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金爷,媚儿等你…… - 我的美女上司

【053】金爷,媚儿等你……

053金爷,媚儿等你…… 高义走了,带着一帮怀揣江湖梦的小混混去了海外小岛进行非人特训。对青衣这个有些天真有些执着的小青年,金飞有着出奇的好感,从这个青年身上他看见了十年前的自己,那个时候的自己整天吊儿郎当,可是谁知道自己那时的心里也怀揣着一个永远不能实现的梦想。他也曾想快意恩仇、仗剑江湖来着。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事实跟梦境永远都不一样,现实的残酷让金飞明白,这样的梦境是可笑的。他现在有了足够出人头地的伸手,可是却已经没了先前那种梦想。繁华大都市的车来人往,人世间的尔虞我诈,让金飞知道这个社会就是这么残酷。 或许,青衣带着兄弟从小岛回来之后就会现这个事实的残酷。 这几天,金飞显得很悠闲。 刘月回来的作用还没有显现,张媚儿的作用全得到了完美的展示,一楼大厅里的客人越来越多,那些去对面酒吧的老客人在得知张媚儿重新坐镇纷舞妖姬之后也全部转移了回来,不但如此,还带回了一些生面孔。“纷舞妖姬”的生意反而的比以前更加红火了。 门口的吧台边,张媚儿一身暴露的工作装坐在那里,裙下一双修长的长腿随意的翘起,娇媚的脸蛋带着一抹淡淡的媚笑。如果你仔细看,一定会看见她的笑有些鄙视。 尽情的享受着或远或近的那些臭男人裸的目光,张媚儿却丝毫不在意,时而会对着一个看过来的客人举起手里的酒杯嫣然一笑,一饮而尽。 虽然明知道这个女人只能看不能摸,可依旧许多男人还是为之疯狂,幻想或许有一天自己能够搂着这个妖精一样的女人钻进被窝去缠绵一下。 本来是很妖媚很放荡的轻笑,在金飞走进来的时候,张媚儿的脸色稍微一变,变成了紫真心的笑,虽然依旧很媚,依旧很骚。也难怪,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即便是到了床上,即便是被金爷宠幸的时候她毅然如此。 “这里看起来有些起色啊。”金飞有些感慨,四处看了看那些向着自己看来的客人,随意的坐在张媚儿身边。 “金爷,您怎么有时间来这里了?”已经三天没有看见金飞的张媚儿觉得很奇怪,自从金飞把自己接来这里,便像消失了一样,已经三天了。 “哦,没什么!”金飞抬头看了看中间高台上轻声吟唱的乐队:“你怎么不上去唱一下,我相信,如果你肯上去表演一下,那些臭男人一定会更疯狂。” 张媚儿吃吃一笑,看着金飞,脉脉含情:“你觉得我会为了讨好那些臭男人去唱歌吗?除了你,我不会陪任何人唱。” “呵呵,那我岂不是很荣幸?”伸出两根手指挑起了张媚儿那雪白滑润的小巧下巴,金飞色迷迷的看着眼前这个娇小的女人,纵使已经对她很熟悉,可依旧沉迷在那媚惑里面,妖精,绝对是妖精,张媚儿这样的人绝对是所有人梦想的尤物。可惜,他已经是自己的私有财产了。 想到这里,金飞嘴角出现一抹古怪的笑意,扭头又四处看了看,只见不少男人眼神充满妒火的盯着自己,像是狼,随时都像要扑上来的可能。 很鄙视的哼了一声。 男人就是这样,怪不得别人总说男人本贱。明明自己家里有娇美的女人,可还是会喜欢来酒吧猎艳,对此金飞不知可否,因为以前的时候,他也曾经无聊的做过同样的事情。 “金飞,你想不想……”张媚儿被金飞瞧的心里热血沸腾,缓缓的把秀气的小脑瓜凑在金飞耳边,樱桃小嘴吐着让人心神迷恋的热气,声音已经像是在呻吟了。 金飞的心随着张媚儿的这声诱惑至极的也急跳了起来,他伸出一只大手,在张媚儿那柔媚的大腿上摸了一把,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猛地懒腰抱起了这个绝世尤物,想要去张媚儿的办公室好好的跟这个尤物一翻,就在此时,怀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金飞的浴火刷的降到极点,苦笑一声,又将张媚儿放下,摸出了手机。 对于跟自己有关系的女人,金飞给每一个人设置了一个特殊的铃声,让他在听见电话的第一时间句能确定出是谁在找自己。 这个铃声的主人是欧阳倩,那个活力四射的彪悍警察妞儿。 “你到哪里了?为什么我还看不见你?”电话里传来一个凶狠霸道的声音。金飞听的苦笑,这是另外一个女人。心高气傲,很有正义感的暴力女警欧阳倩。这个女人早已经回到了厦门,继续着她自己的警察事业。 金飞心里很清楚,欧阳倩这样的女人,想要她安安静静的做一个良家妇女是绝对不可能的,听着欧阳倩特有的强调,金飞的嘴角弯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小宝贝,我马上就到了,你先把位置占好,三分钟,三分钟我肯定到。” 小心擦了擦冷汗,金飞这才想起已经跟警察妞儿越好了去吃饭的,可是自己已经给忘记了尤其是在看见张媚儿那妖娆妩媚的俏模样之后,眼里便只剩下了这个尤物。这倒不是金飞有都滥情,实在是身边这几个女人都这么出色,不管站在谁的面前,他的心里就再也容不下别人。 “臭流氓,谁是你小宝贝,那好,我就给你三分钟,你要是敢不出现,嘿嘿……” 阴测测的奸笑从电话里传出,金飞就觉得身上一冷,脑海里似乎能想到欧阳倩手里拎着皮带对着自己狞笑的狰狞表情。 这可不是开玩笑,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欧阳倩这个女人绝对干的出来。 金飞苦笑了一下看了看张媚儿,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金爷,你快去吧,小倩的脾气可不好,你去了不要生气,好好的哄一下她,媚儿在这里等着金爷回来……”说道后面几个字,张媚儿的水里都快滴出水来了,眼神一荡一荡的看着金飞。 金飞没有说什么,快步走出酒吧,拦了一辆出租车催促出住司机加快度,而出租车司机也是过来人,从金飞的表情看出了什么,不由怜悯的看了一眼金飞,心说,这兄弟真够可怜的,二话不说,把油门踩到底,并不豪华的出租车竟然呼啸着奔驰起来。 或许是同为一个男人的苦难,可能这哥们自己家里那母老虎也很彪悍,所以这司机的车那是一个快,对此金飞感觉很满意,却不知道现在司机已经出了自己的极限。其原因就是因为觉得跟金飞同病相怜。 「星儿是研究生,这几天就准备答辩毕业了,苦不堪言,事情多的一塌糊涂,实在没时间码字,每天可能有时更一章,大大见谅吧。星儿上了这么长时间的学,最后一关可不想卡住,更新的少了抱歉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