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大结局(4)狼烟起2 - 我的美女上司

第663章大结局(4)狼烟起2

“不错沐子不要自以为是么爷说你是盟主你就是盟主我们不敢违逆么爷可是你算什么东西?一个毛头小子就想掌管狼盟告诉你老子跟盟主拼杀打江山的时候你还在吃尿呢。” “哈哈——” 其余的人为了这一句话顿时有几个笑了起来。笑声里有明显的瞧不起和蔑视在这些人的眼里沐子就是一个孩子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当时么爷说话的时候他们是不敢反抗但是现在么爷走了并且说这辈子再也不回厦门他们还怕什么?难道真的甘心情愿的被一个孩子呼来喝去? “好了既然没什么事我们就散了吧。最近南帮可是有点动静有死灰复燃的机会我们可不能不小心被他们占了便宜!”一个男人站起身就要转身离开就像是他才是这里的老大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其余的人也有几个起身。 “赵老大我想你是不是老了难道你没听见我的话吗?”沐子冷冷的依旧没有站起来右手抓着茶杯却是逐渐的用力眼睛也眯了起来射出两道寒光。“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把这里当成了什么地方?把你当成了什么人?” “沐子别开玩笑了。”赵老大嘿嘿一脸奸笑地看着沐子:“么爷走了再也不回来了金爷说白了其实就不算是咱们狼盟的人你现在这个盟主也只是个摆设要我说你还是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兄弟们() 有什么好处自然忘不了你的。你又何必在这里自取其辱。不说别的现在狼盟这几条街十几个老大到底有哪一个是真的从心里服你?你敢说你能指挥的动我们?” 赵老大的话充满了挑衅却说出了在座的人的心思别的人也一脸揶揄的觑着沐子却没说话。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我错怪你们了?”沐子忽然笑眯眯的站起身看了在座的十几个人一眼:“你们还有谁跟赵老大是同样的心思叔叔一直跟我说做事要少数服从多数如果你们都是跟赵老大一样的心思那我还真得想想该怎么做了。如果就是你赵老大一个人这么想我觉得你是不是应该好好的反省反省?” 沐子的眼光投向了所有人带着询问脸上温和的笑着。 赵老大古怪地看了沐子一眼接着就看向了所有的同伴他有这个自信别人也是跟自己一样的想法。 一共是十三个当家的。 沐子的话说完后足足过了五分钟又有几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此时在座位上坐着的还剩下八个人。其中高强眼神古怪地看着沐子不知道为什么从沐子的笑容里他看见了一丝残忍的危险本来他也是想站起来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敢似乎站起来会有什么不可预知的危险。 而那些老大们中几个从来以高强马是瞻的也没有站起来眼睛却疑惑地看着高强。因为从走进花玉楼的时候这些人就已经做好了商量这次一定要拿出一个完整的方案没想到最后却是高强先气馁了。 饶是这样也站起来了五个人赵老大虽然疑惑地看了高强一眼但是一点也不担心转头一脸高傲地看着沐子:“沐子看见了吧虽然站起来的不到一半但是我告诉你坐在椅子上的也不一定就是愿意听你的话。还是那句话今天就这样了你还是你的盟主但是不要插手我们做的事好处自然不会少了你的。” 说着一摆手“走!” 另外四个老大也回头眼神古怪地看了沐子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心甘情愿被一个毛头小子指挥谁也不愿意。 眼见的五个老大已经从楼道里走了出去沐子却依旧站在原地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温和像是没有什么感觉。 原先坐在座位上的几个人就开始一阵后悔为什么自己刚刚没有站起来其中两个人就看向了高强高强却低着头像是低头想着什么。 “沐子不是我们不拥护你实在是你没什么威望。不好意思!”又有俩人站起身歉意地看了高强一眼。 沐子不能服众就算是强哥想捧也捧不起来他们可不愿意被一个比自己儿子还小的臭小子呼来喝去。 看着这俩人沐子的笑容忽然阴冷了一下嘴里哼了一声但是依旧没说话。 这一声冷哼坐在身边的高强忽然身子一颤骇然地看了沐子一眼。 而这个时候后来站起来的两个人已经走到了楼梯口眼看着就要走出去。其余坐在座位上的人也在开始后悔自己的动作慢。 四个人影如同幽灵一样出现在天台上一字排开站在沐子跟前紧身的黑色忍者服除了一双阴冷不带感情的眼睛全部都隐藏在了黑衣服里面。 四个人每人手里都是一柄寒光闪亮的忍者长刀上面兀自有血珠在慢慢滴落每一个人手里都拎着一件东西默不作声的放在沐子身边的桌子上然后身子一闪就站在了沐子身后一句话不说如同木偶。只是眼睛里的寒光让人知道这绝对是四个杀人机器。 天台上所有人都看向了桌子上那几件东西有人出惊呼。 五颗脑袋五颗学粼粼的脑袋明显看出是刚刚砍下来鲜血还在不断的流出在桌面上的鲜血混合成血流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出轻轻的响声“走到楼梯口的两个老大此时也站住了身子回头看着桌子上的五个脑袋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头皮麻双腿软。 五个脑袋不是别人正是刚刚盎然走出去的五个老大没想到这么快就死了。站在沐子身后的四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能够混到现在在狼盟里做老大的当然不是孬种伸手也差不了何况他们手底下都有一般誓死保护的小弟竟然被四个人杀死甚至都没听见一点响声。 太不可思议。 “还缺少两个!”沐子眼神平静忽然嘴里轻轻说。 高强等人就是一愣然后骤然觉得面前一道强风站在沐子身后的四个人已经少了一个而只是一眨眼那个缺少的人又站在了原地就像没有动过一样桌面上五个脑袋旁边又多了两个血林林的脑袋正是刚刚站在楼梯口要准备下楼的两人。 太快了快的不可思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