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这个疯女人 - 我的美女上司

第632章这个疯女人

金飞这一觉可以说的睡得很沉时间也很长。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现在是下午三点钟。 金飞身子蜷缩在床上双手用力的撰着额头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女人和床上那一片一片的鲜红。 女人的身上穿的是性感的睡衣只不过却已经破碎不堪甚至不能完全遮挡住她秀美的身体露出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上面明显有一大块一大块的青紫色斑痕。 女人根本不是何静。 是雾隐知秋! 雾隐知秋的脸色一如既往的冷漠平静只是显得异常憔悴眼神淡漠地看着金飞直到等到确定金飞已经完全清醒她说:“不要忘记你答应我的事!” 金飞几乎是本能的点点头摸出手机:“萧鼎是我!” “金先生有什么吩咐?”萧鼎的声音传来。 “从现在开始找出的隐藏的杀手分子不要再轻易就杀死了你跟警察局联系梁局长会帮你将这些人遣返回日本。恩就这样没事了!” 金飞挂了电话随手把手机扔在地上出“啪”的一声巨响再抬头又是皱眉看着雾隐知秋努力想昨天晚上生的事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昨天就像是梦游一样根本就记不起来只记得迷迷糊的自己搂着何静做山一次一次的漏点怎么今天醒来就换成了雾隐知秋了呢? 他记得自己好像睡着了一会也想起自己曾经和雾隐知秋说起过这么一个玩笑可是怎么就真的生了呢? “你最好不要骗我不然我必杀你!”雾隐知秋的表情带着肃杀眼神淡漠地盯着金飞竟是对昨晚生的事情没有什么恨意。 “我不骗你!”金飞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点点头。 雾隐知秋也点点头不再说话就欲起身可是她的身子只是微微一动就是一个趔趄再次摔倒在床上。 全身酸软竟是没有一点的力气比自己身受重伤的时候都酸软尤其匙传出的刺痛让她竟然提不起一点的力气。 “你……”不明不白睡了一个大宗师可是金飞却没有一点兴奋的意思也产生不了一点开心只是觉得头疼。 他只是开一个玩笑又赶上昨天夜鼠生的隔阂谁知道晚上迷迷糊糊的就将大宗师雾隐知秋给上了? “是不是提不起力气?”金飞好心的问了一句问完() 了就很想甩自己俩嘴巴子他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自己昨天晚上可是疯狂的泄了一个晚上谁知道是雾隐知秋啊谁又能知道雾隐知秋还是第一次换成是谁一个女人都受不了啊就算是大宗师她也是个女人第一次本来就会疼偏偏还遇上自己疯了的折腾换成一个平常的女人可能昨晚就叫救命了。也不知道雾隐知秋是怎么承受下来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第一次就被人这么没有一点怜惜的乱搞雾隐知秋此时一定浑身疼的欲裂有力气才见鬼了。 “你是不是对我下了什么手脚?”雾隐知秋面无表情看着金飞。 金飞一阵无语也只有雾隐知秋这种人才能说出这么有水准的话绕是他脸皮够厚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雾隐知秋哼了一声却不说话其实昨天金飞折腾的太厉害了对武技钻研透彻的大宗师雾隐知秋可不是什么都全才对男女这一方面简直就是一个白痴当然也不会有什么人敢去跟大宗师传授这种东西。 其实还是金飞估计的高了其实昨天后来雾隐知秋就已经晕过去了迷迷糊糊的晕迷到了早晨醒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现在她只以为是金飞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给下了什么手脚。 “昨天我迷迷糊糊的你怎么不把我打醒?”金飞苦着脸睡了雾隐知秋他总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又想不出是怎么回事? “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到你要是胆敢不完成对我的承诺我必杀你!”雾隐知秋还是这一句。 金飞无语的摇摇头:“你就在这里躺一会休息两天就没事了我去弄点吃的!”金飞说着起身胡乱的抓过睡衣穿上晃了晃脑袋就走出了房间。 走出房间金飞的脑袋上才冒出一阵冷汗幸好雾隐知秋手下留情不然昨天昨天她要是想对自己下手自己可能连死的怎么回事都不知道。 房间里的女人并不是全在也许是有的人也跟金飞一样在睡懒觉毕竟这几天生的事情让人劳累的不成样子此时已松懈下来就再也忍不住需要加倍的休息。 孩子们这两天早已经全部被东方奇叫了去在对面的别墅睡觉此时客厅里就只有曲涟漪和李嫣然不知道低低的说着什么其余的女人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金飞去了一楼的公共卫生间洗漱了一下然后走进厨房却现里面还剩下很多食物想必是做的多了没吃完更巧的是一只砂锅里还有半锅鸡汤。 金飞也不说话其实折腾了一夜加上昨天的心情很不好他现在已经很饿了端起还温热的鸡汤和一些别的事物放在一个盘子里端着上楼。 客厅里低低诉说的曲涟漪和李嫣然都古怪地看着金飞谁也没有说话倒是金飞自己做贼心虚的一溜小跑的上了楼。 直到金飞都跑上楼身影消失了客厅里的俩女人才对视一眼那眼神分明就是一种忍不住的古怪笑容。 然而金飞走回房间的时候却现雾隐知秋不见了。 金飞吓了一跳叫了两声没有答应迅的找遍了浴室和洗手间都看不见这才看见打开的窗口。 金飞几乎是本能地走到窗口向外看去。 别墅外的马路上一个修长的黑色人影正在缓慢的一点一点的离开。 他的眼睛平视一身修长的黑色长衫下垂的小手里拎着一个狭长的包裹——千古杀神之刀布都御魂。 此时竟是已经走的有点远了。 只是看她走路的姿态金飞分明看的出雾隐知秋走路的姿势有点不正常想必除了自己谁也不会猜出为什么金飞心里却清楚。 “你若不完成答应我的要求我必杀你!” 雾隐知秋生冷的话还在耳边回荡金飞苦笑摇头这个疯女人如果现在遇上高手你能打的过谁? 抓起手机:“刺蛇看见我别墅走出的女人了没你跟着他不要影响到她不过给我看好了我不准他出事!” 挂了电话金飞嘴里又苦笑一声:这个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