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古老长街上的人影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95章古老长街上的人影

世界上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自己明知道自己要死了却不能反抗。 码头上杀气冲天可是动手的只有一个人是白虎娇小的身子如同电光一般手中的妖刀蛇魂像是带着某种来在地狱的魔咒阴风怒号在她周围旋舞冲向波塞冬。 其余人都眼睁睁眼睛里全是寒光看着被击杀的波塞冬没有一丝怜悯在这些人的心里只要金飞认为应该死的人就绝对有该死的理由。 刺蛇金小花还跪在原地抬着头眼睛闪烁着阴冷的狞笑再也不是游轮上那个可爱吸引人的小白脸。 波塞冬想要闪避至少面对白虎一个小女人他还有这种自信手中不知道多出了一柄匕想要趁机对金飞动雷霆一击。 然而这一切在他的手指刚刚抬起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一种泰山压顶般的的重压游魂一样出现在他身上竟是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何况是要动反击? 不远处的莲儿嘴角阴险的笑着小嘴默默地不知道在低低嘟囔什么。 波塞冬下意识的转头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小女孩眼神里闪过最深处的悲哀。明知道是家族里传说的圣女在动手脚却偏偏不能反抗。 他的心里无限悲哀没想到自己最后竟然会死在家族全力争取的圣女手里? 刺啦——妖刀蛇魂刺入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里说不出的刺耳让人心里麻只是码头上的人却都不是一般人。 白虎的脸色也微微震惊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下就可以得手她分明是看见了金波塞冬那犀利的动作可是为什么会只动了一下就不动了难道他会甘心送死? 妖刀蛇魂深深刺入波塞冬胸口并不是心脏因为白虎自己也没有想过自己这第一下就可以刺中对方她准备了无数后手却根本没有用上。只是试探性的一击就已经得手。 蛇魂妖刀像是带着某种诅咒竟是生生的将波塞冬胸口流出的鲜血全部吞噬了进去那么深的伤口却没有一滴鲜血滴下来场景竟是说不出的诡异。 本来不致命的一刀波塞冬却已经面色苍白他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在从那个深不见底的伤口里疯狂的往外奔走根本拦不住无能为力的心里充满了古怪的惊讶他并不知道这是因为妖刀蛇魂的诡异却只以为是圣女莲儿的诡异异能眼神凄然地看着不远处那个冷漠盯着自己的小女孩嘴角抖了抖勉强雷出一个牵强的苦涩。 一柄青光从黑暗中出现将波塞冬那苦涩的笑容凝固在脸上金的头颅在空中女出一个弧线然后被从地上窜起的金小花准确的抓在手里。 落地后的他依旧卑微的如一条狗跪在金飞脚下面前地上是波塞冬那被刚刚砍断却没有流血的脑袋。 东方神话世界里流传的神话中的千古妖兵干将的诡异绝对不会比日本流传下来的妖刀蛇魂逊色同样的杀人不见血诡异中露出让人说不出的心惊恐怖。 金小花恭敬的站起身接过金飞手中的干将神剑轻轻在自己鲜艳红色的西装上擦拭着然后反鞘忠实的送给金飞乖乖站在一边。 “杀人夜既然已经开始便不需要再拖延了。” 金飞只说下这句话就率先走了出去。 经过莲儿身边的时候有些淡然地看了小女孩一眼什么都没说的走了过去过了许久他的声音才从远处传来:“你们按照最开始的计赏动作。” 声音竟然说不出的冷漠。 犹如来自地狱的魔鬼没有人性一丝温暖。 金小花的身影在金飞的身影消失的同时几乎是一瞬间就消失在黑暗中主人留下的尾巴还需要他来完结他不可以偷懒。 青龙三姐妹古怪的对视一眼然后都古怪的再看了一眼始终安静站在水边的小女孩莲儿终于也悄无声息的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 唯有蒹葭微微松口气今晚注定是一个杀人夜她缓缓转身小楼里还有一对姐妹花需要他照顾这是金飞交代下来的。 小女孩莲儿走到蒹葭身边抬起头轻轻的一笑有着和她的外貌不相容的成熟:“叔叔说要我跟着你回去。” 她说完微微低头嘴里微微的瞥了一下:“今天我让叔叔不高兴了他不喜欢我动手。” 这语气怎么可以说是一个孩子? ………… 在那座古朴的大街上夜色依旧昏暗距离黎明前的最后一丝曙光还有最后的一个小时。 这里是整个东京的禁地不是不可以来而是绝对不允许有人来打揽在这里居住的人们因为有资格住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会是平常的人。 而此时在这个黎明前的黑暗中竟来走来了一个有些模糊的人影。 雾气里这个人影看着飘忽不定像是一缕幽灵般的反而不像是走更像是在飘。 渐渐的雾气里男人的面目露出来一张英俊而苍白的脸色眼神阴冷中带着让人自心底的寒冷。 他双手抱着一个狭长包裹双手的关节因为用力而裸露出白色骨节说明他的心里有着巨大的压力。 一个人尤其是男人每每当身上有巨大压力或者是恐惧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镜头他会因为用力而显得手掌潮湿。 男人低着头眼睛却坚定而残冷地盯着前面。 终于男人在其中一座门厅豪华的大宅前站住了脚步竟是下野家族的那座老宅。而此时男人终于抬起头来他的脸色更加的苍白双唇都用力的抿着一双阴冷的眼睛更加显得寒光闪烁紧紧盯着面前这个大门。 男人就站在门前没有进去也没有敲门反而像是在等人影 忽然他的嘴角出现了一抹狞笑转身看着长街上不知道何时出现的一个身影全身都笼罩在黑暗中比他还像幽灵的人影。 一个忍者。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忍者! 据说下野家族的老宅里有一个据说已经快接近大宗师级别的老忍者守护了下野家族老家主下野河驰一辈子可能直到守护他到死为止。 可是来的男人却清楚这个老忍者的伸手绝对没有大宗师的级别他所擅长的其实还是暗杀如果刺杀他绝对不是忍者的敌手。 可是此时这个老忍者出现了他就站在自己面前。 从长街上走来的年轻男人缓缓的把自己怀里的包裹打开从里面摸出一柄细长的长剑一柄没有剑鞘和剑锋的长剑却寒光闪烁更像是在艺术品在黑夜的大雾里也能看的很真切!

下一篇   第496章扶桑一忍