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做个爸爸真难啊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22章做个爸爸真难啊

我愿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错绝对错金飞现在绝对不是这种心情他现在的心情只有俩字……一凄苦。 宽阔大厅里散乱着各色的玩具和高端电子产品这些东西本是他在日本站们买回来给自己的孩子们孩子们还小他实在是想不出应该买什么礼物这种尖端的电子科技产品也许正在他们喜欢的他本是想讨好这些小家伙们。 奈何现在这些价值不菲的东西一个一个都被随意的扔在地上没人看一眼。不对有人看金飞在看只是他的眼神说不出的凄凉。 刚刚还一个一个兴奋的要死的小家伙们都走了走的同时把手里的东西狠狠的扔在地上许多东西已经摔坏了他们都不担心连多看金飞一眼都没有。 刘月站在原地孤零零的一个在站在大厅中间像是一尊雕像她也绝对没想到会在这样一个结果。 没有人认金飞没有人要这个爸爸? 大厅里还有几个女人刘月东方玉苗欣欣张媚儿何静兰香紫魅每一个的脸上都说不出的安静都看着金飞有一丝为了金飞而感觉到的辛酸也有担忧。这件事不管换做是谁都会受不了。 金飞能不能受的了呢? “呵呵!”金飞笑了只是笑的说不出的苦涩像哭! 所有人都静静看着他谁也不敢说话生怕自己一句话说的不好让他的心更难受他已经够难受的了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受的到他心里是如何的凄苦。孩子不认他没有一个愿意认他他带着满腔的兴奋来到孩子面前带回了这么多的礼物虽然他不是一个注意细节的人甚至有些粗枝大叶可是从买的这些礼物中女人们都能看出金飞是用了很大的心的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他似乎考虑过了每一个儿女的心思和性格然后一件一件的挑拣礼物。她们甚至能够想象的出金飞一个人在日本的大厦里独自徘徊为了选择哪一件礼物而皱眉沉思的表情。可是谁能想到会来之后竟然会是这样的现象。 没有人认他没有人认他连多看一眼都懒得去看……每一次想起刚孩子们只是冷漠的哼了一声便转身上楼的情况他的心里一片冰凉。 他不怨自己的孩子不怪他们不懂事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做好一个爸爸的责任没有资格做这个爸爸。他是准备回来赎罪的准备一点一点的赎罪可是孩子们却不给他这样一个机会。 想曾设想过无数的尴尬镜头无数的悲蚬局面可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难受难受的一塌糊涂。 “没想到当个爸爸也这么难呵。”长叹一声金飞抬头转身失神地看了那楼梯一眼他知道自己的孩子们就在上面的某一个房间也许有的正在偷偷冷眼看着自己。可是他却没有勇气走上去。最后他竟是连东方玉都没有去看一眼一脸悲伤的走出了大厅走出了别墅他需要一个时间静一静现在的思绪完全乱了。 当金飞随意的开了一辆别墅里的轿车离开这栋别墅的时候他并未注意到不远处的树林里两个悄然出现的人影。从半人多高的树丛里站起了两个人仿佛与这个黑夜都融合在一起只是俩人的身上绽放出一种淡淡的寒冷像是两柄已经出了鞘的刀子。 漆黑的夜那人的脸色也说不出的黑竟是几乎真正快与黑夜溶为了一休一脸阴冷地看着金飞离开然后在狠狠的注视着不远处那栋别墅最后嘴角泛出一丝嘲弄的狞笑。就像是他们的存在根本就是为了黑暗中行动的猎人。正在盯着自己锁定的猎物。 “就是这里了。”他轻轻地说。 身后的人人“恩”了一声竟然是一个西方人细高身材却与黑脸男人一样的浑身冰冷身上透出一股子野性的霸气像是天生就是为了杀人的狠角色。 “现在还不是时候回去禀报一下队长他自然会有安排!”黑脸男人又死死的盯了一眼不远处的别墅嘴里分析了一下眼前的形势。 后面的西方男人又是“恩”了一声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话有眼前这个矮个子说就好了他只需要选择对或者是不对。 两个人影从黑暗的树丛中起身悄无声息的转身竟是向着树丛深处走去而不是大路上的方向。 刚走了两分钟眼看就要穿过树丛靠近自己所偷偷厅房的越野车了。一黑一白一高一矮两个那人忽然一起感觉到有人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俩人的心里同时一凛几乎是同一时间迅扭头右手同时紧紧的握住了腰间的寒冷匕一见不对就要马上施展杀手。 俩人并未施展自己所谓的杀手一抹温柔却异常冰冷的刀锋轻轻割在俩人的咽喉上霎时间就让俩人身上的力气消失不见。 俩人满脸骇然地看着面前两个身材高大的汉子身子软软地倒在地上直到死都没看见对方到底是用的什么兵器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对方是敌人就是保护那栋别墅的人。 “要不要告诉主人。”左边一个动手的高大男人看了一眼身边的同伴眉头微微皱起。 “先不用告诉主人主人现在的心情不好如果知道竟然有人在打这里的主意依照他现在的心情很可能会冲动大开杀戒。”右边更加阴冷的那个男人用力的摇头低头看了一眼地上两具正在逐渐冰凉的尸体轻蔑的一笑:“就是这种货色也敢靠近这里简直是自不量力。” “只是杀几个人罢了又算的什么。”左边那人轻轻一笑一扬手舌头轻轻伸展竟是轻轻的舔舐掉了那青涩刀锋的上犹在流淌的血迹似乎很是享受。 “你不要忘记这里不是岛上。”右边男人狠狠盯了一眼自己的同伴:“如果让我知道你私底下胡作非为就算主人不管我也会废了你。” “我知道你何必如此紧张你知道我现在很老实都准备吃斋念佛的。”男人嘿嘿的阴笑很不屑同伴的语气。 “如此最好!”右边男人松口气。 “冉杰那小子在上海倒是过的舒服有无数的人等着他去杀。真不知道冉杰跟着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女人如此心狠手竦。”左边那人有些憧憬地看了一眼右边的人语气里微微有些失望。 “我在这里看着以防有别的人再偷偷靠近你想办法现在去确定这俩混蛋的根本。如果不错应该是那个赌场派出来的人他们身上有一种野战兵的味道。”右边的人没有理会同伴的不满低声吩咐。 “野战兵算是什么玩意……被吩咐的同伴却并未多说些什么身子化作一道黑影从消失在黑夜的丛林里不一会远处就想起了一辆越野车的轰鸣声轰鸣声远远离开逐渐消失一会就没了声响。 “野战兵当然算不的什么玩意可是老虎架不住狼多何况咱们也只是一只比较强壮的狼罢了主人才是老虎!”原地高大男人低低的喃喃自语小心的处理着后续步骤。 这俩人当然是金飞留在中国专门保护孩子和女人的巅峰残狼和剩下的一个同伴嘴里所说的另外一个同伴冉杰已经跟曲涟漪那个模样像妖精杀人像魔鬼的女人去了上海此时正在上海大开杀戒霍乱着那个历来嚣张的大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