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黑暗教廷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98章黑暗教廷

金飞冷漠地看了一眼下野大桑心里清楚他的变化为何有如此之大嘴角轻轻一笑:“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可是我还是那句话你不用跟我摆脸色” “哼!”下野大桑冷哼一声站在原地不再说话。在下野河驰的摆手下忿忿的走出了灵堂偌大的灵堂便只剩下金飞俩人。 “老爷子可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金飞看着下野河驰脸上还是平静的和水一样需要着急或紧张的是对方而不是自己。 下野河驰没有马上说话而是缓缓走到扶桑一忍的棺材旁伸手摸着上面冰冷生硬的木极脸色也是出奇的平静过了足足有五分钟才转头看着金飞:“你可知道扶桑一忍守护在我身边已经有五十年了?” 金飞的买毛一挑他不知道这些也没有必要知道。 下野河驰继续说道:“五十年来有许多次都是他从死亡境地中把我救了出来如果不是他我早已经连骨头都剩不下。所以虽然他只是我身边的一个守护忍者可是在我心里的地位却与别的忍者不相同你应该知道这种感觉我对他了解的太多同样他对我也连接的够多。正因为这样他才不会背叛我乖乖的在我身边守护着我。甚至闲暇的时候还可以陪我下棋说说这天下的形势。” 金飞依旧不说话他只的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下野河驰不知道老人此时说出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些话难道就是想陈述一个事实? 绝对不会。 “其实从二十年前他就已经可以退休了你应该知道忍者也是有服务的年限的他对我的效忠宣誓已经过了最终的年限他早就可以离开我而去找个安静的地方生活下去过一个正常人的身份。可是他没有还是守护在我身边只是这二十年来他已经很少出手因为在日本甚至是在世界上已经有大多人忘记了他的存在所以他变得更加可怕他曾经是日本最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神奇的杀手神话刺杀一流那些想要刺杀我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死在了他的刀下。”下野河驰静静的转身站在金飞面前:“所以在我的印象里他早已不再是我的忍者而是我的一个朋友一个可以吐诉心里话的老朋友。” 金飞点头有点理解下野河驰说的意思。 “也许我不应该杀死他只需要废了他就好。”金飞的声音淡淡的有一些不近人情。 “为什么要杀死他?既然你有能够杀死扶桑一忍的能力如果你是想要对我展现什么你完全可以直接来找我你知道我根本就不能拒绝你的要求。”下野河驰的嗓音竟是出现了小小的波动和刚刚的沉稳有些不一样。 金飞静静地看着面前情绪有些失控的下野河驰心里忽然明白扶桑一忍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原来真的是这么重。不由得有些苦笑:“也许你说的不错可是我并不知道你刚刚说的这些杀死他的人虽然与我有关却也不是我自己动的手所以当时的情况我并不知晓。” “罢……罢了!”下野河驰有些无力的摇头转头看着身边另外一具棺材:“金先生为什么会为小女报仇?你应该知道你杀死的年轻人是什么背景难道你真的不担心你自己的生命危险?” 金飞愣了一下看着下野河驰:“老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西方世界里传说中有最大的两大家族据说是两个从远古以来就势不两立的家族黑暗家族与光明家族而大桑回来已经对我说过那青年便是黑暗家族的少主他曾经便是投靠在他的身下只是因为你的关系才回到的日本。” 金飞嘴角轻轻的一笑并未说话转身走到门边将后厅的门全部都拉开让正午的阳光全部射了进来正射在后厅里两具棺材上。璀璨的阳光阴森的灵堂竟是说不出的诡异。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刻着千叶樱花四个字的棺材上眼神微微的抽搐了一下眼睛里看见的又是千叶樱花那冷厉的气质。想起她暗杀自己时候的嚣张和绝情想起宾馆里那张雪白床单上的鲜红花朵。他的嘴角笑了笑说不出的苦涩。 他对千叶樱花并未产生丝毫的感情酒店里的那一夜缠绵也完全是因为自己来日本后的一种心灵释放与感情无关。只是没想到千叶樱花竟然还是处女这一点让她有点觉得吃惊所以才会让石井姐妹暗中保护她说是保护其实也是一种监视。他不想让自己心里有些在乎的女人成为别人的棋子而千叶樱花对自己的暗杀便说明了这一点。 下野河驰当然知道他要来刺杀自己却没有阻止这说明了什么? 忽然他的嘴角轻轻一笑转头看着下野河驰:“她并不是你下野家族的人。” 下野河驰微微一愣:“樱花是我从川就收养的孤儿也算是半个家族的人。” 金飞转头不再看老人那张重新自信的脸嘴里淡淡说:“正是因为这样你便舍得将她当作棋子任意摆布就凭这一点你就没有资格在这里说她的生死。” “……”下野河驰愣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 金飞继续道:“如今波塞冬已死。他敢来日本身边绝对不止那么几个保镖我相信现在剩下的人已经将这个消息传回了西边想必他那些幸存的手下一定知道自己主人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下野河驰呆立当场足足过了一刻钟才艰难吐出一口气:“金先生真是好厉害的手段不止有绝伸手连手段也是如此高深下野河驰佩服!” “你不需要佩服我什么我这次来找你只是要你知道你们下野家族现在所面临的绝境我可以说一句话如果没有我的协助下野家族在不久后也许就永远的消失在尘埃中了下野老先生您是明白人应该怎么做想必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吧?” “明白!”下野河驰的嗓音强自压抑着内心的狂怒他当然清楚金飞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他却不能反抗可是他实在想不出面前这个轻男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有这样的自信。 与西方整个黑暗教廷作对? 他凭的什么? 虽然还不能相信金飞的能力可是他却已经毫无选择。 下野河驰的身子在这一刻终于显得苍老了他缓缓地走到椅子上坐下头也未抬:“金先生说的话我懂了今后下野家族是生是死是进是退全凭金先生您一句话我下野河驰再不插手。”

上一篇   第497章灵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