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金飞,你骗人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96章金飞,你骗人

金飞虽然没有参加厮杀双眼也是血红。 睡不着觉心里煎熬都让他的精神濒临崩溃的边缘随时都可能会因为紧张而昏厥怀里的雾隐知秋已经再次昏迷不知道是感觉到了父亲死亡的讯息还是真的已经再也坚持不住。 总之这是一件好事她没有看见爸爸的死状。 一颗满是鲜血的头颅被人扔了过来摔在金飞面前几米外在地上滚了几滚静止不动。 映秀君的脑袋面朝天眼睛睁得大大的上面还全是鲜血只是这一次已经不全是别人的还有他自己的。 他可能到死都没理解自己没有死在大宗师的对战中却死在了一柄手枪里。还是被一个小瘪三杀死。 怒问苍天太不公。 可是谁能回答他的话。 只有金飞知道为什么。 政治和权利往往都是一样即便是有时候商业也是一样根本就不是凭借单个人的实力也不是地位任何事物在足够强大的利益面前都显得可笑的渺小。 大宗师算什么怎么比的上伊藤家族的面子。 伊藤家族既然已经豁出去用全部家当闯入苦竹茅舍杀死金飞和雾隐知秋就一样可以杀死映秀。 映秀本是他们最后的一枚棋子虽然不知道这枚棋子是怎么得禾的可是毕竟是棋子。 当棋子不听话了自然只有被舍弃的一条道路。 像映秀君这样强大的人物为棋子听话的时候固然的一把干古杀刀可是一旦不听话了除了杀死实在没有别的方式。 映秀君死了。 雾隐知秋还在昏迷。 伊藤家族的黑衣人还剩下三千忍者也有数百冲杀更加激烈。 这一战从早晨直接到了中午现在却已经接近了黄昏。 挂在西天上的太阳都已经出现了酱红色映照在竹林地面上那些残值断臂那些有的凝固有的还在流淌的鲜血血流成河如果这里真的有一条河的话河水早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 残阳如血是真的血。 金飞这边剩下的能够依然厮杀的只剩下不到十个人完全聚拢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小小的包围因将金飞和他怀里的雾隐知秋抱在保护在里面。 小包围圈外面是一个黑衣人组成的巨大的包围围。 黑衣人杀手的长刀和斧头在不断的砍来一个黑衣人死了还有十个在后面顶替永远也杀不完似的。其中还伴随着个别高忍的突然袭击虽然没有大的伤亡却起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完全的被动局面。 绝对的死局。 早晚自己这几个人全都得死。 “你们谁又信心能杀出去?”金飞忽然说手指却在怀里雾隐知秋那柔顺的黑色长上轻轻捏揉着眼珠转的飞快正在想着什么事情。 “我在中国还有一群老婆孩子我这个人不是好人可是我却不想他们和我一样直到死也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金飞抬头语气严肃中带着一丝凄惨的苦笑:“我死了不要紧可是我不想他们跟我一样死的不明不白。” 别人还在厮杀可是耳朵却已经分散了一点注意力在他的话上。 只有蒹葭的嘴角一愣如故只有他知道金飞是在骗人。 他不想这些人全死在这里就因为他一个人死在这里这么多人他觉得愧疚所以他想骗这些人能走一个是一个。这样他死了也就安稳点。 金飞其实是一个心里很温柔很好的人只是表现的方式不同而已。 她是不会走的死就死死在金飞身边死在一块她已经很知足了。 “死在这里也是白死谁能回去帮我保护我的家人谁有这个能力就走别让我死不瞑目。”金飞忽然大声呵斥一声。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也没有人动厮杀依旧在继续。 一圈人的周围不断有黑衣人倒下已经很厚的一片尸体可是剩下地活着的黑衣人依旧不怕死的冲上来。 这些黑衣人此时也已经疯了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什么叫怕死了已经死了太多人自己的朋友兄弟全死在这里了很多人都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刺激的神经质了。 杀死眼前这些人。 是他们目前心里唯一的想法。 简单而干脆。 所以他们现在只知道往前玩命的冲锋挥舞着手里的武器砍在对方的身体上() 找那种沾染鲜血报仇后的快感。 每个人都疯了。 “金飞你骗人。” 一声大叫从人群外面穿来四个杀的全身是血的人影从黑衣人里愣是冲出了一条血路靠近了金飞。 青衣红袖波斯蔷薇四个曾经豪气干云江湖仗义的小青年两对男人的双目血红显然是哭过了。 看着面前四个人又杀了回来前后不到半天时间。 金飞忽然有点想笑又有点想哭。 妈的青衣怎么这么快就知道自己是在骗他这么快就回来了。 …… 回叙三个小时之前。 飞快和犀利的杀死三个高忍完成了自己离开的任务之后青衣回头眼神悲戚地看了一眼不远处金飞轮椅所在的地方。 他什么都没看见。 那里有错综复杂的竹子苍翠欲滴是唯——块还没有被鲜血沾染的干净所在。 想起金飞对自己的交代青衣觉得自己的肩膀上还有沉重的事情要做至少不能死在这里至少要先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他飞快的离开了苦竹茅舍的竹林身后女孩红袖波斯和蔷薇这一对也在杀死三个高忍之后迅的离开了厮杀的战场核心。 四条人影很快的消失到了竹林外漫无边际的荒草中。 伊藤家族当然不会放他们走无数的黑衣人马上追出了竹林其中有忍者掺杂在中间想要将青衣四个人杀死。 竹林里的人在厮杀之后就一个都不能活。 这是伊藤家族下的命令。 是死命令。 下面的人在彻头彻尾的贯彻执行。 本来如果是平原的话青衣几个人是走不掉的就算走的了一个两个也至少要留下两具尸体。 可是苦竹茅舍这里本就是一片丘陵山脉人烟罕至外面包围的全是漫无标记的荒草荒草足足有半人多高高的足可一人多。 正好给四个逃离现场的人提供了隐蔽的背景。 四条人影在荒草中传来传去逐渐远离。 后面偶尔分散追来的黑衣人或是忍者面临的永远是四把漆黑没有光泽的镰刀镰刀没有光泽却杀人不见血。 漫无边际的荒草地半人多高的荒草遮天蔽日的伸展到远方。 一百多伊藤家族的黑衣人杀手其中掺杂着二十多个忍者迅的穿见了荒草地追杀四名创出竹林的青年。 草地太大了大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追。 无奈在一个领的吩咐下这些人分成了数个小队四面八方的追去他们以为每一组至少有二三十人纵使不能杀死四个青年也绝对有时间召唤自己的同伴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不能让对方四个人离开这里。 至少不能活着离开。 青衣红袖四个青年男人没有敢分开他们清楚知道后面的有人在追杀自己一旦分开想要再见面也许就再也看不见了。虽然分开逃走的机会大点。 谁也不愿意丢弃谁。 四个人如灵活的豹子在草丛里穿来穿去纵横交错不敢走一条直饶 其中遇到两股追杀的黑衣人每一组都是二三十人。 伊藤家族的人追杀没有任何顾忌都是选择最直接的直线距离概括了方圆最大的范围就是为了找到青衣等四人。 “散。” 青衣弯腰蹲在漫天荒草中第三次说出这个字。 然后四条人影如幽灵一样向着四周散去。 巧妙的将第三组追击上来的黑衣人袭括不给对方任何思考的机会也不给对方呼唤同伴的机会。 手中漆黑无光的镰刀带着死亡的弧线干净利落的收割着一条条人命十秒钟不到荒凉的草丛里就多了二十三条鲜血淋漓的尸体。 这样的尸体草原的深处还有两片。 都是很凑巧追上了青衣等人的伊藤家族黑衣人杀手他们是幸运的因为他们终于追击上了对方可是他们也是不幸的。平时嚣张跋扈的他们在青衣四个人的手里就像是四条死狗一样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 连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先是现自己的同伴身体咕咚一声摔倒在地上脑袋滚到一边然后就是自己的脑袋根本不分先后。 青衣四个人在处理完第三组黑衣人杀手之后终于顺利的离开了苦竹茅舍。 四个人在不远处的一个丘陵山脚站住了脚步互相看了看每个人都是一身汗水加汗水说不出的狼狈像是从鬼门关闯回来的魔鬼。 青衣站在一处高处看着漫天的荒草。 那是苦竹茅舍的方向在这里只能看见竹林的模糊影子距离少说也有了三四公里了就算是伊藤家族的杀手再追来也绝对不会多。 既然现在还没追上来就应该不会追来了。 四个人都心里松了一口气。 “老大下面去哪里?” 四个人力另外一个青年问站在石头上的青衣。 两男两女青衣和红袖波斯和蔷薇蒹葭留下了金飞身边送死玩命在来的路上就已经不幸的死了。 至于藏獒“青衣的嘴角微微一苦没去想这个到最后竟不能志同道合的兄弟。 “回中国先去神户然后想办法尽快坐飞机回国。”青衣冷静地说脸上的鲜血被汗水冲成了一绺一流的看着很恐怖像魔鬼 他从石头上跳下来率先向着草丛走去方向是神户的方向。 另外三个青年就跟在他身后默不作声的走着他们都知道青衣说的意思回中国告诉金飞不幸的消息然后尽自己所能保护金飞身边的妻子儿女的安全至少自己能活着就不能让金飞身边的人再有任何损害。 可是青衣的脚步只是走出了几步身后三个人就看见他的身子猛然一颤站在了原地睁着眼睛脑袋刷的就扭头看着后面三人。 那充满鲜血的双目睁得大大的吓了后面三个人一跳。 “妈的上当了。金飞在骗我们。” 青衣一声大骂闯出了竹林现在安全了他的脑袋也清楚了不像是先前在竹林里到处是厮杀到处都是血腥根本就不能安静下来思考。 安静下来的青衣绝对不是白痴一下就明白了金飞让自己离开的意思。 红袖三个人脸色一片茫然看着青衣还没明白青衣嘴里说的是什么意思。 “谁带着手机将这里的消息告诉厦门的人告诉狼盟就够了。”青衣看着蔷薇和红袖。 他们是在执行特殊任务一般身上绝对不会带任何的通信工具只有女人才会注意这些细节女人的身上手机永远都不会离开就像是女人的化妆品一样。 对于女人手机其实也是一种饰和化妆品。 蔷薇摸出手机开始拨打中国的号码这里距离苦竹茅舍足够远已经不再被屏蔽讯号马上就接通了。 在接通的那一瞬间蔷薇的脸色就苍白了。 他看着青衣那已经流出了眼泪的脸色四个人这一刻已经全部都理解了金飞的苦心。 也知道蒹葭为什么没有跟出来因为她是唯——个看出金飞心思的人。 “快打说的越快越简单越好不用详细只需要把事情交代一下就行。”青衣的语气出奇的平静像是什么事都没生一样。 可是他脸上的眼泪还是刷刷的怎么都止不住金飞竟然骗自己而自己竟然真的相信了这什么事啊? 电话只用了一分钟就结束。 青衣默默地抓过蔷薇手里的手机深深地看了这个女孩一眼然后一咬牙将手机在石头上摔了粉碎。 “回去不管金飞还有没活着咱们都不能走他活着就跟他一块拼命他要是死了就陪葬去。谁愿意走?” 青衣脸色阴寒地说手里抓紧了漆黑镰刀谁要是敢走他就杀死谁藏獒要是在这里他一定会杀死那个“叛变了”的兄弟。 如果有藏獒玩命也许不会死。 另外三柄镰刀悄无声息的晃动了一下四条人影再次冲进了漫天的荒草中迅的隐没身影。 逃走的时候是想活命走的迂回路线可是现在回来的时候却走的直线所以走的很快。 一路上只遇上一组倒霉鬼黑衣人杀手全都被害破了喉咙。 东方乌龙龙做传授的镰刀只有一个作用镰刀本是用来害草可是龙傲传授的镰刀只用来害破人的咽喉。 四柄镰刀在青衣等几个人手里完全挥出了应有的作用。 每一次挥动都伴随着一个生命的流逝都伴随着一个人委顿身子双手抓着咽喉跪在地上“那是死神的镰刀”

上一篇   第595章一声枪响

下一篇   第597章古怪的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