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声声慢?寻寻觅觅》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23章《声声慢?寻寻觅觅》

…………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残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 “怎一个愁字了得你说是不是?”金飞抓着面前的酒瓶双眼惺忪像是要睡着可是却说不出的愁苦郁闷争得了天下又如何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自己还不如做个气丐的强。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就算自己的酒量再大喝了这么多也早已醉倒今天却去出奇的清醒无论怎么喝就是喝不醉。 喝酒不醉又是何其郁闷尤其是在自己偏偏想醉的时候。 酒吧是“东方红”已经很久没来这里依旧不变老板依旧还是那个外表风骚的老板娘只是风骚的老板娘今天终于也见了老巴虽然浓妆艳抹之下看不真切可是毕竟不再是那个随便勾引男人的妇女。何况她也从未真正的勾引过谁也没有谁敢真正的勾引她。 “好了我走了已经半夜了也该关门了。”金飞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竟然第一次真的忘记了喝酒要给钱可是坐在他对面的老板娘却没有提醒只是看着他踉跄的脚步最后自嘲的笑了一声:“小混蛋终于长大了知道什么叫愁苦叫郁闷也许这是一件好事。” “姨妈说的是这个流氓也许这次真的长大了就不会再胡闹了。”包厢里走出一个身材娇媚的女子身材极好皮肤极好脸蛋更是极好关键是这个人竟然是金飞的熟人如果金飞看见一定会吃惊的完全蹦起来“李香云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李香云不但是在这里而且称呼那风骚入骨的老板娘姨妈? “我真看不懂你心里想什么刚才他都喝成这样了你却躲在里面不出来你心里不是想他吗?”风骚老板娘走到柜台上轻轻的收拾着桌子上被金飞糟蹋的东西。 “你不懂。”李香云呵呵一笑看不出什么伤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心什么不快反而有些释放的快感:“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个样子认识他也应该有快十年了从第一次看见他他就跟一个流氓似的一点都不正经后来有了老婆孩子还是那个样子从没见过他有这么难过的时候!” “你也不小了。”风骚老板娘只轻轻说了一句就继续自己的工作对于自己这个外甥女她知道她的心里想的什么可是又完全不懂。 “我知道应该怎么做!”李香云俨然轻笑骨头里头出一种淡淡的妩媚。 “再拖下去就是奔四十的人了还不抓紧时间到时候什么邪晚了!”老板娘继续提醒一句:“我也懒得说你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也帮不了你什么。” “呵呵姨妈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李香云还在笑只是笑的就有点愁苦的味道了是的自己虽然外表还看着年轻而实际年纪却是真的不小了三十好几的人了就快奔四十了可是那个混蛋却是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思。自己也从未说出来他是知道了装不知道还是真的不知道呢? “去吧别管了他都喝成那样了还不知道会不会出事。”风骚的老板娘阅人无数一下就看出李香云的心思。 李香云呵呵一笑“听话”的走出“东方红”酒吧也不知道是很听姨妈的话还是听自己的心。 “这些孩子明明心里喜欢的不行就是硬着嘴不说那混蛋身边那么多女子你让他想起你猜出你的心事真傻!”风骚老板娘看着空落落的背影苦笑为什么这么聪慧的一个女子这么善于在男女之间徘徊的一个尤物真的到了动感情的时候就变得如此迟钝? 李香云走出酒吧上了自己的保时捷可是并未启动就有走出了下来向着附近一个墙角走去因为刚刚醉眼腺胧的那个混蛋就身子委顿在那里衣服脏乱不堪真的很像一个气丐! 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酒吧然后费力的搀扶着嘴里胡言乱语的金飞到车上这才缓缓的尽量把车子开的平稳一些去自己居住的地方。 金飞闭着眼睛鼻子里是浓郁的粥香厨房里有淡淡的响动可是却并不吵人说明厨房里忙碌的人很小心。 很熟悉的感觉一下又像是回到了几年前自己还在厦大做研究生的时候跟萧菲菲在那狭小的屋子里偷情的场景。 只是时间太长此时他几乎再也过不上那种轻松惬意的日子了看看美女导师和美女师姐做实验和美女导师老婆吵吵架争争气然后去跟美女师姐偷偷情多么安静而惬意的日子呵可是如今却是五无论如何都不再了。 被子里软软的有一股清香的味道其中还有一股子自己好像应该是很熟悉的气味像是某个女人身上的休香只是他自己现在依旧头晕晕的根本分辨不出到底是谁也想不起是谁。 又想起昨天自己酒醉轻狂一夜与那个温软的火热身子尽情的缠绵了一夜耳边还是那女人低低的求饶和喘息的。 他勉强睁开头疼而模糊的眼睛看着从厨房间与饭听见不断穿梭的那个女人眼睛模糊愣是看不出那个女人的样子只是很熟悉正是昨晚跟自己疯狂的那个女子。 “菲菲?”金飞下意识的叫了一声然后又是苦笑一声菲菲还在广针军区并未和小玉一起回来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是你的菲菲!”身上仅穿着短裤背心的女子穿着一双小巧的粉色拖鞋站在床前语气里并未有一点责怪和不满有的只是一点点失望:“看来你心里是真的很想她只是她却不在这里。 “怎么是你?”金飞撑着头痛欲裂的脑袋勉强在女人的李香云的搀扶下坐起身看着面前熟悉的面孔不禁微微吃惊竟然是李香云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眼前的女子会是李香云。又想到刚刚自己迷糊看见的自厨房与饭厅之间传说的细高性感人影除了何静自己认识的女人中也只有萧蕾蕾与李香云有这样完美而魔鬼般的身林 “怎么不能是我?”李香云嫣然一笑撑着下体疼痛的双腿牲栓搀扶着金飞下床:“好好洗洗脸我给你做了清淡的粥吃只醒醒脑子就不会这么难受了连谁都分不清。”心里却是叹气想不到他心里果然没有想过自己可是昨天晚上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他不是第一次占有自己的身体可是作业无疑是最疯狂的一次一共做了多少次她也分不清只是后来她已经感觉到不了快感只有痛楚可是他还是像一头猛兽一样的蹂躏着自己像是有无穷的精力到底是生了什么事让他如此的痛楚。 她真的很想知道。心里却清楚能伤他必然是他最在乎的人。 到底是哪一个女人? “对不起。”金飞洗完脸坐在饭桌上一脸歉意地看着面前芙蓉一样的女子看着她的双腿他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她行动的不方便自然知道那是自己闯的祸可是他当时真的只想泄完全忘记了注意身下人的反应如今才想起只觉得自己很不是人:“我昨天真的喝多了。” “我没事你不用这样是我自愿!”李香云轻笑笑的很随意连金飞的犀利眼神都没能注意到眼底的那一抹悲! 悲在心底何要人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