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苦大师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99章苦大师

像是老天给人们开了一个玩笑。 黑夜里的天空一下子蹦出了这么多直升飞机。 嗡嗡嗡嗡…… 这些直升机很快就越了漫天荒草里追杀的伊藤家族的黑衣人杀手。 直升机并迅的迫降无数个穿着利索的人影在飞机距离地面还有数十米的时候就顺着绳子化了下来。 这些动作这些人影这种特然的迫降金飞太熟悉了。作为一个特种兵出身的他可以清楚知道这种迫降兵的厉害。 落在地上的人影没有任何的停留转身如猎鹰般的迅扑向了那些伊藤家族的黑衣人杀手一连串如爆豆的响声响起来。 伴随着其中无数人的惨叫在黑夜里显得说不出诡异。 一柄柄闪着寒光的刀锋在黑夜里也是那么的刺眼犹如收割人命的魔刃连环的机关枪枪械打光了子弹的这些突然冒出来的煞星手里拎着寒冷的武器迅的闯入了空间。 虎入狼群就是这种情形。 以莲儿为的十几个黑袍子的异能者老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生的这一切好久都没说出话来。 准备燃烧生命的特异功能只燃烧了一半就无奈的收起来。 现在的战场已经用不到他们了。 直升机上还在有人影不断的跳下来加入战局。 零碎的枪声在漫天的荒草里显得是那么的诡异而刺耳。 足足有上百人。 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服的短青年眼如寒星从飞机上跳下来迅来到金飞面前跪在地上。 “少主!” 是排行老大的正月。 李航字站起身嘴角洋溢着凄冷的弧线如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他只是对着金飞称呼了一声下一刻他的身子已经随着自己带来的龙家死士如豺狼般的冲进了漫天荒草去寻找刺杀那些追命的杀手。 他还算没有来晚!少主还活着。 但是也不早。少主身边的人已经全部身受重伤再晚一刻都会面临生命的危险那样他自己将万死不能辞其罪了。 他看见了金飞眼底那隐藏的杀气。所以他要在少主脾() 气之前将这些追杀少主的垃圾全部埋葬在这个黄草原上。一个不留。 漫无边际的黄草原上出现了片面的厮杀。 惨嚎声在继续。 金飞看着莲儿一脸虚弱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虽然只燃烧了一半生命可是伤害还是相当的大。 那些老人异能者此时一个一个也都无精打采。巨大的袍子再次遮住了他们那苍老的容颜一个一个零散的站在荒草中依如幽灵…… 二十架直升机已经全部落下。 又全部起来迅的向着荒原深处飞去强烈的灯光为自己人照明了明显的目标“ 猎物顿时无所遁形…… 看着那在荒草上来回穿梭飞行的飞机。 金飞又看看身边身体累的疲惫不堪尤其是怀里虚弱昏迷的雾隐知秋还有一连苍白没有血色的莲儿。 “我bsp;金飞忽然抬头大骂了一声…… …… 距离苦竹茅舍的厮杀已经过去了两天。 神户郊区一座小山上。 有一座小小的寺庙。 寺庙并不大里面的和尚只有一个。 可是这个寺庙却很有名气。 因为这个寺庙的和尚是迦叶禅师。迦叶禅师又被日本的人称为迦叶活佛是日本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一个得道高僧。 此时这个在人世间行走的活佛却一点都没有高僧的潜质盘膝坐在小庙大殿的蒲团上止不住的摇头叹气。 他面前的蒲团上也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和尚和尚虽然上了年纪可是却一点都不显得老反而双目如电精气神十足。 内行人一看就知道是武道修炼的高手。 “柳大师不知道你可有解决的方法?”迦叶禅师抬头看了一眼这个来自中国的得道高僧柳大师。 柳大师有俗家名字叫柳时元乃是中国江南四大家族无锡柳家一个不世出的异类宁愿出嫁做和尚也不愿意享受家族的荣华富贵。 柳时元是刘苍生的亲弟弟是柳俊的亲叔叔。 同时他也是一个得到的高僧更是一个武道的高手。 天榜上的名字排在第四。外号被称作苦大师因为他的佛门名字叫做苦河。 苦大师为什么会现在出现在这里? 谁也不知道。 迦叶禅师也不知道但是他什么都没问只是愁眉不展。 “杀戮还没有停止吗?”柳时元端起面前的茶碗看了一眼这个愁眉不展的同行嘴里淡淡地问道。 “停止?你说的容易现在是谁都不知道那个人藏在哪里杀戮怎么可能停止那些魔鬼只听他一个人的话找不到他他不话杀戮就不会停止。”迦叶禅师抬头看了一眼苦大师:“你知道不知道现在死了多少人了?除了苦竹茅舍那一战死的数千人不算现在神户死的人已经数不过来。连政府都在全力追查他的下落。” “也许他早就回国了。科技的达让他遥控这一切其实也很简单。”柳时元大和尚又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同行:“我真不明白你现在怎么会这么关心这件事。还有上次你怎么可能会被伊藤家族叫的动去插手这件事?难道你真的动了凡心?还是如外面说的你只不过是一个装神弄鬼的假设上而已?” 柳时元的语气里充满了疑问。死死的盯住了迦叶禅师。 “不管怎么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要阻止住他的疯狂杀戮。我知道这个人现在受了刺激心里对伊藤家族充满了怨恨。”迦叶禅师苦笑。 “他不但对伊藤家族充满了怨恨对你也一样。如果不是你的出现雾隐知秋那个疯子就不会受伤他不受伤那个人当时怎么可能会处于死局。不是处于死局现在的他就不会这么疯狂所以追求这些原因很大的罪孽都是你造成的。” “呵呵。我倒是宁愿他对着我来。”迦叶禅师苦笑继而再次皱眉。 嗡嗡…… 一架古钟随着风声出阵阵浑厚的响声古钟是这个小庙里唯一的东西。迦叶禅师抬头看了一眼这个陪伴着自己数年的古钟眼神苦涩。 难道我真的错了吗? “和尚也得吃饭也得花钱这并不是你的错。” 柳时元这个苦大师从地上站起身也看了一眼那个古钟眯看眼睛幽幽说道:“你和我一起去中国吧没想到你一个当代活佛却需要我今天来渡你一渡。” 那语音竟是充满了慈悲自有一种凄苦。

上一篇   第598章燃烧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