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这个不知道情趣的女人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59章这个不知道情趣的女人

我有一个最牛逼的保镖想杀我的先杀她……金飞说。 巨大宏伟的东京都机场。 坐在轮椅上的金飞身上穿着厚厚的衣服天色有些冷了身体虚弱的他像是一种重病的人他从来没有这么虚弱过。 换做是谁小腹上被深深刺了两剑都不会强壮到哪里去金飞没死已经是万幸他一直有些奇怪慕容倾城那刁钻一剑明明已经刺穿了自己的手指明显可以刺入自己的心脏为什么最后会忽然间颤抖了一下偏偏刺偏了呢? 想不通的问题就不去想金飞一向都不是一个喜欢复杂的人。 他现在有很多事都需要去做遥控已经不可能就算是身上再严重的伤势也阻止不了他来日本。 在日本他有无数的敌人铃木家族和久居神户的伊藤家族都是他的最大敌人再加上一个韩国的李秋兰也可能会暗中下手。虽然身边有无数的高手他并不担心他们的安全可是他却担心自己的安全他不能死至少现在还不能死。 正因为上次旺苍云刺杀自己的一事让他心里生了警觉自己现在东京闹的东京可能是真的有点大了那些老不死的怪物也看不下去了。如果旺苍云再刺杀自己一次或者是和他一样伸手的大宗师刺杀自己凭借身边青龙三个姐妹和蒹葭等虽然他们自己不至于送命却绝对不能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他想到了雾隐知秋有这个日本最神秘最年轻的女疯子大宗师在身边就算是旺苍云想要再来刺杀自己先也要掂量一下自己刷纩量才行。 雾隐知秋会不会来呢? 这是青龙三姐妹在来的路上最大的疑问他们实在想不明白金飞为什么那么嚣张爱来不来如果不来怎么办? 雾隐知秋当然会来。金飞心里暗笑着如果雾隐知秋不来才是见鬼了他太了解这个女人了也许他真的是一个疯子可是对于自己的承诺却一定会兑现。 现在的自己跟雾隐知秋可是上下属的关系就像是丫鬟跟公子呵呵老子可是高她一头的。 宽大的接待室里通道最靠前的一个位置雾隐知秋静静的站在那里身上依旧是看似粗布一样的黑色长衫一头似水的长用一根丝带松松系在身后眉目如电雪白如玉的右手上拎着一柄宽大的狭长包袱一种凛冽的杀气从她手中的包袱上蔓延出来她的整个人身上都充斥着一股庞大的杀气似乎随时都会爆的洪水猛兽。 她的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刀充满了杀气的杀神之刀。 雾隐知秋身边站着一个小女孩一身红色紧身的衣服棕红色的长在脑后湛蓝的眼睛里有一丝圣洁的金色十字星身上似乎包裹在一团圣洁的光挥里偏偏这种光挥还有一种诱惑人心的妖冶。 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从一开始出现就吸引了整个大厅的注意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这一大一小俩女人身上可是在俩人所站立的地方却是空余出了好大一片空间之谜之内一个人都没有。 纵然俩人都倾城绝色的容颜可是雾隐知秋那凛冽的杀气气势并不是每一个都能承受的了的强大压力。 莲儿的一双小脚在地上不断的踱来踱去眼睛兴奋而紧张地看着出道口的方向等待这叔叔的出现她兴奋的眼光里还掺杂了一丝担心不知道叔叔的伤势到底怎么样了会不会有危险。 一架轮椅从通道里随着人流出现缓缓的出现在俩人面前。 “叔叔。”莲儿一声欢叫身子利剑一样扑向金飞可是在距离金飞面前的时候又马上站住叔叔受伤了她怕自己的冲动伤害到叔叔的身体。 “莲儿又长高了哦。”金飞宠溺一笑在轮椅上微微俯身摸了摸莲儿的头顶笑道却没有拥抱这个小妮子金飞现在自己也不清楚莲儿到底有多大的年纪是真的只有十三四岁还是已经是个成年女人了反正他知道眼前莲儿绝对不是她外表的七八岁这么幼小。 “是谁伤了叔叔?”莲儿问两眼全是杀气。 “没想到还有人能够让你受伤这么严重。”一身杀气的雾隐知秋站在身前脸色淡漠语气有些不解。 “只是受伤却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金飞抬头挑衅地看着雾隐知秋。 “哼。”雾隐知秋哼了一声扭转脸眼前这人嘴皮子功大相当了得她自认不是他的对手免得自取其辱。 “长的明明是一个大美女却装的这么冷冰冰的也不怕把男人都吓跑了?”金飞苦笑。 “我天生如此。”雾隐知秋冷冷的盯了金飞一眼自己都不跟他计较了他还针对自己是什么意思自己跟他很熟吗? “我看是你练的那么鬼怪武技的原因。”金飞摇头加了一司:“看来哪一天我得废了你才能让你有点女人味儿嘿嘿。” 雾隐知秋娇俏的鼻子皱了皱冷冰冰的扭开脸没有答理他…… ………… 偌大的客厅这是在来之前让石井姐妹临时买的一座豪华公寓。 目前这公寓里只有很少的几个人雾隐知秋青龙三姐妹石井姐妹莲儿再加上金飞。 六大一小七个美女加上一个坐在轮椅上不能动弹的半残废金飞委实有些旖旎的意思可是金飞却没有一点开心的意思。 他这次来这里并没有通知蒹葭他们更没有通知下野家族的下野大桑和空照神社的高田菖蒲青衣蒹葭等七个人正在做他们应该做的事而他现在却不想通知那两大家族的原因很简单有些事情还是要自己亲自做才保险。这两个家族虽然是自己的盟友甚至很多地方都要依靠自己可他们毕竟是日本人。 客厅里很安静金飞喝茶端着茶杯坐在轮椅上看着面前的青龙和雾隐挑花下棋俩人棋力不相上下一时半会杀的天昏地暗争执不下金飞也想下却现自己的棋力水平比起俩女人都差很多只能在一边看着。 白虎和玄武坐在一边看着自己的姐姐时而会张嘴指点两句石井姐妹面色平静的坐在沙上一个在门口一个在厨房方向闭目养神。 雾隐知秋却站在不远处的阳台上黑色长衫在漆黑里偏偏起舞如冷厉长刀杀气忽隐忽现。 “这个不知道情趣的女人。”金飞叹口气而此时门口终于传来了敲门声。很有节奏的敲门声:“扣……扣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