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上当了 - 我的美女上司

第614章上当了

厮杀变成了的特傻完全是一面倒的情况。 四爷对自己带来的人很有自信就算是见了这么多忽然冒出来的人有点吓住了可是他依然有自信能够离开。 虽然核心的人员还在少主身边但是这次能够来中国的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角色不说杀人如麻至少都杀过人见过血。 可是四爷的这点仅存下的自信在看见眼前的屠杀时跑的干干净净 完全的一面倒对方竟然连受伤的都没有一个就算是自己身边带来的忍者偷袭都没有一个成功的就被撂倒在地上了。 三十几个黑衣人如恶魔如魔鬼。 杀人干净利落距离近了四爷才看清楚这些人的手里竟然不是什么刀子而是每个人一把三菱军刺一样的利器有锋利的刀锋每一个此处都会刺入自己手下的一个人的咽喉里。 那手下就掊着脖子倒了下去摔在地上抽搐几下便不动了。 这种单方面的屠杀只进行了不足五分钟甚至都没有出几声惨叫就结局了即便是有人出惨呼也很快被对方扭断了脖子。 只有一个青年与众不同最嚣张手中一把巨大的砍刀很利索的砍翻了几个人等再想动手的时候愣了一下身边已经没人了可砍了。 就是那墙头上娇滴滴到底小姑娘也眉毛不眨的撂倒了俩人。 很快的结束。 三十来个黑衣人开始利索的收拾战场形成了某种默契根本就不用人吩咐四爷看着这些人低头拖着死尸往角落扔的动作心里一阵寒心说这样类似的事情这些人到底做过多少次了这么熟练。 夜鼠的嘴角带着一丝狞笑也有点不爽。 妈的他才只砍到三个人而已本来是准备热血的大大拼杀一场可是忘记了自己带来的人太牛了而对方也明显有点太垃圾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早知道这样他也不会带这么多人来了。 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看你的样子就是这里的头目吧?”夜鼠甩了甩手里的大砍刀猛地一下将站在四爷身边已经被眼前景象吓得脸色刷白的男人砍翻心里稍微爽了点眼睛冷冷地盯着面前这个四爷。 “你们是什么人?”四爷感觉自己的嘴唇在哆嗦。就算是见惯了厮杀场面的他此时也被眼前生的情况给刺激的快崩溃了。 这根本就不是杀人简直就像是屠宰母猪一样根本看不见什么叫人道。 “么爷人救出来了。”此时从院子的角落走出两个人手里搀扶着两个已经浑身瘫软的人一个女人一个青年。 夜鼠的眼睛一甩这俩人眼睛马上瞪圆了。 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妈的!!!”夜鼠二话没说手里的大砍刀刷的飞起四爷的眼神只掠过一道惊恐脑袋已经飞到了半空。 “上当了!”夜鼠嘴里骂了一声。 “……” “没有人?”胖子站在曾经关押刘月等几个女人的地方看着空落落的地方凭借经验一眼就看出了自己没找错地方。 只不过眼前的情形却让他一点都不开心因为人去楼空这里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影。就是说人早就走了。 “狮子你是说你和绿蝶看见那两辆可以的车辆从这里出去的?没看错?”胖子转头问。 曾经在天堂公寓外亲亲我我的一对小情侣出现在从客厅里走了进教“没看错。我就是觉得奇怪所以才通知了下面。” “看来那两辆车应该把嫂子们押走了。”胖子喃喃自语忽然一低头看见了地上一滩血渍心里一惊走到近前忽然仔细地看了看黄狮和绿蝶也凑上去看了看尤其是注意墙角地上那两个学粼粼的小东西。 绿蝶的脸色刷的就红了就算是在江湖上混的什么场面没见过可是这种东西它还是不敢再看赶紧扭头看向别处。 “没想到这些人还有点道德观!”黄狮喃喃自语嘿嘿笑了两声。 “放你娘的屁!”胖子却是一声大吼吓得黄狮不敢在笑他扭头看了一眼身边胖子脸上那颤动的肌肉还有颤抖的嘴唇尤其是眼神里的愤恨和惊恐。 黄狮一下明白了什么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胖子吼道:”愣什么愣快点电话不是么爷跟下去了吗?告诉他就说我说的下根手一个不留全给我朵了我!“ 胖子的嘴唇在哆嗦他现在只知道老大金飞的女人被人欺负了竟然有人敢欺负老大的女人胖子当然受不了比欺负自己的女人还难受此时的他已经不是愤怒能说明的。 黄狮显然也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不敢说话赶紧电话。 可是电话只打了一句话就断了。 “怎么回事?难道跟丢了?要你们一群废物是做什么吃的真正用的时候就没用了?”胖子扬起巴掌叭的给了黄狮一下。 “不是没跟丢!”黄狮惯常在手下面前也算是扒哄哄的了可是此时被胖子一巴掌打下去竟然不敢反抗可怜兮兮地说:“二爷紫魅说已经找到了而且一个没剩全杀死了。” “那就好!”胖子吁了一口气可是黄狮下面一句话让他马上又蔫了。 黄狮说:“可是紫魅说没救出人来里面是有俩人可是没有盟主他们!” “什么?” 胖子瞪圆了双眼盯着黄狮一下也说不出话来…… ………… 一场厮杀一座巨大的孤坟。 贫民窟里死了上百个人却没有一个人察觉厦门市的警察就像是都睡着了一样眼睛也瞎了耳朵也聋了什么都不知道。 厦门市市长坐在自己的房间里还在备受煎熬两眼望眼砍牙他刚刚接到了一个电话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不过他也没心思注意这个他注意的只是对方的话自己的老婆孩子被救出来了此时就正在回来的路上。 叮咚——长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第一时间拉开门甚至都没看一下外面到底是什么人他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和时间。 映入自己眼帘的先就是自己的妻子儿子面容憔悴脸上还带着血污亲眼看见了黄郊外的厮杀的俩人此时已经完全神经质了。 “市长好久不见了!”门边传来一个淡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