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你是男人我是女人,一样吗?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72章你是男人我是女人,一样吗?

荒草中的枪声突兀的让人心里寒。 然而一连串的惨叫声随着这一片密集的枪声马上传出同时后面的枪声变成了黑衣人的惨叫声。 这些黑衣人现那些被自己瞄准的目标在自己开枪的瞬间竟然消失了身影下一瞬间这些日标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一道道寒光带着红色的弧线划过带走了无数人的生命。 唯一没有闪避的是车顶上的轮椅然后轮椅上那人的脸色依旧平静注视这里的黑衣人就看见一团黑影闪过三声尖锐的声音穿过散子弹竟然掉落在车顶上慢慢的滚下车顶落在地上。 那素黑色长衫的女人的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柄带着魔咒的长刀。 杀神之刀——布都御魂。 所有看见这诡异一幕的黑衣人心里都是一片冰凉此时的他们终于可以确定眼前这个女人是谁了。 雾隐知秋。 可是此时已经晚了就算这些人想再离开也已经没有机会了。 杀戮在这一瞬间已经展开黑衣人中不断有人倒下那些先前还娇滴滴的美女此时都变成了恶魔尤其是其中三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每次当有人用枪瞄准她们的时候就消失那是忍术黑衣人都知道那种隐身术就是日本忍术中的忍术可是却无可奈何。他们不是忍者面对真正的忍术只能出刀面对远距离的枪械根本已经来不及。 三个一模一样俏丽的俏丽女子此时无疑成了让黑衣人最忌惮的角色一柄十握剑一柄妖刀蛇魂青龙纵使手中没有神兵却更加狠辣每一次素手一仰都是伴随着一个黑衣人生命的消失。 雾隐知秋看着眼前这一切尤其是那个忽然奔出来的娇小身影手中的竹刀微微闭上眼睛。 这些黑衣人先前那么嚣张此时却犹如待宰的羔羊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她握着布都御魂的双手一阵轻微颤抖刚刚三法子弹纵使被她挡住可是热武器的力量绝对不是人能抵挡的她本能躲开可是却不能躲只能生生挡住此时的她双手已经完全麻木如果再有一子弹打来她就算能够现也挡不住。 不过现在她不担心这些了没有人再开枪能开枪的人都已经倒在了地上身子一段一段的不断抽搐。雾隐知秋悲哀的闭上眼睛不管怎么说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同胞此时却在自己眼前一个一个的死掉她再无情也是一个日本人。 杀戮完全是一面倒。 那些黑衣人往往是连对方的人都没看见就不明不白的死掉他们死的很冤枉。金飞的嘴角带着冷笑丝毫也不在意。 偶尔有一两个黑衣人会靠近这两车的周围似乎是想要亡命的动一下致命攻击。然而每一个靠近这里的黑衣人都奇怪的身子委顿下去双手抱头痛苦不堪似乎受了什么伤害下一刻就会有一柄奇快的大剑砍在这个倒霉鬼的脖子上是玄武。 莲儿的身影始终漂浮在金飞的头顶嘴里不断的喃喃自语不知道说什么她按照叔叔的吩咐从没有杀人只是束搏住了他们的灵魂。 莲儿身上的异能除了金飞没几个人知道这些黑衣人更不知道直到死都不知道身上传来的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痛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杀戮很快的结束。 几个女子身子轻灵的出现在金飞所在车子的身边身上一尘不染一滴鲜血也没有像是刚刚这些人的死跟她们没有一点的关系。 只有须佐流云这个小男孩的身上带着无数斑驳的血液脸上也是肮脏的很嗜血杀戮的他并不是一个喜欢躲避的人他骨子里就很喜欢鲜血的味道。 须佐流云一脸冷笑地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然后走到车边看着车顶上的姑姑甜甜一笑只是脸上带着无数鲜血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八十个黑衣人全死了死的不能再死除了很少几个其余的人都变成了残值断臂从魔鬼岛上走出来的青龙三姐妹只要一出手即便是最温柔可人的白虎也是心狠手辣到不能再残忍。青龙纵然稳重可那是在正常的时候是在金飞面前的时候一旦出手青龙最仁慈的一招也是将对方的脑袋砍下来。 雾隐挑花和石井姐妹相比较这三人算是比较仁慈的了不过身为忍者也都是一些残忍的角色何况还加上一个天性里嗜血的须佐流云。 “走吧这些现场自然会有人来处理的。”金飞坐在轮椅上淡淡地说眼睛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雾隐知秋轻轻一笑伸出手在他的胳膊上拍了拍。 一行人刚刚来开荒草的深处就冒出了六个脑袋为的一个竟然是一个红衣女子龙家十二月里的红月他身后五张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孔龙家最高端的五个死士。现在唯一的命令就是保护金飞的安全。 “少主也真是每次都把事情弄的这么难以收拾。”红月揉了揉额心扫了一眼现场的残值断臂“别管谁想办法处理了这些脏东西不然少主会生气的。” 时间过的很快金飞走进苦竹茅舍已经一天。 今天苦竹茅舍里除了雾隐知秋和两个孩子金飞已经把青龙一些人都打出去注意动静了他相信应该就是金飞最迟就是明天东京的三菱家族一定会有人来见自己。 茅屋前的空地上须佐流云正在一连郁闷的瞪着面前那个只有八岁就倾国倾城的小女孩眼睛狠狠地盯着莲儿手里的十握剑这是武儿在知道莲儿要跟须佐流云比试后借给她的虽然玄武有时候看着莲儿和主人那么亲密心里不爽可是莲儿毕竟是自己人。玄武一直都很护短。 给莲儿十握剑就是让他用这个神兵好好教训那个嚣张不可一世的小屁孩。 “你手里的拿的是我们日本最厉害的神兵十握剑而我手里拿的是竹刀你觉得这样比试公平吗?”须佐流云一脸的不屑他手中的竹刀已经断了三把了每次只要一出手就会断连一招完整的攻击都挥不了。好在他竹刀够多可是却也禁不住总被莲儿的十握剑砍断。 竹刀就算是再结实也绝对比不上十握剑的锋利。 “你是一个男人我是女人这样公平吗?”莲儿不屑冷笑意思很明显输了就输了输了还不承认哪有一点男人的气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