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北风起,大风落…… - 我的美女上司

第659章北风起,大风落……

两队武装到了牙齿的特种兵率先冲进了别墅的大厅足足有上百人飞快的把守住了整座别墅手里装了消声器的微冲阴冷的指着那些东北虎的成员连苍龙也没有放过他们的眼神阴冷面色平静没有任何表情。 可是客厅里的所有人却心里咚咚的跳个不停就连金飞心里都苦笑的摇头他也是实在没想到萧邦会来这里。 不但是萧邦随着刚刚说话的声音外面走进来两个老人一个是萧邦一个竟然是林朝阳南京军区的领头子南京林家的掌门人林薇薇的爷爷。真想不到林朝阳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长您怎么来了?”苍龙的声音颤抖了一下还是快走了两步走到萧邦面前一脸忐忑地说道。 “你的东北虎闹出这么大的事我若再不来恐怕你会反到天上去吧?”萧邦冷哼一声走到一个沙上坐下一点也没有觉得这是别人的地方。 金飞嘴角挂着苦笑事情展到现在自己这个谋戈人竟然成为了看戏的不过他心里没什么不满。他坐的地方是长沙招招手让林薇薇和曲涟漪也坐在沙上既然看戏那就安静的看下去吧。呵呵。 “我我……”一方霸主东北虎至高无上的当家人苍龙此时竟然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面对萧邦的质问连话都说不出来。这不是装出来的虽然已经数十年离开军队可是再次面对自己的老长的时候他依然觉得自己的那么渺小。 “沈沧海的死是你让人出的手吧?”萧邦忽然问道看了苍龙一眼。 “……”苍龙愣了一下沉吟了那么一会然后点点头低低地说:”是是沈阳军区让我协助他们的一个行动虽然东北虎佣兵团在东北三省有一定的势力可是军方的话我却不得不考虑只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们对付的是沈沧海长。“苍龙什么都没隐瞒既然萧邦能够知道自己动手了那就一切都查得出来也知道现在萧邦既然来了那就是说明他对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已经了如指掌就算自己不说老长也会知道。沈阳军区和广州军区之间的仇恨自己一个外人是插手不了的。其实在当时他知道沈沧海老长被刺杀受伤的消息之后他心里确实大吃了一惊因为他心里知道不管是什么样强大的黑帮黑帮就是黑帮黑暗力量永远也不能浮出水面自己的行动已经犯了大忌总有一天会遭受报应只是没想到这报应会来的如此之快! “曾经你组织东北虎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每一行都有自己这一行的规则绝对不能踩线苍龙你知道不知道这一次你的行动已经完全的跨越了界限你知道你犯规所造成的后果是什么吗?”萧邦一脸摇头其实他心里是真的挺喜欢这个苍龙的不管是以前还是复原之后可是苍龙现在做的这些事如果他不知道也就罢了偏偏他查探出的消息让他心里一阵的难过。 “我知道!”苍龙苦笑摇头抬头看着老长从看见老长的那一天他就知道自己今天是在劫难逃。“可是我并没有选择!”苍龙的声音有些无奈人活一辈子谁又有选择。 “萧迈的死其实也是你的动作吧?”萧邦摸出香烟点上烟雾缭绕中忽然冷冷地看着苍龙:“我可不会相信西边那个家族就是你们那个老板有这么大的本事。” “?”苍龙的身子一颤不可思议地看着萧邦没想到他什么都知道了。萧迈的死确实也是自己的动作同样的没有选择西边家族的压力太大大卫的死需要有一个人来承担萧迈就是这个替死鬼他无从选择。因为大卫就是在死在厦门而那里正是萧迈所在的地盘如果萧迈不死整个东北虎就会陷入困境为了整个佣兵团的生存他不得不牺牲掉自己这个战友。只是他没想到老长会连这个都查了出来 “他必须死不死不行!”苍龙的声音颤抖着杀死自己的兄弟而且还是一起并肩作战了大半辈子的兄弟他的心里又何其好受可是他却没有选择的权利。想起当时萧迈死的那段时间每一个夜里他都从噩梦() 中惊醒良心上的谴责让他不能安定。 尽管萧迈死了西边那个家族平静了一下可是却也对东北虎生出了不满双方的关系出现了僵硬的态度这也正是苍龙不得不考虑找一个新的靠山这也正是他答应了沈阳军区的行动的最主要原因。 东北虎并不止是一个人他不但要自己活着还要为自己手底下数千的兄弟活着做打算有些事情他也是身不由己。 “沈阳军区的李逍遥已经死了。”林朝阳忽然淡淡地说道头也没抬。 在自己的地盘上踩线的又何止苍龙一个沈阳军区的司令也严重踩线而踩线的结果就是死他这次来就是拿着上面的命令来秘密解决掉李逍遥不然他怎么会同时出现在这里。 这次真的是巧合却是不一般的巧合。 “嘿嘿是国家军区的老长又怎么样?就算你手里有兵权又如何?别忘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的东北东北虎的天下。李逍遥死了又怎么样?东北虎不是李逍遥!我想你们至少应该看清楚点这一切吧?不要以为是老大的老长就在这里虎视眈眈的教训人最后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一直都安静的银狐忽然站起声音尖锐地说道。最善于权谋的他此时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些人的身份也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自己再不说话不站出来老大可能宁愿死也不会反抗。坏人总得有哪怕是今后老大杀了自己现在他也必须要站出来。 “哼——”萧邦和林朝阳都淡淡地看了银狐一眼虽然没说话但是那一声冷哼却说明了俩人心里的不屑。苍龙之所以被他们万仔起那是因为苍龙曾经是萧邦手底下的兵可并不是因为他是东北虎的领。银狐算什么东西? “二叔!”一声低沉的声音。 银狐诧异的抬头顺着声音只见从金飞身后走出一个魁梧的汉子走出来的时候才摘掉头顶上的帽子露出了坚硬的面孔——冉杰。 “小杰?”银狐的脸色一愣扭头迷惑的看向苍龙却见苍龙面色激动想必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儿子。 冉杰一句话不说脚步却不慢一会就走到了银狐面前。 银狐的脸上带着微笑:“这么多年不见你了你还好”呃厂“银狐的声音倏然断绝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迅的抓在他的咽喉。 冉杰猛然一用力。 “不该你说的话你应该闭嘴了!”冉杰的声音冰冷。他是看出金飞的面色不快才走出来的现在的冉杰早已不是以前的冉杰他只是金飞的一条走狗只会看金飞的颜色做事。苍龙看着自己的儿子忽然间一阵苦笑这个儿子是那么陌生。 而杀死银狐的冉杰却是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走回金飞的身边。 肃穆的大厅说不出的压抑银狐的死更加让人心头沉闷似乎喘不过起来尤其是那些东北虎的成员不可思议地看着老大的复杂脸色 苍龙的脸上是悲痛是兴奋是失望是……北郊风雪正急。 满地的残值断臂血流成河红色的血流已经又凝结成了坚冰似乎永远凝固在那一刻。 三千东北虎佣兵死去大半只剩下数百人此时蹲在一起被一群脸色黝黑却沾染了无穷鲜血的汉子看护着。 西北草原狼也死了上百人受伤近千但是他们却脸色平静一点都不觉得安静利索的收拾着战场没有人出一点的声音像是吃饭一样简单。 “谢谢!”海东青札木站起身子看了一眼鲜血淋漓的战场微微皱眉嘴角带着一丝苦涩却不忘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个黑衫女人。 一共两次札木遇到危机这个女人就如幽灵杀气冲天的一刀便了解对方毫不拖泥带水。不是她自己恐怕就算不死也得重伤。心里是真的没想到这一战有这么费力东北虎佣兵团真的不简单以前是小看了。 “好好对金飞的姐姐!” 一身黑色长衫的雾隐知秋淡淡的说完头也不回从风雪中离去潇洒凄凉手中布都御魂犹自带着微微的风啸声。 札木看着雾隐知秋的背影苦笑。 没想到这一战竟然是被一个女人救了性命雾隐知秋并没有参加战斗只是在最危急的时候救了自己两次就这么简单。 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还穿风衣?…… 香樟别墅群。 苍龙终于从平静中回神眼神也从冉杰的身上收回再次转头看向萧邦:“老长今天您到底想如何?”银狐的死虽然是儿子下手可是却毕竟是因为对方三四十年的兄弟苍龙的心里终于出现了怒气对萧邦的尊敬也减淡了许多。 萧邦没说话只是看向了金飞。 金飞也没说话只是微微皱眉。 冉杰却越众而出距离苍龙几步之外站定眼神不带一丝感情地看着这个父亲从走进魔鬼岛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不是自己的父亲。 “你自杀吧我给你安葬!”冉杰的声音冰冷而刺骨。 苍龙苦笑一脸悲凉看着自己的儿子好一会忽然点点头:“剩下的东北虎交给你了。”手一翻一道寒光直刺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