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大结局()逃婚 - 我的美女上司

第665章大结局()逃婚

精致的小木屋散出一种古意盎然的气息却不失喜气处处结着婚庆的彩带一阵清风吹进来彩带飘扬。 一身大红新嫁衣的李嫣然立在窗口眉头紧皱远不是别人想的那么开心她的心里是真的不开心是真的不安。 只有她心里清楚这次婚姻在金飞心里是如何的抵触如果真的成亲自己这一生恐怕都不会再看见金飞一个笑容所以她明确的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可是她此时却又不得离开因为金飞还不能走现在只等最后一个人地到来算一下时间那人也应该快来了吧? 金飞身上功力被战叔用特殊的手法封锁没有一点伤害却需要足足二十四个小时才会自动解除。 虽然只是一天的时间却足可以生很多事。结婚洞房李嫣然想笑却笑不出来怎么这婚姻像是在婚? “怎么温娃这么不开心?还是在担心翔儿结婚后对你不好?”胭脂轻笑着走过来白红颜倾城绝色已经步入五十多的女子却一点都不显老就像曲涟漪那个老妖精越老越像一个妖精唯一不同的是胭脂身上雍容华贵曲涟漪却是妖气盎然处处给人一种原始人类的诱惑。 “金飞心里其实并不愿意这门亲事姑姑你是知道的。”李嫣然叹口气看着从小将自己养大的姑姑是姑姑给了自己生命也是姑姑造就了自己更是因为姑姑自己这一辈子都成为了金飞的人哪怕只是一颗棋子。 “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好翔儿是一个懂事的人应该明白我们的苦心无涯现在身子大不如前许多事需要翔儿来接手龙家不是一般的家族需要一个出色的女主人东方玉那个女人纵然出色叫也并不合适做龙家的女主人。能够有资格做龙家女主人的六咱一个人就是你温娃我培养你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今天你心里明白。”胭脂微笑。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很淡他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真的是一个情种何况现在东方玉的离婚书已经到了手里现在的金飞并没有任何累整。 “我知道。”李嫣然叹口气“在金飞心里永远只有一个妻子那就是东方玉连刘月都比不上这一点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李嫣然苦笑虽然姑姑是金飞的母亲可是对于金飞的了解却是太少了他们并不了解金飞的性格谁会知道“的金飞其实真的一个情种一个不折不扣的情种。比任何男人都看重感情尤其是东方玉在他心里的地位。在他心里永远只有一个妻子就的东方玉谁也不能替换。可惜这一点龙无涯和胭脂都不会懂在他们心里家族和权利代表一切感情只不过是生活的调味品可惜金飞却不是这么想的。完全不同的想法。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踝的讽刺! “不要多想了我想翔儿终是会明白的!”胭脂轻轻搂着李嫣然的肩膀安慰道看着这个从小培养出来的儿媳说不出的怜惜。 恰在此时俩人眼睛却看向外面的草坪三架灵巧的直升机轻轻落在草地上从里面飘出一个浑身红色衣服的女孩身后棕色长双眼明亮闪着金色的十字星。身上巨大的袍子迎风起舞如一团妖冶的火焰。 她终于来了。李嫣然心里叹口气虽然一切都是自己安排的可是心里怎么还是觉得那么难过呢? 金飞所在的木屋打开一身颓然气息的金飞出现在门口女孩的身子迅的扑进他的怀里撒娇的搂着金飞的脖子一脸甜甜的笑容:“叔叔我来了你放心在这个世界上我不会让任何人给你受委屈的!” 从女孩身后的两辆直升机上缓慢走下了十个人十个身穿巨大袍子的人影五个白狍五个黑袍黑白分明连脑袋都隐藏在里面恭敬的站在女孩身后。 一种古怪的气息在这个十个人出现的时候同时出现胭脂的眉头就是微微一皱:“她怎么也来了?” 李嫣然却在低眉凝思没有听见胭脂的话。 “不好——”胭脂忽然一声惊呼外面的女孩带了金飞竟然向着直升飞机快步走去她马上知道生了什么嘴里一声惊呼。 呀要出警告梦觉得自己身子就是一软。 摔倒的同时胭脂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对自己一脸歉意的李嫣然:“为什么?” 扶着姑姑躺在柔软的床上李嫣然脸色无奈的苦笑:“姑姑我知道您为了我能跟金飞结婚费了不少心血可是你真的不明白我不能嫁给金飞那样不但他不会开心我也不会开心。您就当我不懂事吧莲() 儿就是我叫来的只有她才有带走金飞的能力!对不起!” 说完李嫣然迅脱掉了大红喜服走出了木屋。 胭脂茫然地看着门口无奈浑身无力连大叫一声的力气都没有她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会成这样温娃不是一直都很喜欢金飞的吗?怎么会背叛自己? 事情远不是这么简单。 金飞猛地拽住莲儿:“等一下!” “什么事叔叔!”莲儿不解地看着金飞现在可是在跟时间赉跑天知道他冒着多大的风险才来做这件事。 “还有一个人必须一起带走!”金飞不理莲儿的阻拦快步冲到附近一个小木屋推开房门就看在床上木然端坐一脸古怪看着自己的雾隐知秋。 雾隐知秋的布都御魂神兵就在身边可是她却已经拿不起不但是金飞身上的武功被封住身为大宗师的雾隐知秋也被战叔强行封住了功力。此时的雾隐知秋就是一个废人甚至连废人也不如。 “走!”金飞没有多说拉住雾隐知秋的手就往外走他现在已经完全理解林嫣然写在离婚证后面那句话的意思原来她已经安排了自己离开的一切。这个精明的女人这么做到底是精明还是傻呢? 雾隐知秋迅回手抓住了布都御魂二话不说跟在金飞身后飞快的跑出了木屋。 俩人在莲儿的护卫下迅的向着直升机跑去只要上了飞机就解脱了。 十二月的身影此时终于不合时宜的出现在面前拦在了直升机前草地上还有无数个不知道隐藏在什么地方的黑色人影冒出来全部是龙家的死士。 华美巨大建筑里的客人全部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根本不明白生了什么喜庆的婚礼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插曲? “少主请留步!”名叫二月的青年站在面前脸色恭谨。身后十个兄弟姐妹站成了一排正好拦住金飞等人靠近直升机的去路。 “闪开!”钥子拉碴的金飞一声暴喝眼角扫了一下四周迅靠近了上百黑衣人寂静的大草原永远有誓死效忠的龙家死士寸护着。 来参加婚礼的客人终于知道了龙家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含义那无数杀气凛凛的汉子矫捷如豹子的身影犀亮的兵器。 那谈笑妩媚儒雅的十二月此时也是杀气凛凛犹如一个一个的王者散着不可一世的姿态。 “战叔看来还得你出手才行翔儿这孩子还是太感情用事啊!”木屋门口的龙无涯叹口气回头拍了拍辰战扶着轮椅的右手。 辰战没说话却慢慢走了出来向着不远处迅的走去几乎是与此同时胭脂所在的木屋里飞穿出一个灰色人影一尺多长的长在脑后恣意飞扬目若流星却杀气腾腾正是三十年前让这个世界为之震撼的乌龙吞天他现在有另外一个名字叫龙傲。 调教出了青衣蒹葭红袖藏獒等七个恐怖杀手的绝世杀手。 战叔在南龙傲在北。 两大级高手身上产生的巨大压力让在巨大建筑里的客人都心灵在颤抖是什么样的高手才能有这样强大的气势。 “你们去阻拦!快!” 莲儿嘴里叫道。 十个隐藏在巨大袍子里的人忽然身子漂浮起来谁也不说话他们身上出现的现象已经出乎了这个世界的认知范畴。 十个凌空漂浮的巨大人影一根根巨大的肉眼可以看的见的黑曰丝线犹如编织的巨大渔网一面护着莲儿等人一方面奇快兀比的伸向了所有靠近的龙家死士辰战和龙傲在内所有的龙家人都被束搏住了前进的身子完全不符合科学解释的诡异现象莲儿却像是什么都没看见拉着金飞雾隐知秋和李嫣然迅扑向了直升机厂——“莲儿我身上有禁止给我解开!”金飞急促地说。 莲儿点头也不说话双手在金飞和雾隐知秋的身上轻轻一按。 一团看不见的气流霎时间席卷了金飞和雾隐知秋的身子目光柔和的雾隐知秋脸色随着一凛嘴里出一声轻叱:“喝——” “少主请留步!”二月等人依旧拦在面前他们并没有被那是个古怪的人影束搏。心里虽然震撼却依旧毅然站在面前不肯离去。 “让开!”雾隐知秋一声断喝手里布都御魂信守挥出一道飓风虽不伤人那凌厉呼啸却让人心里凉“少主——啊”二月还要说话猛然身子一颤无力摔倒在地站在他身边的红月歉意的摇摇头对金飞道:“快!” 金飞不解地看了身边的李嫣然几个人再也顾不上别的莲儿似乎比谁都着急拉着金飞就往前冲去。 眼见的距离直升机只有几十步远眼看就快到了——身后猛然传来一阵长啸。 “啸——” 被束搏住身影的辰战和龙傲身子如同天神穿过了漫天光线电光一般冲向了金飞等人。于此同时飘空的十个宽袍人身子软软摔在地上——头顶上的斗篷散开露出里面苍老皱结的脸孔和雪白散乱的长委顿在地上不断的吐出大口的鲜血——已然深受重伤 被束搏住的上百龙家死士却也同时委顿在地并没有像辰战龙傲一样冲上来阻拦也受了不小的伤势——虽然还相距数十米金飞等人却是再也不能动弹辰战和龙傲身上强大的气势已经封锁住了几人前进的道路寸步难行。 莲儿娇媚的脸蛋上全是无奈看了金飞一眼:“叔叔如果莲儿变成婴儿你还会喜欢我吗?” 金飞就是一愣还没说话——他现在动不了连说话都是那么费力不止是他就是雾隐知秋也是一样日本最神秘的大宗师在天榜第二的辰战和三十年前的杀手之王面前也虚弱的如婴儿毫无反抗之力。 “叔叔快走——” 莲儿说完毅然转头向着快冲来的辰战和龙傲迎去她是唯——个不受对方控制的人。 一团刺眼的金色光芒从莲儿身上绽放凌空飞起如同耀眼的太阳产生一股更加强大的气势阻挡住了辰战和龙傲散出来的锁定气息遥遥对峙不相上下——地上急冲的辰战腾空飞扑的龙傲竟然像是被人施展了定身法一下动不了了一只是这么一瞬间金飞等人已经上了飞机莲儿的身子虚弱的蜷缩在金飞的怀里虚弱的闭着眼睛连呼吸都那么轻微嘴角有一丝淡淡的血丝流下来璀璨而夺目——直升机嗡嗡的飞起莲儿欣慰的一笑:“叔叔终于逃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