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杀人是一门艺术 - 我的美女上司

第619章杀人是一门艺术

外滩的海边滩头上。 血腥的杀戮依旧在继续。 雨水飘洒而下淋湿了厮杀中的所有人。 高强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兄弟一个一个的减少。这次他是狼盟的带头人手底下带了五百人。 接到的命令是自己带着人围攻韩国来的四百人最多不过五百人。 可是没想到对手竟然如此狠辣如此的棘手。对方是人数并不多甚至比自己的人还要少可是损失巨大的却是自己。 高强有一种被群狼围困的错觉身边曾经一起喝酒吃肉玩女人的兄弟一个一个地倒在地上一声一声的惨呼本来是围攻对方的没想到反而换了过来成了对方来危机自己五百人。 高强想笑更想哭。 但是他哭不出来抡起手里的巨大砍刀在么爷的身边时间长了这些二级的山头也都喜欢上了这种用巨大砍刀砍进对方身体那一瞬间的感觉残忍而血腥。 过的本就是刀头舔血的日子只是没想到死亡来的这么快。 再次砍翻一个敌人高强回头看了一眼市中心的方向么爷现在怎么还没有来? 一种不祥的预感和悲怆在心里升起高强又看了看前面自己越来越少的兄弟对方反而杀得越来越兴奋的敌人有一种错觉他们面对的不是一群敌人而是一群没有开化的野兽本以为自已已经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曾经杀死多少人自己都数不过来没想到对方比起自己更加嚣张更加残忍更加嗜血更加没有人性。 啊! 高强出一声巨大的呼喊身子猛然再次冲进了前面的包围圈巨大的砍刀闪着晶亮的光泽上面数不清的血珠已经被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泛出清冷无情的光芒来。 就算是死也要多杀死对方几个人。 高强就是这么想的…… ………… 外滩的另外一边是别墅群。 却不是金飞所在的别墅群而是另外一处别墅群。 那个表情生硬的青年看着不远处黑漆漆的别墅群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睛里有的只有血腥。 青年身后站着几个人除了先前的那几个手下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带着眼睛的斯文中年男人另外一个是穿着黑色西装的西方男人长了一头白银色的短耳朵上带着一堆巨大的耳环看起来有些邪魅的感觉。 “伊藤我的人已经派去了你的消息真的准确吗?我心里可有点不相信你!”耳环男人看着窗前的青年嘴里的声音明显充满了不敬。 窗前的青年却并未有有点生气的意思他回头对着耳环男人一笑:“我来这里比你早而且我们还是盟友你不相信我那你还能相信谁?” “反正这次你的布局漏洞百出我都能看地出来那个人怎么会上当?你们的人死了没关系毕竟都是乌合之众可以随时再组织起来可是我的人不一样他们可都是我从下面跳出来的敏锐杀手死一个我都是绝大的损失。”耳环男人的声音更加不善眼神死死盯着窗前叫伊藤的青年。 “既然都是人你死我死还有什么区别?”叫伊藤的青年微微一笑:“连韩国来的肖先生都没有紧张你紧张什么?”伊藤的青年说话已经不那么客气显然是对耳环男人的话有些反感。 “哼肖先生这次带来的人也只不过是一群退伍的兵痞而已就算其中也有一些杀手但是那种末流杀手其实没什么作用我想李秋兰先生这样做的原因也是为了他自己在韩国的势力吧。他叫来的这些杀手其实就根本就指望能活着回去。”耳环男人哼了一声走到茶几边抓起上面的一杯红酒一饮而尽:“我带来的人可不是什么蹩脚杀手他们都是我们组织用来赚钱的摇钱树他们的死怎么可能用韩国那些废物来比较。” “你最好嘴巴给我放老实点不然我担心我的上面会吃掉你。”带着眼镜的斯文男人瞥了耳环男人一眼嘴里冷冷一笑。 不知道为什么从来都嚣张的耳环男人看了斯文男人一眼竟然乖乖的闭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听话他以前可是谁都不怕的但是斯文男人那阴冷的目光让他觉得自己的背脊一阵麻。背后像是有刀子在害自己的肉心里也生出一阵凉气。 见鬼。 耳环男人心里嘟囔着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你确定那个人真的会上当?”此时斯文男人也疑惑地看着叫伊藤的青年问出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他的话一说完耳环男人也盯住了伊藤青年他刚刚也是怀疑这个问题。上面交给他的信息是那个男人很不简单千万不能大意。 “人在我们手里就算他不上当又如何?”伊藤的青年冷漠的一笑嘴角勾起一个阴冷的弧度嘴里轻轻哼了一声。 “如果他不上当的话那你在滩头布置的那个局……斯文男人欲言又止可是看着青年的眼睛里却充满了不解。 “以前有个人经常对我说杀人其实并不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杀人也是一门艺术只看你如何对待它。” 叫伊藤的青年说了一句古怪的话转头看向两个盟友:“那个人也同样对我说过要杀人就要先做好被杀的准备这是一种觉悟。其实杀人也是一种赌博赌看谁能杀死谁?” 伊藤青年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像是看着某种艺术品一样轻轻的摸着自己手里的酒杯嘴里轻轻地说道:“也许我和你们的目标并不完全一样我的目标更远大我来这里布置这么大的局面除了要杀死那个人之外还要得到这里的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是地盘!” 斯文男人和耳环男人的脸色马上一变俩人既然能作为带头的人自然不是傻子从伊藤青年的话里已经听出了一抹别的味道。既然要抢地盘先就要将对方打的残废毁灭一切的反抗力量。 狼盟无疑是厦门最强大的黑帮力量是那个人的私人力量。 “杀人就跟杀猪一样什么狗屁的艺术真是个白痴。听他说话的人更是白痴。”三个前的窗户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青年。 一头淡淡的长迎风飞舞一张妖颜祸国的脸蛋可惜他是一个男人。

上一篇   第618章失败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