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娘家人来了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79章娘家人来了

苦竹茅舍的深夜一贯的清冷只是今夜这里更多了一丝肃杀。 茅舍里只有四个人金飞雾隐知秋莲儿和须佐流云青龙三姐妹和市井姐妹依旧在竹林外围注视着外面的一切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雾隐桃花已经按照雾隐知秋的吩咐去搬救兵了一直都没有回来不知道出去了没有。 打莲儿也去休息之后金飞一个人坐在轮椅上眼睛有气无力地看着外面的广场他的脑袋里现在很乱一团乱麻。想家里的女人和孩子想自己的大哥金峰想小妹金雪。 如果这次自己真的不能幸免就永远再也看不见这些人了。 外面的风刮了一夜金飞就坐在轮椅上呆了一夜。 当天蒙蒙亮苦竹茅舍里休息的另外三个人洗漱完毕走出来都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见鬼了。 金飞的脸色说不出的灰白双目布满血丝显得有些沧桑更有些狰狞。 莲儿紧紧的抓着金飞的手臂死也不松开眼窝里有泪珠在隐现不过却倔强的没有流下来叔叔不喜欢莲儿哭泣她一直都记得这句话。 金飞没有理会莲儿的关切和不舍他已经顾不上。 抬头看了看雾隐知秋眼底那深深的震惊金飞的嘴角微微勾起想笑可最后也没笑出来。 “走吧!”金飞对莲儿示意莲儿轻轻的“嗯”了一声平稳的将轮椅挪到外面平地推着轮椅向竹林的深处也是边缘处走去。 “哎!”雾隐知秋在后面轻轻叹了口气什么没说下一刻已经脸色决然手中紧紧握住千古的杀神之刀布都御魂有些不舍和歉然地看了身边须佐流云一眼也抬头决然的跟在金飞的轮椅后面几米外。 还没走到竹林边缘就已经感觉到了那冲天的杀气以及外面那影影绰绰的车辆和人影若隐若现。 苦竹茅舍虽然只是一片竹林却也是依山傍水一面根本不能通行然而剩下的三面里真正能够当作路来行走的也只有一面。 就是金飞此时走出来的这一面不然这么大的竹林想要围堵起来还不是那么容易。 成干上网的黑衣人闪烁着无数的刀光。 金飞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震惊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竹林外竟然有这么多人他更加想不到神户组的伊藤家族会有如此大的号召力。 虽然人数肯定到不了一万但是那一丛一丛的人影黑压压的一大片一大片却让人的心里不寒而栗。 气势有的时候可以决定一切尤其是在对阵打仗的时候。 毕竟这个世界上像古代曹操那种背水一战的场景并不多。 金飞回头惊讶地看了一眼走到自己身边下一步就会越自己走出去的雾隐知秋心里终于知道这个疯女人在日本有着怎样的地位让人是如何的忌惮。 “对方现在外面有五千多人确切数目不清楚。”一个娇小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金飞身后正在隐藏在竹林边缘小心监视外面动静的白虎。 白虎的心思最缜密也距离金飞所在的地方最近所以她出来向金飞汇报眼前的情况最合适。 金飞微微皱眉没说话。 “先前还出现了大批忍者只是现在却奇怪的都不见了那些忍者数量在五百左右其中特忍有八名高忍五十名剩下的全部为中下忍没有现忍。”白虎继续说完然后身子一飘悄无声息的再次隐没在竹林里。 没看见忍? 金飞眉头更加皱起他绝对不会相信伊藤家族不存在忍这种日本除却大宗师之外最极端的强者高手应该是隐藏在暗中并未被白虎她们现。 中下忍最多金飞却并不如何担心这些忍者虽然很强大可是也得分对谁而言。金飞身边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轻易解决掉她们。 只是金飞心里现在最郁闷的是这些忍者修习的忍术五百多人的忍者昨夜之前还活生生站在眼前今天早晨就奇怪的消失了鬼知道这些忍者现在藏在什么地方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一定就在竹林附近绝对不会远离这里。 何况外面还有如此之多的黑帮分子五千人!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天知道伊藤家族怎么能够聚集起来这么多的恐怖分子政府还波咱追查。 就在金飞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雾隐知秋的身影携带着一身杀气已经出现在了竹林边缘像犀利的刀子一样竖在那里。登时让外面那些黑衣人吓得一阵急剧后退他们眼神里的惊恐慌乱说明了面对雾隐知秋时的内心胆怯。 是啊一个正常人谁敢跟一个大宗师叫极啊? 而此时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走出人群手里空空什么都不拿径自向着雾隐知秋走去距离很远可是金飞依旧看的出这个青年脑门上不断流下来的汗水。 可见他走出这段距离到底用了多大的毅力既然如此恐惧可是为何还要走出来这真是要人想不明白。 金飞静静的坐在轮椅上身边一左一右是莲儿和须佐流云这小男孩儿似乎是被雾隐知秋叮嘱过雾隐知秋向外走的同时他就走到了金飞的另外一边手中一柄竹刀抓的紧紧的眼神犀亮地盯着外面背后拴着一根丝带上面足足捆着五六把竹刀。 那青年站在雾隐知秋面前姿态很恭敬似乎小声地说了些什么然后静静的站在面前等待大气不敢出的样子。 足足过了五分钟金飞看见雾隐知秋微微的摇摇头。 那青年顿时汗如雨下站在原地什么都不敢说直到等雾隐知秋转身走进竹林那青年才忽然松了一口气下一刻便疯一样的往大部队里冲了回去。 青年只是奔出了一半路程距离大部队还有数十步距离的时候身子猛然摔倒在地。 一道模糊的身影鬼魅一样的出现又鬼魅的消失留下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 于此同时竹林的边缘出现了一个身材修长全身都包裹在黑色忍者服里面的人影人影的双目如电转身看着不远处那千军万马竟是丝毫也不担忧一种自内心的自信缭绕全身。 人影忽然打了一个口哨口哨嘹亮而短促像是鸭子在欢叫的时候被人砍断了脖子。然而随着他的叫声竹林的边缘便从虚空中出现了一排几十个同样身穿黑衣的人影。 一样冰冷没有温度的眼光轻蔑而无情地盯着面前千军万马将竹林保护在身后。 “终于来了。” 雾隐知秋此时回头看了一眼终于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