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我梦游喜欢去别人的床上睡觉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73章我梦游喜欢去别人的床上睡觉

莲儿的不屑让须佐流云心里说不出的郁闷他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茅舍里面对古琴端坐的姑姑嘴唇动了动最后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倒是想去问姑姑要来那干古传承的杀神之刀布都御魂他相信自己手里有了杀神之刀一定可以击败面前这个不自己还嚣张的小丫头可是他不敢去要。 须佐流云心里其实对这个美丽狂傲的姑姑很是有些忌惮。 姑姑说杀神之刀带着魔咒自己还不能驾驭这把妖兵之称的神兵除非自己可以完全控制自己心底随时都可能爆的杀意。 昨天的一番杀伐他心里对自己的强大更加有了信心可是须佐流云却从姑姑的眼神里看出了她对自己的不满。 姑姑是这个世界上自己唯一的亲热须佐流云对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在心底有着最崇敬的崇拜。 “就算我没有神兵我也一样可以击败你。你不要得意不要忘记我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难道你忘记了昨天我伸手有多厉害你可是一个人都没有杀死嘿。如果你不是手里有我们日本的十握剑你一招都打不过我。”须佐流云一脸高傲的抬头看着莲儿也是一脸不屑他对自己的实力同样有很深的自信。 激将法八岁的小孩子已经可以用的随心所欲。 可惜他面对的是莲儿这个外表只有七八岁甚至连金飞都不知道她真正年纪的女孩。 莲儿嘴角一撇:“小屁孩就知道用激将法了告诉你这一招没用。”他晃了晃手里的十握剑满脸不屑看着须佐流云:“有本事你就从我手里抢走这把剑不过我事先提醒你如果不小心被我杀死了算你倒霉。” “你等着我就用竹刀对你的十握剑。”须佐流云从身边重新摸出一柄竹刀竹刀在手小男孩身上的气质就变了说不上杀气冲天却是一片肃。 整个人就像是变成了一把刀刀锋所向就是面前十步之外的莲儿两只眼睛死死盯着莲儿的眼睛忘却了一切全部心神都集中在手中的竹刀。 不动则已一动惊天地。 距离俩人不远处的竹林下站着一个俊逸到邪魅的青年脸色空冷是那个叫做破空的青年暗恋雾隐挑花曾经一举击杀扶桑一忍的狂傲青年专修武技是和雾隐知秋一样在日本的另类也是唯——个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可以轻易进出苦竹茅舍的青年男人。 似乎只要能出入苦竹茅舍的人都沾染了雾隐知秋一个天大的毛病那便是狂傲如同着魔杀意冲天。 一个一个都是疯子。 破空的眼睛自从一出现就始终盯着莲儿看他很清楚须佐流云的伸手即便是手中拿着十握剑一般人也休想斩断他手中竹刀那些死去的黑衣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可是面对莲儿须佐流云每一次出手都像是自己将竹刀送到对方的神剑上去咔嚓一声就碎了干净利索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接连三次都是一个情形。 身处其中的须佐流云并未觉什么不对他只是觉得对方依仗十握剑的锋利可是作为旁观者的破空却看出这个小女孩似乎有一种先天的预感好像她根本就知道须佐流云那一记进攻里面到底那一招是真轻松便能拦截而上。 好恐怖的小女孩。 破空的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 他觉得这个小女孩真是好恐怖即便她还没有真正施展一招攻击性的进攻但是破空已经知道须佐流云这个狂傲的孩子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就算换做是自己也不一定能够将手握十握剑的莲儿击败。 “你的手还是不能动?”苦竹茅舍里面的金飞从外面收回目光看着端坐在自己面前一直都不动不响的雾隐知秋。 雾隐知秋面前是一架古琴一架来自中国的传统古琴一般的古琴只有七根弦可是面前这架古琴却足足有九根充分说明了这架古琴的古老和不普通。 雾隐知秋就端坐在古琴前眼神低垂一动不动脸色平静如常她的双手就悬浮在古琴上方半尺处却始终没有落下去。 一柄干古神刀挡住散热武器出的子弹即便是雾隐知秋也不行虽然勉强挡下双手却暂时失去了知觉本以为休息一夜就会好没想到今天一早起来却现更加严重了这双手看着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雾隐知秋自己却敏感的觉察到如果此时自己出手武技连一成都挥不出。 是无奈是悲哀。 她抬头看着金飞嘴里轻轻一叹:“都是因为你。” 这就是最好的回答了金飞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了雾隐知秋双手的不灵活虽然她的面色依旧那么平静但是金飞就是能够看地出来 “如果是这样那我岂不是可以在这里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了?”金飞一笑笑的有些阴险。 雾隐知秋心里一凛嗖的抬头:“你想在这里做什么?” “不做什么。”金飞扭头看着外面答非所问:“你教出来的这个小家伙果然跟你一样毒辣也没有人性昨天看见他杀人我还以为自己见鬼了。” 雾隐知秋丝毫都不被金飞的话影响依旧冷冷地看着他:“如果你敢在苦竹茅舍的竹林里做犯禁的事小心我会杀你。” “你不会杀我的。”金飞很自信地笑道:“你跟我说实话如果现在出现什么意外你的伸手还能有多少成算?” “一半。”雾隐知秋一愣见金飞那不信的眼神和揶揄的目光终于无奈叹口气:“时间久了我不知道不过现在我只能挥出一成的武技这还是我拼命的情况下。枪械的力量果然不是人能够承受的住。” “那是不是说如果今天晚上我偷偷跑进你的房间你也不可能杀死我?”金飞又问。 “你想干什么?”雾隐知秋吓了一跳紧紧盯着金飞。 “没什么我只是有梦游的习惯梦游的时候经常喜欢去别人的床上去睡觉以前我还担心你会对我动手不够我现在不担心了。 “你…… 虽然明知金飞说的是笑话但是雾隐知秋依旧被弄的一阵心中忐忑眼睛死死盯着金飞的眼睛想判定这个家伙说的话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成分是开玩笑。 可惜金飞已经扭开头看着外面。 一队人影出现在苦竹茅舍外面的广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