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第二次大意了 - 我的美女上司

【062】第二次大意了

062第二次大意 上海一处古典小楼。 偌大的客厅里,一身唐装的杜秋眼神巍然,多年执掌杜家,虽然背后还有两个老古董执掌一切,在杜家这个王者殿堂里,杜秋现在却绝对有王者气势。 一个气质儒雅的男人坐在他对面,脸色处变不惊,距离杜秋只有三米不到距离,身上自然散出一种淡淡的杀气,眼神更加犀利,比杜秋都犀利许多。 “杜先生,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难道还不相信我的话?”儒雅男人站起身,踱步到窗户前,眼神幽幽看着远处的波涛海浪,神态轻松。面对着最庞大的神秘家族杜家,他竟然没有一点觉得紧张。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刚刚所说的话?” 杜秋冷眼旁观,对面前这个男人心里也是暗暗佩服。能够知道自己确切身份的人并不多,而知道了却还保持这么冷静的人更少。燕燕此人明显是一个异数。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我不会强迫你的。”男人回头,对着杜秋微微一笑:“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儿子死的很冤枉,杀死他的那个人还没有死,他目前正在厦门逍遥快活。当然,也许现在他已经快死了也不一定,呵呵!” “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你对我有什么企图?”杜秋不是傻子,眼看着男人,心里电转之间,马上想到眼前这人一定有所求。 “呵呵!” 男人微微笑了笑,对着杜秋摆摆手:“杜先生,你误会了,我对你没有什么要求。只是我们面对的是同一个敌人,所以才会对你说这些,当然,那个人不是一般人,他的名字叫金飞,想必你应该调查过这个人。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至于别的事,你自己可以去查探一下。” 又是微微一笑,男人转身,竟然大步走出了小楼,坐在屋子中的杜秋听见外面传来的声音:“杜先生,我跟你说这些希望你再调查一下,也许我是在利用你。” 利用我杜家?杜秋双眼微微眯起,冒出两道寒光,森含无比的看着门口没有说话。 男人刚刚走出小楼,不远处一个美丽妖娆女人走了上来,靠近了男人:“教官,杜秋会相信你的话吗?” 男人看了看女人,在这一刻,脸上儒雅一闪消失,换成森冷的寒光:“杜秋执掌杜家这么多年,怎么会相信我说的话,他当然不相信。” “那……”女人欲言又止,不解看着男人,心里很奇怪,既然教官已经确定杜秋不相信自己,教官还大老远的从厦门跑来这里见杜秋是为了什么。 男人却一摆手,制止了女人后面要说的话,率先钻进了门口的轿车…… 、、、、、、、、、、、、、、、、、、、、、、、、、、、、、、、、、、厦门市。 纷舞妖姬的总经理办公室里,林薇薇坐在刘月对面看着这个自己昔日的上司,想了想,开口道:“刘总,你真的确定那个金飞就是你等的人。” “怎么了?” 刘月奇怪的看了林薇薇一眼,已经两天了,林薇薇在纷舞妖姬帮着自己处理一些事情,此时却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心里有些诧异。对于林薇薇毒杀了杜军的事而连累金飞差点丢掉姓名的事,刘月心里很清楚,只是从没说起过。 “我记得金飞好像说过,他好像是已经有了老婆了,这是真的吗?”林薇薇忍耐了好久终于还是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是的。”刘月的眼神一暗,微微叹了口气。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她么?”刘月眼神幽幽看着窗外,有些微微失神,良久,才轻轻说:“那是一个完美的让我连妒忌都不忍生出的女人。” “啊?”林薇薇惊讶的看着失神的刘月,说不出来话。 一个完美的连刘月都不忍妒忌的女人,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林薇薇心里不由得想尽快见见这个女人。 、、、、、、、、、、、、、、、、、、、、、、、、、、、、、、、、、、、、、、、、、、、、、、、、、、 废墟里,金飞很大胆的走进了大楼,他对自己的能力跟伸手有足够的自信,丝毫也不害怕里面的人对自己不利。 然而,他的脚步刚刚走进大楼的门,两道身影一闪就站在自己身后,堵住了去路,一个人在前面背对着自己,正是自己的兄弟夜鼠。 “呵呵,你终于来了。”夜鼠转过身来。 “你是谁?”金飞的心里一震,他清晰的从前面那人的身上感觉到了杀气,但绝对不是夜鼠的气息,尽管眼前这人长的确实跟夜鼠一模一样。 “狮狼真是一个敏感的人,这样都能感觉到我不是你那个兄弟,呵呵!”夜鼠说着,一伸手,从脸上一抹,竟然摸下来一张人皮面具,原地的夜鼠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面容冷峻的中年男人,眼神咄咄的看着金飞,嘴角带着一抹得意。能够欺骗了传说中的狮狼的确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金飞却猛地回身,从夜鼠伸手去摸脸上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了这个人不是夜鼠。转回身的金飞看见背后站着一男一女,正是刚刚追假夜鼠的那俩人。俩人死死的赌注了金飞的去路,把门口封的死死的。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金飞的心里知道不妙,自己上当了,这三个人明摆着是专门做了套引自己进来。 “想不到杀人不眨眼的狮狼也会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来,哈哈!”前面那中年人狂笑起来,笑了好一会才停下,看着金飞:“你觉得我会告诉你我是谁吗?” “你们为了对付我想必已经准备了充足的准备,没有足够的把握你们绝对不会把我引来这里。既然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难道你们还不敢把你们的身份告诉我吗?” 明知道这次有些不妙,但是金飞却并不担心。眼前三人的杀气很强烈,可金飞却有恃无恐,他相信自己纵使不能击毙这些人,逃走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嘎嘎——” 中年男人又笑了起来,这一次他只笑了两声就停住。眼神冰冷的看着金飞:“如果对付的是别人我一定不会这么小心而告诉你我们的身份,可你是大名鼎鼎的狮狼,我不能不小心。不错,我确实准备了足够的准备,可是我也不敢确定一定能够把你留下。” “那就是没的商量了?”金飞苦笑,摸摸鼻子,同时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心里多少猜出面前这三人一定也是那什么教官派来的人,既然对方不说,问也是白问,金飞二话不说,双脚在地上一用力,猛的向着中年人跳去。 这本是一个必杀的杀手,可动作才动了一半,在察觉到身后一男一女有所动作,似乎是要重来,金飞的身子忽然回旋,竟然生生在空中转身,更加迅的窜向了两个青年。在他心里,两个青年人明显比对面的中年好对付,另外,这里是门口,纵使自己不能击倒这俩人,也有足够的把握从这里出去。 不知道什么原因,金飞总是对这个废墟有一种奇怪的恐惧气息。 一男一女青年似乎也没料到金飞的动作这么快,竟然生生转了回来,但是俩人似乎并没有想要跟金飞交手的打算。 眼前金飞冲来,俩人竟然同样反映奇快的向着后面退去。 “嘶嘶——” 原本空无一物的门框上忽然喷出了一片浓雾,不偏不倚正喷在重来的金飞身上。金飞反映奇快,想要躲避已经不及。 鼻子里只闻到一股酸酸的味道,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只觉得脑袋一晕,咣当摔在地上。 那两个青年男女此时又走了回来,一脸微笑的看着摔在地上的金飞,抬头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中年人:“班长,我们真的不要杀死他吗?” 班长模样的中年连看都没看金飞一眼,直接从金飞身上迈了过去:“教官有命令,这个人现在还不能死,我们只要控制住他就行。剩下的事,杜家会来做的。” “可是他杀死了我们不少的同伴……”男青年还要说话,那中年人却是一摆手:“你难道敢违抗教官的话不成?” “……”一听教官俩字,男青年愤愤的咽下了后面的话,狠狠的踹了昏迷在地上的金飞一眼,二话没说,转身紧随中年人离开,嘴里却问:“这药物真的有用吗?” “我也不清楚,这是博士的最新研究,虽然不是真的失忆,可是却足够让一个人在醒来之后忘却记忆一个星期,博士的水平你们是知道的,不用质疑。” “他失忆了对我们有什么好处?真不明白教官是怎么想的,明明先前是想杀死他的,可是现在却只弄的他失忆。”男青年不满的抱怨。 “教官自有他自己的算计,我们只要做好教官交代的任务就行,其余的事,谁也不要多问!”中年人的嗓音很低沉。 “是!” 三个人离开了废墟,一辆黑色奔驰却缓缓在废墟边缘停下,黑色旗袍的李嫣然走出来,四处张望一下,然后快步向着大楼走来。 当她看见昏迷在地上的金飞的时候,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又震惊下来,伸手摸了摸金飞的鼻息然后拦腰抱起金飞,快步来到了车前,狠狠把金飞塞进了后面的车座,嘴里哼了一声:“自以为是的臭流氓,每次都要我来救你!才一会不见就又出事了,哼。” 坐下架势位上,李嫣然又四下小心看了看,确定没人,这才启动轿车离开了这片废墟,眨眼冲进了繁华的厦门车流…….

上一篇   【061】野合???

下一篇   【063】张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