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69章

大宗师也会动情? 金飞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疼痛在一瞬间传遍了全身他自己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刚刚自己竟然会忘记了疼了? 天早就黑了此时就是连月亮都快看不见了。 金飞坐在轮椅上却睡不着浑身都疼让他甚至放弃了去床上躺着好在月色窗前还有一个陪着自己的人还是一个女人。 窗户前是一张沙雾隐之秋盘膝坐在上面像是一个菩萨闭目养神金飞看的就是雾隐之秋的身影已经到了深夜雾隐之秋并未离开这个房间她也在担心万一甲贺流的忍者目前就已经知道了旺苍云的死讯查到这里的话凭照金飞现在的状态如果没有自己在他身边保护必死无疑。 对于她的好心金飞一笑置之。 雾隐之秋也是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一个很美丽的女人。 是人都有感情雾隐之秋当然也不例外。 雾隐之秋的身影很美即便是不去看她那张倾国倾城的俏脸依旧可以从身影上看出这个女人的美丽是那种恣意张扬的冷艳却远过萧蕾蕾。 “如果你再这么看下去我会马上离开这里。” 雾隐之秋忽然睁开眼睛两道寒光射在金飞的脸上一股煞乙。 金飞一个尴尬的苦笑马上抬头看着头顶的房顶:“你没偷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既然允许你偷看我却不允许我看你这不公平。” “我没有偷看你。”雾隐之秋冷冷地说忽然预期有些扭捏:“是你的呼吸说明了你的心事心思如此龌龊。” “呵呵。”金飞一小没说话他知道自己刚刚在偷看雾隐之秋的时候脑袋里想了什么有些正常的反应再正常不过。 不过没想到却被这个精明的女人现了心里有些微微的一赧便没说话。 “睡觉吧。”金飞微微闭上眼睛强自忍耐着自己身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上那酸酸的疼痛说真的现在他的身上那种疼痛已经远远没有先前那么疼了。这并不是伤势见好的迹象而是因为疼的已经麻木了神经都出现了麻木的迟钝这是一种很不好的现象金飞当然清楚他相信雾隐之秋也清楚这一点可是俩人谁都不说。 金飞要面子不想在一个女人面前丢了面子雾隐之秋却是心里对金飞刚刚的龌龊心里有些愤恨宁愿他受些折磨。 ………… 三菱家族的家主中川村现在觉得很郁闷或者说是很懊恼和窝火。 旺苍云死了日本的五大宗师之一的旺苍云竟然死了这个三菱家族豢养了无数个年头的老家伙竟然临死都没能帮的了自己最后一个忙不能给三菱家族解决最艰难的问题。 这些年的消费岂不是全浪费了? 他低头看着手头上的一封信嘴角苦笑连连。 神户苦竹茅舍! 这么看来那个金飞确实与苦竹茅舍的雾隐之秋大宗师有些联系甚至是很大的联系。 竟然将约会的地点改在了那里。 “家主我看着金飞一定有阴谋您不能去。”身边的人开始小心提醒此时能够安稳的站在这个房间里的人绝对是三菱家族的核心人员。说话的这人便是中川村的堂弟中川之一也算是里面的几个最大股份之一。 不过在家族众人面前中川之一还是会谨守自己的身份地位。平时的时候在家里他也就是直接叫声堂哥了。 “我能不去吗?”中川村苦笑将手中的请帖轻轻的放在茶几上手指弯曲在桌面上轻轻的敲打着眼睛转来转去。 没有人敢说话中川村虽然表面和蔼可是了解他的人都清楚中川村绝对是一个狠辣的角色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你们先下去吧之一你留下。”中川村坐在居中的沙上淡淡地说道眼睛微微一眯看着这些家族里的核心人物一个一个离开直到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中中川之一一个人时。中川村嘴里轻轻哼了一声抬头看向自己的堂弟:”之一这件事你心里怎么看?“ “不能不去。”中川之一沉吟了一下说道与他刚刚所说的话完全不同刚刚他劝解是因为有那么多人在而此时就不同了。现在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必须要说出心里的话。 “为什么?”中川村看着中川之一等待他下面的解释。 “那个中国来的金飞很不简单除却武力上的竟然连日本五大宗师之一的雾隐知秋都在帮他如此一来就算是想要暗杀他都不可能何况现在这个金飞已经去了神户苦竹茅舍那是什么地方那里可是雾隐知秋的地盘。在东京连大宗师旺苍云都不能杀死金飞此时就不更不能有谁能杀死他。”中川之一说道这里看着堂哥脸色严肃而认真。 “这些我知道我只是想听你说的为什么我必须要去。”中川村摸出两根雪茄其中一根扔给了自己的堂弟兀自点燃了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击着。 “堂哥你心里其实比我清楚就不用再问我了。”中川之——阵苦笑走到中川村身边的沙坐下。脸色平蔬 “你说那些人心里会想些什么?”中川村一笑没继续追问下去而是很随意的问了一句随意的话。 他嘴里说的那些人自然是刚刚那些三菱家族的核心人物想到那些冷肃的面孔和家装出来的担心神色中川村就是一阵冷笑一些势力的小人。 “相比较铃木家族来说三菱家族的内部并没有外面以为的那么团结这一点堂哥你比我清楚我也就不多说了。而现在铃木家族却群龙无这一切的根源都是来自于那个金飞那人的手下颇多一些厉害的杀手且不说他的商业如何只是这一点这次的约会我们就不得不去参加不但要参加而且还得加倍小心。我擦想现在的金飞一定会吧旺苍云刺杀他的这件事安排在我们家族的身上他不可不是一个傻子。”中川之一苦笑。 “金飞当然不会是傻子。”中川村也苦笑他担心的也正是这个如果是纯粹的商业战争他也不会这么担心可关键是金飞的手下似乎有很多厉害的高手而且他很多时候都不是按照商战上的套路出牌。他最担心的也是这一点铃木家族铃木秀男那么窝囊的死掉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