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大结局(5)婚? - 我的美女上司

第664章大结局(5)婚?

情形展的太过恐怖包括高强在内看着桌子上的七个脑袋也都是心里阵阵恶心头皮麻。 站在沐子身后的四个杀手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金爷给沐子留下的级杀手?怪不得沐子如此狂妄谁也不惧? “狼盟是狗子叔叔的一番心血狗子叔叔已经不在了我不能眼看着它从我手里分裂掉!”沐子微笑地看了高强等剩下的五个人一眼。 但是此时在高强等人眼里沐子已经再也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恶魔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沐子的温和笑容也像是恶魔的微笑让每一个人都在心里战栗。 “沐盟主我——”高强站起来想要什么什么。 沐子却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道:“叔叔曾经跟我说过几句话其中一句话是这么说的狼盟不是黑社会这个世界已经不存在黑社会了杀人也绝对不是依靠人多……”说完了沐子一笑:“高强你说叔叔说的这句话对不对?” “对!”高强说心里却在战票不止是他天台上剩下的四个人早已都站起来在面对生死的时候不管是谁都会心里胆寒。他们并不知道沐子要怎么对付自己几个是不是也是一下割掉了脑袋? “誓吧对我宣布效忠。”沐子说着闪到一边一指桌子上的七个脑袋:“对着他们的脑袋宣誓绝对不会撕裂狼盟!” 五个人都愣了一下奇怪地看着沐子。沐子却已经走到了一边看着花玉楼外面的夜景再也不说话也不看向众人一眼。 高强第一个走到了桌子前忍着麻的头皮猛然抓起腰里的匕百割破手指对着七个脑袋七个曾经一起作战的兄弟的脑农下了血誓。 其余四个人也赶紧按照高强的动作了血誓然后眼巴巴地看着沐子不知道沐子下一步会怎么处置自己。 沐子转回身看了几个人一眼又是温和一笑:“不是我没有人情也不是我天性狠辣是这几个人不得不死他们不死狼盟必死。为了狼盟所以我只能杀了他们。你们应该明白我的用心” 高强点头。 “你们去吧我知道现在狼盟还有很多不和谐因素现在就是需要你们去调节的时候。高强叔叔说你是一个很能干的人我相信叔叔的话!”沐子忽然拍拍高强的肩膀摆了摆手。 高强叹口气什么没说转身一身无力的走了出去其余四个人跟在后面脚步匆匆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等到几个人全部离开之后沐子忽然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一摆手:“把脑袋给收起来!”刚刚虽然镇定可是谁能知道他心里的感受? “叔叔叫你们来还有没有别的事?”沐子喘了口气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一男一女雾隐挑花和破空破空本是不屑为金飞做事的奈何雾隐挑花始终是金飞的忍者暗恋雾隐挑花的破空自然也成了金飞另外一个强横的杀手。 雾隐挑花嫣然一笑:“主人没有什么吩咐只是要我们协助你处理好狼盟的事务将不和谐的因素铲除掉。剩下的还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沐子又奇怪地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始终没有() 说过话的石井姐妹:“她们两个是哑巴?” “石井姐妹除了主人面前从来都不说话你不用在意!”雾隐挑花微微一笑摘掉了面纱的她露出绝美的容颜。在夜色下显得异常的妖艳。 “听说叔叔要大婚了在美国!”沐子忽然问了一句。神色有些黯淡也有点无奈:“我这里一摊子事一定会处理好让他放心” “主人要我们现在留在中国先留在你身边。”雾隐挑花道。 沐子奇怪地看了一眼这个妖媚的女杀手没有问为什么他知道叔叔既然这么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沐子从来都不会质疑叔叔的话。 只是想起最近神色有些黯然的姐姐何静想起过两天就是叔叔大婚的日子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 方圆百里的茵茵草原彩带纷飞苍茫无尽草原此时却是一片喜气洋洋只有龙家才有如此的大手笔。 龙家有人成亲而且是龙家唯一的男子。 一向安静的圣洁葡萄园今天终于对外开放。 今天是成亲之日吉时乃午时三刻。 能够来这里参加婚庆贺礼的无一不是世界名流即便是世界名流也只有很少一部分才有这样的资格走进这里不管你是穷人还是富人都代表了一种至高无上的地位就算你是穷光蛋当你再走出去的时候也必定是万人之上。 龙家地位在世界上何其尊崇?很少有人知道有龙家但走知道的每一个都会在心里无尽的崇拜。 一片宁静的小湖水周围是庞大的建筑明显是新建能够在一夜之间建成如此庞大的建筑也只有龙家才能办得到巨大的厅堂里客人互相低低的交谈着认识的或不认识的能够走进这里就是龙家的客人。 其中不乏世界名门望族不乏军方人物不乏政客更不乏一些世界上古老的贵族。 主人却不在其中因为吉时还未到。 龙无涯十二个义子全部在这里招呼客人唯独缺少正月正月已死死在日本神户对此龙无涯并没有表现出一点伤心死便死了只要翔儿心里会舒服一些。 那一战玩命死了翔儿心里便有了疙瘩正月的死可以弥补一些他对自己的不满。 众生如棋人便是其中棋子只有足够力量的人才能够掌控棋局博弈。正月在这个大棋盘上也只是一颗可有可无的棋子罢了。 不远处一处静静的小木屋门口一架安静的轮椅龙无涯看着不远处的挥煌建筑嘴角带着幸福的笑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战叔温娃和金飞还在后面?还没有准备好吗?”龙无涯投也不回手里却抓着一个酒壶上好的红酒一年只有一百瓶的极品也只不过是他丢弃的垃圾而已每每想到此处他就一脸自得的轻笑 “时辰未到新人还不便出来见客。少主和少奶奶都在后面大人正在说教一些注意的事项!”辰战微微笑着他的脸上也带着次次的幸福少主终于要成亲了老主人也终于可以休息了。 龙无涯的眼角又轻轻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建筑有些不屑嘴里淡然:“如果不是为了翔儿未来的世界格局这些人怎么可能有资格来到这里?” “少主毕竟年轻需要一些圈子的拥护!”辰战低声道。“大婚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所以啊——”龙无涯又看了一眼那透明建筑里的纷繁人影:“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人才有资格出现在这圣洁的地方。” 如果让建筑里的人听见龙无涯这句“上不得台面”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目瞪口呆从来在世界上都是被人敬仰的高端人物竟然还是上不得台面。这龙家的地位是何其的高贵? 另外一个精致的木屋里金飞身上很颓废脸上的胡子也没有舌掉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流浪汉一样床上是大红的喜服再过两个多小时自己就会穿上这件喜服去和李嫣然成亲。 李嫣然是一个美丽的如同妖孽的女子和这样的女人成亲本是一件好事可是金飞心里却一点都不开心他看着对面的一间木屋知道生母胭脂和未婚妻胭脂就在里面不知道在说什么想必是母亲在叮嘱李嫣然一些结婚的事情吧。 低头看了看手里和东方玉的离婚证金飞苦笑本来这张纸是在母亲的手里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李嫣然却给掉换了交给了自己。这个善于心计的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能够成为龙家的少奶奶难道不是她一生的梦想吗?这样她的权谋才会尽情的施展。 不远处的建筑喜气洋洋很多陌生人在里面说说笑笑都是世界上的名流过了今天自己就会成为他们巴结的对象吧? 金飞动了动自己的拳头还是没有一丝力气只能勉强支撑自已一般人的活动。不知道战叔到底对自己施展了什么手段自已习上的一身功犬都消失了一点都施展不出来不然自己绝对不会在这里干等一定会想办法离开这里。还不知道小玉现在怎么样了呢?一定伤心的在哭泣吧?想起东方玉那轻轻垂泪的样子金飞就是一阵的心疼都是自己害的如果没有自己东方玉又怎么会伤心的哭呢? 还有自己的孩子们他们会怎么想自己这个爸爸。 尤其是东方小妹和宝儿在他们心里自己这个爸爸一定是个大坏蛋一定是很可恶的人吧? 婚自己竟然遇上这样的事而且还是老子迫自己和一个美的不像话的女人结婚偏偏那个女人还很喜欢自己。真是见鬼了? 百无聊赖的玩弄着手里的离婚证真是一个裸的讽刺。 忽然一行娟秀的小字映入眼帘是李嫣然写的。 “午时三刻前莲儿会来到时就能离开别着急。” 金飞看完心里吃了一惊讶然看向对面李嫣然所在的小屋心说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