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寒风朔骨 - 我的美女上司

第654章寒风朔骨

寒风朔骨扑面的阴冷。 哈尔滨火车站接站的客人都一脸迷惑地看着火车站门口东边一群西边一伙的那些衣衫破旧的男人男人们身上并没有厚重的棉袄脸色黝黑眼睛明亮浑身上下露出一股子匪气。 接站的人们都远远的避开了这些充满危险气息的野人距离远远的注视着他们或蹲或站在那里低低的说着什么哪怕是随便看过来的一眼都会让人一阵的心里颤抖。 不知道听见了什么命令这些野人忽然齐齐扭头看了一眼火车站横对的马路然后迅的起身三五成群的走上了马路不一会就消失在了人流中凭空消失一样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从这一刻开始一波一波的野人走进了哈尔滨这个大都市他们来的突然一起无数人震惊和注意然而下一刻这些人就像是从人间蒸一样消失在空气里不见踪迹。 因为林薇薇带着泰山的忽然出现金飞早已离开了那个小饭馆他也懒得去卖掉只是让那大师傅随手再找一个伙计让他帮自己管理着等自己有时间再说。 这是一座精致的白领复式公寓谁能想到来上海准备翻江倒海的金飞会住在这样的地方呢?就连第一次走进这里的海东青这只草原上的狼王也没想到走进来的时候好一阵的惊讶心说这个金飞倒是真会享受。 “西北莽原无边际传说草原狼是荒原上唯一的真正主宰今天见到传说中的海东青我真的觉得很幸运!”金飞坐在柔软的沙上李嫣然安静就坐在他身边至于林薇薇此时依旧在楼上的床上喘息着() 金飞不是圣人绝对不会委屈自己偏生那方面还强横的厉害此时只有她一个泻火的女人难免有些吃不消现在林薇薇倒是真的有点后悔了就算自己要来至少也应该再拉上一个姐妹才对自己独自这么一来潇洒是潇洒了蛮哼也蛮哼了只小过却主动送到了狼嘴里去了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就是龙家那唯一的子嗣?”海东青札木身材纵使是坐在沙上也显得那么魁梧犀利的眼神在金飞身上看了几眼:“我见过你的儿子宝儿他比你可爱的多。” “如果我能用可爱来形容那我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金飞苦笑这个男人说话还真不是一般的好笑。 “贵人说东北多猛虎危险异常要我来这里保护你的安全!”札木面色平静端起面前的茶水然后轻轻倒掉对着李嫣然一举:“我只喝白水!” 李嫣然轻轻一笑伸手接过这个杯子走到一边的饮水机旁丝毫也没有觉得札木的要求和动作有什么不正常。在这里自己不是一个丫鬈还能是什么在金飞的心里也许自己比一个丫鬟都不如吧!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丫鬟也不过如此。偏生在她心里还被使唤的是心甘情愿无怨无悔毫无怨言! “猛虎再猛终究架不住群狼!”金飞轻轻一笑弹出一根香烟丢到札木面前。札木却将香烟平稳的放在茶几上:“我不抽烟!贵人不喜欢抽烟喝酒的男人所以我身上没有男人身上应该有的任何恶习!” “我姐姐她现在还好吗?”金飞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札木知道这是一个自律极其严格的男人心里却是一沉越是这样的男人就越是可怕如果他不是自己的姐夫恐怕这样的敌人自己也承受不住。 东北虎佣兵团遇上这样的对手看来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贵人很好只是二十年不回家园久居塞北纵没有两鬓霜华也已经显出了老态。所以我这一次来这里帮你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要求?说!”金飞微愣。 札木顿了一下:“让龙无涯跟贵人道歉然后请她回家我知道这些年她虽然开心看起来无忧无虑可是心底深处却是真的想家!” 金飞一笑:“小事老头子一定会跟姐姐道歉的!” “呵呵我希望你说的不是大话!” “呵呵!” 一时间话就说完了来人再也没了话题。俩人坐在面对面的一个喝水一个喝茶足足喝了三杯海东青札木猛然起身向着门口走去:“我知道局面还没打开局面打开不管任何要求都直接叫我这一次我从草原上带来了五千人!” 房门“彭”的一声关上声音戛然而止。 “五千人?看来这一次可以让你好好的玩一下了!”金飞抱着脑袋靠在沙上别有深意地看了身边的李嫣然一眼。 ………… 哈尔滨香樟别墅群的一动别墅的大厅里坐了许多人烟雾弥漫对面不见人却是死一样的沉积没有一个人说话。 居中正是一个面色苍老的终老年人头花白双目虎虎生威其中血腥气十足一眼就能看出经历过生死阵仗的大将。 “说说吧你们都有什么看法?” 老人放下手中的茶杯看了两边的人一眼这里除了自己的几个兄弟今天也把下面最贴近的一些头目全部聚集到一起了。 东北虎佣兵团虽然不是什么黑帮组织可是在东北三省却没有一个黑帮敢跟其叫扳东北虎三个字在东北就代表了一切权利的象征 而剧中这个中老年男人就是东北虎的团长领苍龙!曾经的特种兵出身之后组建了东北虎佣兵团后来加入了佣兵帝国东北虎才逐渐的扩大起来才有今天的成就和威望。 但是现在东北虎却面临一个严重的问题。 “直到目前那些忽然出现的野人就像是空气一样消失了下面连一点踪迹都找不到更别说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了?按理说应该不是什么恐怖组织这么多的恐怖分子政府也早就注意到了。”左边第一个沙上的银狐沉静的分析着他是东北虎的智囊也是东北虎的二当家。 “老子这几天经常在外面转有没有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苍龙扭头看着李万山。 “没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下面的人也注意到火车站出现了一些打扮古怪的人可是等我命令他们去找的时候却现这些人消失了。一点影子都找不到真是奇怪了!”李万山眼神闪烁了一下低沉地说。他自然不敢说此时那些人就在自己的家里和地盘上隐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