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老祖宗 - 我的美女上司

第067章老祖宗

金飞的记忆恢复了可是目子依旧是在平静中度过李嫣然跟金飞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一如既往地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像是某一种约定谁也不提那一夜说的话就像是两个人都忘记了一般。 那个中年男人依旧住在这里而且很不客气地霸占了金飞的房间小楼里地方不少金飞却只能搬进了书房去睡。 而对于金飞跟李嫣然这对未婚夫妻为什么会不住在一个房间里也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像是本应该这样才对。 一个星期中年男人说只要自己呆在这里一个星期就走。 对此金飞没有什么异议中年人就是一辈子都住在这里他也没意见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家自己也只是借住而已。 龙少这个称呼他也已经渐渐的接受。偶尔会跟和蔼可亲的云姨调笑两句倒是也生活得其乐融融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一个和睦的家庭。 就比如所有外面的那些家庭一个家庭之外的人永远也不知道这个家庭里面有什么矛盾或者是利益冲突他们看见的永远是这个家庭的表面。 而到了第三天的早晨云姨习惯性地来敲金飞的房门:“金少小姐今天早晨离开了厦门让我告诉你一下。” “哦。”金飞站在门口看着面前这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只是一个下人连一个下人身上都有贵妇身上持有的气质那说明了什么? 恐怖绝对的恐怖。 李嫣然背后到底是什么力量? 忽然金飞的眼睛倏的一愣叫住了离开的云姨:“云姨你刚刚叫我什么?”仿佛刚刚云姨叫自己的不是龙少而第一次换成了金少。 “金少有什么事吗?”云姨温和的笑笑看着金飞。“小姐走的时候已经交代过她走了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想怎么做都行。还有她不想再用一个名字拴住你如果金少你想走可以随时离开当然如果你想回来可以随时回来这里本来就是你的一个家啊。” “谢谢云姨。”金飞没有去听云姨的话缓缓把书房的门关上心里震撼原来这个云姨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可是却表现出来这样一种平和的姿态连自己都感觉不出来还以为李嫣然什么都没有跟她说呢。 自嘲的一笑金飞回头却愕然现那个中年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自己的临时床铺上嘴里正叼着一根烟卷双眼犀利的看着金飞不知道在想什么…… ………… …………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历来就有这样的话来形容四川的崇山峻岭即便是到了今天有了现代飞的科技四川名山大川也有许多是人所没有到过的。 比如这里。 这里不是四川峨眉山也不像乐山以大佛著称这里甚至没有名字可是在二十年前这里却被一个没有人知道的老人给命名为了幽禅山。 何谓幽禅?通幽印禅两者相互背离可是谁能参得透里面蕴藏的哲理。 这是一个神一样的女人可是这个女人自从进了自己命名的幽禅山后就二十年也没有下来。 一行足有二十来个人迤逦在幽禅山的山路上飞快的行走显得异常匆忙看这些人的打扮有许多都是世界顶级名牌这样的人按说是应该有很先进的代步工具才对。实际上这些人中至少有两个人就有自己的私人飞机。 在zg私人飞机是禁止飞行的但是这个规则却不针对那些有绝对权利或者是绝对力量的人。zg能够有这个资格的人绝对不会过十个而这些人里面就有两个这不可谓不是一个让人震惊的画面。 但是这两个人却也不敢在幽禅山用代步工具别说是飞机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就算是自行车也不敢茫茫山路杳无居头一行人已经走了十几个小时却才走了一半的路程。 如果有人真的胆敢用先进代步工具进入这片平凡的小山那将只有一个下场死如果加几个字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在这座小山方圆15o里周围至少有一千个类似特种兵在巡视至少有15个技能大师在守护更有至少十万的苗人在把守。 这里不会有飞机飞过可是这里却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导弹在防守即便是国际班机在飞行路线上如果通过这里也得必须绕行。即便是一国元的飞机也不会无聊地来这里得罪那个传说中的人。 一个似乎中年的男人站住脚步眼光温柔地看了眼跟自己身边急行走的艳丽妇人温柔道:‘可儿累了吧要不要我背你。前面的时间还长着呢。” ‘我没事快些吧不要耽误时间。”身边穿着长裙的富贵艳丽女人骄横说完又抬脚迅地沿着山路走了上去。 中年男人叹口气也不再说话赶紧低头抓紧时间赶路。 夏天的四川骄阳似火终于在凌晨两点左右的时候一行人来到了小山的顶端看着面前那个光秃秃的小山包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蘑菇立在那里。 一行人走到了一块距离小山包百米外的一块石头面前却不敢再往前多走一步前面为的几个人都抬头看着面前黑漆漆的小山后面的人却连头不敢抬。 十几个人竟然谁都不敢说话来的时候分明都行色匆匆很着急可是到了这里却只能等。 “是什么人?”一个嘶哑阴沉的声音显得异常苍老从前面的黑暗中传过来声音不大可让人听来心里就是一颤。 先前说话的中年人连忙上前一步却也不没跨过那块石头恭敬道:“三长老是我阿牛。” 如此衣着光鲜的一个人竟然叫这幺一个幼稚滑稽的名字如果被外人听见一定回笑掉了大牙可是面前这些人却谁也不奇怪。 中年人确实叫阿牛可是能这么叫他的在世界上用巴掌也数的过来。 在外界他有另外一个名字一个巅峰到即便是连他的敌人听见也会噤若寒蝉的名字但是那个外界的名字他却不敢在这里说。 “阿牛?”黑暗中的老人沉吟了一下似乎是在想这个名字的来历过了一会儿才巍然道:“你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你忘记了老祖宗的教训了?”话声音不大却又说不出的威严。 中年人的身子一颤连忙小声解释:‘我从没有忘记老祖宗的教诲事实上我绝对不敢轻易来打搅老祖宗的清修这二十年我也只在出现大事的时候才上来不到五次。可是这一次我确实是真的有重要事要见老祖宗。” “难道又有什么人敢威胁你的安全你不能处理了不成?听说最近几年你在外面混的不错还有谁会轻易找你的麻烦?”黑暗中那人语调阴沉明显露出了不快。今天是他值班虽然这里一年都除了那个不间断送食物的傻大个别人都不会上来。但是他们兄弟五个还是一如既往的每天有人值班。 今天是他值班谁知道刚刚睡着就听见下面传来的脚步声而且还不少这激起了他暴躁的脾气。 “不不三长老想错了这次不是我自己的事是嫣然打了电话回来。”叫阿牛的中年人赶紧解释小心地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他心里很清楚如果真的惹这里的几个人生气他们可以随时把自己揉碎了喂狗然后再重新找一个人去接替自己的职位而且绝对不会有人多问一句为什么o “嫣然是谁?”三长老的问了一声。 ‘嫣然就是桓温娃是老祖宗给起的名字。“阿牛解释心里忐忑刚刚一着急竟然说出了桓温娃在外面的名字不知道会不会惹长老生气。 黑暗中传来淡淡的脚步声不一会儿一个身材矮小面容猥琐的穿着稀奇古怪衣服的老头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个老头一出现即便是阿牛跟他身边几个地位高的人都连忙把头低下后面的人更是退后了几步大气也不敢出。 “温娃这小妮子来电话了?呵呵。”似乎对温娃很喜爱老头的脸色变得很和蔼:“这小妮子大概有半年时间没有来看望老祖宗跟我们几个老不死的了她打电话说的什么有没有提起我以前我对她可是很好的一定问候我了吧?哈哈。” 阿牛的中年人脸色异常的难看直到老头说完还是诚实很艰难的道:“温娃并没有提起三长老您。” “嗯。什么?她竟然也不问候我一下哼亏的我以前对她那么好下次回来我一定打她的屁股这妮子真是太不像话了。”老头的脾气明显很不好听完话立时就起了脾气。愤怒地一抬脚向着身边的那块大石头就踹去。 “咚——哗啦——”一片乱糟糟的声音那块足足有一人多高的石头竟然被老头一脚踹成了两截远远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吓得面前所有人都是大气不敢出阿牛也是死死地看着地面。他很了解这个三长老的脾气他生气随便杀了自己一点都不奇怪。 “她没说起我那她到底提起了谁?除了老祖宗她难道问候了那个人妖老五?”老头气哼哼地上前一把抓住阿牛的衣领。 “没没有温娃这次连老祖宗都没有问好。”阿牛说完似乎费尽了浑身的力气眼睛一闭已经准备等死了。 “哈哈哈哈哈——”出奇的老人这次不但没生气反而大笑了起来声音之响亮跟他的身材相貌实在不相符。 听得面前所有人都心惊胆寒所有人只有一个想法:这老头被气疯了! 老头笑了很长时间才停下看着阿牛大声问:“竟然连老祖宗都不问那她打电话做什么她到底说了什么?” 阿牛松了口气脸上已经全是汗水却不敢去擦小心翼翼地说:“温娃只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老头眼睛一瞪心里怒气更加大了小丫头竟然打电话只说一句话。她是不是不想活了? ‘温娃说她知道那一枚戒指的下落了。”阿牛小心翼翼的偷眼看着小老头。 “戒指什么戒指?”老头哼了一声忽然眼睛一瞪震惊地看着阿牛:“你说什么?” 阿牛小声道:“温娃说她现在找到了九五至尊——天龙戒的下落。” “嗖——”阿牛声音未落小老头已经炮弹一样的窜回了黑暗中传来他那咆哮的声音:“你个小王八蛋这么重要的话开始为什么不说等我我去叫老祖宗起床。” “不是我不想说是没机会说。”阿牛心里嘀咕却不敢说出来不过却放了心三长老是不会找自己麻烦了。

上一篇   第066章倾国与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