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血流风雪猛 - 我的美女上司

第657章血流风雪猛

哈尔滨这个大城市一夜之间忽然就像是睡醒了的怪兽各种各样的轿车卡车从市中心驶向北郊荒无人烟的地方。整个城市都震撼了起来惊的城市的居民们全部缩在了家里不敢走出自己的家门。 整个城市也只有北郊显得说不出的荒凉其余的地方都是开区。 香樟别墅里只剩下了苍龙三人和两个小头目外面自然有把风放哨的保镖暗中更隐藏着高手保护着三个当家人的安全。 东北三省无疑是东北虎的地盘只是短短时间就纠集起来数千人换做是任何一个帮派也做不来的就算能做的出警方也绝对不会允许。 但是东北虎是例外苍龙只是给警察厅长打了一个电话说的内容很简单。 “小黄啊是我啊老冉。”苍龙对着电话道。 “老长您有什么吩咐?”对方传来一个恭敬的声音还有忐忑不安。 苍龙沉吟了一下沉声道:“没什么我只是跟你说一声今天晚上北郊可能会有点动静希望你能给个方便把那一片的力量琉散一下。” “好好的!” “没事了挂了!” 苍龙挂了电话眼神愈阴冷。 被封呼啸白雪飘飘东北的冬天却是越来越冷了他看看外面飘扬不断的大雪心里一阵的焦急草原狼竟然真的来到了东北三省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李万山的脸色也很不安静心里更充满忐忑只有他知() 道一切的起因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心里才更加害怕可以说他现在是东北虎的叛徒虽然眼见了对方的强大可是他对东北虎毕竟了解的太多了现在真到了对峙的时候他却是不知道到底会展成什么样子?平白来到东北的草原狼到底能不能拿得下东北虎还是一个未知数。 反而最轻松的是银狐只有他心里什么都没想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那些黝黑的汉子是什么草原狼就算是草原狼他刨目信绝对不是自己东北虎的对手。这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对东北虎自身实力的一种深刻了解。 漫天大雪中数十辆汽车停在北郊车门传来“砰砰”的关门声只是一瞬间荒芜的雪地上就多出了无数的人影足足有三千人左右。 这些从汽车的队伍里走出分成了几个小队相互掩映中四下散开为一个小队头前站着一个人带着厚厚的帽子只带了两个人就走到了不远处一群黝黑的汉子面前。 “请问你们是不是西北的草原稂组织!”这人大声问道响亮的声音在大雪里也显得很清楚传出很远。 “不错你们是东北虎?”黝黑的汉子中间站出一个魁梧的男人寸头冷毅的脸孔双目炯炯有神正是西北草原狼组织领海东青。草原狼的汉子在他站起的一瞬间就分成了两队让开一条路来。更衬托的他威风凛凛札木手里拎着一柄巨大的开山刀走到队伍前面冷冷地看着说话的男人。站在他身后的草原狼汉子也都眼神犀利地盯着对方像是一头头嗜血的豺狼。 “草原狼在西北的大草原有自己的地盘为什么会跑来这里东北三省是东北虎的地盘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实你们来这里难道是为了挑衅东北虎的忍耐不成?”说话的头目冷笑看着面前差不多有一千来号的人心里更加冷笑是谁说的草原狼有数千不过才数百而已害的大当家这么兴师动众出动了哈尔滨能触动的所有人甚至连周边地区的人也都聚集了起来。三干东北虎面对一千草原稂不用想也会知道是什么后果对方难道真是疯了不成? “草原狼可没时间挑衅你们的耐心这次我来这里只是给你们东北虎一个建议!”札木冷笑道在得到了军方的一个秘密文件之后他现在更加有恃无恐将东北虎斩尽杀绝也绝对不会有人跟自己为难。 他现在代表的国家而东北虎却是叛乱虽然札木也不清楚军方为什么会给自己这么一个相当于天子剑的机密文件但是他知道这一定跟金飞有关系那个笑眯眯脸色安静却心机深沉的男人到底在暗中都做了一些什么?他现在只是知道东北虎已经到了末日却不自知。 “什么建议!” “自杀!”札木冷冷地说道。 “呵呵——”男人被气笑了没见过这么狂妄的。 “只凭借你们这一千来人就想要我们三千东北虎的汉子自杀?你是不是在开玩笑?”他冷冷看着海东青。 “三千东北虎想必也应该有东北虎一半的力量了吧?”札木没理会对方的话嘴里喃喃地说了一句。 然后右手忽然一扬手中巨大砍刀划破了暴戾的风雪狠狠插在对方胸口。 他的动作就像是一个信号是点燃炸药的引线背后上前草原狼汉子如同疯狂的狼群嘴里出一声咆哮挥舞着手中的巨大马刀冲向了对面的东北虎成员杀戮眨眼间开始…… 胸口插着一把砍刀的东北虎汉子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冲来的人群身子缓缓的摔倒他怎么也想不清楚对方为什么会忽然就动进攻竟然一点准备都不给留下。 “噗——”砍刀被跨过身边的札木抽走又砍在身边另外一个敌人身上。 漫天的风雪蓬勃的杀戮只是霎时间鲜血就染红了洁白的雪地地上流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流鲜血的温度又融化了冰雪汇聚成更大的红色液休流淌下去……东北虎分散包围的人群只是一个愣神反应过来开始反扑的时候当其冲的一个小队已经倒下了上百人。 残值断臂血流成河“真正的血腥杀戮铁血的人看了也心里阵阵颤抖。 东北虎本就分散成几个小队受伤的只是其中正面一个其余的小队这时候终于展现出了佣兵团的作用反应何其迅眨眼形成了包围圈手里挥舞着寒冷的兵器从四面八方围攻上了这上千的草原狼汉子。 在他们眼里这些草原狼就是鱼而他们就是捉这些鱼的大网。 一切的完美围攻全部因为一个插曲逆转。 一声尖锐的哨子声响破了天空刺穿了冰雪草原狼的人还在用力的拼杀力量更猛手段更狠辣东北虎的成员却因为这个哨子声愣了一下。 雪地上有厚厚的积雪忽然出现了一个一个巨大的蘑菇一个一个巨大的雪人从雪地里冒了出来出现在东北虎成员的身边就在他们纳闷怎么会忽然冒出这么多雪人的时候一柄柄透着寒兀的斩马刀开始收害向他们的脖子……血流的更急风雪也更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