小楼里空间倒是不那么小可是当阿牛跟身边几个人走进未之后顿时显得拥挤不堪他后面的那些人只能站在蘑菇石下面等候。 屋子中间有一个小床上面坐着一个鹤童颜的老人如果仔细看你会看出这原来是一个老女人苍白的长凌乱地披散在肩上隐藏在长里面的脸孔却并没有她的白那么苍老像是一个中年妇人。 老如人不说话屋子里像地狱一样沉寂便是那个嚣张得很的三长老此时也跟个乖巧的孩子似的站在老女人面前小床边在他的身边还站着四个老头模样各异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身上穿着的那件花花绿绿却显得很陈旧的衣服。 “老三你刚刚说什么?”老妇人忽然睁开眼两道慈详的光芒射出却隐隐有一种戾气她没有看向阿牛而是看着那个矮小老头。 矮小老头的身子一震抬头看了一眼这个老妇人声音低低的:“阿牛带来消息温娃妮子现了天龙戒的消息。” “这个消息可当真?”老妇人微微眯着的眼睛倏地睁开如同两道实质盯在阿牛身上顿时让阿牛的身子一阵冰寒小心谨慎道:“温娃带来的消息应该不会有假。” “对那妮子我是相信的她既然说有了消息就一定是真的。”老妇人缓缓闭上眼睛长叹一口气似乎是在喃喃自语:“温娃这孩子太执着这次她可以安心了。” 没有人说话。 不是没有人想说话而是不敢面前这个面目慈祥鹤童颜的老妇人可是苗疆神一样的存在在她的面前任何人都如同蝼蚁她可以咳嗽一声就要千万人瞬间人头落地。她年轻时候的丰功伟绩更是让所有苗人听了胆寒。 小床前的五个老头本都是五苗的酋长在几十年前五苗不合互相争端是这个神一样女人的出现杀伐苗疆让人心惊胆寒只用了短短半月时间让苗疆的内斗历史上第一次休止。 没有人知道当时到底生了什么只是在后来五苗酋长离开了部族成了这个女人的保镖。 这个女人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已经不需要再多说。 那就是恐怖那就是强大强大得令人指。 “温娃这孩子还说了什么?”老妇人睁开眼温和地问在说起温娃的时候她的眼睛里生出了一种少有的温柔。也只有她才敢这么说桓温娃是她在三十年前从路边捡到的一个孩子二十年前她上了幽禅山从此不问世事心里唯一的牵挂就是这孩子了。 阿牛连忙上前一步拘谨道:“老祖宗温娃还说现在她已经能够确定出那个人是谁只是那个人目前有很多的危机似乎他招惹了不少的敌人很多人想要他的命。所以……” 阿牛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这神话一样的老祖宗不敢多说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老女人点点头忽然眼睛睁开大声喝道:“金蛇!” 她的话音刚落从小屋外就走进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年龄在二十跟三十之间面容带着一种嗜杀的冷气额头正中有一道竖纹仔细看竟然是一条弯曲的小蛇出金色光泽。正是跟阿牛一起走上来的其中一个人:“老祖宗。” “金蛇刚刚里面的话你也听见了吧。”老妇人微微道。 “是。”金蛇的男人点头。 “你去吧。”老人不再多说摆摆手直到男子快走出了小屋她又加了一句:“必要的时候你可以违反以前的誓言。“ 金蛇男子身子毫不停顿嘴角却流露出一种诡异的弧度像极了嗜血的豺狼见到血腥时候的残忍。 老人又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最后小屋里只剩下了五个长老此时老人才抬头看了看面前这五个在几十年前还互相仇视目前却和平相处的五个老人她知道如果自己不是把他们聚集在自己身边五苗争端必然不会罢休。 “老三老五!” “老祖宗!”三长老跟另外一个浑身干净带着一股古怪妖气的老头连忙站出来。 老女人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你们一直都觉得在这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里很寂寞这次我给你们一个下山的机会你们可愿意。” “是。”俩人恭敬地说没有多余的话。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老妇人看了一眼面前俩人:“下了幽禅山你们做什么都不再受我的挟制只是有一点不管你们做什么都多想想还有我这个老不死的在这里等着你们回来。还有老五金蛇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我知道他的禀性跟你年轻时候差不多必要的时候你要节制一下他不要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是的老祖宗。”妖里妖气的老头微微一笑可怎么看都觉得让人心里麻。一个五六十岁的老男人捏兰花指实在是有点让人受不了。 等到所有人都出去了只剩下了老妇人一个人的时候从小屋门外走进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人手里端着一个粗糙的木质托盘里面放着一碗米粥之类的东西。 “胭脂半夜就起来忙吃点霄夜休息一下吧。”男人微微含笑实在是一个体贴到极点的男人更是一个儒雅俊美的男人。这样的一个男人此时出现在这个小屋里实在是有些让人奇怪。 “你都听见刚刚说的话了?”老妇人抬头.斑驳的长遮掩了里面的容颜只有一双眸子此时带着一种淡淡的凄苦。 “嗯。”男人点点头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木桌上伸手摸住老妇人那斑驳的长轻轻向两边一分顿时露出一张颠倒众生的容颜洁白如玉跟头上的斑驳白形成了鲜明对比让人怎么敢相信? 白红颜! 肤如凝脂长如雪! 倾国倾城。 ………… ………… 别墅的小楼里。 金飞悠闲地坐在沙上李嫣然走了他成了这里的主人虽然没有下人服侍可是却终于有了自己的房间李嫣然的卧室云姨知道后只是轻轻一笑没有说话。 中年的男人已经几乎痊愈至少这个时候他已经能够轻松地走来走去脸色也有了红色不像是先前的那么苍白不堪。 “真的决定走了?”金飞笑眯眯地看着男人低头沉思着面前茶几上的一局没有下完的象棋红子是李嫣然突兀诡异黑子是金飞气势浑厚可是现在黑子已经没有了抚回的余地。 金飞很难想象像是李嫣然那样的一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高深的棋艺可事实就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 这是金飞醒来之后第二天晚上俩人所下然后金飞认输他并不是一个容易认输的男人但是却无能为力。当时的李嫣然微微一笑:“这里还有一线生机如果你看出来那将是一击绝杀可将我置于死地。” 李嫣然走了金飞独自研究了三天依旧是没有看出那一击绝杀应该怎么走这句残局怎么看都是有死无生。 中年男人端着刚刚倒的一杯红酒他在这里倒是一点都不见外像是以前就生活在这里一样眼睛也盯在金飞面前的残局上不明白金飞为何会每天都会拿出至少两个小时的时间来研究这一局残局嘴里却坚定道:“不错我要走了。” “祝贺你痊愈。”金飞头也没抬还是看着面前的残局他相信李嫣煞不会骗自己她说有一击绝杀那就一定会有只是自己还没有现。就像是现在他本人的处境也是处于一种完全被动中让他都不敢轻易承认自己的身份而是躲在这里默默的等待时机。他此时也确实需要一击绝杀一击便将敌人刺杀于马下。 “谢谢。”男人面色不变:“明天我就离开这里了你自己多保重。” “你要去哪里?”金飞终于抬头看了一眼面前冷静的男人他听得出男人口气里有一些不甘心却又不得已。 “越南。”男人苦涩一笑。 “越南?”金飞一皱眉那个落后的国家男人要去那里做什么? “越是贫穷落后的国家越是安全我现在还不能出现至少还要隐藏一段时间总是在这里一定会被现的。”男人自然道。 “哦。”金飞点点头不再说话对于那个教官从男人嘴里已经知道了他想知道的所有问题那是一个不能叫做是人的恐怖之人。金飞这样的人听了甚至都会觉得心惊胆寒可是却无可选择的跟他站在了一个对立线上。 没有选择的机会。 是生、是死?无人能知。 “你呢?”男人反问金飞眼神带着丝丝的火热。 “我在想跟你一样现在也不是我出现的时候。”金飞淡淡一笑从“罂粟花”的人嘴里他可以轻易地知道现在所处的这个城市是一种什么样的风雨飘摇跟动荡不堪。 即便是自己的兄弟都处在了大浪的尖端。 一股很突兀很霸道的地下势力奇迹一般地在厦门崛起只是短短数日便有了与“狼盟”和“南帮”叫板的实力。 据说那个势力的背后有一个毒辣的女人杜家女人。 寻常人只知道杜家男人了不起金飞此时却现杜家女人更加狠毒。这个只有二十一岁的女孩单枪匹马地为了哥哥杀奔厦门一时间弄得厦门腥风血雨飘摇不定可是却没有谁知道她只有一个小目的那就是找出一个叫做金飞的男人将这个男人挫骨扬灰然后再踩上十七八脚才解恨。 别人不知道金飞却明白。 sh杜家青帮龙头。最年轻的青花红棍杜弑雪一个寒冷的名字其实她更应该叫杜嗜血。 因为。 sh的冬天不下雪但是她的世界里却永远有挥洒不断的血雨飘送。 她是杜家当家人最年轻幼小的小侄女。一个从小就厌倦学业从街头小混混混出来的女恶魔。 但是金飞还不能出现他知道对手也在等自己这个目标人物出现所以他更加不能出现等待时机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 以前并不相信杜家有多大的能力对于林薇薇的话也不完全相信可是现在金飞的心里却不敢有丝毫的小觑一个杜家女人就把厦门搅得这么混乱杜家到底有多强大的力量已经不用再怀疑了。 中年人看着金飞轻轻的摇摇头忽然说:“时间不早了我要休息了明天我就离开这里。” “你什么时候会回来?”金飞问。 “过一段时间。”男人顿了顿脚步看着金飞:“当我觉得我必须回来的时候我就会回来想我回来的时候不是给你收尸。” “一定不会。”金飞慵懒地笑笑微微摇头。 “其实在大多时候绝对的力量可以可以贱踏一切的阴谋诡计再诡诈的对手在绝对力量的敌人面前也会显得苍白无力。你应该知道你身边那个女人不简单你真的应该多想想。”男人关上门留下了原地的金飞。 “其实我也知道可是我不想钻进另外一个包袱里面。”金飞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了低头继续研宄李嫣然留下的残局他一定要在出现之前研究出这一局的必杀一击。

上一篇   第067章老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