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狙击枪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28章狙击枪

忽然之间天就变了像是变天的泼妇下起了雨不是小雨是大雨砸的地面也开始生了震撼的呻吟。 一辆6虎慢悠悠停在广州军区家属区的长街上停在一座小楼前。 小楼的外表并不奢华看着反而有些古朴只是古朴中带着一种让人心悸的肃杀。 是的全部是肃杀的气息不止是这座小楼就是这里所有的小楼都散出这种肃杀的气氛让每一个靠近这里的人全身神经都开始绷紧。 这便是军人的威严即便是军人所居住的建筑也与其他的建筑不同处处带着军人的铁血风格。 金飞从6虎车里走下依旧独身一人并未有逍遥和鱼籽的陪伴。他的摇杆笔直站在雨中手中举着一柄黑色油纸伞如一杆标枪永远也不会折服。 这里他不是第一次来以前便经常来这里只是站在小楼前任由面前的雨丝落下丝毫都感觉不到一种久违的激动除了里面那个时时关心自己的中年女人即便是那个铁血的老人此时也让他不能产生一点的激动。 硕大的雨点落在地上溅起深深的水坑然后再次平复再次砸出坑看着说不出的可笑却很正常的现象。 看着面前小楼金飞的眼神此时却忽然出现了一丝连他自己也不说不明白的感情。 小楼的门无声打开一个面色温柔的中年女子幽静的站在门口微笑看着外面的金飞。 “妈。”金飞脸上绽放一个很温和的笑脸走上前轻轻把手里雨伞上的水滴甩掉把雨伞扔在门边的一个木桶里随着温柔的女人进屋。 这便是老长的女人一个时而有些小女人的矫情时而会有些不可理喻可是却绝对是一个贤妻良母因为她是山鸡的母亲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调教出山鸡那样外表彰狂内心却充满感情的真汉子。这一点比老长强。 “你爸在楼上休息没有想到你此时会来所以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有些意外。”女人温柔的给金飞沏茶温和坐在他面前脸色依旧平静丝毫都看不出一点担心的样子。 看这样的女人金飞的心里松了一口气从女人的身上可以看出老长的病情并不严重至少还不会严重要威胁生死的地步。 “我来的匆忙先前并不知道爸病了所以来晚了。”金飞的脸上带着歉意不是装出来的完全是自内心。 其实从他的心里从山鸡因为自己而死的那一天他的心里就已经暗中把老长尤其是面前这个女人当作了自己最亲近的长辈他要履行山鸡的义务照顾这一对老人直到他们离开这个世界。这不是矫情而是作为忏悔。 “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小毛病多少年了以前我劝他也不听。你不用担心。”女人笑的温柔端起面前滚烫的茶水放在嘴边轻轻的吹着眼神有意无意在金飞脸上看着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有妈陪着相信爸不会感觉孤单。”金飞一笑。 “恩都在一起了大半辈子自然是知道一些他心里想的什么虽然我平时很少掺和你们的事情可是我你们之间生的事情我?多少还是可以感觉出一点的。就比如上次你既然来了可是却没有来看我我就知道你们俩人之间一定产生了误会。”女人叹口气说的清淡可是却有些淡淡的思绪。 “是我不好惹爸生气。”金飞低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没有谁对谁错的问题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就是真正的父子也经常会生相抵触的时候出现一些分歧也是正常只看怎么弥补。”女人抬头认真地看着金飞:“不管生了什么虽然我也不清楚你们之间有什么分歧有多大的分歧可是我相信他就算是真糊涂也不会害你的。” 金飞抬头看着女人那温和的脸颊只是几年的时间女人脸上已经不再如当初的光滑渐渐可以看出丝丝的皱纹眼前这个女人在开始慢慢变老。可是此时的女人却与平时完全不同她认真起来的神情真的很有杀伤力也很有威严。尤其是她那双幽深而严肃的眸子说明她并不是一个花瓶。 金飞当然也知道老长身边的女人绝对不会是花瓶如若真正是一个花瓶又如何调教成胡山鸡那样的真汉子? “我知道应该怎么做。”金飞抬头看了一眼楼梯轻轻问:“爸休息了吧?” 天色已黑上面静悄悄始终没有声音。 “下面是金飞吧?上来吧我还没睡咳咳——” 楼上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以及那急促的喘息无一处不说明上面的老人正在病中。 “上去吧把彼此的心结都说开何必呢!”女人叹口气坐在原地静静的喝茶并未有跟上去的意思。 金飞赶紧上楼。 走进自己熟悉的卧室然后就看见了自己这次要来见的人只是眼前的老人让他不由得一怔。 老长还是老长可是身上却完全没有了先前那种自信的威严真正像是一个病中的老人花白头有些凌乱双眼无神看着金飞:“坐吧我知道你来了只是你这次来的很突然。” “呵呵我没想到您病的这么严重。”金飞苦笑坐在床头眼神复杂看着面前的老人那苍老的容颜终于动容:“是什么人动的手?” “什么意思?”老人微笑一脸不解地看着金飞似乎金飞这句话让他很觉得奇怪金飞不问自己为何病重却问是谁下的手。 金飞没有说话却是猛然伸手在老人诧异的目光中用力的掀起了盖在老人身上的被子被子下面是老人的一双腿只不过却有一只包裹着厚厚的白纱明显是受伤了。 “终究还是不能瞒过你叫你阿姨下去拦你一下就是为了怕你知道。”老人苦笑轻轻把眼睛闭上任由金飞看着自己受伤的大腿却并不怎么在意。 “狙击枪?”金飞轻轻抚摸了一下那受伤的地方然后直接下了定论。抬起头平静的脸上再也不是那么安宁射出两道寒光杀气逼人。 “死不了我还活的好好的你不用如此激动!”老人睁开眼睛微微欣赏地看着金飞一眼就看出是狙击枪的伤口自己带出来的兵果然还是如此的眼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