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花厅杀人 - 我的美女上司

第501章花厅杀人

铃木秀男身边杀气腾腾他也和金飞一样当然不会傻逼到一个人来这里赴约他不但带了人而且带了很多而且没有一个是平常人几乎把身边所有高手都带来了。 金飞?到底是什么人他竟然从未听说过。 可是这个邀请却是下野家族和空照神社一起联合邀请的所以他不得不来不来便是没了士气身为东京四大家族最大的一家他当然不会被其余两家不如自己的看扁。 除了身边带着十二杀和十二名忍者高手他在周围还暗中派遣了不少人埋伏以确保万无一失虽然他心里也确定对方绝对不敢在这里乱来。 铃木秀男就走在自己保护着的中间层层叠叠就算是用机关枪扫射都得先把他身边的保镖全打死才能伤到他。 他早已看见水波中央那窗户里那个男人同时注意到那双阴冷跋扈的眼神。 他的心里凛了一下可是却并未害怕脸色保持着一贯的从容走进了水榭走进了这一间大房间。 金飞身边的女人早已经退到金飞身后远处安静的坐下来看着距离金飞足足有十几米的距离此时距离金飞最近的反而是小丫头莲儿。 小丫头就跪坐在一边轻轻的给金飞按摩像是在电影里才能看见的箩莉女奴。 这景象让初走进来的铃木秀男着实愣了一下可是他依旧没有觉得自己神带着这么多人有何不可。 只是摆摆手让手下距离自己远一点毕竟对方只带了几个女人自己要是带着这么多人一下走过去实在是有些欺人太甚。如果他知道金飞身后坐着的那些女人的真实身份可能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原来他就醉傻逼。 “铃木先生迟到了。”金飞淡淡地说脸色也温和了许多至少不会再像是先前那么阴冷只是嘴里口气却没有任何的温度。 “金飞?金先生?”铃木秀男距离金飞三米外跪坐在地上的蒲团抬头坚定看着金飞。 “不错我就是金飞。铃木先生见到我的样子想必是失望不少吧?”金飞淡淡一笑。 “哪里哪里金先生是从事什么事业的今天约秀男来此有何事情?”铃木秀男也淡淡一笑伸手接过了身边充当服务生的女孩端来的香茶却没有喝而是放在自己面前的茶几上。 “今天只是想和铃木先生谈一些生意!”金飞轻笑摆摆手那不远处侍应的几个女孩早已经脸色苍白尤其是在看见铃木秀男身后那些虎视眈眈的大汉的时候身子都快开始簌簌抖了此时一见金飞的手势几乎是逃窜一样的就跑出了房间直接跑出了院子这是金飞的交代一会这里可能会生一些她们不想看见的事情本来这些女孩不相信。可是此时一见铃木秀男身后这二十四个杀气腾腾的时候由不得她们不相信! “谈生意?”铃木秀男微愣不可思议看着金飞:“不知道金先生做的是什么生意和我铃木家族以前可有合作的项目。”他心中却是冷笑谈生意?如果是一个人就可以和自己谈生意的话那自己铃木家族就可以破产了。可是碍于先前那邀请函上下野大桑还有空照神社的印签他倒是有些怀疑眼前这个金飞的真实身份心里冷笑这人莫不是那俩家族合作推出来的一个傀儡? 金飞却并未说话而此时坐在一群女人中间的身材最窈窕那个祸国妖颜走了过来一阵淡淡的香风缓缓坐在金飞身边抬头脸色恬静迎视着铃木秀男那凌厉的目光:“铃木先生想必是误会了一件事。” “误会了一件事?误会了什么事?”铃木秀男强自将自己的眼光从女人那倾城妖颜上转移心里竟是有些震撼这女人为何会生的如此美丽如此祸国。他再看向金飞的眼神就出现了一些不同。一个可以驾驭如此美女的男人再不济也绝对不会是一个傀儡心里暗暗推翻了自己先前的想法。 “我们这次只是来和你谈生意至于是何生意却要看金飞高兴与否而不在你的地位高低你至少要明白这一点。”李嫣然的口气一贯淡漠有些不近人情却是说不出的狂傲。她当然有狂傲的底气知晓了另加在世界上的地位她便已经再不把其它的国家或者是商业财团看成大鱼。试问这世界上除了西方世界上的黑暗光明两大家族又有什么家族可以喝龙家叫扳? 春晓秋冬十二月中随便来俩人就可以将日本教得一片腥风血雨。 “呵呵!”铃木修那一阵冷笑眼神死死盯着金飞和李嫣然:“你们说如此狂妄的话凭的是什么?” “凭什么?自然是实力!”李嫣然轻笑却是冷笑:“这个世界上不管是做什么事只要到了一定的规模所凭借的便只有实力我想铃木先生您应该是明白人。” “实力?你们有什么实力倒是拿出来让我见识一下!”铃木秀男还从未被人如此小瞧过尤其是被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小看了他的心里觉得异常的愤怒声音不免大了起来似乎是要向李嫣然证明什么。 “实力是不需要拿出来只有掌控。”李嫣然笑轻蔑而有些悲哀地看着铃木秀男似乎是在心里暗笑他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做上这个东京第一大家族家主之位的? “嘿嘿小姐说的也是实力并不是拿出来显摆而是拿来用的可是我却并不知道金先生您到底有多大的实力凭什么可以说这种大话要跟我铃木家族合作?” “你又错了。”李嫣然皱眉觉得面前这人还真是笨蛋:“先前我就说了跟你家族合作是给你们好处而不是求你。我希望铃木家主您最好明白这至关重要的一点。” “哼哼……——”铃木秀男不屑的冷哼了两声没说话而是直接看着金飞:“金先生竟然要身边一个女人和我谈生意这未免有些不正规吧?” 金飞淡淡一笑:“生意上的事有她就够了。” 铃木秀男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还是强自忍耐住了自己的心里怒气他又想起了那个邀请函上的两个印签既然是其他两大家族联名邀请自己来见这个金先生想必是这金先生一定有什么别人所不知道的屏障自己没有理由什么都不知道就得罪他。 他呵呵一笑脸色也平衡一些:“不知道金先生要与我铃木家族合作的是什么生意倒是可以说出来商量一下。” “铃木先生这样说便对了。”说话的还是李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嫣然她嘴角轻轻一笑:“其实生意却是不小却也不难金先生只是想要得到铃木家族在东南亚尤其是在中国南方大6的所有生意股份而作为补偿金先生会用韩国的货源来与铃木先生协商。” “什么你在开玩笑吧?”铃木秀男的身子忽的一下站起低头瞪着说话的李嫣然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忽然大声的冷笑起来:“竟然要我放弃整个东南也的生意就用简单一个韩国货源来补偿还说着是一种买卖?你当我是傻子不成?” “我知道铃木家族一定不是傻子!这一点我从来就知道不然我们也不会将铃木先生请来商谈这笔生意。”李嫣然轻笑此时的笑充满了妩媚。坐在金飞身边的莲儿此时也抬头一脸妖精的笑了起来可是那笑里却有一丝寒冷的肃杀。 铃木秀男此时当然不会注意到这么一个小小女孩的冷笑他冷冷地看着金飞:“金先生如果这位小姐说的话就是您的意思那我铃木秀男只能说声抱歉想要用韩国货源跟我换取整个东南亚的经济这种亏本的事我绝对不同意别说是韩国货源你根本不能用来答应我什么就是真的被你想办法得到我也不会同意。” “是吗?”金飞站起身看着铃木秀男:“我想铃木家族您恐怕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这个生意就算您不答应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你凭什么?”铃木秀男被气笑了。 “韩国的货源比起东南亚的经济我让下面估涵过绝对不会少甚至还会更加多铃木家主您可以先想想如果您的家族可以完全控制了韩国的货源这将是一笔多么大的利益比起东南亚那些经济孰轻孰重相信您应该想想地出来。” “不行!”铃木秀男想也没想就答应他当然清楚两者相比韩国的货源却是比东南亚的经济利益大了许多可是他最注意的却不是这个东南亚的利益纵使再小可毕竟是一大片的经济前途不可限量韩国货源却不同了这是死东西不会再疯长纵使在被自己操纵在手里眼前自然利益巨大可是随后呢将来呢? 他忽然看着金飞:“金先生说的这么肯定我倒是想知道您到底是如何能把韩国货源全部交给我!” “金先生当然有办法!”回答铃木秀男的不是金飞而是门外的一个人。 铃木秀男转身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两个人像是看着鬼一样的眼神门口出现了两个人一男一女韩国太子金小花站在金小花身边竟然是他的妻子伊藤美芝。 这俩人怎么会走到了一起? 铃木秀男只是这么想想了一下然后她就看见了自己妻子眼神里的一丝慌乱似乎是躲避什么似的不敢去迎视他的眼睛。 这一瞬间他终于知道生了什么心里陡然大怒自己恩爱的妻子竟然会背着自己出轨? 铃木秀男气的竟是忍不住大笑出声看着金小花又看看金飞最后笑声竟是说不出的沙哑比哭还难听他笑他自己没想到到最后最傻逼的那个人竟然是他自己。 “我可以将全部的货源全部给你家族。”金小花那张碧女人还女人的脸蛋有些淫笑的伸手轻轻摩挲着伊藤美芝那光滑的脸蛋眼神却冷冷看着铃木秀男:“只要你答应金先生的要求。” 答应金飞的要求? 铃木秀男此时早已经不再去看金飞脑袋里也不再思考刚刚的问题他的眼睛只是复杂而痛楚地盯着自己的妻子那慌乱的眼神就在先前他还以为自己的妻子是多么的纯洁可是没想到此时就生了这样的事金小花的轻佻动作加上自己妻子那微微湿润的眼神他就知道自己这次完了。一切什么都完了! “答应答应什么哈哈…一”铃木秀男忽然像是疯了一样的大笑双眼血红地看着自己的妻子那闪烁的目光他忽然扭头盯着金飞嘴里大笑道:“好好啊金先生您好大的手段竟然可以让金小花站在你的身边我铃木秀男从心里佩服!” “铃木先生过奖了。”金飞面无表情他很清楚铃木秀男现在那糟乱心情他不想多说什么。 “可是你却忘记了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你忘记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铃木秀男有些猖狂的大笑着。 “这里当然是在日本!”回答他的话的是金小花他的笑容还是很安慰很轻佻只是那双细白的手已经不在摸伊藤美芝的脸蛋而是收回来好笑看着铃木秀男。他心里在冷笑笑这个混蛋的幼稚哪里有一个女人会忍受不能人道丈犬的无能出轨只是早晚的事情他只是利用了一点自己恰巧知道的信息罢了。 “日本既然知道是在日本你就应该知道得罪我铃木家族的下场!”铃木秀男疯狂的笑着怨毒地盯着金小花:“得罪我铃木秀男就要死都要死。” 铃木秀男的话音未落身子就像是疯子一样冲了出去同时手里做出一个凌厉的动作原本跟进来的二十四个男人霎时间动了起来偌大的回廊里杀机纵横寒光闪闪。 只是这一瞬间铃木秀男疯了在自己的妻子出现的第一时间就疯了做出了疯狂的决定他要杀死这里所有人。 然而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么美好这里确实是日本可是他确实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这个屋子里可不止他和金飞金小花几个人在金飞的身后还有几个安静的女人。 这个几个女人安静的时候是美女可是动起来杀人的时候全部都是疯子。 战斗在瞬间暴起又在瞬间结束。 二十四个铃木秀男自以为的高手在一瞬间都成了死人只是一个照面没有什么鲜血流出只是血腥味却十足。 铃木秀男自己的脖子上插着一支黑黝黝尖利的锥子锥子不大也不长却足可以要了他的命刺入只有半寸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却刺断了他的咽喉。 他跪在那里看着妻子低头看着自己那一丝难过与悲哀还有一丝怜悯他想问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妻子要背叛自己。 可是他却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咽喉等着身体里的力气一点点的流逝。 “既然你要死了我就告诉你一件事。”金小花看似有些怜悯的低头:“我只是金先生身边的一条狗什么狗屁太子都是我的掩饰。而现在的下野家族跟空照神社也只是我主人手中的两枚棋子你和主人斗真是傻逼!”他轻轻的拔出自己的锥子藏入袖子。 铃木秀男的身子趴在地上死不瞑目眼神茫然看着大地他在震惊金小花刚刚说的话是真是假可是却已没有时间去思考。 屋子里站着的只剩下金飞几个人还有几个长的倾城绝色却脸色沉静而冰冷的女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疯子。 金飞摇摇头看着地上那些死尸觉得铃木秀男确实是一个傻逼身边只带着这么几个二百五连一个像样的高手都没有真是幼稚。难道他真的以为在日本就没有人敢动他? 他自然知道铃木家族在外面还埋伏了许多杀手可是此时却没有及时出现这一定是金小花已经在外面做了手脚。 他转头看着金小花同时看见了那个站在金小花身边浑身瑟瑟抖的伊藤美芝她只是答应金小花来这里帮助他完成一笔生意却怎么都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自己的丈夫更没想到结果会这样。 丈夫一下就死了是因为自己而死。 “你杀了他你真的杀了他!”伊藤美芝毕竟是女人看着多年相伴的丈夫尸体一点点冰凉转脸怨毒地看着金小花。 “杀了他又如何?”金小花迎视她的目光平静问:“你不是心里早就不喜他吗?” “可是我没要你杀死他啊你也没有说今天面对的是他你骗我你骗我竟然杀了他既然杀了他那你连我也杀了好了!”伊藤美芝歇斯底里地叫道。 “好!” 回答她的是金小花那冷漠的不近人情的声音她眼神惊恐茫然的低头看着自己胸口上那柄黑色的锥子不敢相信地看着金小花这个昨天夜里还对自己百般温柔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是你要我杀死你我只是在成全你!”金小花默默地收回自己的锥子看都没看她一眼随手一推将她的尸体推在铃木秀男的尸体上嘴里冷冷一笑:“既让想死也好做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