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灵堂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97章灵堂

逐渐消散的大雾虚空中劈出一道黑色闪电凌空乍下雷霆一击。 扶桑一人再现! 原地男人嘴角微微一动眼睛此时倏然睁开手中长剑反击而出身子却倏忽间后退如鬼魅退的异常的快。 扶桑一忍还未出击的时候他就清楚感觉到了他的杀气只是还不能确定他的确切身份而就是这个时候他的眼睛精光乍现嘴角冷笑残忍。 喝!!! 男人忽然一声暴喝这一生大喝在这个宁静的早晨显得说不出的突兀让一击不中的扶桑一忍的动作微微一滞。 男人要的正是这一瞬间的效果刚刚一击他已经测出了眼前传说中最传奇的第一杀手的伸手到底有多深倏然后退的身子忽然又顿住双脚在地上用力一点身子里离弦之箭攻击远比后退更快更猛手中长剑舞起漫天吉白光裹向扶桑一忍。 眼看俩人的身影在瞬间就要再次纠缠在一起而就是此时又是一道寒光从大雾中腾空出现如一道闪电般的刺向扶桑一忍的咽喉犀利而飞快眨眼就到了近前。 大战刚刚开始就已落幕并未有想象中的那种惊心动魄也没有鲜血淋漓的战场有的只是凄惨的诡异。 同样一身黑色忍者服的雾隐挑花出现在了长街上与先前神秘男人站在一处冷眼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扶桑一忍。 日本最传奇的神话杀手又如何既然身为杀手就早晚避免不了被杀一条死路。 扶桑一忍是日本最传奇的杀手又如何他毕竟已经老了一个老了的杀手纵使再厉害也不会有年轻人的旺盛精力。 何况站在他面前的还是日本忍者界和武技界最杰出的两个天才而这两个天才还是全日本可以随意出入雾隐知秋所隐居的苦竹茅舍的两个怪物。 “你……”你们跟雾隐知秋有何关系?“扶桑一忍跪在地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上双眼血红看着面前俩男人心里无限悲哀想不到只是一招自己就败了败了就是死别无选择。 他看着那个包裹在忍者服里面的女人日本是什么时候又出现了这么一个天才竟然在身边隐藏了这么久自己都没有能察觉。不然他也不会一招而死。 “这些你又何必多问你注定已经死了。” 雾隐挑花嘴里淡淡地说之后转身冷漠离开那个神秘青年男人也跟在后面静静离开像是什么都没有生更不去看一眼地上的扶桑一忍。 扶桑一忍跪在原地直到面前长街上消失了俩人的身影他的双眼也终于开始涣散身子软软倒在地上。 悠长的大街上凄凉的大雾已经被阳光驱散露出了最古朴的色彩。扶桑一忍的尸体在这样的长街上躺着说不出的一种悲哀。 谁会想到一代传奇的杀手传奇忍者此时已经冷死街头? 面前那座巨大的门厅恰巧也终于开了负责看门的两个大汉缓缓走出来然后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扶桑一忍现实吃了一惊然后大惊失色的一声惊呼冲了过来…… ………… 长街很快又恢复了宁静像是什么都没有生。 在中午的时候古老的长街在摧残的阳光下也显得有些新春的气息了而在这个时候一辆修长的日本车缓缓的驶进了长街缓缓的停在下野老宅的门前。 从车里走出一个人白色休闲西装眼角眉梢都是冷峻的气息只是嘴角那一抹孤傲让这个男人显得与众不同。 金飞站在门前就像是一柄出鞘的冷剑。 嚣张不可一世! 不用敲门已经开四个大汉双眼寒冷却胆战心惊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先前被此人一脚踹飞的情形还是脑海里浮现。 “主人说请金先生进去。”为一个大汉站出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金飞微微一笑魂不在意身边人的冷漠和敌意向着里面走去。 那大汉在前面带路却不是去客厅而是直接拐弯走进了后面进了后堂这座古老的建筑明显还保留着中国古典建筑的风格。 金飞静静的跟在那个带路的大汉身后并未有丝毫担心因为他清楚现在的下野家族根本不敢对自己怎么样除非他们想不要这个家族! 后堂是一间明显比前面小了许多的客厅只是此时这个客厅的摆设让人很不舒服没有八仙桌也没有太师椅有的只是两具棺材。 两具外表贵重浑厚却崭新的棺材。 这后堂的摆设竟然是一个灵堂。 一个微微有白的老人眼神黯淡坐在里面手里扶着身边的棺材投也未抬却是摆摆手将带路的大汉打下去这后堂就只剩下了金飞和老人俩人。 “金先生来的好快。”下野河驰抬头看着金飞苦笑。眼角皱纹堆垒出无数细小的沟竟是一夜之间老去了许多壑。 金飞也有些震惊眼前这个老人的变化他只是转头看向角落里木然坐着的另外一个人。 馒头金的下野大桑此时竟然把头染黑整个人也显现出一种灰暗的气息像是根本就没看见金飞的进来独自地喝着面前的茶水整个人坐在那里像是一块木头更像是一块行尸走肉。 金飞淡淡的笑了笑什么都没说走进去站在两具棺材中间他当然知道着两具棺材里装的是什么人。 千叶樱花和扶桑一忍。 下野河驰会给千叶樱花装棺材厚葬本在意料之中可是他却没想到扶桑一忍在下野河驰的心里也有这么高的地位只是一个忍者而已竟然也要厚葬? 他微微抬头看了一眼下野河驰这个老一代有传奇故事的老人有些微微的惊讶看来这老人并不是冷血的生物呵! “金先生想必清楚这棺材里装的是什么人。”下野河驰站起身看着金飞眼睛里平静看不出是什么含义。嘴里的语气也很平静不是问话反而像是在陈述意见事实! “知道。”金飞简单的回答却伸手摸着千叶樱花那具棺材眼神有些微微的闪烁嘴里说:“杀死樱花的凶手现在已经被我杀死。也算是给她报仇了下野老先生可以安慰了。” “哦!”下野河驰轻轻点头。 坐在不远处角落的下野大桑却冷哼一声站起身不屑地盯着金飞:“你倒是有本事你可知道波塞冬是什么背景杀死西方黑暗家族少主?好大的胆子!”

上一篇   第496章扶桑一忍

下一篇   第498章黑暗教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