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沙发上如猫儿一般的女子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25章沙发上如猫儿一般的女子

上海蓝色天堂公寓里。 上海的天气比起厦门冷了许多曲涟漪整个身子都蜷缩在柔软的沙上身上裹着一件蕾丝的袍子客厅里壁炉淡淡的燃烧着木柴暖呼呼的感觉让她浑身都有一种昏昏欲睡的遐思。 那个小混蛋听说现在已经回厦门了可是萧家的两个女人却都不在那里真是郁闷。曲涟漪将身子缩了缩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从门口走进来的细高人影。虽然金飞女人很多虽然她这个身为丈母娘的也因为自己的感情历程而并不在意自己的女婿女人多一点但凡是有点能耐的男人身边都绝对不止一个女人就算是在家里装作模范丈夫可是备不住在外面就会偷偷养几个情人藏几个红颜知己这种事她见的多了也不以为然。 只是那个小坏蛋的身边女人实在是太多了点多的让她也有点快接受不了。就算是他的感情真大可以平分那自己的女儿又成分享多少?十分之一?还是二十分之一亦或者是更少? 曲涟漪这个纵使已经算是老女人可是外表依旧看不出的老妖精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她也曾想过偷偷动用自己的手段将金飞身边的女人除掉几个可是终于没有她还是担心金飞会觉那样受牵连的只会是自己的女儿可是此时即便是她再有这个想法却也已经不再有这个能力。 不是她的能力下降是那个小坏蛋现在太强大强大的连她的心里都产生了震撼虽然再次面对他的时候依旧装作毫不在意却在心里已经不敢在小觑这个外表花心其实比谁都重感情的女婿。 “妈您在想什么看您的脸色不大好是不是又有了什么问题?”一身黑色紧身西装的萧蕾蕾随意的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脚上只裹着一双黑色丝袜也不穿拖鞋就走了进来坐在曲涟漪对面的沙上一脸兴奋地看着这个小妈。 俩人之间的关系早已经坦白没有什么可避免的东西比起一些别的人俩人之间的关系总是会亲近一些。这段时间在上海萧蕾蕾的郁闷一扫而光素喜嚣张兴奋于杀伐的她这次终于大显身手。黑道家庭走出来的狠辣女子纵是比不上上海杜家那个嗜血的怪丫头杜嗜雪却更有一种别样的冷艳。 萧蕾蕾本身就是一个浑身气质嚣张连走路都冷艳逼人的女子这是金飞第一眼看见她的是很就给她下的定价。 “金飞回来了。”曲涟漪抬头毫不在意的说着说完了便轻轻喝面前温热的蓝山咖啡头也未抬只是眼角余光却是头头觑着这半个女儿萧家另外一个别样的女人萧蕾蕾与自己的亲生女儿不一样她大多沿袭了自己的阴柔狠辣只不过却多了一些表面上的萧杀狠辣比自己更让男人忌惮。 说完话她便想看看萧蕾蕾的脸色变化有些事她毕竟是长辈不好意思插手还是要看女儿们自己的心思。 果然萧蕾蕾听完毫不在意接着叹口气:“他现在回来还不如不回来回来了更伤心孩子们都不承认他这个爸爸东方玉已经跟我说了当夜他一个人谁也不要跟着自己就萧瑟的走出别墅到现在都不知道去了哪里还没露面呢。听说他走的时候很伤心小玉说这些年都没见过他有这么难受过。”说话的时候萧蕾蕾的语气里有淡淡的担心她倒不是担心金飞的安全是担心他的心情一个有了孩子的父亲却得不到孩子们的承认那种滋味儿想必是谁都受不了。希望金飞能够扛过去。 “哦原来如此。”曲涟漪苦笑她自然是知道萧蕾蕾嘴里说的这些刘月刚刚给自己打电话已经说出了这些。只是他没想到萧蕾蕾也是如此关心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除了那方面厉害到底有什么好的。曲涟漪曾经不止一次的这么疑问过自己可是实在找不到确切的原因。 围绕在他身边的这些女人有哪一个不是倾城绝色又有那一个不是身怀绝艳之才有商场上的天才也有黑帮中的翘楚更有风月场里的花魁甚至连最合法的妻子都是全国出名的双料博士冰霜一般的美丽女子。却都像是疯了一样围绕在他身边不肯离去她怎么也想不出这到底是为什么。 一个女人这样可以说是她疯了被感情和上的感觉了头脑可是一下这么多的出色女人一起疯这就绝对不是疯而一定有原因。 “小玉说过两天金飞可能会来这里。”萧蕾蕾却并未觉自己这个狐狸精一样精明和美丽的小妈嘴角那一抹玩味的深沉想起金飞就要来上海脸上洋溢着一抹稀有的光彩。 “原来如此!”曲涟漪又是轻轻地说了一句原来如此。 萧蕾蕾终于觉到了小妈的有些不对劲抬头一抹诧异地看着小妈那依旧美丽却略显苍白的脸色知道最近这段时间小妈是真的累坏了一个女人撑起一片天空又岂是那么容易也只有曲涟漪这样的女子再加上南京林家走出的那个军方家族中的睿智女人林薇薇的协助才可以完成这么伟大的事情。十个男人都不可能完成的事业两个女人却完全撑了起来萧蕾蕾都觉得稀奇。 “林薇薇想必还不知道金飞回来的事吧你去告诉一下她同时商量一下明天的步骤。我有些倦了今天想早点休息今晚你就在林薇薇那里睡吧!”曲涟漪深处雪白素手打了个一个美丽的呵欠。美丽如斯的女子连打呵欠都让人怦然心动。 “是。”萧蕾蕾察觉出自己小妈今天有心事不敢再多坐直接走了出去向着斜对面的小楼走去。 “蓝色公寓竟然还有壁炉这么奢侈的东西这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个小坏蛋倒是好手笔林薇薇嘴里说的那个更加惊艳的女子到底又是谁这么豪华的别墅公寓就这么甩手扔给金飞?”曲涟漪整个身子蜷缩在沙上如一只被人时刻疼惜眷顾的猫儿一般惹人怜爱看着四周的景物喃喃自语。 她自然不知道这栋小楼本是属于李嫣然的曲涟漪没见过李嫣然也自然想不出林薇薇嘴里说的那个更加惊艳女子是何其精明如斯。 忽然蜷缩在沙上的老妖精站起身双手抓着柔软的袍子似乎知道窗户外面时刻都有一个暗中的人影守护在身边她对着窗户低低吩咐:“去通知那个人今晚我便要见他。” 第526章想菲菲了 女人都怕老尤其是自己心仪的男人说这种话玩笑话也不行。 李香云跑了被金飞气跑了。 豪华而舒适的房间里就剩下了金飞一个人他躺在床上又是整整一天本以为李香云会回来可是没想到一直都不见她的影子。此时金飞才知道李香云看似风骚其实认真的性格下面原来还隐藏着这么一种倔强的性格。 厦门有一家酒吧名叫“罂粟花”。 “罂粟花”的附近有一座小楼没有人知道这栋隐藏在市中心的小楼上居住的是什么人甚至许多人都曾动心思打探过这栋小楼的背后主人可是所得的结果让这些人都很失望没有主人小楼里只有几个简单的下人和钟点工进行每天的打扫而掌管这一切的是一个年纪在四十多岁却风韵犹存的中年贵妇只是这个贵妇绝对不是这里的主人她只是这里的一个管家。 一个管家便生的这么金贵那主人是何许人? 金飞走进罂粟花第一眼就看见那个块头不小一直都傻笑的男人。 男人也看见了他先是一抹震惊和不可思议然后就是笑笑的很开心笑的更傻了金飞却知道这个男人一点都不傻。 “龙少您回来了。”脸上带着傻笑的男人看着金飞坐在自己面前有些抑制不住脸上的兴奋。心说似乎是五年多还是六年了吧都不再看见龙少的影子同时小姐也消失了只是小姐说她一定会回来的再回来的时候龙少一定会陪在她身边他从来不怀疑小姐的话没想到今天龙少真的回来了只不过小姐不在他身边而已。 “回来了。”金飞看着男人面前那廉价的啤酒是这个酒吧里最底层的东西心里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似乎一下子就回到了几年前自己失忆的那一段时间就坐在这里是这个酒吧的老板身边总是有这个傻笑的男人陪着自己 “其实你应该喝好一点的酒。”金飞换着额头看着男人亲自给自己端上来上好的红酒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我本不想喝酒可是这里的水比这酒还贵。”男人皱眉他似乎永远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白水在这种地方反而会比这种廉价的啤酒还昂贵许多。 金飞却知道其实这个男人什么都知道只不过他不想明白。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如果什么都不明白其实未尝不是一件开心的事。 “最近这段时间酒吧有没有什么波折?”金飞喝酒头也未抬。 “没有一切都正常。”男人摇头。 金飞抬头看了一眼男人然后点点头男人没有骗自己的必要他说的是真的。他其实只是想知道最近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势力会欺压罂粟花这个小巧的酒吧果然没有。其实有龙家那么庞大的势力在背后诚邀什么人可以真正的欺压到罂粟花的身上金飞只是想看看最近一段时间的情况。 “果然如此。”金飞站起身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拍拍男人的肩膀。 男人似乎知道金飞此时就要离开身子倏地站起他并未阻拦似乎他也知道自己就算是阻拦也不可能做到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句:“云姨一直都很想念您和小姐。” “我知道了有时间我会去家里看云姨!”金飞头也未回的走出都了门口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始终都默不作声跟在自己身后的傻笑男人男人此时没笑他笑不出来了。“这里依旧还要拜托你了石头。:” 男人名叫石头可是心却比石头差的远一脸惆怅和悲切地看着金飞背影嘴里喃喃一句:“您就这样走了还没跟我说小姐过的好不好呢!” 金飞的怀里抱着一束鲜花只是远没有上次的一车效效那么夸张只是一束简单的黄菊走进病房看着里面低低说话的三个女人嘴角微微一笑很自然地走到床边把鲜花交给了站起来的已经再也不俏皮的小护士然后更加自然的坐在床边伸出一双永远也不可能柔软的大手轻轻握住床上那个女人的双手。 嘴里低低笑问:“偷偷摸摸的说什么呢?” “还不是你昨天的丑事。”东方玉翻了一个白眼心里却长出一口气自从昨天这个流氓消失之后就没了影子不知道去了哪里虽然没有人担心他会有什么危险可是依旧担心他会有什么想不开。毕竟当时的场景实在是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也不算丑事毕竟是我不好他们不接受我也对。”金飞微笑看了一眼面前那个李晓一眼:“我已经和胖子还有他家那口子说好了昨天就应该回家了吧。” “谢谢。”李晓一笑不知道从胖子的嘴里听见了什么看着金飞那莫测高深的脸竟然一下就红了站起身:“我不打揽你们了就和小沫先出去了。”走到门口又回头站住对金飞认真地说:“其实我也只是想要个孩子就这么简单。” “她在说什么?”东方玉不理解金飞和李晓的对话等到病房的门被关上才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悄悄话。”金飞眨了眨眼睛身子一仰再次躺在东方玉的怀里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动作。“一个人在这里无聊吗?” “还好。”东方玉一脸不解地看着金飞伸手轻轻的从身边的花束里拿出一支凑在鼻子上嗅了一下微微皱眉:“这菊花怎么没有香气?” “假的当然没有香气。”金飞尴尬一笑。 “假的?”东方玉一愣才注意到那一束菊花的“不正常”真正的鲜花怎么可能会开放的这么鲜艳更不会有这么完全一致的花朵嘴角不由一丝苦笑:“这都偷懒。” “不是偷懒是我忘记了到了医院才想起。”金飞抓抓头呵呵一笑。 沉默了好一会东方玉忽然低头看着双腿上那张疲惫的脸颊以及金飞身上依旧淡淡的酒气知道作业这个男人一定独自喝了很多酒。 “孩子们不懂事你不要生气。” “我知道我会先给他们几天适应的时间让他们好好想想。”金飞有些歉意的一笑。依旧是伸出手在东方玉那平滑的小腹上轻轻抚摸着。 “去哪里?”似乎是知道金飞的想法东方玉轻声问。 “去军区这次没见到菲菲想她了我去把她接回来。”金飞笑道去接自己最深爱的情人是假去找老长求证一些事情才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