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食人花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50章食人花

年轻美丽的女人看着面前走进来的俩人有点傻尤其是前面那人脸上的温和笑容恍如隔世一般让她不敢相信眼前生的就是真的。 女人傻了连带着藏在门后准备下黑手的黑六儿和刀疤脸看着面前俩人也彻底傻了因为这俩人不是别人走在前面的那人正在自己这次想投奔的金飞金先生而跟在金先生身后的人他们俩也很熟悉正是上海近年来让道上混的人闻风丧胆的瘳四海上海大都市的堂堂四爷。杜老九也自称为爷可那只是在南城还是自己承认的。眼前的瘳四爷却绝对是实实在在被人叫出来的。 爸爸?四叔? 黑六儿脑袋里还响着刚刚女人的那一声吃惊的呼叫四叔当然是叫廖四海廖四爷你爸爸呢? 俩人眼神呆滞的看向金飞有点懵金先生年纪看着也不大身边这女人年纪明显也不小了金先生怎么可能是女人的爸爸? 这女人是谁? 俩人的脑袋现在已经不够使了“怎么还没有在这里呆够?”金飞嘴角淡淡的笑了下一摆手愣的俩人马上被后面俩人也拽了出去屋子里马上只留下了那个年轻女人和金飞还有廖四海三个人。 “把那脏东西拿出去。”金飞皱眉在屋里说道。 屋子外面赶紧走进一个人把地上已经不再渗血却显得一股血腥味儿的包袱拿了出去轻轻把门关上。 “爸真是你啊?”女人终于回神看着面前这个熟悉的男人心里很乱她可是经常想起自己爸来的除了作为女儿心思还有一种连她自己也说不出的感觉情愫到底是什么她也不懂也许这种感觉从金飞第一次自小流氓手里救出来就有了只是后来生的事她一直都在压抑着直到现在终于再也压抑不住。 她还在压抑即便是他站在自己面前她依旧在压抑着心里的感觉尽量表现的正常。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身边的那些女人实在是太优秀的优秀的让她每次有这种自以为很肮脏的想法就自惭形秽。她以为这个男人是绝对不会看的上自己的因为中间有一层更加重要的意思金飞是自己的爸爸。 父女怎么能相恋呢? “茵茵那俩混蛋没把你吓到吧?”金飞一脸温和的笑容很自然的伸手捏了捏女人的脸蛋走到一边坐下然后才看见地上那一片一片的血渍。眉头再次皱了起来懊恼的摇摇头对女人说:“一会我就带你离开这里吧换个地方住。” “我没事。”女人自然是程茵那个金飞初次来上海就在酒吧看见的跳艳舞的女孩后来妈妈死去将她交给了金飞做女儿。 “毕竟长大了如果年纪再小一些你说这些我是不相信的。”金飞一笑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却已经想好离开这里第一件事就是给她找一间干净的房子如果能在蓝色公寓或者其附近找到一间自然是最好还能有个照顾。 廖四海已经埋头从厕所找出了拖把开始拖地如果让别人看见一定会惊讶的掉了下巴谁能看见堂堂的瘳四爷亲自做这种肮脏的事情廖四爷是什么人廖四爷做的又是什么事那双手随手一捏都是人头落地的下场。 可是现在堂堂的廖四爷却没这份心情体会自己的权利跟金飞在一块的时候他就从来没有牛逼过此时满地扳的鲜血房间另外俩人在说家常话这种打扫卫生的事情自然是交给了自己来做。不过他倒也是没觉得一点窝囊感觉其实从心里他也很疼爱程因这个丫头的程茵是金飞的干女儿他也把程茵当成闺女看。 程茵赶紧跑过去抢过了拖把虽然她心里很理解廖四海的心思却怎么也不好意思让一个长辈帮自己做这种事。 廖四海呀坐在沙上摸出一根香烟还没来得及点上被金飞狠狠盯了一眼又赶紧的收了起来。这才想起眼前的房间是一个女子的房间香喷喷的抽烟实在是有些大煞风景。 “爸想抽就抽吧你忘记了我以前也抽烟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的只是后来才戒了。”程茵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烟灰缸放在窗前茶几上转身拿着一块抹布跪在地上细心的擦着地极地扳上全是鲜血而且因为时间的原因早就凝结了很难弄干净。她擦的很细心。 金飞没抽廖四海却又摸出了香烟很得意的点上看了金飞一眼。 “茵茵你有二十五了吧?”床上的金飞忽然问道。 “是啊现在都二十五了呢想想呀遇见爸您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呢。”女人一笑头也不回的继续擦地。 “二十五也不小了呢?”金飞忽然叹口气不知道说的什么意思。其实他心里此时是想到了另外一个二十三岁的女孩苗圃那丫头今年也二十三了呢是个大人了不知道她脑袋里那个弯转过来了没有? “爸您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我听着呢。”程茵回头笑了一下两只勾魂摄魄的眼睛说不出的明亮金飞的眼睛眯了眯在他认识的这么多女人里就数程茵的眼睛最迷人最勾魂即便是李嫣然和曲涟漪那两个连狐狸精都自惭形秽的妖精也比不上这一点是他第一眼在酒吧遇见程茵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只是长时间不见她有些忘记了此时被她一看顿时觉得眼前一亮。程茵本就长的漂亮此时的风情更是万众系于一身暗叹果然又是一个红颜祸水。 “现在有男朋友了吗?”金飞问道也摸出了香烟点上抽了一口又皱皱眉最终还是没舍得掐灭。 “没有我这么丑的人谁能看的上啊?”程茵背对着金飞的身子忽然一颤很轻微注视着手中香烟的金飞并没有现。 “有就说你也知道我最近这段时间很忙没有关心你你也别生我的气等过一段时间我就没什么事了到时候我再补偿。”金飞说的有些愧疚。 “爸您对我很好。”程茵回头又是嫣然一笑。 “有男朋友就跟我说你们这个年代不像是我们那个时候了有也不敢说。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要你喜欢就算是他不愿意我也打的他愿意了。你别忘了我身边坐着的你四叔可是上海出名的滚刀肉要是那小子不听话你就说你四叔的名字看他敢不敢不老实?”金飞佯装怒哼哼的笑着说。 廖四海身边一阵猛撇嘴这金飞怎么又扯上自己了自己怎么就是滚刀肉了现在自己可是很注意修身养性了最近几年都是天罪他们一群混蛋在折腾自己可是什么都没做就是喝喝茶听听戏很斯文的。倒是身边这位埋汰自己的金飞有这么和自己女儿说话的吗?虽然女儿不是亲生的可他也没一点做父亲的觉悟啊。 “我找男朋友又不是打架说四叔的名字吓人做什么?”程茵也笑了轻轻的拢了一下鬓角微微的汗珠将满是血迹的抹布扔在了垃圾捅给俩人倒水。 “茵茵有什么事不要往心里憋着你四叔和我都是粗人不理解你们这些女人的心事你在这个世界上就我这一个亲人了我知道你心里觉得孤独心里话也说不出来。你别见外我是你爸不能跟我说的你去找薇薇说压抑的事情说出来才能痛快心事也是一样。”金飞有些怜惜地看着面前乖巧的女人接过了水杯语重心长地说道。 “爸我不是跟您见外我真的没男朋友我还不想这么早结婚。”程茵坐在床边垂着头犹如一个乖巧的小女孩一般。 “哎——” 金飞叹口气也不再说话。女人的心事男人永远是不懂的他看出了程茵有心事却猜不出她心里想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帮她一下。 金飞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这个父亲做的不够资格顺带着他也想起了自己厦门的那些不承认自己的孩子嘴角说不出的苦涩。 ………… 上海变天了一种说不出的压抑席卷着一团乌黑的云遮住了天空的颜色一点光线也看不见漆黑无光的夜里霓虹灯显得异常的明亮竟是带着一丝说不出的诡异气氛。 上海的北城宝山区友谊路上一家巨大的酒吧里。 杜兴杜十爷的脸色一片苍白坐在一间巨大的包厢里这个酒吧是杜家的产业是真正杜家的产业也是他杜兴的产业杜兴号称北城老大当然他的这个称号和杜老九叫南城老大一样带着不少自己以为是的水分。 可是杜兴这几年依旧在北城过的有滋有味没有一个人敢惹他。因为他是上海杜家的人杜家就是那个掌管了传承数百年最大黑帮青帮的杜家杜家人有嚣张的本钱。 然而此时的杜兴一脸铁青一点都不嚣张他嚣张不起来。 南城杜老九死了杜老九是他的院方堂哥他们都是杜家远房的男人。杜老九的死稀里糊涂可是精明如杜兴还是觉察出了一丝不同于寻常的味道。 他今天下午就跑去了独家老宅去见自己的家主侄子可是却被骂了出来家主说他这样的人是在丢杜家的脸。 于是杜兴现在很害怕因为他从家主骂自己的口气里隐隐的感觉出了家住心底的不安和恐惧。 同时他大量的派人去查看了现场打探消息然后得到了一个让他心里也马上要逃离上海的冲动的现实。 杜老九是被两个不起眼的小混混杀死的这一点他不担心可是他担心那阻止杜老九的保镖追出去的俩人听人描述他总是觉得那俩人很像是上海地下传说中的那十二个天煞中的两人。 而且在上海能够俩人就轻易打死杜老九七个保镖的强人可不多。而那传说中的十二个杀神无疑是里面最有实力的人之一。 何况这俩人轻易的就将赶来的警察打掉杜老九活着的时候威风八面谁能想到一死了马上就变成了在逃犯那家伙估计死了都不能瞑目。 可是那些人虽然在上海有着杀神的称号这些年却是与世无争从未参与什么活动今天怎么会忽然出现了? 杜兴狰狞想着忽然被外面的一辆车吸引了过去。 一辆黑色轿车停下夜总会门口车门无声的开了。 杜兴透过包厢的门缝看着门口车里走出一个女人黑色的衣服黑色的披肩上海的风很大女人的披肩漆黑吹起了一大截尽情的翻卷着女人的脸很白口红的鲜艳的玫瑰色。 穿着披肩的女人抬头看了看面前酒吧的牌子就像是一朵绽放在黑暗中妖冶的食人办……

上一篇   第549章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