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母女都动心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46章母女都动心

出事的现场警察正在忙碌着。 而就在距离这里不远处另外一个小巷子里有几个人黑影站在那里脸色冷漠既不惊慌也不胆小只是静静地看着。从事情开始直到结束足足折腾了大半夜到最后出事的小巷子连一个人都看不见了警察也走了。 这些人才终于走出了黑暗。来到了街上。 竟是清一色黑衣的男人为一个脸色阴沉闭着嘴巴眼睛深深地盯着不远处的小巷子不知道心里在沉思什么而靠他最近的是一个脸上长了一道深深刀疤的胸围男人满脸标横一眼看去就不像是好人的那一种可是这个坏男人却对身边的男人很尊敬是那种完全自内心的尊敬一点都不作伪。 “黑哥。”刀疤脸似乎也是里面为的人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黑哥嘴里只说了俩字就不再说话。他不甘打断黑哥的思索这几年来黑哥变了变得阴沉了可是黑哥还是黑哥。还是那个曾经救过自己的人帮自己报仇的英雄他这辈子就只给黑哥卖命不管黑哥要做什么就是丧尽天良的坏事他也一定站在黑哥前面给他开门。 可是他心里知道黑哥变了和几年前已经不一样了。再也不是南京那个叱咤风云的黑帮老大黑哥现在没有了尊严像是一条狗一只为了活命而甘愿被人呼来喝去的一条走狗刀疤脸有时候想到这里心里就会觉得难受可是他依旧没有选择离开。 他劝了黑哥几次黑哥不听不是不想听是不敢。他不知道黑哥到底是在怕什么上海虽然比南京大了许多也复杂许多可是刀疤脸就是不明白黑哥怎么就没了以前的胆量和鸿鹊壮志! “刚刚的情况你们也看见了这次出事的现场和前一段时间在机场附近那一次很相同只有俩字残忍!”黑哥终于说话了只是声音有些微微的胆寒。 他的话一说完身边的人也是吸了一口气黑哥说的不错他们这几个人刚刚也趁机去看了一下现场就算这些曾经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混混流氓见了那样的场景也差点恶心的吐出来残值断臂竟是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这还是人下的手吗? “下手的人很可能是一个人。”刀疤脸沉吟了一下说出自己的见解。 “就算不是一个人也一定是一伙的。”黑哥看了自己最衷心的兄弟一眼继续道:“而且刚刚那些人描述的话来听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什么人?”刀疤脸奇怪地问。 “就在我们逃离南京的那一天你们还记得我们曾经为了路费去抢劫了一个小饭馆吗?”黑哥问身边的手下。 众人点头那一天他们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就是那一天让他们这些曾经在南京不可一世的杀才变成了丧家之犬逃离了南京那个必死之地来到了上海寻求生路本以为可以打出一片天空可没想到几年过去竟然沦为了别人的走狗的下场。人生的差距何其之大他们怎么可能忘的了? “你们当时还记得当时的场景吗?”黑哥皱眉越是想心里就越是升起一种强烈的不安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凝重让他压力的有些呼吸不过来。 “妈的怎么可能忘记?”刀疤脸说看了身边几个兄弟一眼曾经南京那么多兄弟就剩下这么几个了每次一想就觉得心酸。 “我们有两桌的人没有抢当时黑哥你说别惹事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你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两桌上的人都很正常而且那个女人似乎还很有钱的样子要是抢了我们也不至于到了上海寄人篱下。”刀疤脸懊悔的说着长吁短叹。 “刚刚那些围观的人都看见过那个走进去的男人我刚刚只是好奇的打听了一下然后我就忽然想起人们刚刚的描述跟当时坐着桌边的那个男人很像我不知道自己这种感觉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现在就能肯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定这俩人一定就是同一个人。”黑哥的嗓音更加深沉更加惶恐但他身边的人却听出了黑哥嘴里的一种期盼和兴奋。 黑哥是在期盼什么又是在兴奋什么? “黑哥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最敢和黑哥说话的还是刀疤这个最重情义的男人他一脸迷茫地看着黑哥明显听出了黑哥是在话里的一丝不一样的意思。 “你们是不我觉得这几年我带着你们像是狗一样地活着很憋屈?”黑哥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黑哥你说的什么话兄弟几个就剩下这么条烂命了这辈子都跟着黑哥黑哥走到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身边人一起说。只是语气有些隐隐的低沉这个世界上谁都想像人一样地活着而不是被人当作狗。 黑哥看着自己唯一剩下的几个兄弟苦笑一声:“我知道你们心里都憋屈的慌可是你们却没离开我这几年是我黑六儿最落魄的时候你们还跟在我身边足见你们心里对我的好你们放心以后咱再也不用这么窝囊地活着了咱们是人就算是死也要死的有头有脸让人当作够使唤来使唤去的我黑六儿不干了!”黑哥忽然骂了一声嗓音竟是由无穷的泄兄弟只知道活的憋屈可是自己呢?谁能知道自己的心里怎么想的谁不想跟别人一样说的有头有脸谁也不想当狗可是他不这样他不卑躬屈膝自己怎么能带着这帮仅有的兄弟活到现在? 兄弟们有苦不愿意说他有苦却是说不出苦。 什么叫苦苦到说不出才是真正的苦。 可是以后不用了他看见了另外一条路一条光明的大路他黑六儿不是小混混就算是做狗也要找一个有资格的主人而不是畏畏缩缩的看别人脸色还要时不时的提防被人暗中动刀子。 刀疤脸是这群里唯——个上过大学的人听完黑哥的话马上就明白他要说什么了脸上一动可是却依旧不解:“黑哥你就知道那人有那么牛逼你就确定他能收下咱们?” 他一句话其余人也理解了黑哥的意思纷纷疑惑看着黑哥。 虽然依旧去做狗可是却明显有了身份不再这么憋屈所有人都连上带着兴奋。 “今天自然是没有看见也没有赶上所以他走了咱们人不多自然找不到痕迹。”黑哥面色阴沉脸色却有一些潮红他黑六儿这辈子一定要活的顶天立地目前就是一个机会。看着兄弟们说:“可是前一段时间在飞机场附近生的那一次咱们都留意了顺着追下去一定能找到他!” “可是黑哥你怎么能确认那人就能收我们?”刀疤脸还是不确定。 “咱们一共有六个人就有六条命我把命给他那人要是明白人没理由不要咱们!”黑哥的眼睛终于有了血色说话也锉络起来与先前的压抑截然不同。 就在黑六儿带着一群兄弟四处想办法寻找痕迹寻找金飞刚刚离开的时候那出事的小巷子口停下了几辆轿车。 汽车都是黑色奔驰从中间一个里面走出一个年纪并不大的穿着黑色大氅的男人鼻子下刚刚出现略微的胡子却凛然有一股杀气。 “小四也在里面?”青年没有走进去只是站在小巷子口随口问。 “本来不在是下面小弟出事了家主您知道小四这人最好面子手下吃了亏他一定会帮着找回来?”身边一个中年男人恭敬地说说话的时候微微弯腰姿态显得说不出的恭敬。 “小四太纵容下面也是活该。”青年男人哼了一声:“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就丢了命也算没白死!” “据说那个女人很漂亮比仙女还好看电视上的明星都比不上。”中年男人继续说。 “有没有什么资料?” “时间太紧张警察很快就来了来不及寻找有用的资料连那个男人和女人的模样都没人说的清楚!”中年男人惊恐地看着自己的主人。 “度找我要最新的资料!”青年看都没看男人重新进了汽车男人也长松口气钻进轿车然后一溜烟离开。 蓝色公寓李嫣然原本小楼。 曲涟漪的身上穿着亵衣抹胸一脸娇媚的缩在沙里看着面前燃烧的炉火今晚他怎么也睡不着从床上又爬了起来吃吃的呆每一次想起金飞听见自己最后那句话下的目瞪口呆的样子她的嘴角就扬起一丝轻柔的笑意小坏蛋你不是很坏吗?看我吓死你。 从身下翻了翻竟是找出一块玲珑精致的小镜子轻轻的照了照现里面那女人国色天香纵使蜱火年间的褒姒和商朝的妖狐妲己也不过如此吧小坏蛋怎么就不动心呢? 她微微的攒紧了秀气的眉毛忽然听见了身下手机的响声抬眼又看了一眼对面的灯光明亮的小楼虽然听不见声音可是她知道那个小坏蛋此时一定在对面欺负那三个女人只是不知道她们是怎么玩的是一起呢还是一个一个的用的又是什么姿势? 曲涟漪抿嘴一笑按了接听键没说话的时候心里想了一句既然你都来了我自然不会让你如此消停一定是要给你找一些事情做的。谁让你是男人呢还是一个让我们母女都动心了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