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残阳如血!!!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99章残阳如血!!!

金飞嘴角带着一丝得意走出了后厅摆设的灵堂最后出来的时候只给了下野河驰一句话要他好好安葬千叶樱花下野河驰没有选择的答应了这个要求。其实不需要金飞说他也会好好安葬千叶樱花毕竟不管怎么说虽然她不是亲生却也终究是自己的义女。她有一半是下野家族的人! 经过前院的大厅时眼角余光扫视到里面那双震惊和怨毒的目光。 金飞站住身形回头看着站在大厅里的下野大桑:“如果你心里在怨恨我你可以想办法杀死我不过我奉劝你一句如果你真的这么做到最先死的那个人一定是你而不是我!” 下野大桑冷冷的从大厅里走出站在台阶上眼神阴冷而怨毒地看着金飞嘴唇用力的咬着却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宣泄了心理的愤怒。 因为金飞说的话是实话如果自己真的想杀死金飞那么最先死的那个人一定是自己而不是金飞。面前这个男人背后还隐藏着许多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 “后面说的话呢全听见了?”金飞问。 “没想到你真的是个疯子。”下野大桑震惊地看着金飞他也没有想到金飞竟然真的会与黑暗教廷作对。 “这个世界本就疯狂如果不疯怎么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金飞淡淡的轻笑摸出了香烟点上悠然的吸了一口然后看着下野大桑:“我相信你是明白人知道下面应该怎么做?” 下野大桑脸色难看的点头:“我知道可是我不甘心。你竟然连我下野家族也算计在了里面果然有手段。” 金飞冷冷一笑:“甘心不甘心是一回事聪明不聪明又是另外一回事我知道你是聪明人知道应该怎么做这一点就不需要我教你了吧。” 他说完毫不停留的走出了下野老宅开车迅的离开了这条悠长的长街长街里有太多的死气他心里很不舒服。虽然这种死气本就是他一手构造而来。 两个身影从黑暗中悄无声息的出现正是雾隐挑花和那个神秘男人。 男人看着雾隐挑花:“你让我做的事我已经做到这次他应该不会为难你了吧?” “不会他是一个危险的人在他身边只有完全按他的命令做事才会安全所以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出现游轮上那一幕。”雾隐挑花面色平静地说道身上依旧是忍者服只是脸上面纱已经摘下露出了一张吹弹可破的脸蛋。 “我真的怀疑他是不是故意在害你他应该知道依照你的伸手绝对不是扶桑一忍的对手让你来杀他无异于让你送死。”男人看着长街尽头眼神有些阴冷带着杀气 雾隐挑花淡淡一笑:“因为他早就算定你会来帮我所以他才会让我一个人来杀扶桑一忍。” “……”男人脸色微微惊讶看着雾隐挑花心说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做这么傻得事如果我不在你如何? “这是圣姑告诉他的事这个主人可不是伊藤家族那些傻瓜能比在他身边是一种荣耀。”她迈着轻快的步子向着长街尽头走去忽而回头嫣然一笑:“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介绍你去做主入的保镖。你看如何破空?” ………… 东京郊区有一座别墅此时的别墅外草地上支起了几个硕大的帐篷别墅里面有人外面也有人。 黑色衣服桀骜不驯的面孔满脸的肃杀之气不是军队也不是忍者杀手却与前两次刺杀金飞的那六十个黑衣人有同样的气质。 距离别墅和帐篷有十数米位置有一个小小的土包上面坐着一个同样黑衣人此时的也已经又渐渐的来临他们马上又要去执行第三次任务先前两次六十个兄弟都没能活着回来任务也先后失败让他此时的心里有些沉重的负担如果这次再失败的话不知道主人会不会暴怒。 自己这些人明明都是杀人越货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去杀的也只是一个人为什么每次都不能成功? 天边的斜阳还有最后一丝光线照射着整个山丘他们还有五十个人加上自己是五十一个这次的任务有些简单只是去围杀下野家族的那个新家主。 这次应该不会再失手了吧? 黑衣人看着面前旺盛的篝火捡起身边两截枯枝扔在里面手里是一个酒瓶还有两个小时再在这里等两个小时自己就要去执行任务了。 这次一共带出来一百二十人却已经死了一半还有一半在主人身边当护卫自己手下就还有五十人这一次完全用上就不相信不成功? 他狠狠的哼了一声将手里的酒瓶狠狠的蹲在地上他的命是主人给的没有主人早就死了此时就算是还给主人了吧?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自己这次的任务危险异常明明应该是一个成功的任务可就是心里不安。 “一个人喝酒总是会觉得苦闷不若我陪你一起喝!”一个有些儒雅的声音从左边传来黑衣人顺着声音看去现原先火堆边的两个兄弟竟然躺在地上不知道是睡着还是在打瞌睡篝火边却坐着一个身穿青色衣服的青年五官俊逸盘腿坐在那里双膝上放着一个狭长的包裹不知道里面包的是什么东西。 “一个人喝酒却是郁闷来干!”黑衣人名叫小田是这次一百二十人小队的队长举起酒瓶大口的喝了一口然后眼神程亮地看着土丘下的青年心里却已经升起了警惕。来者是什么人为什么自己派往下面巡视的兄弟没有报信? 青年也喝了一口然后把酒瓶放在一边抬头对视着小田那警惕的目光呵呵一笑:“你们真的不应该来东京。” “为什么?” “神户虽然不是都可毕竟是你们的家在那里还可以享福只是来了东京便不同了。”青年淡淡的笑着。 “有何不同?”小田凝声问道右手已经本能的用力抓住从不离身的短刀眼神也变得异常火热扫视了一眼不远处自己的那些兄弟他们还没有现这个青年真是怪事。可是小田一点都不担心他知道自己只要一声呼喊兄弟们就会一起冲上来。 “在神户可以嚣张地活着到了东京却只能窝囊的……死! “死”字一落篝火旁青年的身子忽然如利列一样冲上土丘原方在膝盖上的包裹瞬间碎裂从里面露出寒光闪闪的无锋长剑。在斜阳最后光线里显得夺目耀眼慑人的心魄! 小田的心里一凛抽刀迎击。 可是他的手才握住刀柄便蹲在原地双眼突出双眼骇然地看着戳穿自己胸膛的长剑好快的一剑。 别墅内外霎时间传来一阵呼喊声激斗声。 而片刻又恢复沉寂。 一个浑身是血的青年从别墅里走出远远的沿着山路离开别墅周围只留下无数残值断臂和无数的生命。 青年当然是破空。 唯——个可以自由出入苦竹茅舍的青年一个得到日本最神秘大宗师雾隐知秋亲自指点武技的青年翘楚。 雾隐知秋被外人称作女疯子而被她指点过武技的破空在动手的时候尤其是在杀人到时候也绝对是一个疯子。 杀人而疯狂! 夕阳的最后一丝光亮还未落下绛红的光线照射在山坡上的尸体上残值断臂血流成河几乎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 残值断臂触目惊心。 残阳如血……

上一篇   第498章黑暗教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