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摸都摸过多少次了训,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24章摸都摸过多少次了训,

“只是时间的问题你不要这么担心几个小孩子怎么可能会记恨你只是还不能这么快的接受你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从未关心过他们。”李香云嘴里轻轻咬着自己制作的小菜抬头鼓着一张略显消瘦的小脸安慰着金飞。 “呵。”金飞轻轻苦笑他知道自己昨晚一定是说梦话了他很清楚自己在面对自己身边的女人的时候也就是心房最脆弱的时候。因为他确定他们不会背叛自己。 “我知道这些没事了。”金飞轻笑虽然不像以前的那么潇洒浪荡可是却也没了不久前的悲愁苦闷。一夜的尽情泄一夜醉酒终于将他的心医治好了许多只是眼底依旧有那么一丝的忧郁 “那便好我知道你的性格想必是不会在意这些的只是需要一些时间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接受你这个伟大的爸爸。”李香云妩媚一笑接着狠狠剜了金飞一眼恨声道:“以后注意点莫不是你和你的女人做那个的时候也这么不要命这么做可是会死人的。” 金飞一阵尴尬脸上涨的紫红却不敢说什么。 李香云却像是没看见金飞的脸色微微叹口气轻说:“不过你的女人足够多就算是你想折腾也不会出事的。” 那语气竟是让金飞感觉出了一丝以前不曾觉察的忧郁他诧异的抬头不解看着李香云这个性感尤物。无疑李香云是那种只要一个笑容就可以诱使无数男性激素刺激的雄性生物扑上去宁愿精尽人亡的尤物女人只是她一直都是担心以前金飞还不觉得如何只以为这个女人是不想早婚。可是此时他转头看着这个曾经再熟悉不过的房间和六年前并无什么不同最重要的是房间里青一色都是女人的东西没有一件是男人需要的物件这里的脂粉气太浓。 李香云就坐在他面前身上只穿着小小达到腰间的吊带小背心胸前一对饱满恣意的张扬着修长的长腿上也只是穿着一件短短的肥大短裤细嫩白皙的一双小脚登着一双粉红色的小巧拖鞋短短的高跟很柔软舒适怎么看都是一个性感的小女人只是缺少男人的滋润。 “看什么呢?又不是没看过摸都摸了多少次了有什么好看的?”李香云抬头微微调笑一贯的像是那个酒吧里第一次见的艳女更像是那个大哥举办的晚会上的李总经理处处带着诱惑。 可是饶是她装的很随意却依旧没能逃过金飞那双精明如斯的眼睛他清楚的看见了李香云眼底的一抹疼是的是疼是深深的掩藏在心底甚至是在隐藏不让金飞看见的疼痛她的笑在金飞的眼里也是显得那么的而无助! 李香云还没说什么金飞却一下子就懂了从那一抹疼痛里读幢了李香云那曾最深处隐藏的意思终于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这么多年还保持着单身偏偏每一次自己有事要出现的时候她就会凑巧的出现。 原来如此。 金飞咧嘴忽而一阵苦笑。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李香云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心事已经尽数被金飞看的透彻只是觉得此时金飞那笑说不出的古怪而且有些渗人!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一件事所以就想笑笑。”金飞低头喝粥吃着李香云给自己精心配制的小菜清淡却很可口可见这女子为此用了不少心思。只是一碟小菜都用这么多的心这个自以为是的笨女人。 “什么事?”李香云不解什么事才会让这个流氓如此笑的古怪呢? “我现你已经三十多了如果再不嫁人的话就没人要了却还这么花心花心玩耍难道你不担心?”金飞一笑起身放下了小碗竟是不再说话直接走到卧室的床上躺下昨天的一夜疯狂先前还不觉得此时竟是一下子就觉得身体累的厉害竟是再次有些昏昏欲睡。 “怎么难道我花心还比的上你吗?”李香云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床边双手抱肩愤愤盯着床上的混蛋心说老娘这么老都不嫁人还不都是你害的?嘴里娇哼哼道:“再说我嫁人不嫁人管你什么事要你管。” “一个女人老了就会越来越难看如果不着急这只能说明你的心理有问题或者你根本就不喜欢男人你喜欢女人?”金飞闭着眼睛嘴角莫测高深的笑着一种欠扁的样子愁苦了一个晚上此时跟这个美丽的尤物调戏调戏调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有的时候连他自己也会觉得自己有时真的很混蛋竟然可以如此看待这个世界。 “老就老了就是老娘真的老了也不用你搡心!”李香云终于飒踹掉拖鞋的小脚上了床狠狠踹了床上这个讨厌的家伙一脚只是没舍得太用力这点疼痛也只能给金飞抓抓痒罢了。 “当然与我无关我只是提醒一下你怕你只知道玩耍最后忘记了自己的年纪!”几分依旧闭着眼睛嘴角的笑意更加带有玩味。 “哼竟然说老娘不喜欢男人如果我不喜欢男人昨天晚上我就阉了你哪还容你此时在这里嚣张刺激老娘!”李香云犹如狮子一样站在床上看着脚下的可恶嘴脸却是怎能么都舍不得真的下狠手踹他两脚。 “……”金飞再说话只是微微的笑着闭着眼睛一种伥是莫测高深的样子很欠扁很欠揍。 “金飞你说真话我真的看起来已经老了?” 生气了一会的李香云终于有些提心吊胆的坐下摇晃着身边的男人女人最怕老尤其是她正如金飞说的她现在还没结婚呢如果已经看起来老了那可如何是好? “老了。”金飞点头睁开眼睛看着面前那依旧美艳的冒泡的脸蛋。眼睛眨也不眨的说着瞎话。 “怎么可能?”虽然说着如此怀疑可是李香云那原本先前还嚣张的小脸此时却是变得有些黯然跟担心起来嘴里喃喃自语:“难道我真的老了不可能啊我才三十多岁。” “三十多岁还小?你以为你是大话西游里的神仙?还是妖怪?二十岁那才叫年轻三十多岁就算是花也只是昨夜黄花而已。” 金飞更欠揍的加了一句。心里却已乐开了花女人都怕老李香云这么爱美的女人尤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