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满身鲜血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76章满身鲜血

暮色阑珊说不出的旖旎幽静。 雾隐知秋站在一株翠竹下抬眼顺着金飞的目光看去副黄色的柔和光线穿透了茂盛竹枝竹叶落在脸上只有一些淡淡的温度。 说不出的宁和。 金飞说的没错即便是自己就住在这里一住就是五年之久可是却从未像是今天这样心态轻松的在竹林散步吹吹轻微的竹林风看一看这斜阳中的黄昏。 为了追求武技的更高境界她委实失去了太多。 作为一个女人未尝不是一种遗憾!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轮椅上的金飞却见金飞他起头一脸的温柔笑容只是双目中没有焦距显然心神并不在这暮色黄昏中的美景里面。 与先前一刻说起莲儿时候那种得意完全不同此时的金飞像是一个儒雅的才子像是古代流传下来的谦谦君子。 可是雾隐知秋心里比谁都知道眼前这个姿态祥和的男人绝对跟君子和才子扯不上边说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还差不多。 “你在想什么?”雾隐知秋忍不住地问道因为她很少看见金飞会有这样的时候。 “想女人。”金飞自嘲一笑脸色依旧祥和他想起了小玉小气了萧菲菲想起了张媚儿那火辣辣的身子也不知道她们现在做什么有没有会想起自己。 雾隐知秋无声一笑不再说话去中国时间不多却也对金飞多少有了一些了解知道他嘴里的女人是那些围绕在他身边各色缤纷的奇女子只是她依旧想不通那么多美丽出色的女子怎么就会喜欢上金飞这么一个俗人? “对于三菱家族这次的协议你有什么看法!”金飞明显不想在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一张嘴就转移了话题。 “答应的太痛快有些不正常。”雾隐知秋微微皱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眉金飞现雾隐知秋在皱眉的时候很有女人味像是幽怨闺中的怨妇只是却比那些怨妇更加明眼亮丽。 “我现在甚至猜出那个中川之一回去之后中川村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金飞一笑。 “是什么?” “不告诉你!”金飞又是狡猾一笑抬头看雾隐知秋:“除非你让我亲一下。” 一脸迫切的雾隐知秋脸色霎时一寒扭开脸去。金飞这人就是不能给他好脸色不然定会得寸进尺她明明知道为什么会忘记了? “旺苍云不能白死如果我猜的不错三菱家族的中川村一定会利用旺苍云的死来大做文章!”金飞微微苦涩一笑他就知道和三菱家族的谈判不会这么简单日前虽然看似简单完成可是他清楚知道隐藏在背后的强大危机。 “旺苍云是甲贺流最权威的大宗师如果甲贺流知道他们精神支柱已经死了至少有一半的人会疯!”雾隐知秋叹口气她本不想杀死旺苍云毕竟旺苍云也是五大宗师之一日本不大忍者却不少可是能称得上是大宗师的人也只有五个人。没想到却有一个人死在自己手里。 “如果计办不出意外明天这个时候中”村一定会把这个消息公布给甲贺流。“ “难道他就不担心跟你的合作!”雾隐知秋微愣。 “合作已经达成了而且还是在三菱家族如此吃亏的情况下中川之一答应的那么干脆我就猜想不对劲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中”村似乎吃准了就算是现在甲贺流的忍者找我麻烦我也不会去找三菱的霉气。“金飞两眼射出两道寒光嘴角阴冷的笑着如同恶魔! “可是中川村一定没想到你根本不是什么君子!”雾隐知秋苦笑她现在太了解金飞了金飞绝对不是什么君子对于什么协议如果有用他可以尊重你可是一旦没用他会看做狗屎! 金飞抬头看了看面前一身黑色长衫的雾隐知秋反问:“你难道以为我会真的返回这协议?” “难道你不会吗?如果甲贺流动手的时候这明显就是三菱家族的手脚你会当作什么都没生?”雾隐知秋一脸确定语气里却有苦涩。这个人就会把日本现在的布局完全打乱可是自己却还得保护他的生命不能为国家做什么。 “既然连你都这么认为那就更不会错了!”金飞哈哈一阵大笑似乎很开心。 雾隐知秋愣愣地看着金飞此时她反而有些怀疑金飞下面的动作了。 “甲贺流应该明天才会知道三菱家族的中川村不会傻到现在就马上告诉甲贺流那样等于是在对我挑战。所以等甲贺流开始对我下手的时候至少得明天晚上的事了所以说我现在还有时间!”金飞奸诈的笑着。 “??”雾隐知秋看着金飞对于金飞嘴里说的话一点都不明白他嘴里说的时间指的是什么? 金飞似乎是看出雾隐知秋的疑惑摆摆手示意雾隐知秋推着轮椅俩人转身往回走去一边解释道:“既然明天晚上甲贺流才会对我下手那明天上午我就离开日本呵呵我看甲贺流到时候怎么求证旺苍云的死找不到我看三菱家族又怎么向他们交代? “你真的决定离开?”雾隐知秋一愣在她眼里金飞可不是什么胆小怕事的人这一次要是真离开就说明认输了这一辈子都绝不会再踏上日本这块地方。 一想到金飞这辈子以后再也不可能踏上这片土地雾隐知秋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出现了一丝淡淡的失落和惆怅。她刻意的把这种不应该出现的感觉给压制了下去。心里对自己说走吧走吧走了也好至少不会每时每刻都伴随着潜在的危险。 “我想要的东西已经达到日本在中国南部的商业渗透最大的就是东京四大家族如今铃木家族已经名存实亡在骤然失去家主后能够在四大家族里存活都是一种奢侈。下野家族和空照神社根本就是我的盟友现在再加上三菱家族的这份协议我想要的东西已经达到了。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我还留在日本做什么这里可不是中国并没有什么我特别在乎的人和事物。” 金飞幽幽地说道。 俩人一路无言的回了茅舍广场上静悄悄的只有须佐流云一个人在那里默默无语的傻傻站着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双目无神连姑姑的走进都没有看见。 金飞想走雾隐知秋心情也是有些不解的惆怅。 然而金飞却走不了了。 一道忽然从竹林里本来的粉红色人影吸引了广场上三个人的江意下一刻满身鲜血的雾隐挑花已经脚步踉跄的站在几人面前面色惶恐胸口急剧的起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