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他是太后的男人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08章他是太后的男人

满头金毛如电视上金毛狮王的藏獒本来很生气说在日本唐人街谁还敢跟跟自己抢地盘。呀满脸表横的走进茶餐厅还没来得及在新收的小弟面前摆一摆微风就被一声大喝吓得差点没趴下。 身子利索的躲开金飞的饭叉子他装作什么事都没生的晃晃脑袋就是没往金飞坐的地方去看嘴里嘟囔了一句:“妈的茶餐厅是空的撤退。” 说完扭头就往小弟人群里钻。 金飞气的苦笑他也没想到对方小流氓嘴里说去找人以及茶餐厅经理说的那个嚣张的老大竟然是自己身边的老熟人。 见藏獒要开溜的样子金飞可不想给他什么小弟面前的面子哼了一声:“你要是敢走出去我会让蒹葭去修理你。” 一句话藏獒就乖乖的站在原地很尴尬的转身看着金飞一脸的谄媚的虚伪很利索的摆手打走了身边那些拥护在身边的小弟只留下先前被金飞踹了几脚的几个小流氓。这才磨磨蹭蹭地走到金飞面前。 他心里是真不害怕金飞可是却真的很忌惮蒹葭那个神经质一样的婆娘。本来就是一个没有女人样子的中性美女谁知道就会喜欢上金飞呢然后被那个古怪的家伙训练了自己几人几年之后她就变得这么变态了呢。尤其是蒹葭的伸手比自己厉害的多藏獒敢对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的叫嚣就是不敢拂逆蒹葭的想法。 金飞自然是知道这点的除了青衣其余的这些小子没有一个不怕蒹葭那蛮不讲理。其实他有时也糊涂蒹葭那个温柔细腻的女子在自己面前温温柔柔的可在藏獒玩命这些人眼里怎么就能变成恶魔了呢? “嘿嘿金飞是我的小弟不对可是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这一遭吧要不这样你要是心里不爽这几个小混蛋我给你带来了你随便修理可是你也不能去找蒹葭投诉我吧?大老爷们被那变态的娘们修理这日子惨啊。”藏獒哭丧着脸谄媚的依恋虚伪的讨好然后眼睛迅在金飞身边的青龙三姐妹身上扫了一眼赞美道:“三个嫂子就是漂亮怪不得我那几个已经开始吃斋念佛的小弟会犯浑了。” 这个马屁可以说拍的很是有水平可是却明显今天拍错了地方。金飞自己倒是没什么青龙三姐妹的脸色却是倏忽就变了一下青龙的眼睛里微微怒气不做什么平时最内敛的白虎这个温柔妮子却是满脸的杀气脸色通红只有玄武一脸好奇和兴奋地看着藏獒这个忽然冒出来的金毛狮王可是眼睛里也有不加隐藏的杀气。 “得算我什么都没说我赶紧滚蛋还不行。”藏獒马上就察觉出了气氛的不正常又准备开溜。 可是金飞自然不会这么放他走:“想走?” “我是不想走可是怕啊……藏獒一脸苦笑他不怕男人可就是特别怕女人尤其是出了蒹葭那么一个变态自己不爽了就拿自己几个人欺负。他当然也看出来金飞身边这青龙三姐妹的不同寻常能够坐在这里面色不动的三朵姐妹花自然不会是一般人。藏獒的心里已经开始打起了突突。脑袋里甚至已经浮现出了一种自己被这三朵姐妹花惨无人道蹂躏的场景。 坐在沙上却跟坐在针尖上差不多脸色也有点不好看。 一脸忐忑跟在藏獒身后的几个小青年此时早就已经傻了本以为自己叫了老大可以给自己好好出气却没想到对方这么强大二爷来了也跟孙子似的看对方脸色。几个小流氓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睛里的担忧可是却不敢跑只得硬着头皮在这里站着等着对方在呢么落自己。 金飞抬眼看了一眼那几个面色铁青的小流氓藏獒马上回头呵斥一声:“这是金爷是老子的老大知道太后不金爷是太后的男人还不过来行礼?” “见过金爷见过金爷!”几个小流氓身子一哆嗦赶紧上前行礼。 金飞却苦笑一挥手摆摆手:“叫他们先下去我有事问你。 “呵呵不用了金飞你有什么事就说吧都是自己人。”藏獒眼蛛转了转没有听金飞的话。 “如……吗?”金飞眼睛一瞪。 藏獒又是一哆嗦赶紧挥手叫几个小流氓离开这才回头有些讪讪地看着金飞此时没外人了也显得近乎了许多:“金飞你怎么一个人跑这里喝茶来了?” “你嘴里的太后是谁啊?”金飞笑问。 “还不是蒹葭那妮子自从你消失那几年时间这妮子就跟疯子一样每次不爽了就拿我们几个小兄弟出气除了青衣老大估计谁都被她无情的蹂躏过。是玩命这小子给她取得太后这个名字。嘿嘿!” “就你们这几个脾气蹂躏一下也是件好事。”金飞抿嘴轻笑。 藏獒陪着苦笑眼睛这才看着金飞身边的三个女人:“不是一会就去和三菱家族的那群家伙见面了吗?你倒是好兴致带着美女逛大街真他娘的悠闲。”说这话的时候藏獒的眼神里闪烁着一些羡慕的神色。其实不止是他青衣他们几个青年每每说起金飞以及他身边的女人都会纳闷跟羡慕很久谁也想不明白金飞怎么就运气这么好身边会有这么多的美女更关键的是他身边这些女人竟然不怎么吃醋。连蒹葭在金飞出现之后也很少像是以前那么脾气找人决斗了。 “悠闲也没你悠闲竟然没事的在唐人街收起小弟来了哼”金飞冷哼了一声抬起眼看着藏獒:“说说看你到底在这里收了多少小弟?我听着茶餐厅的经理说唐人街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大人物把这附近的小流氓混混都给收了。” 藏獒一阵苦笑:“金飞你就别笑话我了再说其实这件事还真不是我的主意是青衣老大有一天看见这里的流氓欺负别人所以就叫我和玩命出面把这里的小流氓全给收了。说这样好管理丢人就在国内好了竟然耍流氓丢人都丢到外国来了看着就不爽。”藏獒愤愤地说:“我也只是一个跑腿的。” 金飞微微一愣竟然是青衣?而且他的想法竟然还跟自己的想法相同。 他稍微愣了一下藏獒却奇怪问:“金飞你怎么了?” “没什么。”金飞晃晃头看了一眼身边三个看着自己笑的莫测高深的女人知道她们笑的是什么回头很认真的问藏獒:“这件事进行了多长时间了?手底下到底有多少人?” “你要干什么?”藏獒看着金飞的认真脸色一下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