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我会不好意思,不过现在不会了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64章我会不好意思,不过现在不会了

金飞已经不再指望藏獒会上来帮助自己。 他相信凭借藏獒的敏锐直觉一定能够感觉出来对面旺苍云那凛冽的杀气也一定能够感觉出那杀气针对的是自己。 可是藏獒并没有动。 今天的藏獒已经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怀揣江湖梦的小混混了他变了他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单纯的藏獒。 藏獒的眼神很冷他的眼睛也看着马路对面的麻衣老人双拳攥紧了则松开脚步迈出去又收回来终于坚定的站在门口没有动一分未动。 一扭头藏獒对着身边表情呆滞的手下喝一声:“走!” 这些人先后离开仓库藏獒从钻进汽车之后又深深地看了轮椅上的金飞终于咬牙离开眼神紧紧闭着脸色落寞。 做一个老大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先便要无情。 “你本已离开日本为何还要回来?”旺苍云直视面前金飞并未对他身后雾隐知秋多看一眼。他并不认识雾隐知秋也不记得她的模样他只记得雾隐知秋那凛冽的杀气却没记住她的倾城容颜 现在的雾隐知秋抿着嘴唇颜色依旧平静。 只是却没有杀气。 “我本来也不想回来可是我却忽然想起忘记了一样东西所以我不得不回来!”金飞一笑笑的很温和也很安静。 因为他的身后还站着日本最神秘最强大的第一大宗师此时雾隐知秋不管如何都不会让自己受伤更不会让自己死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旺苍云可是伤害自己。 “你若就这么离开了不管你以前做了什么对不起我大和民族的事情我都可以当作没有生既往不咎。可是你为什么偏偏回来”旺苍云轻轻抚摸手中十握剑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那眼神看着十握剑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温柔和带着宠溺。 金飞的嘴角也轻笑他从未看清旺苍云一个可以如此重视自己兵器的大宗师是值得尊敬的。 他也看着那柄宽大的十握剑心里轻轻说不要着急现在你还在这个老人手里不久之后就会是武儿的大菜刀了。 想起武儿得到十握剑时那雀跃的甜笑金飞的嘴角也浮现出了一抹温柔。 “可是我终于还是回来了。旺苍云你又想如何?” 声音不大金飞的身体现在还带着严重是伤势慕容凌峰那一剑不止是剑伤还带着真气那才是最要命的袭击能够从天榜第五的高手手下活下来已经是一件奇事金飞从未真正狂妄过会马上好起来。 “既然你回来我便会杀你。”旺苍云语气还是古井无波他现在距离金飞足足有十米距离不远也不近金飞和旺苍云都清楚如果真动手十米的距离对于一个大宗师来说便是一瞬间也不后一页。 麻衣麻绳布鞋清瘦的脸颊枯瘦的双手身体没有散出一点的杀气谁能猜出这就是日本最神秘最强大连政府都要无比尊敬的五大宗师之一? “也许你杀不了我呢?”金飞一笑抬头看向旺苍云:“先前你杀不死我现在也一定杀不死我。” “东方的年轻人果然狂妄。”旺苍云像是被气笑了抬头戏虐看着金飞:“你难道真以为我杀不死你?上次之所以失手你难道不知道原因。” 金飞一笑说:“我当然知道原因因为雾隐知秋站在你面前五年前你不是雾隐知秋的对手五年之后你自己知道一定也不是她的对手所以选择离开。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日本有五大宗师我只是其中之一雾隐知秋也是其中之一五年之前我不是她对手今天却不一定不过那个女疯子是真的强大又是武痴五年来我在进步相信她一定也在进步所以我不敢确信自己是不是能胜得过她!”旺苍云说道语气自然看着金飞忽然奸诈一笑:“可是今天你身边并没有雾隐知秋再说虽然我清楚雾隐知秋为什么上次回帮你但是她毕竟是日本人如果她知道你在日本的所作所为一定也会恨不得杀死你。” 旺苍云笑的很温和也很甜蜜可是却给人一种老狐狸的感觉。 大宗师也是人他们永远也不会像是人们心目中想象的那么出尘不染大宗师也是人他们也有奸诈也有人性。 人性本恶。 旺苍云是大宗师他也是一个真正玩转心机的高手被他玩死的人不知凡几。只是大宗师这个闪耀光环给他遮挡了一切没有人会去相信大宗师也会做出小人的勾当。 “如果今天雾隐知秋也在的话你是不是就不会动手了。”金飞一笑问旺苍云脸色依旧不愠不火。 “我不确定不过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旺苍云呵呵一笑盯着金飞同时拿眼睛瞟了一眼轮椅后的雾隐知秋:“今天你和你的女人都不会活着离开这里。” “为什么一定要杀死我你才甘心?”金飞不解他很是不明白旺苍云能够这么快就找到自己另外不明白的一点就是他杀死自己到底有什么好处。看旺苍云的话跟神态似乎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大义的圣人。 “宗师也是人也要吃饭。你杀死了铃木秀男也就罢了竟然还如此逼迫中川村便有些过分了。中川村知道那些闹事的流氓是你派去的只要你死了一些流氓还算什么?”他看了金飞一眼:“你知道了?” “明白了。”金飞点头不屑地看着旺苍云:“原来你也只是三菱家族豢养的一条疯狗而已只不过你这条狗的分量有点夫” “随便你怎么说今天你都死定了。”旺苍云依旧不紧不慢地说似乎对于杀死金飞一点都不着急。 “我很喜欢你手中的十握剑本来总想抢过来可是见你是大宗师还有些不好意思。”金飞苦笑看着旺苍云。 “哼!”旺苍云脸色不变的哼了一声。 “因为你也只是一个小人而已今天我便不客气了。”金飞伸手摸着手里的日本第一杀神之刀布都御魂抬头问道:“你可知道我手里这件兵器是什么吗?” 旺苍云没有说话只是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紧了金飞膝盖上那“狭长的包裹因为从一开始他就隐隐从那包裹上感觉到一股怪异的味道似乎什么地方自己遇见过同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