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纤纤玉手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62章纤纤玉手

雾隐知秋的脸色一红虽然他不是什么好色的女人可是从金飞那淫荡的眼神里感觉出了一些别的意思。嘴里哼了一声扭脸不看金飞。 “我就知道你想歪了你看咱们现在在做什么不就是说话吗?”金飞不断的摇头:“我真是看不出看你也是一个正正经经的人怎么满脑袋都是这种下三滥的龌龊心思。” 雾隐知秋倏的回头差点没气疯了。如果不的对眼前这个男人了解足够多她早就扑上去讲他大卸八块了。 “那块地买来做什么用我现在也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说。”金飞闭上眼睛等了一会见身边没有任何动静。 他睁开眼看见雾隐知秋正在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己不由得愣了一下苦笑道:“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不会是对我有什么感觉了吧?先告诉你你这么疯的女人我可消受不起你也看见我身边美女不少了不在乎你一个。”那语气竟是说不出的嚣张还有一些隐隐的得意。 “谢谢。”雾隐知秋轻轻地说浑不似先前的疯狂肃杀此时的雾隐知秋才像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她转身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夜色:“我知道你买下那块地心里想做什么既然是想送给我就直接对我说何必又摆出如此一副面孔?你在担心什么。” 金飞苦笑他知道雾隐知秋一定可以察觉自己的想法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你的心意我知道了也会收下。说吧你到底想要我给你做什么?”雾隐知秋回转身看着金飞脸色凝重金飞无缘无故送给自己这么一个大礼一定不会没有理由。在她心里对金飞的了解以为金飞这么做一定有一个很大的利益对自己一定会有一个困难而艰巨的要求。她心里已经想好了只要金飞的要求不是太过分自己就答应他罢了。 金飞一笑看向你雾隐知秋:“我不要求你做什么其实很简单你只要答应我俩要求就行。” “什么要求只要不是太过加…” “一点都不过分”金飞打断了雾隐知秋的话脸色很认真地看着她沉默了好一会直看的雾隐知秋一阵的心里毛终于金飞说话了他呵呵一笑道:“其实说实话你长的也挺好看的比一般的美女还美女就是笑的太少了点至少我见过你这么多次了你还没笑过。我第一个要求就是你对我笑一下。” 雾隐知秋脸色刷的就冷了下来一脸阴寒地看着金飞。不但没有笑脸色比平时更加阴冷刺骨让人心里不舒服。 金飞赶紧咳嗽一声:“算了算了让你在我面前卖笑实在是有点为难你了那就第二个要求吧。” “什么要求?”雾隐知秋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盯着金飞说道那样子竟是恨不得吃金飞的肉喝金飞的血。 “你这身衣服太难看了挺好看的一个女人没理由每天穿的跟吊丧的一样一会我带你出去转一圈买件衣服换上。只要你做到那块的就是你的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金飞笑眯眯看着雾隐知秋笑的异常的。 ………… 三局两胜。 当金飞带着一脸冰冷的雾隐知秋走出这个公寓的时候下棋的雾隐挑花和青龙正好下完了第三局青龙胜出。 雾隐挑花的脸色有些惆怅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的青龙三姐妹又转头看了看外面最后看着面前一头棕色红的小女孩:“莲儿主人已经出去了你怎么不跟出去?” “我不会像你一样无聊的去勾引主人。”莲儿抬头看着天花扳本能的一种眼高于顶的姿态。 雾隐挑花脸色一变却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正如莲儿说的她真的想过用自己的眉毛身体去勾引金飞可是想来想去还是不敢。隧放弃了这个可笑的念头。只是她很奇怪眼前的莲儿怎么会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 “叔叔让我告诉你说你下棋完了之后可以离开了晚上再来记得到时候不要忘记带着你那个臭男人。”莲儿说道这里哼了一声不屑地看了雾隐挑花一眼嘴里哼声道:“我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狗眼的男人会看上你这个狐狸精。”说完转身迈着小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留下一句冷冷的话:“这里的人都好好在这里呆着叔叔有话谁也不准随便出去。” ………… “这里就是东京最大的小混混黑帮据点?”金飞坐在轮椅上看着马路对面的一个仓库皱眉不止回头看了一眼推着轮椅的雾隐知秋。 雾隐知秋浑身的不自然穿习惯了黑色长衫的她骤然换上了都市白领的紧身服侍怎么也觉得不爽。 现在的雾隐知秋身上是一身地道的a服装性感而妩媚倾城绝色的脸蛋绝对可以迷死任何一个看见她的男人。脚上也不再是那双布鞋变成了一双细带的高跟鞋那双布鞋此时正跟自己的杀神之刀布都御魂一起躺在包袱里被金飞搂着。唯一没有改变的是那一头披肩的长恣意飞扬多了一些冷艳。 这根本就是一快不能融化的冰。 处处流露出一种寒冷的气息。 金飞身边的美女不少气质冰冷的女子也不少。 东方玉的高贵典雅的冰冷萧蕾蕾的冷艳张扬李嫣然的冷漠可是比起眼前雾隐知秋都显得差了许多。 好在只有半天的时间为了那块地她也认了而且金飞答应她并不会将这件事宣传出去。可是雾隐知秋似乎忘记了一件事金飞的嘴巴什么时候说话算数过? 如今杀神杀气杀伐都不见了的雾隐知秋完全成了一个知性的性感大美女如果这要是让认识她的人看见一定会惊讶的去自杀。 雾隐知秋是日本第一女疯子谁能将她降服的住? 仓库并不是很破旧可是金飞却依旧很怀疑所以才会回头问雾隐知秋本来他金飞是不准备现身的因为有些事情他还要去做。 但是正月的话让他心里有了些担忧藏獒到底在做什么?他竟然聚集了上千的黑社会党羽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眼前的仓库就是正月对他说的藏獒所率领小弟的地方的最大的一个据点只是看眼前这空阔的仓库金飞反而有些纳闷了。 “妈的什么人敢闯到黑虎帮来?”金飞的轮椅刚刚来到仓库外面里面呼啦一下就涌出了十多个男子年纪有大有小不一而足为说话那人明显是个日本人。头乱呼呼的一脸横肉的样子一眼就看出不是正经人。 这十几个人显然是早就现了金飞在对面马路对这里指指点点一冲出来马上就把俩人围在当中。 几个还对着雾隐知秋那美丽的容颜一阵吞口水。 吞口水是吞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竟然都很老实的站在原地并没有马上冲上来打人或者是别的动作。 十几个人以那个日本人为竟然是很有纪律。 金飞的眉头微微一挑眼睛在眼前这日本人身上看了一眼。 “朋友你们是来做什么的这里是私人地方快点回去。”毕竟是做坏人的时间长了那日本人说话虽然尽量客气可是依旧气哼哼的彪悍样子。 金飞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 他现在看出来了眼前这些男子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从他们的眼神按照金飞那火眼金睛的眼神一下就看出其中不少人都见过血甚至出国人命。 这样的人聚集在一起而且一下子还是这么多。 关键是他们的纪律性。 “我找你们二爷让他出来见我就说有人找他。”金飞的语气说不出的淡漠站在轮椅身后的雾隐知秋马上知道金飞心里真的生气了。 “二爷不在这里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为日本人闪烁了一句依旧盯着金飞:“我想你搞错了吧?这里没你要找的人。” “我找你们二爷藏獒要他来见我。”金飞强自压抑着自己的怒火他之所以没有去找蒹葭而来到这里就是想要弄个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是藏獒一个人原因还是青衣他们七个人都心里有了什么别的想法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而眼前这些个杀气腾腾的男人让金飞的心里充满了不解和一丝担心。 “哼你是什么人竟然敢直接叫二爷的大名找死啊你。”那人喊完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棍子奔着金飞就是一下。 金飞没动那根棍子却也没砸在他头上。 一只白玉一样的纤纤玉手鬼魅一样的出现在金飞眼前看似缓慢却是极快的握住了那根棍子抓棍子的男人只觉得自己双手一阵麻忍不住松手目瞪口呆地看着站在轮椅后的那个绝色女人。 雾隐知秋一甩手棍子扔在地上偏偏碎裂化成了碎屑让那些流氓看的一阵心里惊骇脚步齐齐后退一步惊恐地看着俩人。 “藏獒不在这里就想办法通知他让他尽快来这里。”金飞哼了一声示意雾隐知秋推着轮椅俩人堂而皇之在十几个流氓的包围下走进了仓库。十几个流氓站在原地几次想动手却都忍住最后那日本男人愤愤的掏出了电话…… 金飞在雾隐知秋的推动下坐在轮椅上身处仓库最深处的地方看着四周宽阔的空间这里除了那十几个人没有别人显得很空旷。 似乎这些流氓的生活过的并不好。 金飞叹口气头也不回地说道:“一个女人动作太霸道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别人会当怪物一样看你的。” “难道你就想让那棍子敲在你头上?”雾隐知秋面色不变古井无波冷艳逼人。 “我知道你心疼我舍不得我挨打。”金飞叹口气说的很认真。 “哼”雾隐知秋扭转连看向别处心里默念了一句“自以为是”。 金飞也不在意反而是看着从仓库门口6续赶来的小流氓小混没 藏獒还没来。 流氓倒是已经来了不少至少有七八十个了和先前十几个加在一起也快有一百个了。 目前这一百个流氓黑社会混混就站在金飞的轮椅面前十几米外围成一个半圆形眼睛里圈是杀气地看着俩人却让人奇怪的是谁也没有上来动手。 金飞在等藏獒他们在等二爷。 二爷就是他们的天就是他们的神。 先前十几个混混说的话现在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知道呀刚生了什么所有看着雾隐知秋的人都像是看着一个怪物有惊骇也有莫名其妙没见过现场表演的人怎么也不相信如此一个娇滴滴的美女怎么可能有同伴说的那么厉害? 等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金飞独自在轮椅上残废着抽烟抽了都无根了直呛得背后雾隐知秋俏脸煞白她的脸色本来就白此时却是更加的苍白了。 仓库外终于有了动静。 真如正月所说现如今的藏獒早已不再是以前的藏獒一头金色头依旧乱蓬蓬的没错只是眼神变了身上的气质也变了。 鼻梁上架着一副宽大的黑色眼睛怎么看都是一个王者的黑社会老大。 现在的藏獒已经不需要再学习金飞的颓废气质因为他身上已经自然生出了这一种气质不用学天生就有了。 “金飞果然是你哈哈下面的小子一说我就猜到是你了。”藏獒哈哈大笑走到金飞面前微微皱眉低头看了一眼面前坐在轮椅上的金飞眼睛瞪了很大:“怎么回事你怎么这样了?” “难道你很奇怪?”金飞抬头看了一眼藏獒语气有些不善。 藏獒却没感觉出什么呵呵一笑:“你又没跟我说我哪里知道你出了什么事不过还好没死就行。” 换做是以前藏獒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听着藏獒嘴里最后一句话金飞的心灵终于沉了下去。 藏獒变了只是短短的十天藏獒就已经变了一个人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嬉笑怒骂怀揣江湖梦的仗义小混混了。 “叫你下面这些垃圾都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他们。”金飞闭上眼睛他知道不管藏獒变成什么样目前他还是会听自己的话的。 可是金飞错了。 藏獒愣了一下然后讪讪的笑了笑看着金飞:“金飞这些都是我兄弟可不是什么垃圾虽然他们都尊敬的叫我一声二爷可是我却把他们当兄弟看的。这是你以前交给我的我记得很清楚。 金飞睁开眼睛微微眯着看了一眼面前这个青年有些不认识这个金青年了这还是那个仗义的藏獒吗? “行你什么都别说了我让他们走还不行吗?” 藏獒的脸色此时变了一下很明显可是脸上却带着一丝牵强的笑容回头看着自己的成百手下一回头藏獒脸上的笑容就不见了变的更加难看铁青而苍白对着一群人大喝一声:“还不快滚站在这里还想做什么?想造反不成?” “是二爷!” 有的人这么回答了一声有的人连话都没说转身所有人都带着不解跟对金飞的一丝愤怒还有对那个女人的惊恐离开了仓库。 可是这些人并没有走远几个明显是头目的人就站在门口守候着不知道里面会生什么可是从二爷的身上这些人明显感觉出了一些与往日的不同。 其余的那些人也没走站在远处三五成群的低声说着什么距离的很远听不见说的内容可是一定不会偏离金飞的话题。 透过仓库的窗户看着不远处那一簇一簇的人群金飞嘴角淡淡一笑看着重新对自己微笑的藏獒:“你这些人还真是衷心啊我真是不明白短短的十几天你竟然就成了东京最大的黑社会头子。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本来就的按照你的要求做的你却问我怎么做到的?”藏獒淡然一笑。很苦涩眼神看了一眼外面那些不愿理离开的手下心里有些感动遥想自己当年也是跟他们一样的青春热血的啊是眼前轮椅上这个男人的出现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藏獒始终看着外面一直都不敢跟金飞的眼神对视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 “你为什么不敢看我?”金飞说。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相信可是我真的不想骗你我真的是按照你的要求做的后来就越来越大我也没想到我有这么大的号召力慢慢的一天人比一天多就这个样子了。成了东京最大的流氓头子。” “玩命还跟你在在一起吗?”金飞问了一句别的话。 “不在了。”藏獒低头看了一眼玩命本来是他们的大爷来着可是他现在退出了你知道是什么原因。 “那你呢?”金飞又问眼神注视着藏獒他不相信藏獒是一个如此肚量和心胸的男人。 可是金飞再一次错了。 藏獒苦涩一笑摇摇头:“我已经不能回头了你看外面这么多人都是我的小弟只要我一句话他们就会上去拼命。我对他们已经有了责任他们尊敬我所以我就得对他们负责。” “负责?”金飞苦笑。 “金飞如果有人让你放弃狼盟不管任其自生自灭你一定不会愿意现在我也是这个情况。”藏獒潇洒的一笑:“我现在也是老大了虽然手下这些人垃圾了一些可毕竟人数不少。你可以放心我会管束他们尽量不让他们做坏事。“藏獒抬头看了看雾隐知秋:”想不到李嫣然小姐也在这里刚刚手下被你那一手可吓得够呛听说你昨天才去了美国今天就回来一定是因为金飞的关系吧?“ “你的路自己走好藏獒再见。” 金飞没再说什么李嫣然和雾隐知秋本就生长的几乎一模一样怪不得藏獒会认错可是金飞心里有些纳闷的是藏獒嘴里的话。 李嫣然昨天去了美国? 雾隐知秋推着轮椅走出这栋仓库的时候金飞的脑袋里一直都在想着这个问题李嫣然既然去了美国她去那里做什么去了?

上一篇   第561章笑的纯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