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扶桑一忍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96章扶桑一忍

狭长包裹被解开里面是一柄长剑雪亮如秋水在大雾弥漫夜色中也显得光芒耀眼。 长剑没有剑鞘也没有开锋无处不显示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大雾中男人抬头冷冷注视着对面不远处那个忍者一个有着神话般的名望的老忍者。 男人迈步向着雾夜中走出看似一步却已经到了老忍者身前不到三尺处:“扶桑一忍?”青年男人的嗓音说不出的冷厉不带一点的温度。 “你是谁竟敢擅自闯下野别院?”老忍者看着男人黑色的忍者面纱后出低沉的声音明显已经有些苍老。 他浑似不在意的站在那里可是身上却散出一种伟岸的霸气似乎这面前男人就是一只蝼蚁般的渺小。 “呵吼……”“黑暗中的男人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的样子声音不大可是在这个夜里却有着让人心神轻松的因子他的笑就像是一朵盛开的午夜幽蓝鬼魅而魅惑的吸引了老忍者的眼光。 扶桑一忍的眼神微微一眯有些诧异看着在自己面前放开心怀大笑的男人。 虽然只有一瞬这一瞬的失神却已经够了。 扶桑一忍只看见面前男人脸上那笑容如水波一样的消失异常的快紧接着那柄没有开锋的无鞘长剑就到了自己眼前寒光摄神逼人心魄。 先前还开怀大笑的男人这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杀神手中剑光芒大放所用招式带着说不出的霸气连环杀机犹如雷霆风暴直接卷向了忍者的身体。 他要的就是这一个瞬间老忍者的杀手之名让他不敢轻视只有激起他心里的一丝失神然后才能抓住主动攻势。 一个再出名的杀手一旦被别人掌握了主动至少他的攻击力就会逊色不少。男人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黑暗中霎时间变得杀机纵横两道黑色人影在黑暗中迅的交错紧紧纠缠在一起无声而诡异“扶桑一忍手里不知何时也多出一柄黑黝黝的短刀不是长剑也不是日本最惯常用的东瀛长刀而是闪烁着黝黑光色的短刀。 黑夜中俩人霎时间化作两道虚影纠缠着刺杀着可是却没有一丝的声音传出长剑与短刀竟是没有一次的交击。 漆黑长街磅礴的大雾下谁也不知道此事的长街上竟然有一对人正在拼命厮杀不死不休的场面。 到最后连两道虚影似乎也消失在了大雾里只有一黑一白两道诡异的冷光在黑夜里夺人心魄泛出凄冷的一种悲怆。 “饿——” “……””黑暗中传出两声轻微不可闻的低哼。 两个黑色人影从黑暗处现出身来依旧是相距三尺左右。 闪烁长剑拄在地上映射着男人那张无限苍白的脸颊以及嘴角的一丝鲜艳血丝长街的尽头已经出现了一抹光亮黎明就要来到他的脸色苍白中泛着铁青微微有些凌乱的头遮住了部分眼睑头下遮盖着两道嗜血的冷芒。 老忍者也是半跪在地抬头看着对面男人看不见老忍者的面孔和神色可是能清楚看见他眼睛里射出来的两道精光很大的震惊。 他是在震惊面前这个神秘男人身上那股滔天的战意和杀气他的凭仗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能让他有这样狂妄的自信。 他知道自己的名字知道自己就是扶桑一忍虽然说现在这个年代能够记住自己的名字的人已经不多了可是他心里清楚只要知道自己名字的人就一定知道自己是日本最有神话色彩最具神话传说的第一杀手。 可是他竟然来挑战第一杀手他心里的依仗是什么。 是什么给了他这么大的信心可以杀死自己? 还有他那一身的战意尤其是刚刚动手时身上迸出来的那种狂放的魔气像是一个疯的魔鬼这样跟正常人不一样的气势让扶桑一忍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比自己还有传说色彩的人物。 日本最年轻最具有神话色彩的大宗师一个在十五岁就击败两大宗师的疯女人……雾隐知秋! 这男人跟雾隐知秋又是什么关系? 据说那个雾隐知秋现在中年的躲在神户郊区的一个叫做苦竹茅舍的地方根本就禁止一切人的靠近也绝对不会有人会去找死的靠近那个竹林。 眼前男人的攻势和那个雾隐知秋的传说很是相近可是他却知道绝对不是那个疯女人教出来的弟子因为传说那个疯女人更加疯狂。眼前这男人虽然疯却远远赶不上。 扶桑一忍的眼睛还在冷冷看着青年男人可是空余的左右却已经轻摸在了自己的胸口一丝微热的粘稠液休流下让他的手掌有些黏糊的不舒适他受伤了在隐世了接近二十年之后第一次受伤。 “你受伤了。”半跪在地上的神秘男人缓缓起身手中重新抓起那柄闪亮长剑眼神有些轻蔑地看着扶桑一忍可是眼睛依旧说不出的安静。 “……” 扶桑一忍没有动只是冷冷看着男人接近二十年他已经很少说话比最开始做忍者的时候的说话更少只有在陪着老主人下棋的时候才会偶尔张嘴。 然后在神秘男人的惊骇中扶桑一忍的半跪在地上的身子奇怪的消失在了原地就像是化成了空气又像是完全融入了身边的大雾里。扶桑一忍的身子甚至连一动都没有动甚至都没有动一下手指头。 他唯一动的便是那双眼睛他的眼睛射出了两道嗜血的寒光之后身子就开始变得虚无“ 直到消失。 磅礴的大雾还在依旧弥漫着黎明前的黑夜更加的漆黑无光慢慢的长街上唯有那个神秘黑衣人站在原地以及他手中没有开锋的雪亮长剑。 黑衣男人站着一动不动。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他闭上眼睛完全用心去感受身边雾气的变化用出了自己全部的心神只要老忍者的气息微微出现就可以察觉。 可是大雾里什么都没有。 明知道这是忍者修行的最基本的忍术之一的障眼法如果是远低于自己水准的忍者施展根本就起不到作用但是扶桑一忍却是一个甚至比自己还要高端的忍者他施展忍术的时候完全可以潜藏住自己的身形和气息让自己不能感受。 男人没动身边也没用任何动静。 东方的第一缕阳光出现穿过了大雾射在男人的脸上有些刺眼男人闭着的眼睛微微的动了一下。 而就在此时一道黑光如厉鬼幽冥一样从上空狠狠劈了下来

下一篇   第497章灵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