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第一波攻击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81章第一波攻击

这些冲进竹林的黑衣人前一刻还显得小心翼翼可是一旦冲入了竹林现没有什么意外霎时间出一声大叫疯狂的冲进去直奔苦竹茅含。 几乎是同一时间惨嚎声在竹林边缘此起彼伏的出现了。 先前只是一两声。 紧接着就是大片的惨叫其中伴随着厮杀声。 雾隐知秋的脸色冰冷带着苦涩站在原地脸色冷漠中带着一抹无奈。 喊杀声在继续在外面虎视眈眈的四千黑衣人也终于大步伐的闯进竹林看来伊藤家族的带头人这次是下了死命宁愿失去这些人的命也要杀死金飞。 几道鬼魅如同幽灵一样的光芒在林中一闪而莫。金飞眼尖看出是石井姐妹和青龙三姐妹雾隐挑花此时也已经消失在竹林深处她离开一直暗恋她的破空当然也跟了去。 金飞的身边又剩下了三个人雾隐知秋和两个孩子。 有雾隐知秋在没有谁可以伤害金飞。 可是现在雾隐知秋到底有没有恢复金飞也不知道只有雾隐知秋自己才清楚。可是她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担忧似乎心里很相信那些三十六个忍者能够阻止五千人的步伐。 喊杀声还在继续似乎有无数的人在这一瞬间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或许在那些上位者眼里这些人的命根本不值钱。 杀声很响亮却很短暂。 雾隐知秋带金飞来的这个地方明显事先想好了一切这里靠近竹林边缘可以清楚看家外面生的一切却不会有黑衣人闯到这里。 他看见。 四千黑衣人浩浩荡荡的冲进了竹林其中有更多的忍者大多是中下阶的忍者从隐藏中现出身来将身子混在黑衣人中忍者的身上穿的也全是黑衣准备动致命的一击。 可说这些人的闯进是杀气腾腾气势吞天。 可是就是这些杀气冲天的人在冲进了竹林不到十步之后就遭遇了意想不到的攻击无数人成片成片的刀下。 竹林里像是隐藏了无数的神射手竹箭准确而犀利的刺入了闯入者的身体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死的最快也是最多的正是那些现出身来的忍者竹林昏暗昏暗中偶尔出现的高级杀手总是能够目标明确的刺杀死一名或者两名低阶忍者然后再次隐藏在昏暗的竹林里。像虚无缥缈的幽灵一样。 那一柄柄泛着清冷寒光的死亡长刀如同带着某种魔咒根本就不给目标躲避的机会。 忍者修习的多是忍术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刺杀暗杀正面对敌的水平完全不在行可是竹林里隐藏的那些致命杀手似乎完全了解这些忍者的软肋一次一次的偷袭。 一条一条生命的离奇死去。 竹林只进了不到十米黑衣人已经倒下了一大片忍者却消失了几乎一半。 四千多人如洪水一样冲进的快退出去的更快。 哗的冲上来呼的一下又跑出竹林。 一个一个忍者脸色苍白眼睛里全是自己同伴刚刚离奇死亡时那不解和不甘心的眼神充满了恐惧的眼神让这些活着的忍者心里阵阵恐慌再也不能保持冷静的大脑。 这面对到底是什么样一帮金子手啊? 所有人心里这样想。 “回去吧白天他们不会冲进来了。”雾隐知秋叹口气转头看着金飞说道语气里有说不出的无奈凄凉。 金飞点点头他也知道雾隐知秋说的对刚刚这么一下就这么大的损失对方估计只要不是真疯子就绝对不会再这么傻哟冲进来了。 就算要闯也会等到晚上借助夜色的掩护。 雾隐知秋默不作声走到轮椅后推着轮椅的后背慢慢的向着苦竹茅舍的方向走去。 来的时候金飞没注意只是跟着雾隐知秋的脚步走这次回去就不同了现在的金飞注意到了雾隐知秋走过的路线。 她走的很随意可是金飞却依旧注意到了一些细节。 偶尔几个奇妙的拐弯让金飞忍不住四处看了两眼后面的雾隐知秋。 雾隐知秋淡淡的点点头。 金飞终于确定这个竹林里隐藏着强大的机关怪不得三十刀个忍者就可以轻易阻挡住五千多人闯进来。 几人又走了几步雾隐知秋像是故意的路线转移到了刚刚被闯进来的方向。 那里不时有一两个黑衣忍者真在低头忙着什么金飞仔细一看原来是在装设临时的机关以备后面的进攻。 见到雾隐知秋的身影这些忙碌的身影赶紧站直了身体面对雾隐知秋低低的行礼在她走过的时候尊敬地叫道:“圣姑。” 这三十六个人全部都抓去了脸上的黑布金飞看见黑布下是一张张鲜活年轻的面孔都是那么年轻那么鲜亮。 他们的眼神都很清澈也都很坚定。 似乎只为了杀人而杀人并没想到底是为什么。 看着这些鲜活的面孔金飞忽然觉得心里很愧疚。 都是因为自己一个人就牵连进了雾隐知秋也一下牵扯进了这么多的年轻人。他看的出这些年轻人伸手都是高忍甚至有几个已经到了特忍的级别却没有一个达到忍的界限。和大宗师一样忍也是一个瓶颈。 一般的忍者纵使再努力再有天分一辈子也不可能到达不然日本也不可能是现在这样一种光景。 试想一千个忍如果组织成一个杀人小队想要刺杀哪一个国家的元不是轻而易举?那简直已经不是强大只能说是恐怖。 而这三十六个年轻的面孔此时却要面对至少五千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利用建设的机关阻止这些人闯进来。 这是多么大的一项艰巨任务。 三十六个人终究还是有人受伤了。 走到竹林深处的时候金飞看见四个一个黑衣人正在啃着干涩的面包面无表情他咬的咬牙切齿。 因为他身边两个同伴正在给他包扎伤口他的肋骨上刺入了一柄刀足足断了两根肋骨。可是他只是咬着牙。 包扎的两个同伴身上也多少带着伤他们在互相包扎其余没有受伤的人都在忙碌着布置机关现在这种特殊时候根本没人会注意到他们伤势的多重。 三十六个忍者都是高忍和特忍可是对方毕竟有五千多人其中还有五百左右的忍者一起冲进来的架势一点也不小。 对方的队伍里也有高手并不都是蹩脚的角色。 三个人看见走过的雾隐知秋都站了起来停止了手里的动作脸色平静可是眼睛闪着对雾隐知秋的狂热崇拜。 “疼吗?”雾隐知秋冷漠地问像是一点都不关心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责任。 “不疼!”那咬着面包的青年抬头龇牙一笑牙齿咬的紧紧的脑门上青筋都蹦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